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徐永海
·狱中的刘凤钢弟兄在受苦请弟兄姊妹为他祷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通过争取在狱中我读到了《圣经》
·看守所的繁重劳动能使人落下病
·请动物爱好者关心一下西郊监狱里的那两只小猫咪
·九篇文章之前的信——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弟兄、姊妹的信
2006年4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3个月)
·*********2006年4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3个月)
·给《生命季刊》王峙军牧师的信
·走十字架道路——为主坐牢出狱后在家庭聚会上所做的见证
2006年5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的第四个月)
·*******2006年5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的第四个月)
·头三个结婚纪念日我都在牢里
·我的百姓维权经历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为公义而坐牢的何德普弟兄
·张胜凯先生精神不死
·我要坚持申诉请朋友给我引见郑恩宠律师、蒋美丽女士、高智晟律师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捍卫宗教自由而正在牢里受苦的刘凤钢
·我们的家庭教会
2006年6月写的文章(出狱后5个月)
·********2006年6月写的文章(出狱后5个月)
·科学证明存在上帝——对无神论的宣战书
·我和丈夫在一起的第一个结婚纪念日
·希望何德普弟兄能在监狱里读到《圣经》,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此祷告
·给傅希秋的信
2006年7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6个月)|
·**********2006年7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6个月)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旧稿: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中国家庭教会运动的发起者和领袖袁相忱牧师
·人人需要信仰与真的存在上帝
·给徐文立大哥、贺信彤大姐的信
·给老朋友李海的信,他曾为民运坐牢9年
2006年8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的第7个月)
·**********2006年8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的第7个月)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刘凤钢的狱中来信
·萧山教堂被拆与我们为主坐牢
·我们基督徒不是愚昧的
·纪念马礼逊来华传道200周年“科学与上帝”研讨会
·对空间膨胀理论和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确实存在终极的上帝
2006年9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8个月)
·**********2006年9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8个月)
·十讲科学与上帝
·第一讲:人的原罪与人的一些疾病
·第二讲: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
·第三讲:十字架上的道理
·第四讲:宇宙是上帝创造的与真的存在上帝
·第五讲: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与一定存在天堂地狱
·第六讲、科学将使我们更加坚定地相信上帝
·第七讲:对空间膨胀理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八讲:对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九讲:对任何速度都不可能超过光速的进一步理解
·第十讲:科学面临着新的突破
·纪念马礼逊来华200周年——致主内弟兄姊妹们与朋友们的倡议书
2006年10月份写的文章(出狱后第9个月)
·*********2006年10月份写的文章(出狱后第9个月)
·旧稿:一会儿我将要被警察带到派出所,紧急给朋友和弟兄姊妹的一封信
·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2006年11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10个月)
·********2006年11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10个月)
·宇宙空间与物质世界统一的理论物理
·我的经历与见证
·旧稿:这十天警察不许我出家门
·这十天不许我出家门也不能到教会讲道了
·坚持基本要道与接受当代科学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建立科学的神学理论
·探讨宇宙最终奥秘与平和地推动社会进步
·对空间膨胀理论的进一步理解与宇宙是从零点中诞生的
·对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与宇宙本身是零点的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简介
2006年12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11个月)
·********2006年12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11个月)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普及人类终极信仰”为此致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的一
·就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给科学界各位老师们的信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普通的老基督徒
·我的妻子李姗娜一个政治犯的家属
·旧稿:警察刚刚对我说今天不许出门一会儿带你到派出所
·警察为什么要把我带到派出所
·刘凤钢将在1个月后出狱
·为狱中的刘凤钢祷告,为福音的中国祷告
·我们为主坐牢我们的家人为主受苦
·为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爱心”而祈祷
·我们为什么要信耶稣基督
·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为狱中的刘凤钢等弟兄姊妹、朋友祈祷
·为什么进行三天禁食祷告
2007年所写的文章
2007年1月所写的文章
·*********2007年所写的文章
·*********2007年1月所写的文章
·*********2007年1月所写的文章
·2007年元旦的信仰宣言
·上帝是真实可信的,是不怕科学检验的
·2007年元旦三天警察不许我外出
·就“狱中所完成的科学论文《宇宙与粒子统一的理论物理》”一事,致美国布什
·致信傅希秋弟兄
·“当代莫须有式的冤假错案”一个基督徒致胡锦涛主席的一封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徐永海
     
     (此稿为旧稿,首发在《北京之春》第77期99年10月)

