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徐水良文集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中国的种族主义和类种族主义
·答王希哲先生
·谈文化和文明问题的两个帖子
·近日网上讨论帖子四个
·没有信仰的理性不可怕,没有理性的信仰才可怕
·余大郎呀,你和上书房的计谋又破产了
·重新公布赖昌星案四个文件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赖昌星案、中共内斗和民运新论战
·警惕极左极右信仰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
·向胡平刘晓波提几个问题,代作初步批驳
·纠正花瓶民运全盘否定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错误倾向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对世界和中国前途的思考(一)
·对张三一言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将被烧死的科学家在火刑架上说“地球仍然在转动!”
·总统宣誓,应该手扶宪法
·关于台湾两党问题答paul先生
·就帝国主义、中美及国际未来走向等问题答胡安宁
·北约应该绕过联合国打击叙利亚独裁者
·政治人物和政党应该注重道德
·对秦晖文章的几点初步评论
·大陆反对派务必吸取民进党的严重教训
·对方励之评傅高义的按语
·简驳谢燕益《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简驳王希哲《评马勇文章精到和俗论的所在》
·中国农民是最强烈反对中共的群体
·再驳梁不正
·三评谢燕益并按语
·不如希特勒纳粹的中共新纳粹
·谈王希哲的丛林法则等等
·对张乐天《底层视角的现代史》的不同意见
·汉语汉字是优秀的语言和文字
·驳韩寒素质论
·不要把韩寒三篇文章看作仅仅是简单的三篇文章
·韩寒三篇文章是有官方背景的运作
·韩寒低素质,百姓中素质,英雄高素质
·推特上反驳胡平等重弹反对革命的滥调
·点评王建勋《变革、民情及个体责任》
·纠正一个错误说法
·对何清涟文章的批评
·中国要重生必须经过革命洗礼
·美国对台策略简析
·对余杰出国问题的另一种评论
·关于活埋200人问题
·再次重提韩三篇是某势力预先策划的行动
·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驳张维迎们的非道德论
·驳草虾:南京大屠杀无法从南京人记忆中抹杀
·再谈狭义民运圈不可能大团结
·民主从党内开始是专制思维
·就民运派别问题答查建国先生
·四个建国纲领汇编供对照
·随笔:刘霞之谜等三则
·推荐莲子《举证责任与原始正义》一文
·就王炳章问题答胡安宁
·短评:简驳王希哲挺薄荒唐逻辑等两则
·不赞成刘国凯文章《体谅温家宝》
·从国际习惯看左右派别分界
·在薄熙来问题上民运中的不同派别及不同策略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辨别中国改革真假的两种做法两块试金石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


