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答黄钟:在海外成立社会民主党恰恰犯了策略上的大错误]
徐水良文集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未恢复文章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杂论十一则
·给贵州朋友的信
·重建根据地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批判盲目民族主义,争取形成两个联盟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为革命呐喊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关於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两点建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再驳中产阶级理论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真假爱国主义
·批判“超限战”法西斯恐怖主义战争理论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高薪养贪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黄钟:在海外成立社会民主党恰恰犯了策略上的大错误

   
   

2007-07-28


   
   

   黄钟先生的文章,既坚持社会主义立场和理论,又谈到策略问题。但实际上,在策略方面,在海外成立社会民主党恰恰犯了策略上的大错误。
   
   我们之所以在社民党一开始就批评国凯等朋友,还因为他们成立社会民主党,抢了本来应该留给体制内朋友的活动地盘。这在策略上是一个很大的失误。我在当时的文章中就尖锐批评:这种做法“堵住中共党内民主派、改革派及其它开明派别把共产党改组成社民党的道路。”“原来改成社民党的运作,由曹思源等人在活动,但海外社民党一来,这些人就很难活动了。”果然,海外社会民主党一成立,国内曹思源以及共产党内的这种改组改名活动,不得不很快停止了。
   
   社会民主主义产生的条件,是既有相当强大的民主传统,社会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很难加以改变,但同时又有强大的社会主义共产党主义运动的传统,两者妥协,才能产生。因此它在西欧产生。(这里的西欧是政治概念的西欧,不包括东欧,但包括北欧南欧。)但是,即使在具有社会主义强大传统的西欧,社会民主主义也只在少数国家较短时间内变成过社会主流执掌政权。而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他们从来只是很小的势力,因为其他地方并不同时具备上述两个条件。今后也不可能成为强大势力,因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反动逆流。已经成为历史。即使一个地方实现了民主,也不再有强大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因此也就不再有作为两者的妥协的强大的社会民主主义势力。
   
   目前的中国,社会民民主主义和自由主义,都在体制内和体制外的边缘游走。大部分在体制内,小部分在体制外。
   
   
   附:
   
   本人《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一文的修改稿,上面有几段
   摘自修改稿: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兼谈自由主义


   
   
   孙丰兄现在(《区别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一文),才开始接近社会民主主义问题的核心,这个核心,就是社会民主主义坚持社会主义的传统和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搞意识形态化,搞一种意识形态挂帅,要将特定的意识形态,即社会主义,当作社会制度,加给社会;而社会民主主义本身,却并没有创造出什么“民主社会主义”的民主制度,或称为“社会民主主义”的民主制度。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社会民主主义创造出来的“民主社会主义”民主,或“社会民主主义”的民主,他们不过是不得不接受传统的西欧民主,仅仅是在传统民主的基础上,在他们力能所及的范围内,增加一点经济、社会保障、社会福利社会化的“社会主义”因素。而这些社会化因素,符合当代社会化的大趋势。他们不像共产党,没有在政治领域搞新的“民主”制度,当然也没有创造出新的“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的民主制度。
   
   如果这些社会民主主义者坚持马克思主义和他们在第二共产国际时期的传统,真搞社会主义,特别是在政治上真搞所谓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民主”(假民主、真专制),那么,在实行传统民主的西欧,他们就不可能执掌政权。
   
   因此,国凯兄“社会民主主义是民主主义的继承和升华”这个说法,违反历史事实和当代的客观现实,不能成立。
   
   美国没有社会民主主义,但同样搞了相当多的经济、社会保障、社会福利的社会化制度。西方国家的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的社会化制度,是中国这类号称“社会主义”的国家根本无法相比的。所以,笔者碰到金耀如等一些老共产党员,他们都说,美国才是共产主义,中国算什么社会主义?
   