       
     在一九九四“六四”五周年的时候,高洪明带着“纸钱”骑着自行车去天安门广场,准备悼念那些在“六四”中死去的人,可是还没有到天安门广场,就被警察抓了起来,之后被劳动教养两年。第一年被关在看守所的一间“小号”里,“小号”是关押杀人犯等重犯的地方,面积很小,而且关他的那个“小号”还没有窗户,关在这里是常人难以忍受的。第二年被送到东北齐齐哈尔的双河劳教农场,在这里干了一年的农活,这里的农活是非常非常累人的,别人对我说过,那时高洪明腿上布满一个一个的小口子,那是在插秧时冻裂的。
     
     在东北齐齐哈尔的双河农场,那几年先后关过周国强、严正学、高洪明、高峰、刘凤钢、刘念春等几位朋友。在这个朋友中,高洪明与周国强、严正学、高峰、刘凤钢在一起过,刘念春则是在高洪明释放后被送到双河农场的。高峰、刘凤钢是我多年的好朋友,我们因为共同书写《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均被劳动教养,高峰、刘凤钢被送到双河农场,我一直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小号”里,因此我无缘与高洪明他们在一起。
     
     1997年刘凤钢和我期满释放,出来后的第一次见面,我们谈了各自的经历和自己所接触的人,刘凤钢就给我谈到了高洪明。刘凤钢说,高洪明是“民主单干户”、“民运个体户”,他以前和大家联系很少。在不久以后的一天晚上,我在刘凤钢家见到了高洪明,我们谈了各自的经历和各自对一些事情的看法。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易,虽然经历了如此的磨难,高洪明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高洪明的性格是坚强的。
     
     1998年底,高洪明和我谈了他组建“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的想法。在改革开放以前,企业都是国家的,那时我们提倡“无私奉献”,这是非常正确的。但是,在改革开放以后,企业不再是国家的,很多企业是外国资本家的和中国资本家的,外国资本家的品质,我们从小受的教育已经告诉了我们。中国新兴的资本家,有一些人是很好的,但是有一些是从监狱释放的,有一些是贪污腐败分子,这些人的品质,道德高尚是不适合他们的。面对这些,如果我们还用“无私奉献”来对待他们,那绝对是错误的,我们要作的是学会用法律保护自己的应有权益。
     
     面对资本家,工人个体是弱小的,工人只有联合起来才有力量。马克思、列宁,所有的共产主义者,都提出了这样的主张,并且还应用在自己的实践中。工会是工人联合起来的一种形式,是工人保护自己应有权益的靠山,如果没有工会,工人个体保护自己的权益是很难的。这些道理在我们这个一直受着共产主义教育的国家里应该说是深入人心的。
     
     在改革开放以前,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固定的职业,都在固定的单位里上班,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固定单位里的工会会员。可是改革开放后,有很多人失去了原有含义的固定职业,还有很多人一直没有这种固定职业,尤其是农村的进城打工者。由于我们国家原有的工会组织形式是建立在计划经济基础上,面对非计划经济的人们,工会并没有发生有效的转变。自由劳动者(自由职业者)应该有自己的工会,这个工会应是中华全国总工会的一部分。
     
     在听了高洪明的话后,我认为很正确。多年了,作为一个医生、一个精神科医生、一个心理工作者,我一直关心劳动者的心理健康问题。劳动权益受伤害是劳动者心理痛苦的一个最主要原因,用医学的方法、用心理的方法医治他们心理痛苦是正确的,同样通过保护他们的权益来使他们免受心理痛苦则是更重要的。多年来我一直在思考劳动者权益保障和心理健康等有关的问题,并一直希望有一个研究机构研究这些。在今年5月,高洪明在他的“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的筹建设想之中,加了筹建这样一个研究所的设想,并写了我的名字,对于这一点我很感谢。
     
     可是没有想到,高洪明在5月29日被抓走,8月2日被判刑8年。在他被抓时,他家中的电脑、传真机、以及一些钱被拿走了,高洪明释放后一直没有工作,一家生活完全靠妻子一人微薄的工资,生活十分不易,现在又被拿走了一些钱,生活自然更加困难。我还听说,警察问过高洪明的妻子,高洪明的家族中有没有患精神病的,这点与我们精神科医生问病史一样,在这里,我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负责任地说,高洪明的精神是正常的。
     
     在“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上,高洪明的做事原则首先是合法,在2—3月份,高洪明就把“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有关筹备申请书寄给有关部门,并说明如果不同意,就停止有关工作,可是一直没有人说不同意。由于没有人说不同意,可也没有人说同意,高洪明和我只进行有关理论的探讨。就“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问题,高洪明是办了一件好事。现在高洪明在难中,希望大家给予帮助。
     
     徐永海
     
     1999年8月2日星期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