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筑巢引鸟,做窝养鱼"]
徐水良文集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中国的种族主义和类种族主义
·答王希哲先生
·谈文化和文明问题的两个帖子
·近日网上讨论帖子四个
·没有信仰的理性不可怕,没有理性的信仰才可怕
·余大郎呀,你和上书房的计谋又破产了
·重新公布赖昌星案四个文件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赖昌星案、中共内斗和民运新论战
·警惕极左极右信仰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
·向胡平刘晓波提几个问题,代作初步批驳
·纠正花瓶民运全盘否定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错误倾向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对世界和中国前途的思考(一)
·对张三一言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将被烧死的科学家在火刑架上说“地球仍然在转动!”
·总统宣誓,应该手扶宪法
·关于台湾两党问题答paul先生
·就帝国主义、中美及国际未来走向等问题答胡安宁
·北约应该绕过联合国打击叙利亚独裁者
·政治人物和政党应该注重道德
·对秦晖文章的几点初步评论
·大陆反对派务必吸取民进党的严重教训
·对方励之评傅高义的按语
·简驳谢燕益《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简驳王希哲《评马勇文章精到和俗论的所在》
·中国农民是最强烈反对中共的群体
·再驳梁不正
·三评谢燕益并按语
·不如希特勒纳粹的中共新纳粹
·谈王希哲的丛林法则等等
·对张乐天《底层视角的现代史》的不同意见
·汉语汉字是优秀的语言和文字
·驳韩寒素质论
·不要把韩寒三篇文章看作仅仅是简单的三篇文章
·韩寒三篇文章是有官方背景的运作
·韩寒低素质,百姓中素质,英雄高素质
·推特上反驳胡平等重弹反对革命的滥调
·点评王建勋《变革、民情及个体责任》
·纠正一个错误说法
·对何清涟文章的批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

——海外杂忆(二)


徐水良


2005-7-8——2007-2-11日


一、写在前面


   这篇文章,早在一年七个月以前(2005-7-8日)就开始写了。写了一半,停下了。
   下面是当时写的文章中开头的几段:
   "一年以前[按:即2004年7月1日,到现在已经2年半],我写了《读一篇文章引起的回忆(一)》,和《朴素迷离的海外民运圈》(见附件),原来想继续写下去,但是由于别的原因,出于策略考虑,一直拖了下来。其中的策略考虑,一是如何拿捏的问题。哪些现在可以写,哪些暂时不宜写,需要认真考虑;二是需要从大格局,战略格局来考虑问题,包括中国整体转型问题,敌我态势,敌我布局和清浊分流等大问题。这里的‘敌’指中共,‘我’指政治反对派。其中,主要是出于下面这些考虑:"
   "多年来,中共方面,一直想组建一个‘统一’的由他们领导的民运队伍。我的想法,既然他们继续顽强推行这个想法,并且国内外配合推行,那么,我觉得,让他们这个计划在一定方式下实现,只要正派民运一些指标性的朋友不参与,则非常有助于清浊分流。所以,我们的策略,可以采取适当促成的办法,必要时主动撤除阻力,让出通路,让他们这些浊流力量、假反对派成军。而真异议人士,尤其是一些重要的指标性朋友不要去参加。这样就达到清浊分流的目的。但如果重要朋友去参与,做他们摆设,则达不到清浊分流的目的,并且有大损于参加者。"
   "2002年胡安宁受中共情报机构邀请回国,回来后,又转达了中共的组建统一民运的明确想法,并且已经确定了海外推谁当头,国内推谁当头等具体问题。我曾经设想,利用中共这个想法,乘机把比较守规矩的朋友推出来,在中共努力形成由他们控制的统一民运的企图掩盖下,形成一个正派的有组织的真正的反对派力量。但后来胡安宁到处‘通报’,弄得满世界的人都知道,这样等于把中共的计划打破了,我们的谋略也就没有实现的可能。相反,胡安宁真心全力执行中共三反一温和方针的做法,会给反对派及有牵连的人带来危险,必须果断而明确地划清界线。所以我立即写了几篇文章,表明态度,与胡安宁、三反一温和以及中共的这个计划划清界限。"
   "但中共组建统一民运的思维继迄今持续不变。在王炳章判刑时又形成一个高潮。当时一些人围攻我和刘青,因为我们不参与他们的‘营救委员会’。他们人多势众,声势浩大,正派人士却势单力薄,他们的成军的计划似乎轻而易举。但由于他们自己的形象及性质问题,却不战自败。当时,他们成立起一个庞大的营救王炳章的委员会,不知什么人加跟帖,说是中共特务的大集合,结果这个委员会就烟消云散了。我当时准备应战,在他们努力组建这个庞大委员会企图统一民运时,我对朋友们说明:只要真正的异议人士不参与中共地下势力发起的组织,不为他们去做点缀,他们的活动也许声势浩大,但最后只是暴露他们自己,骗不了人,成不了事,只能完蛋。相反,假的就是假的,当真的反对派发现他们成军了,并且实践表明他们是假的,就有可能受到刺激,努力组建和形成自己的队伍,能从反面促使真正的反对派队伍的形成。但没有料到,他们自己很快发现我指出的这个危险,(也许是我的谈话也被泄漏),他们这个声势浩大的行动很快就赶快刹车,销声匿迹。后来,营救王炳章委员会由另外不太知名,但被许多朋友认为问题明显的少数人另行成立。"
   以上是2005年7月份写的几段。现在,我又等了一年半,看来中共地下势力形成统一民运的工作,遥遥无期。我想,我还是陆续先写自己的这些《海外杂忆》吧!不过,这个杂忆(二),事实上只是一个契子。

