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答黄钟:在海外成立社会民主党恰恰犯了策略上的大错误]
徐水良文集
·三个一神教放弃原教旨教义才是根本解决办法
·再谈平反64等问题
·全民起义和平反64
·奴才意识还是公民意识
·乔忠令先生被上海当局关押精神病院,请大家关注帮助
·关于乔忠令先生情况(来信摘录)
·中共精神病院的残酷黑幕
·开放杂志的结论完全错误
·评蒯大富的蒯十点
·台湾统独问题的几种策略选择和比较
·中共对付真民运真异议人士的一个策略
·和平革命和不流血暴力革命的必要条件
·近日再谈一神教问题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的讨论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后半部分)
·驳草庵居士
·坚持本职还是不务正业
·再谈“一中两府两国号”和洪秀柱的“一中同表”
·胡安宁和他同学,究竟谁是中共特线?
·王林之类江湖骗子何以在中国红火
·关于革命问题再辩论(驳冯胜平等)
·司马逸:革命的形势与忽悠——驳冯胜平
·不赞成刘仲敬意见
·继续辩论革命问题
·揭露曾节明造假大陆国民党
·大陆国民党在十年前“成立”过一次
·不要相信特线假组织
·曾节明竟然顽强表现自己缺德、无耻和卑鄙
·关于宗教信仰和亲共势力入侵美国的一个评论
·简单评论北大教授强世功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理论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一)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二)
·孙丰张三一言论革命文章三篇
·也说偶像
·天津爆炸评论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只有极端反动才反对和平演变和革命
·戏揭刘刚撒谎笑料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一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二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三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六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七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八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九
·中国已处于静悄悄的经济危机当中
·对日本一些大学取消人文科系的评论
·今日再与告别革命派论战
·有神无神、信仰迷信、理性科学等问题再讨论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再评江湖骗术“特异功能”和伪科学“人体科学”
·再驳伪精英“反民粹”
·对《再驳伪精英反民粹》的一些补充
·为傅志彬呼吁并推荐阅读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黄钟:在海外成立社会民主党恰恰犯了策略上的大错误

   
   

2007-07-28


   
   

   黄钟先生的文章,既坚持社会主义立场和理论,又谈到策略问题。但实际上,在策略方面,在海外成立社会民主党恰恰犯了策略上的大错误。
   
   我们之所以在社民党一开始就批评国凯等朋友,还因为他们成立社会民主党,抢了本来应该留给体制内朋友的活动地盘。这在策略上是一个很大的失误。我在当时的文章中就尖锐批评:这种做法“堵住中共党内民主派、改革派及其它开明派别把共产党改组成社民党的道路。”“原来改成社民党的运作,由曹思源等人在活动,但海外社民党一来,这些人就很难活动了。”果然,海外社会民主党一成立,国内曹思源以及共产党内的这种改组改名活动,不得不很快停止了。
   
   社会民主主义产生的条件,是既有相当强大的民主传统,社会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很难加以改变,但同时又有强大的社会主义共产党主义运动的传统,两者妥协,才能产生。因此它在西欧产生。(这里的西欧是政治概念的西欧,不包括东欧,但包括北欧南欧。)但是,即使在具有社会主义强大传统的西欧,社会民主主义也只在少数国家较短时间内变成过社会主流执掌政权。而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他们从来只是很小的势力,因为其他地方并不同时具备上述两个条件。今后也不可能成为强大势力,因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反动逆流。已经成为历史。即使一个地方实现了民主,也不再有强大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因此也就不再有作为两者的妥协的强大的社会民主主义势力。
   
   目前的中国,社会民民主主义和自由主义,都在体制内和体制外的边缘游走。大部分在体制内,小部分在体制外。
   
   
   附:
   
   本人《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一文的修改稿,上面有几段
   摘自修改稿: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兼谈自由主义


   
   
   孙丰兄现在(《区别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一文),才开始接近社会民主主义问题的核心,这个核心,就是社会民主主义坚持社会主义的传统和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搞意识形态化,搞一种意识形态挂帅,要将特定的意识形态,即社会主义,当作社会制度,加给社会;而社会民主主义本身,却并没有创造出什么“民主社会主义”的民主制度,或称为“社会民主主义”的民主制度。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社会民主主义创造出来的“民主社会主义”民主,或“社会民主主义”的民主,他们不过是不得不接受传统的西欧民主,仅仅是在传统民主的基础上,在他们力能所及的范围内,增加一点经济、社会保障、社会福利社会化的“社会主义”因素。而这些社会化因素,符合当代社会化的大趋势。他们不像共产党,没有在政治领域搞新的“民主”制度,当然也没有创造出新的“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的民主制度。
   
   如果这些社会民主主义者坚持马克思主义和他们在第二共产国际时期的传统,真搞社会主义,特别是在政治上真搞所谓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民主”(假民主、真专制),那么,在实行传统民主的西欧,他们就不可能执掌政权。
   
   因此,国凯兄“社会民主主义是民主主义的继承和升华”这个说法,违反历史事实和当代的客观现实,不能成立。
   
   美国没有社会民主主义,但同样搞了相当多的经济、社会保障、社会福利的社会化制度。西方国家的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的社会化制度,是中国这类号称“社会主义”的国家根本无法相比的。所以,笔者碰到金耀如等一些老共产党员,他们都说,美国才是共产主义,中国算什么社会主义?
   
