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徐水良文集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徐水良

2007-3-16日

   前一段时间,被认为还算开明的温家宝先生,发表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基本路线百年不动摇”的长文,其思想的陈旧,实在让人震惊。

   如果说,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谬论,在二十多年前还有从反动的极左方向,回头走向相反的正确方向的某种过渡性意义,那么,现在再提这种陈旧的谬论,就纯粹是不识时务。

   我过去的有关回忆曾经说明,这个谬论,是民主墙时期民运人士中,以天津一位黄老先生为代表的朋友们提出来的,我历来不赞成这个说法。因为这个谬论以认同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方向是人类前进方向为基础和前提,认为共产主义前进方向是正确的,认为毛泽东时期的错误是向共产主义前进的速度太快。

   但我们认为马克思主义及其共产主义方向是完全错误的方向、反动的方向,是一种倒退逆流,造成了二十世纪人类历史共产主义的大倒退逆流。而毛泽东时期,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反动倒退太快,太急速。

   经过二十多年争论,现在,否定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方向,几乎已经成为全世界和和中国人的共识,温家宝先生的长文和他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谬论,就变成历史旧货摊上捡来的垃圾。

   还有更离谱的,是现在的温家宝,对于2003年萨斯(非典)病时期的温家宝,不仅没有前进,相反是大踏步倒退了,甚至完全不识时务地大力重复和强调邓小平“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等邓式小丑惯用的可笑的谬论和语言(其实是胡言乱语)。要在一百年时间内拒绝自由民主制度。

   萨斯病时期以及其后一段时间的温家宝,曾经接受新人本主义“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基本理论,以后在出访西方时也曾经宣传这些观点。但现在,他却大幅度回到中共邓小平专制主义的代表,即一个中心(以经济建设为本,以经济为为中心)和四个坚持等两个基本点的反动的中共基本路线上来。

   这条基本路线,把中国的改革,带进了死胡同。温家宝先生是继续在这条基本路线的死胡同继续硬撞,碰得头破血流,一命归天,为共产党专制制度殉葬?还是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及早回到人类前进的正确方向上来,回到人类历史的滚滚前进的潮流中来?

   温家宝先生和每一个中共领导干部,都必须及早做出选择。

   选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2007-3-16日

孙丰:家宝兄,是从制度入手还是从更换理念入手?

   从现在起先放下《原罪的共产党》专门就温家宝的言论做些批判。

   本文就算《温家宝批判》之一

   一、为此,咱得先说说--“批判”这个概念。

   由于共产党在中国的统冶,经历了反右和文化大革命两个专门的“批判”运动,使概念“批判”的原有内涵受到损伤,乃至几乎丧尽。在我们的日常理性里总把批判认成仇恨式的斗争:批判反革命、批判走资派、批判刘、邓、陶,批判林彪……批判总是被用在敌对上。当然,这些行为里也含有批判的性质,但不是主要的,这些行为所贯彻的主要是斗争,煽恨。其实,批判这个词是中性的,它就是洗礼、洗涤、盘点查看和做出判断,对衣服可以说洗涤,对脸和身也可以说洗(洗脸、洗澡),对机器、建筑则可以拆卸清点。对于我们的能力,就只可以说批判,因为我们的能力不是独立存在的,没有可直面的客观性状,“批”就是揭或梳,把竹笋或苞米棒子的皮一层层地剥下,寻找所要找的,这就是批。所谓“判”就是判断,断定。通过批才能揭示和发现整体中的各个成份,在这些成份中寻找所要找的东西;或者,由于陷于困境,却闹不清造成困境的原因,就得通过拆卸、还原,揭露出构成困境的所有要素,然后对这些要素做比较、认识,找到造成困境的那个或那些要素,当然也就是做判断。

   “批判”一词的字面直译就是:通过“批”以达到准确的“判断”。

   这里说的只是字面意义,另一方面它还有历史继承性:

   批判哲学是一个流派,最初是德国古典哲学,因为它的对象就是我们的能力,那在批判的还是这同一个能力,我们的能力是照理来展开的,所以也叫做理性批判。人的能力就是意识,意识是机能,即我们肉身的物质组织所具有的一种能量--能发生意识的能力。但因事实上的人是在形成了能力后才意识到自己的,所以人只有在能力的应用内发生经验,却没有对这一能力是如何形成,如何应用的经验,只凭经验是感觉不出应用是对是错的。因为人是被经验推着走,就常常犯错误,即使犯了错误因是被经验推着走所以也不能辨别。我们的理性就只有反转身来把自身所经验的当做认识的对象,来辨别它的各成分以及如何应用,以及处在怎样的联系中。所以批判的特征之一就是:间接的和反思的,而经验却是直观的。

   比如“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千百年来都被当作公理来应用,谁也没去想想这个道理的建立其实是借了经验的综合,请看:“两点”之间这并不是经验,而是一个前件,但它只是一段距离,并不包含“最短”这个知识。这个知识是人主观到的,人怎么就建立了这个知识呢?其实是靠了我们外感官的直观,直观就是经验。可与我们确立“两点之间的距离”相同步,在事实上我们也同时地完成了直线与曲线的比较,又因这种比较是在不知不觉中完成的,直观经验就将之忽略了,这一忽略就是二千多年,世世代代的人都把这个知识当成先天的。是批判哲学首先发现了这个错愕,批判哲学为什么能有这一发现呢?因为批判是反观的,是反思。是把经验当作认识对象才可能的,一当作对象也就是反观。这也就是由我们的能力把洗涤应再用到我们的能力,辨别能力在构成上的各成分与功用,还原各能力是如何应用的及应用所涉及到的对象,区别它们各自的作用,追究各能力在行为里担负的责任。由于这是以我们的能力(理性)为对象,又是我们的同一能力在进行这一识别。所以做为一门专门的学问它就是理性的反省,做为治学的流派就应叫做理性批判或批判哲学。

