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新时期、大骗局]
徐水良文集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胡安宁简历及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二个电邮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修改稿)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胡说八道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关于传统文化语言文字和民族的几篇短文
·民运早期文稿:《反对特权》
·民运早期文稿:《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民运早期文稿: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时期、大骗局

   
   

徐水良


   

2007-10-1日


   
   
   中共夺取政权、维护统治,靠的是三个法宝、两大手段。三个法宝是:枪杆子,笔杆子和特务。两大手段是:暴力和欺骗。三大法宝中,枪杆子代表暴力;笔杆子代表欺骗;特务代表两者的综合,以欺骗为主。
   
   早在红军时期,中共就靠枪杆子,靠暴力,大量屠杀。现在已经有许多中共自己出版的书籍,不得不披露当时暴力屠杀的一角,为内部屠杀错杀的自己人恢复名誉。至于外部屠杀,杀地主,杀士绅,杀民众,则对不起,不提了。其实,抗日时期,八路军新四军时期,这种屠杀,包括内部屠杀和外部屠杀,仍然没有停止,只是屠杀比例略小而已。还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有苏北的同事、朋友和同学告诉我,新四军对不服从他们的村镇,整个村镇屠杀,大人小孩全部杀光,说是杀土匪。共产党依靠屠杀,把“解放区”搞得鸦雀无声,剩下一片歌功颂德之声,搞得外界,尤其是那些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信以为真,也来歌颂共产党,咒骂国民党。这就是欺骗。
   
   暴力和欺骗,两手结合,非常有效。
   
   共产党更厉害的地方,就是在国民党统治区(国统区),依靠其地下势力——这部分地下势力,不称特务,称“地下党”,把国统区的绝大部分新闻媒体,舆论工具,包括国民党的媒体,都掌握到自己手里。依靠这些力量,来为共产党讲话。把老百姓,尤其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骗得团团转,纷纷倒向共产党,为共产党讲话。尤其到内战后期,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趋炎附势,纷纷投共,为虎作伥,(但这只是受骗,毛泽东内心里,仍然把他们当敌人,于是,他们中的许多人,五七年又变成“右派”)。结果,在国统区,国民党的舆论反而被打败,几乎变成共产党舆论的一统天下。可是,一般的人,受了骗,还不知道受骗。并不知道国统区的这些舆论,是地下党的舆论,还以为是国民党和中立媒体的舆论。
   
   现在,共产党也把他们国统区的这种手段,运用到海外,结果,掌控了绝大多数海外的中文媒体,甚至包括渗透和控制美国和西方政府花钱设立的中文电台等媒体,用这种方法来掌控海外舆论,同样非常有效。
   
   过去,共产党的欺骗,往往由共产党自己直接进行,共产党装出一副慈善大好人的样子,用空想的“共产主义”、用“革命理想”等等来骗人。但到了新时期,尤其八九年以后,他们的这一套不灵了,没有人相信了。于是他们不得不更多地借助于他们的地下势力,搞间接欺骗;并且不再装出慈善的样子,而是装出恶魔的样子。因为既然直接的欺骗不起作用,人们不再相信直接欺骗,那就只有转变方法:
   
   一是不再装好人,相反,装恶魔,才能吓唬人,使人们不敢反抗。长安街上的公开屠杀,太石村的公开屠杀,都是为了装出恶魔的样子,以血腥恐怖,吓唬人民,维持统治。当然,装恶魔,某种意义上也是装纸老虎,骗人,其实共产党并没有真正恶魔的力量。但是,血腥屠杀毕竟能够起吓人作用。你越是把它说成恶魔,越好,越有利于它的吓人和维持统治。
   
   二是加大间接欺骗的力度,更多地依靠他们在海内外的地下势力搞欺骗,他们依靠他们的地下势力进行渗透,装反对派,装中间派,装民运人士,装其他反对派,装改良主义,装自由主义,搞特大规模的欺骗活动。把他们过去在国统区的那一套做法,发挥到淋漓尽致。
   
   这种转变的结果,在新时期,造成了两个重大的转变:
   
   第一、产生了新的分工特点:在公开方面,共产党几乎直接成为暴力和恶魔的代表和符号,直接承担起暴力和恶魔的功能。但在秘密方面,在人们不知道的方面,共产党的地下势力,承担起特大规模的欺骗功能。并进一步大大加强了其地下势力的队伍和力量。
   
   第二、中共地下势力的欺骗功能,也完全改观。一般情况下,他们不再需要像过去那样,要讲共产党的好话,相反,他们现在更多地采用“小骂大帮忙”的办法,以及全新的,“大骂大帮忙”的办法,来执行这种欺骗功能。你地下势力可以骂共产党,可以大骂,并且骂得越凶越好,越是把共产党描绘成真正的恶魔,越好。
   
   但是,有一条,你必须坚持,就是要吓唬人民,阻止他们用革命手段反对共产党,推翻产党,打倒共产党。你必须欺骗人民,说共产党很坏,但不能垮,共产党垮台,天下就会大乱,就会军阀混战,就会一塌糊涂。你必须歪曲历史,丑化一切革命,说一切革命都是万恶的。人民的唯一选择,只能与共产党合作,“良性互动”,让没有权利搞改良的老百姓,拼命去搞他们没有权利搞的“渐进改良”,让他们在虚幻的幻想中浪费时间和力量。因为,自上而下的改良,是统治者的权利;自下而上的革命,是老百姓的权利。让你老百姓放弃自己的权利,去搞不是自己权利的改良,而改良权利掌握在共产党手中,这也就是骗你老百姓,骗你老百姓和反对派乖乖地在幻想中去等待中共的恩赐,听从中共的摆布。
   
