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徐水良文集
·反对抓特务的人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究竟是谁掌控共产党
·重发旧文揭乔姆斯基虚假光环
·驳杨支柱
·再驳杨支柱
·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应该鼓励戈尔巴乔夫甚至1%成分的戈尔巴乔夫
·中共吸收的叛徒线民比中共专业情报人员凶恶得多
·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等网文三则
·真心还是忽悠?关于温家宝的三篇评论文章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近来关于特务问题的一些论战帖子
·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许北方文章评点
·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中国反对派远超苏联东欧
·论索尔仁尼琴并谈国民主独特困难
·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三妹评朱学渊的文章《温家宝的颠覆效应》(转贴)
·和解合作派的驯虎梦呓
·陈至洁:中国对颜色革命做出反应
·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两种朋友
·在独立评论看骗子神棍陈尔晋发神经
·在共舞台看骗子神棍陈泱潮发神经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关于盗用他人名义问题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徐水良


   

2007-1-5日


   

   
   任何国家都要派出自己的情报人员,到国外收集关系国家切身利益的情报。但是,中共派出的潜伏情报人员,数量之庞大,史无前例,异乎寻常。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人,如果仔细想一想,中共派出几十上百万间谍特务到海外,就会知道,那决不是一般情报工作的需要。一般的情报工作决不需要派出这么多人到海外潜伏。中共派出那么多的情报人员到海外潜伏,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中共为未来对美国和全世界进行超限战,预作准备。
   
   中共庞大的第五纵队和他们朱成虎将军们准备投向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核武器,他们准备进行的超限战,包括核大战,对美国,对全世界和全人类的生存,都构成严重威胁。如果全世界不重视这个问题,中共的超限战核大战,很有可能造成世界和人类的毁灭。但是,由于西方国家的人们没有受过共产党的残暴统治,对共产党的邪恶缺乏切身感受,对中共的认识普遍非常幼稚,很少有人看到中共超限战的巨大威胁和危险。尤其是西方左派和自由主义自由派,长期在自由世界内部散布对共产党的幻想,在西方世界的许多人中,产生对共产党的颠倒错觉和幻想,其影响,迄今尚未消除。因此向西方和全世界揭露中共的超限战阴谋,引起全世界高度注意,从而挫败中共的这个阴谋,乃是为了全人类,包括中国人的生存和安全,非常重要。
   
   还在我刚到美国时,2000年以前,我们一些民运朋友谈起来,都对美国和西方国家对共产党及其他专制极权势力的幼稚认识和妥协绥靖态度感到悲观,西方常常受残暴狡猾的共产党的欺骗,认为这样下去,三十年后,美国必然败于中共。911事件给美国一个教训,使美国亲历残暴极权恐怖势力的攻击。但是,上面说的情况,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改善。相反,为了笼络中共对付恐怖主义,美国和西方国家,进一步对共产党采取了妥协绥靖政策。某种程度的笼络策略,当然是需要的,但是,它同时也进一步产生负面效应,在许多人中增强对共产党的幻想,使他们放松甚至放弃对共产党的应有警惕。
   
   在美国历史上,以自由主义自由派为主体的左派势力,虽然它从来不是主流,尤其在政界,除了特殊时期如罗斯福新政时期,有过一定势力,一般情况下他们在政界没有多大力量。但他们在学界、媒体、知识界仍然有相当大的势力,仍然在历史上制造过巨大麻烦和教训。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从胡适开始,就是上这些人的当。尤其是前些年狂飙式兴起,又在我们批判下狂飙式衰落的当代中国“自由主义”大笑话,也是上了美国学界自由主义左派们的当。(他们故意坚持历史形成的自由主义概念条件下,把历史形成的自由和自由主义两个不同的概念混淆起来。)中共之所以能够打败蒋介石,除了中共善于派遣特务,掌握国统区媒体,利用笔杆子的欺骗老百姓,以及潜入和控制国民党军队及情报系统等国内因素外,国际因素,斯大林对中共军事上和政治上的坚决支持,和相反的,罗斯福,杜罗门总统身边的自由主义者的反蒋亲共政策,起了极其重大的作用。1960、70年代,在共产党北越几乎败于美国的时候,这些以自由主义自由派为主体的左派,却以自己的反战行动,帮助北越打败了美国。911以后拼命示威反对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也是以自由主义自由派为主包括共产党在内的那批人。美国的教科书,介绍美国理论对立时,总是讲保守主义(保守派)和自由主义(自由派)的对立。我在写辩论文章讲到这些历史教训时说,没有人能打败美国,除非美国人自己。这里的美国人自己,就是指这些自由主义左派们。与美国不同,在欧洲,除了英国以外,自由主义自由派早已溃不成军。欧洲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左派,就往往与美国自由主义左派一样,起了散布对共产党幻想的作用。
   