   意思是以清洗我们自身理性能力为目的的学问。

   批判不一定是仇恨的,当然也可以是仇恨的,但最主要的还是以人的理性为对象,以区分意识机能内的不同成分及其功用为目的分析,这就是批判。我坦然承认对温家宝有好感,也基本同意赵紫阳老人对他的评价,但有些保留,即现今的温家宝的客观处况有无如紫老所期待的那种机会?即便他要求改革的主观动力足够了,客观上也无法迈脚于政改之路,温家宝是管家,胡锦涛是教主,就如紫老是管家时无力去为胡跃邦着急一样,政府没有触动教义的合法资格,名不正言不顺,他发动不了政改。

   闲话至此,我们就来批判温家宝说的“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还得从制度上入手”这个断语。本节只批判这一个问题。这话的脚本姑下:

   “[中央电视台记者]刚才总理说除了做公仆的权利,没有其他权利。我想这话不仅是对政府工作人员说的,更是对领导干部说的。我问的问题与此相关,也就是反腐败的话题。最近陈良宇、郑筱萸案件的查处和披露带来很大的反响,我们也听到了来自观众的声音,一方面大家觉得特别的欣慰,因为加大反腐力度一直是人们的期待,而另一方面人们很忧虑,为他们看到的腐败现象忧虑。如何有效地遏制一些行政领域权钱交易的现象?[温家宝]应该承认,随着发展市场经济,腐败现象接连不断地发生,而且越来越严重,甚至涉及到许多高级的领导人。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还得从制度上入手。因为造成腐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权力过于集中,而又得不到有效的制约和监督。”

   二、先完成一个【插曲批判】:

   在对温家宝的批判之前,先批判这位记者,他说的“而另一方面人们很忧虑,为他们看到的腐败现象忧虑”,这是一句错话。

   腐败是已经的,因而是不疑事实。在行文中可以说成问题,也可以只说腐败而不加后缀的补充成份。凡事实、行为后边加“现象”做补充成分的句子都是错的。我多次地说过这个问题,以呼吁民主阵营的朋友特别是领袖人物能够注意,你有反共产的理直气壮,你也有提高自己、抬举自己学养的义务,请记住:在一切说不对话的地方也做不对事。我们饱受了六十年的共产苦,这共产罪就是理性混淆的一个错误。共产主义发源于欧洲,却被欧洲抵制了,原因何在?就是从十三世纪欧洲兴起了文艺复兴,延绵四百多年,跟上来又是人本主义运动和理性批判运动,使反理性批判成果而动的共产主义遭到抵制。我们没有理性批判的历史,就无力在理性内完成有效抵制。四九年共产党一篡政,我们的人民就在经验的层面直观到它的残暴与野蛮,与之展开了前扑后继的斗争,直到七八年底经验层面的斗争才始表现出理性批判的痕迹。今天,借互联网展开的对共产主义的反对,其主流就是理性的批判,你承认“共产主义”是个理念吧?那它就是一个理,是理就可能有真假,反共产主义斗争中最坚定最执着部分中被定名为清议的那部分所坚持的就是理性批判,他们就是对着“共产”道理展开的辨伪,揭露共产理则内在的矛盾性。

   既然共产主义错就错在理性混淆上,我们的反共产主义斗争也就是清本正源,当然从一开始就得保证自己的源又正本又清,否则,反共就不知反什么和反哪里,就反不出成果来。有的贴子笑话我的努力,那你就笑话吧,我看准了这条路径,意识到它的意义,是不会回头的。

   “共产主义”做为一个词只在语言中,并不是理性混淆,只有把它从语言的层面提升到实践的领地,它才是理性的混淆,这一混淆也就是把心中的道德律与天空中那灿斓的群星混为一淡的那种混淆,即把主观的内感受与外感官的对象混为了一谈。“共”做为事物联系诸相中的一相,是个事实,所以它出现在语言中是必然的;但要把它提升为社会的理念,那也就是把绝对的客观性赋予给它,而事物在存在上(也就是在客观的限度内),却始终是独立的,“共”只适用于临时和临界,要客观独立的东西始终保持“共相”关系,就非得借助外力的支持不可,暴政就难以避免。因为“共产”不是一个能自足的概念,而公平,正义却是绝对自足的,不需外来支持。“共产主义”做为社会的制度,在理性上就是“上帝绝对存在”这个中世纪原则的复活。是建立在对浅薄经验的依赖上,是不肯反观的典型案例--至今,我们只肯去追究毛泽东干了什么,多阴险、多恶毒;邓小平开了枪,多野蛮;江泽民正天做秀多不要脸;胡锦涛倒退多没出息……可是我们就不去检索束缚并规定我们心理的“共产主义”做为软环境,它本身矛不矛盾,它在理性上的矛盾移转到实践中会是什么,它自己不能自足起来时能不召唤外力的支持吗?在共产理念下的思考无论怎么开明也不会带出新的气象。咱们得看清:紫老并不以“共产主义”为自己的心理背景,在他的智慧应用里早已把对其他人起包裹束缚作用的共产主义拿做了认识对象。也许紫老并没在理性批判的立场上有此觉察,但在事实上他的理性早已完成了这种分离--紫老的高明处在于他已是一个对一切都加以怀疑的批判者。这从宗风鸣老的记录里看得清清楚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