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
徐水良文集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最近情况和看法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日之间的当代差距?
·恶斗路线失败,和解路线跟进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必须认真反思中国的改革
·旗帜鲜明地防止和反对中共对土地资源抢劫掠夺
·胡安宁通知透露中共特务机构杀机
·胡安宁无可奈何的自供状
·中国经济世界排名后退主要在共产党时期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

   


   
   (兼谈自由主义)

   
   


   徐水良

   

   
   2007-8-2日

   五七年反“右派”,实际上反的,是中国那些本来就是“左派”,并且当时早已经投靠了极左派共产党的自由主义者,以及极左派共产党阵营中,稍有自由主义倾向的人们。
   
   中国的自由主义,是留学生从美国搬来的。从五四运动的大将胡适开始,中国自由主义者从一开始就是左派。他们与当时其它左派一样,非常激进,彻底否定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一种非常激进的左派。当然,他们也在一定程度上间接继承了欧洲自由主义作为中间派,游移于左右两派中间,采用虚伪、骑墙态度的特点,但他们这种特点,在中国,很快变成只是在共产党和国民党两个列宁式的左派、极左派政党之间游移和骑墙。
   
   为什么自由主义不是由自由主义的原产地欧洲进口,由中国到欧洲的留学生搬到中国,却由美国进口,由中国到美国的留学生搬到中国?
   
   其原因,是因为欧洲是左派右派尖锐对立,自由主义自1810年左右在西班牙作为中间派诞生,宣称他们采取既不激进,又不保守的中间立场。他们在欧洲人中间,尤其是左右两派的人们中间,形成虚伪、骑墙、机会主义、没有固定立场、反复无常的恶劣形象。因此在欧洲不断受到左右两派夹击,始终很不吃香,没有多少市场。自由主义以及自由主义政党自由党,始终只能在左右对立的夹缝中生存,力量始终很小。几乎从来没有对欧洲大局起过什么重大影响。更是从来没有起中国自由主义者欺骗中国人的,所谓自由主义是西方主流的那种主流作用。
   
   相反,欧洲的左派势力却相当强大。这些左派,包括极左派希特勒的社会主义政党——国家社会主义(或译“民族社会主义”)工人党,(它们比共产党更左)。也包括极左派共产党。还包括后来变成一般左派的社会党、社会民主党,等等。这些左派政党,不少时候还曾经执掌政权。
   
   因为自由主义在欧洲从来不吃香,没有多大市场。不仅从来没有执掌过政权,而且从来没有产生过重大影响。所以,中国到欧洲的留学生,非常注意欧洲左派,却很少有人注意自由主义。中国留学生从欧洲搬来左派思想,包括共产主义,却从不搬自由主义。
   
   但在美国,情况有所不同。美国极左派共产党力量很小,没有社会党,社会民主党等左派力量。结果,本来应该是中间派的自由主义成了左派。左派势力都集中到本来是中间派的自由主义的旗帜下,使自由主义的力量相对强大。但美国自由主义仍然没有像中国自由主义者欺骗中国人的那样,成为美国社会的主流。美国两大党,共和党自然不用说,从来不认同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左派势力也一直反对共和党。民主党内自由主义力量稍强,但民主党主流也并不认同自由主义,相反,民主党极大多数参选人,在政治对手加给他们自由主义标签时,总是否认自己是自由主义者。
   
   但在美国知识界,在美国的大学,自由主义的力量却相当强大。由于20世纪国际共产主义大逆流的影响,三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六十年代越战期间的反战运动,自由主义势力在学生中,在知识界中,可以说是非常强。罗斯福(杜罗门)新政时期,罗斯福周围有相当多的自由主义倾向的知识分子,他们同情中国共产党,反对中国国民党,国共内战共产党的胜利和国民党的失败,有他们的重要作用。目前,美国的大学,教授往往是六十年代反战那一代,自由主义倾向相当强。二十世纪,一般情况总是年轻人表现激进,年轻学生反对教授的的右倾。到二十一世纪,911以后,据报道,情况开始变化,学生开始反对自由主义教授的左倾。我想这种倾向将会在今后持续许多年,及到自由主义倾向的一代教授退出教育界。大学恢复正常的右的正确方向,情况才会重新稳定下来。
   
   中国到美国的留学生,与到欧洲的留学生不同,从胡适开始,处在自由主义空气浓厚的美国大学中。自然受到自由主义的相当大的影响。美国的教科书中,介绍美国的思想,总是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对立。一般留学生,与美国社会接触不多,有些留学生就误以为自由主义是美国主流思想。他们把这种观念带回到中国,对中国人产生严重的误导。
   
