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时代风云的回忆]
徐水良文集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时代风云的回忆

   

——读范似棟《老虎》第一册


   

徐水良


   

2007年4月


   
   


   
   范似棟先生的《老虎》第一册,将我们带回到一个风云变幻的时代。那是一个苦难的时代,空前艰难、艰苦卓绝,但又是风云激荡的时代。这个时代还没有结束,依然在继续。未来的某一天,当这个时代终于结束的时候,我们将会看到,这是中国人民和当代中国的志士们,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下,艰苦卓绝,奋勇抗击暴政、暴君的时代,奋不顾身,为自由民主献身奋斗的时代,也将是中国历史上翻天覆地的一个时代。它将在人类历史上占据丰富多彩,灿烂夺目的一章,它将推动人类进步,为人类最终消灭专制暴政,走向全人类自由民主的光辉明天,带来巨大的前进动力。
   
   我们这一代人,年长一些的,像笔者,亲眼目睹了“解放”,“剿匪”,“土改”,“镇反”,“肃反”,“抗美援朝”,“统购统销”,及到“反右”“反右倾”等历次荒唐的运动。亲身经历了合作化、公社化、大跃进,以及随后到来的人为制造的“大饥荒”,亲自领略了那可怕的饥饿、贫穷和死亡的恐怖威胁。然后,又目睹和参与了所谓的“文化大革命”。最后,终于逐步觉醒,开始反思这一切苦难的根源以及中国未来的走向和前途。但当笔者1970年代初终于认识到“中国的问题,不在其他,在于制度”,在于一党专制的“特权制,官僚制,等级制,专制制”,必须实现自由民主制度的时候,(引号中文字见笔者当时《战斗宣言》等多篇文章),悬在我们头上的,却是镇压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三反分子”,镇压“反革命、阶级敌人”,杀头、掉脑袋的血腥恐怖。因此,当我们经过长期准备,义无反顾地开始从事中国民主运动的时候,我们自己的厄运也就从此开始了,从此以后,苦难就将紧紧伴随著这些专制制度的反叛者们。
   
   范似棟先生的书,记录的就是这个历史,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
   
   


   
   大约两年多以前,一个朋友用电子邮件给我发来范似棟先生手稿的几个章节。我看了,与我掌握的情况基本一致。我对范似棟先生的努力,颇为赞赏。但是,当时并没有感到他的这个工作有什么了不起。当我接到范似棟先生寄给我的《老虎》第一册,读后,我才感到深深的震撼:
   
   第一、对范似棟先生的写作精神,深表钦佩。显然,为了写这本书,作者花了极大的努力,来收集整理材料。这种收集材料的工作,非常花时间,花精力,需要非常的耐心,并且要克服当事人,尤其是具有负面因素的当事人的巨大抗拒心理。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仅仅在这一点上,我就觉得作者了不起。我和严家其先生谈论这本书时,严先生也是这个看法。我对严先生说,我们应该觉得惭愧,这种书,本来应该是像我,王希哲,徐文立这几个对当时全局情况比较了解的人来写。但现在却由范似棟写出来,虽然因此对全局的了解,包含一定的缺陷,但其困难,可想而知。但他写出来了,并且对材料收集的耐心和细致,让人佩服。其中上海民运的许多情况,我是看了范似棟的书,才知道的。
   
   第二、钦佩作者对事实客观公正的描述。要做到这一点不容易,尤其是当代历史,很多事实还没有被历史所揭露,很多事情还没有为人们所认识,并且由于作者当时并非处于风暴中心,对当时情况的掌握,有相当困难。虽然有相当数量的人和事实的真实情况,与作者了解得并不一样,有相当差距甚至相反。而且对有些人和事物的真相合评价,现在还不宜说。但是,作者能够做到目前这样的客观公正,已经很不容易。而对某些人和事的掌握与真实的差距,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有些人提供错误材料,甚至说谎造成的。尽管有时作者心里有数,知道它们与事实有差距,但鉴于客观掌握的情况,别无选择,仍然只能公开那些人提供的材料。所以,这里的情况的出入,不能由作者负责。
   
   第三、钦佩作者秉笔直书的精神。
   
   历史不好写,当代史更不好写。这里不仅有许多材料事实尚未暴露,以及观察有局限等问题。并且更重要的是:作者所揭露的事实,尤其是某些人不光彩的历史,特别是描写那些充当特务线人的人的历史,作者将会受到非常大的压力。这种压力,不仅来自当事人,而且来自中共情报机构。尤其像上海国保及其线人特务那样的上海滩无赖,他们白道黑道,无所不用其极。书籍出版以前,我就估计范似棟会受到压力。有的朋友因此问我对这个事情的态度,我说,我们当然坚决支持他抵抗压力。最近,我听说他受到警告,甚至暴力威胁。为了历史,为了真实,我们大家一定要支持范似棟先生秉笔直书。也希望范似棟先生发扬历史上不畏强暴的史家精神,秉笔直书写好后面的几册。
   
   


   
   最后,谈一下我对这本书的某些批评和建议。
   
   我觉得,这本书的最大一个缺点,就是对魏京生先生的批评过分。
   
   魏京生先生的一些缺点,大家是知道的,我本人也当面对他提过一些批评。但我认为,魏京生先生的缺点,被中共地下势力大大地夸大了。中共不遗余力地打击对他们有重大威胁的人,所谓的“民运人士”中,绝大多数是为他们效力的人,这些人一齐动员,一起造你的谣言,说你的坏话,到处挑拨离间,你人最好,他们也能将你妖魔化。而海外的中文媒体,绝大多数又掌握在亲共势力手里,吹捧谁,扶植谁,打压谁,统一运作,搞得你黑白颠倒。像魏京生这样的人,无疑是他们打击的重点或重点之一。在剩下的不多的真正的异议人士中间,其中的大多数,也会或多或少受到这种普遍的谣言和抹黑的影响,往往会相信这些普遍的“舆论”。只有极少数人才不受影响,但他们又不屑于同那些故意围着魏京生拍马屁可疑人物为伍。所以,他某种程度的孤家寡人,也在所难免。范似棟先生也有可能某种程度受中共制造的假象的影响。
   
   我觉得,魏京生有两个很大的优点:一是他立场坚定,从不动摇;二是他为人爽直,不搞阴谋诡计。政治人物,要做到这两点很不容易。对比一下海内外那些著名的所谓“领袖”,大多数不具备魏京生先生的这两个优点。
   
   我希望范似棟先生能够认真考虑这个意见,尤其作为史书,不宜为了一时的炒作,故意夸大某一个问题。
   
   读范似棟先生的书,我的感觉,实际上主要是写上海民运史。但范似棟先生和上海的一些朋友们,提出上海中心论,反对北京中心论。我想,除了上海的少数朋友,全国其他地方的朋友,包括浙江,江苏,安徽这些上海周围省市朋友,恐怕都不会接受这种观点。范似棟先生的这本书,要写成全国民运史,还要花很多努力,还要大大加强各地民运史料。我想,最好,这本书作为上海民运史,全国民运史另外写。
   
   (自由写作月刊第21期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