   此外,我们之所以在社民党一开始就批评国凯等朋友,还因为他们成立社会民主党,抢了本来应该留给体制内朋友的活动地盘。这在策略上是一个很大的失误。我在当时的文章中就尖锐批评:这种做法“堵住中共党内民主派、改革派及其它开明派别把共产党改组成社民党的道路。”“原来改成社民党的运作,由曹思源等人在活动,但海外社民党一来,这些人就很难活动了。”果然,海外社会民主党一成立,国内曹思源以及共产党内的这种改组改名活动,不得不很快停止了。
   
   如果说,在西欧,坚持社会主义传统,坚持搞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那是由于西欧强大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与传统民主制度妥协这种历史原因产生的结果;那么,相反地,在饱受社会主义之害的中国,搞社会民主主义,是希望(也许是幻想)与中共强大的专制社会主义妥协的产物。
   
   就社会民主主义的社会政治光谱说来,社会民主主义产生时,属于正统左派。但一次大战以后,共产党从社会民主主义中分裂出来,在共产党极左派排挤下,社会民主主义逐渐变成左翼中间势力,自由主义从产生一开始,属于正统中间势力,但后来被左翼中间势力挤成偏右的中间势力。两者都在专制势力和民主势力之间摇摆。
   
   社会民主主义产生的条件,是既有相当强大的民主传统,这种传统,社会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很难加以改变,但同时又有强大的社会主义共产党主义运动的传统,两者妥协,才能产生社会民主主义。因此它在西欧产生。(这里的西欧是政治概念的西欧,不包括东欧,但包括北欧南欧。)但是,即使在具有社会主义强大传统的西欧,社会民主主义也只在少数国家较短时间内变成过社会主流执掌政权。而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他们从来只是很小的势力,因为其他地方并不同时具备上述两个条件。它今后也不可能成为强大势力,因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反动逆流,已经成为历史。即使一个地方实现了民主,也不再有强大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因此也就不再会有作为两者的妥协的强大的社会民主主义势力。
   
   目前的中国,社会民民主主义和自由主义,都在体制内和体制外的边缘游走。大部分在体制内,小部分在体制外。
   
   自由主义比社会民主主义的历史更加悠久。但是,虽然有中国的自由主义者闭着眼睛欺骗中国人,说自由主义是西方,尤其是美国的主流思想。然而,实际上,自由主义从没有在任何一个国家成为主流。在欧洲,由于左右对立,作为中间派骑墙派的自由主义和自由党,历来名声不佳,只有很小的力量。在美国,由于缺少共产党,社会党,社会民主党这些左翼,自由主义成为美国社会的左翼,力量稍强。但自由主义为主流社会所排挤,它只在左翼知识界有较为强大的力量。美国主流社会尤其是政界,一般都否认自己是自由主义,相反,把政治对手贴上自由主义标签,乃是打击政治对手的一种手段。中国自由主义者把中国和世界的历史,尤其是民间思想史,说成是自由主义和左翼社会民主主主义的对立,完全是闭着眼睛制造违背历史事实的大欺骗。
   
   社会民主主义者在这方面比历史上一贯具有虚伪骑墙、名声不佳的自由主义者要好,到目前为止,他们没有搞中国自由主义者那样的那种明目张胆的欺骗,他们比自由主义者诚实。这一点,必须给与肯定。说实在话,就是因为这一点,尽管社会民主主义属于左派,自由主义属于中间派。作为当代中国条件下,一个坚定的右翼自由民主人士,我倒是更加喜欢社会民主主义而不喜欢虚伪骑墙,沦为官僚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吹鼓手的自由主义者。
   
   民主形式多种多样,为什么要像社会主义者,包括社会民主主义者那样,坚持单一的并不存在的“民主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的民主?为什么一定要坚持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历史实践相当大程度上证明已经破产了的社会主义制度?我们一定要搞多元化,兼容并蓄,择善而从。一定不能再搞一种意识形态怪帅。
   
   不管我们主张什么样的意识形态,我们都不要把意识形态当作社会制度,更不能搞意识形态的专制。其中,包括对社会民主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我们要在理论上批评的同时,一定把他们当作同一阵营的左翼朋友,共同奋斗,友好相处,其中包括容忍并认真考虑社会民主主义者的社会主义愿望,尤其是认真考虑符合社会化大趋势的某些社会化因素,但要非常小心。
   
   由于他们比历史上有虚伪骑墙传统的自由主义诚实,同他们的合作,要比同自由主义合作容易。这一点,看一看排郭事件中号称著名自由主义代表人物搞的突然袭击和欺骗,以及中国反对派与这些著名自由主义者的分歧和论战,就是例子。
   
   今后,在中国实现民主以后,我们也要在力能所及的条件下,学习搞社会主义因素最多最成功的那些国家——北欧国家的一些有益经验,这种国家在西欧北欧,不在苏联中国!
   
    ——徐水良2007-7-27

此文于2007年07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