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
徐永海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3)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4)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二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三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5月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一、二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2-5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6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7-9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0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1-12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前额叶与精神的科学研究
·我们基督徒高举耶稣的大爱没有错——2014-5-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六四25周年前微信圣爱团契群被封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5-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6-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27
6月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30天
·就脑科学一基督徒致信习近平李克强
·望大家来帮助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我和杨靖老弟兄手拉着手走进看守所大门
·为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祈祷——2014-6-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脑科学一良心犯致信肢体与朋友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14-6-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为我们教会为公义受苦的肢体祈祷——2014-6-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失去自由的徐彩虹、何斌、岳爱玲、王春梅、张文和祈祷——2014-6-27圣爱
7月
·7月1日警察来我家
·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作
·我们教会正在经历患难请为我们祈祷——2014-7-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的父亲徐德志在7月4日去世
·请您支持对空间与能源的科学研究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应竭力为信仰争辩——2014-7-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应竭力为信仰争辩——2014-7-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

     ——写在“六•四”十周年时
     
     徐永海
    
      (此稿为旧稿写于1999,05,02,发表在小参考411期)

     
     在我与王丹的交往中,王丹曾对我说过这样的话:“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王丹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得。这里,我谈几件我经历过的事情。一是,山西省运城县,一个当官的儿子骑摩托车撞了一个老年农民,并打死了这个老年农民,这件事在当地没有得到公正解决。王丹与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记者了解此事后,分别在国内外给予报道。在外界压力下,这件事才得到了解决。王丹说,他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帮助那些受欺负的老百姓。二是,在中国,一些人因为政治原因被抓了起来,他们的生活比较困难,1995年王丹组织互助捐款帮助他们。王丹还曾委托我去看望过一些生活困难的残疾人。王丹曾想用互助捐款帮助他们,只是王丹很快被抓了起来。三是,1995年2月27日,王丹倡议和组织的《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活动,在这个活动主要谈了三个百姓利益受到侵害的案例。
    
     在我和王丹的第一次交谈时,王丹就对我说,他不仅仅要为百姓的利益做事,而且还要用合法的方式来为百姓的利益做事。在以后我与他的接触中,我深深地感受到这一点。在中国,住房问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一些人为国家工作了十几年、二十几年,工作了多半生,几十年来一方面在他们的工资中,即不包含买房的金额,也不包含租房的金额,甚至不包含取暖的金额,这些金额被国家截留了,另一方面,国家也没有分给他们应有的住房,他们一家几口人、一家几代人挤在一间房子里。现在他们不得不把积攒一生的钱存起来,准备买房。这样的后果是,一方面是不公平,另一方面是由于这些人省衣缩食不敢消费,中国的经济发展受到限制。1995年5月,因为住房问题,我结合我自己的情况,写了一篇广告式的短文《一个愿意陪伴老人的医生,并且不要报酬,只希望能提供一个看书、睡觉的地方》。王丹为此写了一段话,王丹说这种温和、合法的方式适合于我们。没想到在写完这句话的一个小时之后,王丹他就被抓起来了,几天之后,我也被抓起来了。
     
     我们这些老百姓,我们不应该以自己的贫穷为耻辱,因为我们的贫穷不是由于我们的懒惰,而是由于我们的劳动果实国家并没有全部给我们。我们这些老百姓,我们不应该以述说自己的贫穷为羞耻,因为我们述说贫穷是为了希望国家将我们的劳动果实还给我们。我们这些老百姓,我们不应该以争取自己的劳动果实为耻辱,因为如果劳动果实归还到我们老百姓手中,我们就没有必要省衣缩食不敢消费,那时中国的经济就会得到发展。我是一个为国家工作十几年的医生,在我这十几年里,全部工资加起来也不会超过六——七万元,在80年代一个月工资还不到50元。国家多年来,一直没有分配给我住房,现在取消了分配住房政策,国家也没有把截留的住房钱还给我,现在我是既没有钱买房,也没有人分我房。由于我没有地方住,我将不得不到天安门广场去露宿,还望大家给予关心。
     
     徐永海
     
     1999年4月30日
   
     附:一个愿意陪伴老人的医生,并且不要报酬,只希望能提供一个看书、睡觉的地方
   
     有些老年人身边无亲友,但又需要有人陪伴,尤其是当患有一些疾病的时侯,您可以找我。我是一个愿意陪伴您的医生,而且不收报酬,只希望您能提供一个看书、睡觉的地方。我这样做,是因为住房困难,我愿意以自己额外的医务劳动换一个能看书、睡觉的地方。
     
     我叫徐永海,男性,60年出生,未婚,1984年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医学系,84年至 88年在北京胸科医院为内科医生,88年至90年在北京回龙观医院为精神科医生,90年至今在北京西城福绥境医院为精神科医生,目前职称为主治医师。我的同学有一半左右在国外,在国内的也均为所在医院骨干,当然这不能证明我的水平,但总能做些参考。我的为人,现请几位朋友谈一谈:
     
   
     永海是我的朋友,也是我见到的为人最热心、最肯于助人的好人之一。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基督教那种人道主义的光辉照亮了他的生活,也使我从他身上看到了什么是善良和无私。我相信他会忠诚的覆行一个大夫的职责。
                             
     王丹
    
     95.5.21
   
     在我们的工资中不包括住房的金额,那部分被国家截留了,当一些小单位得不到这部分金额时,这些小单位的职工就没有住房的希望,我就是如此,和父母住在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小房中。买房是个办法,但这不合理,别人不花钱能住着房,为什么我们要花钱才能住上房,而且我们的工资中不包括这部分金额,我这个工作11年的医生,就是11年不吃不喝也买不起住房。所以我只能自己想办法,用自己的额外劳动来换房住,希望大家能给予帮助,如果您和我一样,我愿意和大家做个朋友。
   来信:100032 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259号 徐永海
   电话:6032530(现在的电话:66032530 1999/3/31)
     
     徐永海
     
     1995年5月21日
     
     
     以上是在4年前写的,但是现在我同样有这样的愿望。
     
     (发表在小参考411期 1999,05,0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