   前段时间有朋友批评我,并且有人在网上写帖子,说全世界只有你徐水良一个人这样批判自由主义,确实,在中国人中,前些年几乎只有我一个人从理论上这样批判中国的自由主义大笑话,但这不是我的悲哀,而是中国理论界学术界的悲哀,中国理论界总是一次一次大闹全国性的理论大笑话。
   
   对于狭义民运圈说来,中共无法以共产党正面力量在国内直接打败并且抹黑民运,就动用在海外的特务系统,采用国内行之有效的“筑巢引鸟,做窝养鱼”等策略,有效地实现了“领导民运,控制民运”的方针,用内斗,造谣等方式,使狭义民运圈四分五裂,彻底被抹黑。并且在国内采用镇压等方式,逐步将狭义民运圈的某些组织,控制到他们的地下势力手中。从而通过这些办法,基本上打败了狭义民运圈,使狭义民运圈成为沦陷区。当然,广义的中国民运,即中国的民主事业,是伟大的事业,不管狭义民运圈存在与否,胜利与否,它都必将取得胜利。问题只在于胜利的迟早,转型中有序还是无序,以及转型时期的中华民族的损失大小。但是,我们既然作为反对派,既然在从事民主事业,我们就必然对它们、即狭义民运抱有期望,就必然要全力找到我们过去失败的原因,并且要尽力加以解决。就像我在日前《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一文中所说,面对中共地下势力,“我们争取的前途只有两个:或者不甘心失败,奋起反击,把早已成为沦陷区的狭义民运圈夺回来。或者撤出狭义民运圈,重新组织尽可能排除中共地下势力的精干队伍,使中共地下势力无法攻击,无用武之地,另辟战场,另建根据地。否则,既不撤离,又不反击,鸵鸟政策,只能挨打,越败越惨。”
   
   但是,无论采取何种方法,分散的、势单力薄的政治反对派异议人士,不可能从总体上打败作为中共强大的国家力量而存在,并且有中共全部国家力量作支持的中共特务势力。并且作为非国家力量的异议人士,也没有强制力量来对付他们。人们把揭露中共特务的行为称为抓特务,这完全不正确,因为民运有揭露特务的权利,却没有抓特务的权力。
   
   中共的海外国家力量,只能由文明国家的国家力量来对付。只有文明世界的国家力量觉醒起来,联合起来以国家力量对中共国家力量。才有可能打败中共派到海外的强大的第五纵队,也即潜伏的超限战势力。并且还必须有高度清醒的认识,采取非常认真地态度,和完全正确的策略和政策,才能成功。否则仍然会失败。无论是掉以轻心,还是像麦卡锡那个蠢货那样乱来,都仍然会遭到失败。美国和西方国家在对付共产党及其他极权势力方面陷入被动局面,几十年来长期延续至今,正是麦卡锡这个蠢货的失败造成的。
   
   我们上面说的文明世界,其实也包括台湾。我们与台湾朋友,无论蓝、绿的接触,大陆朋友都感到他们对共产党认识的幼稚。前些天我看到网上有文章说,现在是“台湾[其实还有西方]出钱,养中共特务”。说这话的人,看来非常熟悉内情,说得非常简练和形象。而且台湾官方机构包括情报机构中共产党的渗透,非常严重,远超过西方。
   
   中国真正的反对派,必须打败中共地下势力,才能避免被中共地下势力打败,而打败中共地下势力,只有依靠文明国家的国家力量才有可能。但是,让文明世界认识这个问题,却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我们必须不断揭露,不断热炒中共的特务问题。才能引起文明世界的注意。首先是争取美国和文明国家反对共产党的右翼力量的认同,然后逐步争取自由主义和左派力量消除他们的幼稚和幻觉。
   
   笔者出国八九年了,八九年中,海外反对派对中共特务问题的认识,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开头,包括笔者在内,根本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的会如此严重,总以为特务问题只是极少数人的问题。出国不久,当我得知正义党的特务性质时,极度震惊。后来我开始策动揭露正义党和特务问题时,没有一个人认为会成功,几乎所有朋友,包括后来积极参与揭露并且起了巨大作用的我的最要好朋友,都劝我不要碰这个问题。正义党问题的揭露,使人们的认识进了一步。后来法轮功朋友和原中共澳洲外交官陈永林先生的揭露,是海外对中共特务问题的又一次大进步,他们的努力,让全世界开始关注中共特务问题。但要进一步唤起全世界注意,对付中共庞大的第五纵队超限战潜伏势力,却是任重而道远。不过我相信,只要朋友们一起努力,不断热炒这个问题,不断提醒文明世界注意这个问题,总有一天文明世界会认识和认真解决这个问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