   前些年,中国思想理论界的又一次全国性大笑话——自由主义的狂飙,就是由归国留学生误导,中共地下势力介入,推波助澜而造成的。一时之间,大家忽然都成了自由主义者。连我这个一直对自由主义持反对和批评态度的人,也被有的人称为自由主义者。那些自称自由主义的人,百分之九十以上,不知道自由主义是怎么回事,就在那里高唱自由主义的颂歌了。其中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由主义的相关知识,仅仅凭自己的望文生义,就在那里高谈阔论了。为了对社会科学理论和中国民主事业的策略认真负责,过去多年内,笔者独自一个人,冒天下之大不韪,对自由主义的狂飙进行批评,使这些人感到非常不解。直到不久前,中国理论界真正有一定水平的刘丽华女士,还批评我说,全世界只有你徐水良一个人这样批评自由主义。互联网上的说法也是一样,说全世界只有你徐水良一个人反对自由主义。其实,这里“全世界”应该改成“全中国”。但是,这恰恰不是我徐水良的悲哀,而是中国理论界的悲哀。
   
   因此,像美国一样,中国自由主义者,从一开始,从胡适开始,就是左派,就是美国自由主义的仿冒品。五四运动的标志,胡适陈独秀,就是自由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联合。国共分裂以后,自由主义就在共产党和国民党之间骑墙、游移。但到40年代国共内战后期,自由主义者的大多数,开始投靠共产党,进入极左派共产党的统一战线。只有胡适等极少数,因为受中共批判打击太重,心存疑虑,才离开大陆到台湾。
   
   但是,极左的毛泽东,始终把这些左派“统战对象”,当作自己极左派阵营的右翼,当作他实行“无产阶级专政”这种法西斯专制的绊脚石和敌人,处心积虑,随时准备扫除他们。他们在五七年被打成右派,完全是他们投靠毛泽东和共产党的必然结果。他们在五七年被扫除,虽然很大程度上是毛泽东听不得不同意见,临时起意,带有偶然性。(毛泽东制造和抛出“阳谋轮”,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显示自己的一贯正确和反右运动的合理性。)然而,从他们投靠的共产党的那一天起,他们就必然要被当作敌人来扫除,只是时间迟早而已。而且,由于他们继承自由主义的变幻、骑墙、立场不坚定的弱点,他们很难顶住压力,对必然到来的中共打击,没有抵抗能力。
   
   我们无意贬低因为被历史潮流,实际上是被左派和共产主义的历史逆流所挟裹、误导、席卷而入的“统战对象”。在当时(五七年)的极左潮流中,他们毕竟代表了良心良知尚存的一部分人。我们必须谴责毛泽东和中共,必须对这些“右派分子”寄予高度的同情。但我们必须坚持历史真相,左派就是左派,不能因为毛泽东的畸形做法和畸形用词,就改变历史真相,就把左派认作右派。我们沿用“右派”这个称呼,仅仅是沿用几十年的习惯,因为毛泽东共产党把他们称作“右派”,大家称他们“右派”,已经形成习惯,不好大改。但并不认同这些“右派”是真的右派,不是左派。我们认为,五七年的“右派”,是假右派,真左派。
   
   至于当代中国自由主义者的代表人物,这些年,有的,实际上成了官僚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的吹鼓手,他们继承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经济决定论,以经济为本,但改变马克思主义的策略,走向相反的策略极端,鼓吹全盘私有化,无条件私有化,不顾一切私有化。在当代世界,我们要根据客观需要,建立切合实际需要的各种各样的所有制制度,既反对马列主义的全盘公有化,也反对中国官僚太子党自由主义吹鼓手的全盘私有化。这种全盘私有化,与马克思主义的全盘公有化,同样荒谬。他们有的,急不可待地鼓吹私产入宪,为官僚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得到的“私有财产”合法化鸣锣开道。他们有的,拼命鼓吹“告别革命”,鼓吹不切中国实际的甘地主义,攻击和反对任何国家转型变革时期都必须的激进主义,一味鼓吹温和缓进,鼓吹非政治化,为中共面对的人民压力、反对派压力和革命压力解套,为中共社会的“长治久安”卖力。他们有的,制造对中国自由民主事业有重大杀伤力的“排郭事件”。他们往往继承欧美自由主义的不良一面,却抛弃欧美自由主义的好的一面。
   
   所以,我们看一看欧美和人类历史的教训,作为镜子,包括中国历史上的自由主义教训,清除当代中国自由主义者这几年的恶劣影响,很有必要。
   
   [注]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这个说法,只是概而言之。主要指的是当时那些右派头面人物。但实际上,情况非常复杂。一般的小右派,占了右派人数的大多数,却往往是因为与单位领导有矛盾,或者人际关系不好,被单位领导挑出来充数完成右派指标的。这是中共历次运动的一贯做法。都是打击少数人,但用许多他们看不顺眼,或人际关系和名声不太好的人陪葬。这是惯例。这也是后来有些平反工作阻力较大的原因之一。

此文于2007年09月0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