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时代风云的回忆]
徐水良文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时代风云的回忆

   

——读范似棟《老虎》第一册


   

徐水良


   

2007年4月


   
   


   
   范似棟先生的《老虎》第一册,将我们带回到一个风云变幻的时代。那是一个苦难的时代,空前艰难、艰苦卓绝,但又是风云激荡的时代。这个时代还没有结束,依然在继续。未来的某一天,当这个时代终于结束的时候,我们将会看到,这是中国人民和当代中国的志士们,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下,艰苦卓绝,奋勇抗击暴政、暴君的时代,奋不顾身,为自由民主献身奋斗的时代,也将是中国历史上翻天覆地的一个时代。它将在人类历史上占据丰富多彩,灿烂夺目的一章,它将推动人类进步,为人类最终消灭专制暴政,走向全人类自由民主的光辉明天,带来巨大的前进动力。
   
   我们这一代人,年长一些的,像笔者,亲眼目睹了“解放”,“剿匪”,“土改”,“镇反”,“肃反”,“抗美援朝”,“统购统销”,及到“反右”“反右倾”等历次荒唐的运动。亲身经历了合作化、公社化、大跃进,以及随后到来的人为制造的“大饥荒”,亲自领略了那可怕的饥饿、贫穷和死亡的恐怖威胁。然后,又目睹和参与了所谓的“文化大革命”。最后,终于逐步觉醒,开始反思这一切苦难的根源以及中国未来的走向和前途。但当笔者1970年代初终于认识到“中国的问题,不在其他,在于制度”,在于一党专制的“特权制,官僚制,等级制,专制制”,必须实现自由民主制度的时候,(引号中文字见笔者当时《战斗宣言》等多篇文章),悬在我们头上的,却是镇压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三反分子”,镇压“反革命、阶级敌人”,杀头、掉脑袋的血腥恐怖。因此,当我们经过长期准备,义无反顾地开始从事中国民主运动的时候,我们自己的厄运也就从此开始了,从此以后,苦难就将紧紧伴随著这些专制制度的反叛者们。
   
   范似棟先生的书,记录的就是这个历史,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
   
   


   
   大约两年多以前,一个朋友用电子邮件给我发来范似棟先生手稿的几个章节。我看了,与我掌握的情况基本一致。我对范似棟先生的努力,颇为赞赏。但是,当时并没有感到他的这个工作有什么了不起。当我接到范似棟先生寄给我的《老虎》第一册,读后,我才感到深深的震撼:
   
   第一、对范似棟先生的写作精神,深表钦佩。显然,为了写这本书,作者花了极大的努力,来收集整理材料。这种收集材料的工作,非常花时间,花精力,需要非常的耐心,并且要克服当事人,尤其是具有负面因素的当事人的巨大抗拒心理。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仅仅在这一点上,我就觉得作者了不起。我和严家其先生谈论这本书时,严先生也是这个看法。我对严先生说,我们应该觉得惭愧,这种书,本来应该是像我,王希哲,徐文立这几个对当时全局情况比较了解的人来写。但现在却由范似棟写出来,虽然因此对全局的了解,包含一定的缺陷,但其困难,可想而知。但他写出来了,并且对材料收集的耐心和细致,让人佩服。其中上海民运的许多情况,我是看了范似棟的书,才知道的。
   
   第二、钦佩作者对事实客观公正的描述。要做到这一点不容易,尤其是当代历史,很多事实还没有被历史所揭露,很多事情还没有为人们所认识,并且由于作者当时并非处于风暴中心,对当时情况的掌握,有相当困难。虽然有相当数量的人和事实的真实情况,与作者了解得并不一样,有相当差距甚至相反。而且对有些人和事物的真相合评价,现在还不宜说。但是,作者能够做到目前这样的客观公正,已经很不容易。而对某些人和事的掌握与真实的差距,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有些人提供错误材料,甚至说谎造成的。尽管有时作者心里有数,知道它们与事实有差距,但鉴于客观掌握的情况,别无选择,仍然只能公开那些人提供的材料。所以,这里的情况的出入,不能由作者负责。
   
   第三、钦佩作者秉笔直书的精神。
   
   历史不好写,当代史更不好写。这里不仅有许多材料事实尚未暴露,以及观察有局限等问题。并且更重要的是:作者所揭露的事实,尤其是某些人不光彩的历史,特别是描写那些充当特务线人的人的历史,作者将会受到非常大的压力。这种压力,不仅来自当事人,而且来自中共情报机构。尤其像上海国保及其线人特务那样的上海滩无赖,他们白道黑道,无所不用其极。书籍出版以前,我就估计范似棟会受到压力。有的朋友因此问我对这个事情的态度,我说,我们当然坚决支持他抵抗压力。最近,我听说他受到警告,甚至暴力威胁。为了历史,为了真实,我们大家一定要支持范似棟先生秉笔直书。也希望范似棟先生发扬历史上不畏强暴的史家精神,秉笔直书写好后面的几册。
   
   


   
   最后,谈一下我对这本书的某些批评和建议。
   
   我觉得,这本书的最大一个缺点,就是对魏京生先生的批评过分。
   
   魏京生先生的一些缺点,大家是知道的,我本人也当面对他提过一些批评。但我认为,魏京生先生的缺点,被中共地下势力大大地夸大了。中共不遗余力地打击对他们有重大威胁的人,所谓的“民运人士”中,绝大多数是为他们效力的人,这些人一齐动员,一起造你的谣言,说你的坏话,到处挑拨离间,你人最好,他们也能将你妖魔化。而海外的中文媒体,绝大多数又掌握在亲共势力手里,吹捧谁,扶植谁,打压谁,统一运作,搞得你黑白颠倒。像魏京生这样的人,无疑是他们打击的重点或重点之一。在剩下的不多的真正的异议人士中间,其中的大多数,也会或多或少受到这种普遍的谣言和抹黑的影响,往往会相信这些普遍的“舆论”。只有极少数人才不受影响,但他们又不屑于同那些故意围着魏京生拍马屁可疑人物为伍。所以,他某种程度的孤家寡人,也在所难免。范似棟先生也有可能某种程度受中共制造的假象的影响。
   
   我觉得,魏京生有两个很大的优点:一是他立场坚定,从不动摇;二是他为人爽直,不搞阴谋诡计。政治人物,要做到这两点很不容易。对比一下海内外那些著名的所谓“领袖”,大多数不具备魏京生先生的这两个优点。
   
   我希望范似棟先生能够认真考虑这个意见,尤其作为史书,不宜为了一时的炒作,故意夸大某一个问题。
   
   读范似棟先生的书,我的感觉,实际上主要是写上海民运史。但范似棟先生和上海的一些朋友们,提出上海中心论,反对北京中心论。我想,除了上海的少数朋友,全国其他地方的朋友,包括浙江,江苏,安徽这些上海周围省市朋友,恐怕都不会接受这种观点。范似棟先生的这本书,要写成全国民运史,还要花很多努力,还要大大加强各地民运史料。我想,最好,这本书作为上海民运史,全国民运史另外写。
   
   (自由写作月刊第21期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