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徐水良文集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对待任何事情,都必须实事求是。就《民主是亇好东西》这篇文章本身说来,说的是一些民主的常识问题,基本理论和基调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在中共一党专制条件下,在官方刊物发表这样的文章,已经很不容易。相反,所谓蓝色文明、黄色文明,恰恰倒是无稽之谈。
   
   但这里可惜的是,这篇文章的民主理念,中共不可能实行,即使有中共领导一时热情,想要实行,但只要一实践,影响他们享受的专制特权利益和他们的专制统治,他们马上就变卦。即使真心改革想搞民主的领导人,也往往在各级特权官僚的巨大压力下变卦。中共的历史,尤其1979年以来的历史,一再证明这种规律。包括这篇文章的作者本人,也很可能改变观点。

   
   所以,我们应该肯定这篇文章,对作者和支持者给与鼓励和表扬,只要他们真正坚持文章表达的民主理念,我们就应该把他们引为盟友,共同奋斗;但同时切切不可对中共的实行抱多大希望,尤其不可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2007-1-15日
   
   春雷乎?“楼上滚石球”乎?
   
   ——广发《关于“民主是亇好东西”的辩证》之我见
   
   (火 戈)
   中共主流媒体刊登、转载《关于“民主是个好东西”的辩证》这一“货真价实”的文章,与央视播放《大国崛起》的情形一样,无疑似春雷般的震响。由此传递出的某些信息,自然使我们感到欣喜。这像看到一家历来贩卖假冒劣商品的商场,现在终于摆出正牌商品出售,使令顾客们为之惊喜那样,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一些人仍旧对之抱有警惕心,亦是自然不过的,也是有道理的。
   
   中共自1949年建政之后(之前不论),虽然标榜实行新民主主义政治,但从一开始就显露出不真诚。比如,毛.译.东著《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就已表明得很清楚,在他心目中的民主,不是普适价值观意义上的民主。这于随后的政治实践中,已充分证实了这一点。从反胡风“反革命集团”起,接着1957年反右派与1959年反“右倾机会主义”斗争,一直到发动所谓反修防修的“文化大革命”运动,都表明是一场场假民主、真独裁的政治把戏。
   
   接着,“四人帮”垮台后,即便是胡耀邦、赵紫阳在政时,也充其量只是一党专政下的开明时期,而根本谈不上民主政治。这阶段的体制内,曾有一点民主尝试的举措,亦很快被化为了乌有(如某些大学里搞竞选人大代表等等)。总之,自中共建政以来,从未实行过名符其实的民主政治,但却一直打着“民主”的招牌不曾间断过。不论是建政初期的“新民主主义”也好,“文革”中的“大民主”也罢,均表明只是专制政治的工具,均是愚弄人民的欺骗手段,均是真民主的冒牌货。但却历来以“人民”的名义施政,骗取(亦是强夺)合法性。即不管什么都要挂上“人民”二字,例如“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人民银行”、“全民所有制”、“人民军队”、“人民代表”、“人民警察”……。怎么也不肯丢掉“人民”二字,而实际上都不是,都只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行当。直至近年推出的《中国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内容,也仍旧是假民主套话连篇,一点真意、新意也没有。然而,这一次《北京日报》发表了俞可平教授阐述民主的文章──《关于“民主是个好东西”的辩证》,虽然内容不够全面,也有多处论述不够准确,甚至还必须套上“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面具,但实质内容却是普世民主观的,这如同《大国崛起》中肯定“蓝色文明”一样,是毋须置疑了。同时,文章发表2个月之后,又被中央党校机关刊物《学习时报》、《人民日报》、新华社等等中共喉舌传媒广泛转载转发,且引起网上热评如潮。 这决不是偶然的或侥幸的事情。最起码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表明中共体制内强悍的民主力量敢于公开一起作正靣的抗争了。这正是笔者多年来所期盼的一天,终于来临了。①不论这次抗争的或胜或败,均表明抗争已经上了新的台阶。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其实,俞教授这篇短文中阐释的观点,均只是普世民主观的ABC(常识);但它是真品的ABC,而不是赝品ABC。更具重大现实意义的是,这些真品出现在一贯销售假冒劣商品的“商场”里。于是,人们据此猜测:这个“商场”是否要下决心整顿了?……
   
   这种外在的观察与猜测,不仅无可非议,还应予以提倡。但是,切要谨防“瞎子摸象”式的断言,不使无意间散布了有损无益的政治幻觉,弄得一场空喜欢,一阵瞎鼓噪。
   
   比如,不规矩的“商场”最终要走向规则化,成为正常市场的一部分。否则,它不仅弊端丛生,而且难以持久存活。但是,赝品市场出于某种非必然性缘由作用(考虑)下,有时也会采购若干真品来应市,这也不是没有过的事。所以,过早的乐观判断或者仍持“绝不可能”的惯常悲观言论,都难免有失偏颇。人们既不应轻率地制造假象与散布幻想,亦不能老弹“不变”的曲调。尤其是后者,实际上是不认同非暴力的演变路径;其内心总是不太相信那种抓住人们良心的软力量的伟大存在与巨大作用(这不是否定方觉的正确观点)。
   
   正如卓越政论家所言:民主不仅“是个好东西”,而且的确是不得不实行的“东西”。所以,推行民主政治不是某些政治家偏好的结果,而是人类社会现实发展需要的结果。由此笔者认为,乐观者要注意到那篇文章标题中“辩证”二字,它是中性词,意为仅供讨论而已,并不表明是顶硬权力背景下的肯定东西。可见,“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内容,还不能说是胡温最高层的统一主见。所以,断定它是一声开启政治民主的春雷,显然论之过旱。而“悲观”论者应注意到苏东变革实践中早已公之于世的事实——产生“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现象”的根本原因。……
   
   世界各国或早或迟走向政治民主是必然趋势。但反动的抗拒势力亦不会因此而坐以待毙。他们由于本性的注定,总要施展种种伎俩予以拼命抵制与垂死顽抗。固然,“楼板上滚石球”——假雷声声之类勾当,在以往政治实践中,早已有之。比如,中共在野时的毛泽东等有关民主政治的言论,就曾迷惑过千千万万国人(尤其是知识分子)的心灵……。不过,时代大发展了,今昔再不能同日而语。如今已是处于全球第4波民主浪潮的汹涌澎湃期,若仍旧按照“老皇历”说事,显然不合时宜。
   
   所以说,现在中国的当务之急,是记取前苏联变革中的经验教训,谨防操之过急,谨防“狗急跳墙” 式的“枪杆子走火”,更不能让它因此得逞!在此时刻,所有中国民主运动者,切勿在无意之中帮倒忙。须知,在当前的东方之关键时候,决定一时胜负的,还往往是那令人讨厌的枪杆子。
   
   注 :①参阅拙作《力阻历史悲剧重演》(《民主论坛》2001.7.25.)一文。
   
   2007.1.9.于重庆沙坪坝大公村

此文于2007年01月1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