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徐水良


2007-9-25


   依靠血腥屠杀和镇压保护专制,依靠暴力和欺骗维持暴政,遭到几乎全中国人民反对的中共专制共政权,之所以仍然能够维持,除了中共的铁腕暴力以外,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中国告别革命的伪改良主义、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对民主阵营革命精神的瓦解。
   几个告别革命的伪改良主义和自由主义的骗子,几个官僚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的吹鼓手,竟然在长时间内,把整个中国理论界,包括大陆、台港澳和海外理论界,骗得团团转。这种理论奇观,颇具中国特色。它几乎可以和中共依靠暴力和欺骗,把理论水平很低,到处不懂装懂,冒充权威,胡说八道的毛泽东,捧上神坛,几十年被中国人当作神,这样的理论奇观相媲美。
   马列主义和中国特色的自由主义,是同一根理论毒藤,即经济决定论,尤其是所有制决定论的理论毒藤上,长出的左右相反,互为映像的双胞胎毒瓜。不过是一个无限推崇革命,否定改良和其他比改良更加温和的一切非革命的进步形式,否定私有制,主张全盘公有化;一个相反,坚决反对一切革命,主张全盘私有化。两个极端,一样荒谬。
   当人类消灭专制制度以后,人类有可能告别暴力革命和暴力改良,或者说,告别改良和革命的暴力形式。但是,改良和革命本身,科学、技术、思想、工业、农业、医疗、教育、经济,政治、文化、生活、娱乐等等各方面的革命和改良,永远是人类社会的必须,不可能否定和告别。在消灭专制制度以前,我们更不能绝对保证告别改良和革命的暴力形式。而在当代世界上,符合客观实际的各种各样的所有制度,都是人类社会的必须。你不可能把人类最重要、最基本的生活和生产资料——空气、阳光和水,完全私有化。中国官僚太子党和自由主义者逆历史潮流而动,鼓吹教育,医疗的完全私有化、商业化(即所谓的“产业化”),遭到失败,是他们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反动本质的一个暴露。
   我们必须坚持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新人本主义,反对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的经济决定论,所有制决定论。我们必须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其中,特别是要坚持政治领域的民主化,即政治权力的公有化),私人领域私有化”的基本原则。反对自由主义者为富人讲话,为官僚太子党富人争权,欺负弱势群体的做法。我们必须坚持革命和改良并重的原则,既反对马列毛无限夸大革命的作用,也反对伪改良主义和自由主义丑化和攻击革命。
   照理说,中国那几个伪改良主义和自由主义者们的骗术并不高明,他们靠的,不过是几种谎言:1、明目张胆地伪造历史和人类思想史,丑化和攻击一切革命,拔高和美化伪改良主义和自由主义;2、自由主义没有理论大师,一方面,他们把二流三流的自由主义理论家,捧为理论大师;同时,3、把自由主义产生以前的大理论家,尤其是保守主义的理论大师,说成是自由主义的大师;4、颠倒黑白,硬把在自由主义产生以前就存在的欧洲保守主义,把与自由主义观点正相反的美国右翼保守主义,说成是左翼自由主义,或者说成“古典自由主义”;5、隐瞒自由主义在欧洲是相当小的中间派,在美国是左派,从来不是右派的事实,硬要把自由主义说成是右派,是西方主流。
   当他们的骗术被我们揭穿以后,仍然有自由主义者坚持自由主义是右派,欧美保守主义是古典自由主义之类天方夜谭式的谎言和奇谈。笔者在目前中国的转型变革时期,主张理性激进主义,但在美国,倾向美国的新保守主义,我想这里的保守主义者听到上面这种说法,应该像我一样,会感到是一种对保守主义颠倒黑白的侮辱。
   这种低级的骗术之所以能取得这么大的效果,很大程度上,正是中共官僚太子党及其地下势力的推波助澜的结果。
   这种低档骗术,也欺骗了中国民运中的不少人。
   而民运中,王军涛和陈子明先生为代表的一翼,受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的影响比较大,历来被大家认为是比较温和、亲共的一翼。王军涛先生现身说法的演讲,论述中共暴政和二十多年来,他们存在的严重幻想,以及建立在这种幻想上的策略,(包括道路、路线,政策、方法等等),不断地失望、破灭的过程。因此,王军涛先生认识的提高和转型,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宣告了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路线和策略的破产。它的不切实际和错误,得到受其严重影响的当事人的承认。
   我们历来反对此种路线、策略和幻想,提倡转型时期采取理性激进主义策略。包括在太石村事件中,批评郭飞雄先生的幻想和软弱,批评自由主义者的误导,敦促立刻复制村委账册。可惜不为他们所采用,他们几乎到手的胜利,跑了。我们希望其他受到类似影响的人们,也尽快吸取教训,消除影响,觉醒过来。
   1988年,缅甸产生了声势浩大的民主运动,导致缅甸独裁者纳温的下台。缅甸民主力量在大选中大获全胜。后来,缅甸军事专制独裁者厚颜无耻地拒绝交权,并且血腥屠杀和镇压缅甸民主运动。随后,紧接着,1989年,中国产生人类历史上空前规模的八九民运。这个民运,也被中共独裁者血腥屠杀和镇压。历史会不会重演?中国会不会像上次一样,紧接着缅甸产生一场新的民主运动?我们拭目以待。但是,无论如何,我们决不能再重蹈八九民运的失败覆辙,我们决不能再对中共抱任何幻想。中国人民必须做好充分准备,随时准备迎接新的民主革命的到来。随时准备奋起抗争,全民抗暴,及至全民起义,以结束一党专制,建立民主制度,根除国际专制主义和国家恐怖主义的中共大本营及总后台。
   附:

王军涛:以“公民抗暴”向中共宣战


   (宋元整理)
   【大纪元9月13日讯】在悉尼举行的亚太经合会高峰会期间,王军涛呼吁民众不再被动忍受中共政府暴政,公民抗暴是当今中国社会的必然选择。
   
   以下是王军涛在九月五日澳州纽省国会大厦演讲节选:
   今天在这里演讲这个题目,我一直在想怎么能够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大家,但是我越来越觉得我好像不是对公众作这场演讲,是在继续我和一位朋友的对话,这位朋友叫郭飞雄。
   我们大家都知道,在维权运动中曾经出现过一批领军人物,像高智晟先生,大家都知道了,郭飞雄先生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领军人物,今天他还在监狱里,而且在所有这些入狱的维权人士中,他是最坚决,最勇敢的。今天,到底他会被判多少年刑,我们还不知道。
   我今天谈的这个题目,起自与他在去年的对话。在美国的考察中,他给我讲了很多维权的故事。
   二十一世纪的维权运动,对我来说是一个新课题,所以我就很希望从他那里多了解一些信息,那么我就讲到太石村,郭飞雄先生沉默了一下,问我说,“军涛,你注意到了吗?太石村跟其他底下维权运动有一个区别:那就是我们没用到暴力,国家动用了暴力,我们没有用暴力。”他说,在底下,只要抗争一起,就是家破人亡,那就是多少人断胳膊断腿,终身残废,要死人的。
   郭飞雄先生说,对于民间运动,我们面临一个最大的阻力就是,当国家滥用暴力的时候,我们怎么办?
   我们在考察美国的时候,美国人民用枪用炮去对付镇压他们的人,其实这个暴力话题,我们再回避,为什么回避呢,郭飞雄先生当时讲太石村的时候,他特意讲我们是没有暴力的。
   后来郭飞雄先生回国,再次用和平的方式表达他的政见,但是,他再次被暴力投入监狱,而且在里面受了很多的酷刑。
   这让我再次想到我们讨论的话题,就是暴力的话题。
   我们这一代人,是非暴力的爱好者,是和平的爱好者,在我们读我们的民族历史的时候,最让我们感到不堪入目的,就是两千年,我们这个民族在暴力的压迫下,血流成河。
   一百多年的中华民族现代史,一代一代的志士仁人,当他们高举改变中国的旗帜的时候,他们总是用暴力去对待他们的上一代,推翻他们上一代,直到到了文化大革命,把这个暴力用到了非常荒唐的一步。所以到八十年代,当我们重新反思这个民族该怎么办的时候,非暴力,对暴力的极度厌恶成为我们一条政治原则。在这条原则下,才有了八十年代以后一波一波运动。
   其实到今天为止,我们想一想,从魏京生先生到高智晟先生,从郭飞雄到刘晓波,他们都是非暴力主义的主张者,但是他们面对的都是暴力。
   一九八九年,当学生和平走向街头的时候,当政府派来了坦克和二十万大军突然出现在北京街头的时候,北京的市民用和平的方式在半个小时内,把他们全部堵在了城外,这在全世界没有过。
   明明是我们用和平的方式,结果遭到了暴力的镇压。
   今年三月我遇到一个南非人,我们知道南非当时在争取独立的时候,他们流了很多血,一个事件就是几百人,我问他这样值吗?他说,“如果不这样我们不能表明:我们决不会在一种暴政下生活,不是我们用暴力,是对方用暴力镇压我们,凭什么要指责我们?”他说,“你们中国人也一定知道华盛顿,为什么他们不问问华盛顿,在这五年多的争取解放的斗争中,在这五年中,为什么不走出丛林向英军投降?如果他要做了这一步还有今天的美国吗?”
   当时我就想起来,我在美国跟郭飞雄走这段路的时候,我们都在回避这个问题。但是我觉得呢,今天这个问题其实不能回避。
   八九年后反思,主流性的民意,对暴力的谴责,对学生的谴责,对八九运动中所谓策略问题的谴责,最后导致的结果是,我们为了回避暴力对政府一让再让,在九十年代唯一的反抗方式就是请愿,就是写信,有用吗?
   其实我们今天看看,想一想,现在最大的镇压,二十一世纪最大规模的镇压就是对法轮功的镇压。一九八九年的镇压之后,当中国老百姓非常苦闷的时候,在中国政府已经不能够提供正常的医疗保障的时候,老百姓在民间通过各种方式希望缓解自己的心理压力,希望对这个世界的现实,哪怕用回避的方式缓解一下,通过自救的方式解决一下健康,最后结果是什么?是更大规模的镇压。
   这不仅是法轮功,你到今天去看一看,只要你敢迈出政府的底线,这个政府的底线还不是什么中央政府的底线,就是地方一个小官僚小警察给你设置的底线,你遭到的就是暴力。
   在九十年代后期,本来我们这个民族有一个很好的政治转型的机会,在全世界,从我们东边的东亚的台湾,南韩,跟我们文化上相近的,台湾还跟我们同文同种,一直到北边跟中国同意识形态同种的,都变了,但是中国没有变,我们失去了这个机会,整个民族麻木到没有人能够提出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