二、"筑巢引鸟、做窝养鱼"


   共产党国家主动组建反对派队伍,尤其是中共"筑巢引鸟,做窝养鱼", "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领导民运,控制民运"等等方针,代表了共产党国家和整个当代世界对付反对派情报工作的高水平。美国政府如果要歼灭恐怖分子,他们就应该好好学习中共的这些办法。由情报机构主动组建假的声势浩大的恐怖主义队伍,把真的恐怖主义势力打下去。
   当然,美国政府也曾经使用过类似策略,向美国共产党派遣特工数量超过美共党员人数,从而控制了美国共产党,并且使美共完全小丑化,排除了其他国家那样的严重的共产党威胁。但美国的这方面的能力,与共产党国家尤其是与中共相比,还是没法比。
   小说《1984》的作者,也许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的书,会成为共产党国家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参考书。共产党国家会学习书中组建和控制反对派组织的哪一套方法,来对付自己国内的反对派人士和异议人士。
   中共很早就使用这些策略。我这篇《海外杂忆》下面的(三)中,将要写浙江文革历史的一段公案:保江华问题。其中在谈及这个公案时,将介绍中共在浙南组建反攻救国军浙南纵队的事情,就是中共使用这个策略的一个例子。1979年以前,异议人士和从事民运的主要是些个人,中共除了派人监视和派人接近异议人士以外,一时还不必采取这种策略。但1979年,民主运动作为群众运动,一开始产生,中共立刻用这类策略来对付民运人士。当时上海的一个重要异议组织,七个负责人员,三个是中共特工。各地民运的会议,很多,也可能是大部分,是在中共帮助建立的"窝"或者"巢"中进行,所以民运人士自以为很秘密的会议,结果会议却有录音录像,并且在中共公安手里。上海,南京等地的中共线人特务,甚至组建打游击队伍,参与策划组建打游击的人,最后都被中共一网打尽。民运人士到各地旅行,搞不好也往往由本地人介绍,住到这些"窝"和"巢"里。我到上海就住王雍罡处一个月左右。据陈尔晋文章,被捕前他到上海,也住到了特务家里。傅申奇到南京,带来一个名叫金陆旗的人,说这个人很可靠,要我今后写信,就写到他那里,由他转。结果不久,上海朋友通知,这个人恰恰是公安特工。我写的一封长信,论述中国走改良道路的可能性很小,很可能要走革命道路等等,就被翻拍成照片,与王希哲,徐文立,傅申奇的证词一起,成为法庭上对我指控的罪证。
   中共用这些策略对付1979国内民运,非常成功。随后,他们把这些策略推到海外,结果,更获得了空前的成功。
   附录:

扑朔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读周永军阶段性调查报告笔记


徐水良


2004-2-18日


   【按】此文原是随手写下的笔记,记下一些难解的疑问。现修改发表,希望得到了解情况的朋友指教。
   ――徐水良2004-2-19日
   海外民运的情况之复杂,扑朔迷离,有时难以言表。我在国内时怎么也想象不到情况会如此复杂。
   我个人出国前后的亲身体验,真是让人惊心动魄。中共地下势力的强大,及其玩弄阴谋诡计,把海外民运玩弄于股掌之上,大力造势,哄抬地下势力想抬的人,把真正的异议人士打压到令人窒息的地步,指鹿为马,所有这些情况,细想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就我出国的经历而言,在国内时,我是力挺魏京生的一个,虽然我听说他的不少缺点,但觉得从大局出发,应该维护他,他毕竟是一个勇士。1979年魏第一次判刑时,各地朋友虽然对他有损大局的做法有意见,仍然为他呼吁。我本人就曾经亲自上街张贴有关呼吁材料。魏先生一再对媒体说没有人为他呼吁,不符事实。他第二次判刑时,因为他的言行得罪了不少人,没有人为他呼吁,我只好动员浙江等地朋友组织呼吁。为此北京下令抓人,抄了我工作地方的办公室和仓库,牵连收留我的同学,他原被安排中共在香港组建电视台任职的事情,也被取消。我连夜逃走,结果中共逼我同学交人,并抓了王东海、陈龙德等人。後来任畹町先生写文章反对魏,我为此还和他激烈争吵。出国前,许良英先生嘱我不要与正义党搞到一起。我对正义党几个负责人有所了解,所以很爽快地同意了。到纽约前,我一直与刘青联系,请他接机,但不巧,我出国那些天,他要去欧洲,其他人我又不熟,只好请正义党的人接机,没有料到後来招来大麻烦。到海外後,与魏京生联系,四个月连一个面也见不到。相反傅申奇天天来动员,为了朋友面子,再加上国内组党,急需支持,所以明知正义党复杂,也在参加民联之后,再勉强同意加入正义党。但很快,我主持正义党一次核心会议,对组建海外民主党问题作出一个决议,大约第二三天,傅申奇邀我到王炳章家吃饭,席上几个人突然围攻,说我要把海外已经死了的民运组织拉起来,说其他民运组织都应该瓦解。我大惊,说王和傅你们当时在场,决议一起作出,为什么会上你们不提?而且有意见你们也可以在内部或者下次会议提出。参加会议的就我们几个人,决定绝对保密。你们会後却找这些没有参加会议的人来围攻,什么道理?你们要我去瓦解海外民运组织,这办不到,第一不道德,第二不可能,我不会做。这种分歧无法调和,于是在波士顿由王希哲、杨建利等安排的一次会议上,我退出正义党。前后仅仅一个月。更让我惊奇的还在后面,王炳章和傅申奇後来两次嘱咐我,说你退出正义党的事情,千万不要让大陆知道,否则我们也保不了你。我真是大大地吃了一惊,原来这个总部设在纽约的正义党,决策权不在纽约却在大陆!我没有照他们的要求做,果然受到特大规模的围攻,海外网站上铺天盖地全是围攻我的东西!攻击的主要内容,就是他们接机留我住宿两天,对我有所帮助,我退出正义党就是忘恩负义。
   後来揭出的事实和从其他方面了解的情况,我才进一步搞清了许多情况。例如胡安宁反戈一击,公开揭发了上海公安再三要求胡帮助,指导和支持傅申奇等情况(当时上海公安把胡当作自己人)。正义党的性质逐步明朗化。
   周永军先生的阶段性报告,与我们过去掌握的不少情况,基本吻合。我祝愿他们弄清真相,营救王炳章出来的愿望尽快实现。但是,我与周永军先生不熟悉,他的名字,我第一次还是从王炳章口中知道,王炳章对他的斩钉截铁的结论,想来周先生是不愿意听到的。对高光俊先生,我有很深的切身经历和体会。一般情况下,我不大可能相信他们的东西。因此他们的做法,对我说来,现在还是一个天大的谜。
   就报告内容及整个事件说来,有很多问题,扑朔迷离。例如:
   1、如果周永军的报告成立,如果确实发生过绑架或者诱捕事件,那么,岳武、张琪就用不了任意编造,闹得矛盾和漏洞百出。他们只要修改一点细节就可以了,至多细节有出入,不可能闹那么大的漏洞。因此,也不能排除绑架诱捕不存在,这是有人导演的一场规模很大的戏这样一种可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