   他们最重要的欺骗任务之一,就是阻止任何非和平的反抗、非和平的改良和革命。为了这一点,他们采取了两种相反的办法来防止:
   
   一是鼓吹炸桥梁挖祖坟之类的恐怖主义,和打游击之类冒险主义,来钓鱼,来欺骗、引诱国内思想激进又没有经验人们上当,投入他们的罗网,一旦条件成熟,就立即将他们投入监狱。把这类不稳定因素,“消灭于萌芽之中”。
   
   二是鼓吹无条件地反对一切暴力。为了这一点,就必须欺骗民众,让他们看不到当代世界还不可能取消的军队警察等等暴力工具,让他们看不到正义和合法暴力的作用;同时,必须把一切革命都说成邪恶的暴力,抹煞和平革命的存在,像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这类和平革命,以及美国独立战争之类无法丑化的暴力革命,一定要做到视而不见,像光荣革命这类不流血的暴力革命,则一定要说成是和平改良。
   
   相反地,对于改良,则必须歪曲改良的性质,抹煞改良是一种激进的变革过程,而要把它一律说成相反的、是温和的、和平渐进的非激进的过程,也就是把改良歪曲成不是改良,而是一种温和的,自由主义的渐进进步过程。无限夸大、拔高和推崇处于保守主义和改良主义之间的自由主义中间派,贬低革命派和真正的改良派。
   
   在这里,当然尤其要坚决抹杀暴力改良这种形式的存在,当然更不能提那些惨烈程度不亚于暴力革命的暴力改良。例如美国南北战争废除黑奴那样的暴力改良,日本明治维新那样的暴力改良,以及康梁企图搞的,但后来又失败了的暴力改良——唐才常起义等等,必须一律加以抹煞。[注]
   
   为了维持共产党统治的长治久安,中共地下势力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欺骗任务,就是通过这个新时期的大骗局,把反对派搞臭。你真民运人士不就是那么点人么,几百人,又没有严密组织,没有反渗透能力,没钱,没势,那好,我向你渗透三倍,五倍的人,每年的花费,不过区区几百万、几千万,在你里面搅局,搞内斗,搞贪污,搞腐败,搞欺骗,欺骗新移民,欺骗移民局,把你的名声搞得臭不可闻。进一步,我“制敌先机”,“做窝养鱼,筑巢引鸟”,“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抢先搞反对派窝点,反对派组织,你真反对派就只能乖乖地进入我的掌控之中,请君入瓮。你没撤了吧?
   
   而一旦中共地下势力的骗局被揭穿,一方面,他们就群起而攻,大造谣言,颠倒黑白,人身攻击,把你揭发骗局的人搞臭,并千方百计加以封杀。他们的谣言铺天盖地,反正你反对派人士没有金钱和力量,将他们绳之以法。另一方面,他们以“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的劲头,不断地重复他们的谎言,重复伪改良主义,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的谎言,也重复他们制造的下流谣言。有用没用,作用有多大,他们不管,反正,只要媒体和互联网,都是他们的舆论,读者搞不清楚,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中共这种依靠地下势力形成的大骗局,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肆无忌惮地充当官僚太子党进行大抢劫大掠夺的吹鼓手,讲出官僚太子党自己不便讲的话,又让人们误以为这是反共产党的反对派,以及中间派的意见和观点,而不是共产党和官僚太子党的观点。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之所以能够进行得如此迅速、如此顺利,就在于他们的吹鼓手以自由主义甚至政治反对派的面目出现,“为富人讲话”,为他们鼓吹全盘私有化,无条件私有化,不顾一切私有化,以及迫不及待为官僚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得到“私有财产”搞“合法化”、“除罪化”、“私产入宪”等等。他们帮助官僚太子党提出最贪婪,最无耻的要求,例如有人曾经发表公开文章,提出将国家,将政府承包给私人经营,这实际上就是要将国家和政府变成专制皇朝,变成承包皇帝的私产。如果不是因为他们逆历史潮流而动,搞教育和医疗的全盘私有化商业化完全失败,他们还会继续扩大他们的这种吹鼓手作用,到最后,很可能会提出空气、阳光、水、环境这类人类最必需和最基本的生活和生产资料的全盘私有化,因为这里有现成的理由,就是搞环保。(我们不反对一定条件下有国家严格管理控制的私人化环保。)
   
   诸如此类,所有这些,就是共产党在新时期的大骗局。如果朋友们了解了这些,我想,也就不难了解,为什么水平低劣的伪改良主义,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在很长时间内,竟然将全中国,包括海内外理论界,骗得团团转,这种中国理论奇观的秘密了吧?
   
   [注]暴力改良、和平革命、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等等许多术语,虽然由笔者首先提出,但因为是历史或事实的描述,读者不难理解。我想无需画蛇添足,多作解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