   此外,我们之所以在社民党一开始就批评国凯等朋友,还因为他们成立社会民主党,抢了本来应该留给体制内朋友的活动地盘。这在策略上是一个很大的失误。我在当时的文章中就尖锐批评:这种做法“堵住中共党内民主派、改革派及其它开明派别把共产党改组成社民党的道路。”“原来改成社民党的运作,由曹思源等人在活动,但海外社民党一来,这些人就很难活动了。”果然,海外社会民主党一成立,国内曹思源以及共产党内的这种改组改名活动,不得不很快停止了。
   
   如果说,在西欧,坚持社会主义传统,坚持搞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那是由于西欧强大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与传统民主制度妥协这种历史原因产生的结果;那么,相反地,在饱受社会主义之害的中国,搞社会民主主义,是希望(也许是幻想)与中共强大的专制社会主义妥协的产物。
   
   就社会民主主义的社会政治光谱说来,社会民主主义产生时,属于正统左派。但一次大战以后,共产党从社会民主主义中分裂出来,在共产党极左派排挤下,社会民主主义逐渐变成左翼中间势力,自由主义从产生一开始,属于正统中间势力,但后来被左翼中间势力挤成偏右的中间势力。两者都在专制势力和民主势力之间摇摆。
   
   社会民主主义产生的条件,是既有相当强大的民主传统,这种传统,社会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很难加以改变,但同时又有强大的社会主义共产党主义运动的传统,两者妥协,才能产生社会民主主义。因此它在西欧产生。(这里的西欧是政治概念的西欧,不包括东欧,但包括北欧南欧。)但是,即使在具有社会主义强大传统的西欧,社会民主主义也只在少数国家较短时间内变成过社会主流执掌政权。而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他们从来只是很小的势力,因为其他地方并不同时具备上述两个条件。它今后也不可能成为强大势力,因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反动逆流,已经成为历史。即使一个地方实现了民主,也不再有强大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因此也就不再会有作为两者的妥协的强大的社会民主主义势力。
   
   目前的中国,社会民民主主义和自由主义,都在体制内和体制外的边缘游走。大部分在体制内,小部分在体制外。
   
   自由主义比社会民主主义的历史更加悠久。但是,虽然有中国的自由主义者闭着眼睛欺骗中国人,说自由主义是西方,尤其是美国的主流思想。然而,实际上,自由主义从没有在任何一个国家成为主流。在欧洲,由于左右对立,作为中间派骑墙派的自由主义和自由党,历来名声不佳,只有很小的力量。在美国,由于缺少共产党,社会党,社会民主党这些左翼,自由主义成为美国社会的左翼,力量稍强。但自由主义为主流社会所排挤,它只在左翼知识界有较为强大的力量。美国主流社会尤其是政界,一般都否认自己是自由主义,相反,把政治对手贴上自由主义标签,乃是打击政治对手的一种手段。中国自由主义者把中国和世界的历史,尤其是民间思想史,说成是自由主义和左翼社会民主主主义的对立,完全是闭着眼睛制造违背历史事实的大欺骗。
   
   社会民主主义者在这方面比历史上一贯具有虚伪骑墙、名声不佳的自由主义者要好,到目前为止,他们没有搞中国自由主义者那样的那种明目张胆的欺骗,他们比自由主义者诚实。这一点,必须给与肯定。说实在话,就是因为这一点,尽管社会民主主义属于左派,自由主义属于中间派。作为当代中国条件下,一个坚定的右翼自由民主人士,我倒是更加喜欢社会民主主义而不喜欢虚伪骑墙,沦为官僚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吹鼓手的自由主义者。
   
   民主形式多种多样,为什么要像社会主义者,包括社会民主主义者那样,坚持单一的并不存在的“民主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的民主?为什么一定要坚持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历史实践相当大程度上证明已经破产了的社会主义制度?我们一定要搞多元化,兼容并蓄,择善而从。一定不能再搞一种意识形态怪帅。
   
   不管我们主张什么样的意识形态,我们都不要把意识形态当作社会制度,更不能搞意识形态的专制。其中,包括对社会民主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我们要在理论上批评的同时,一定把他们当作同一阵营的左翼朋友,共同奋斗,友好相处,其中包括容忍并认真考虑社会民主主义者的社会主义愿望,尤其是认真考虑符合社会化大趋势的某些社会化因素,但要非常小心。
   
   由于他们比历史上有虚伪骑墙传统的自由主义诚实,同他们的合作,要比同自由主义合作容易。这一点,看一看排郭事件中号称著名自由主义代表人物搞的突然袭击和欺骗,以及中国反对派与这些著名自由主义者的分歧和论战,就是例子。
   
   今后,在中国实现民主以后,我们也要在力能所及的条件下,学习搞社会主义因素最多最成功的那些国家——北欧国家的一些有益经验,这种国家在西欧北欧,不在苏联中国!
   
    ——徐水良2007-7-27

此文于2007年07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