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筑巢引鸟,做窝养鱼"]
徐水良文集
·也谈李光耀
·再谈民运圈的派别划分
·中国农民是最反共产党毛泽东的群体
·关于陈尔晋问题答刘路
·很多人上了陈大骗子的当
·高耀洁: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
·介绍79民运的不同派别
·一部分“贪官”是中共派到海外送钱的特务
·也说马列教一神教的政教合一
·关于计划生育问题的看法
·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继续讨论两教、两棍问题
·把民运揭露特务与延安整风混为一谈是特线阴谋
·自由主义把私有制说成民主基础是荒唐谬论
·再谈公域私域和民主基础问题
·再谈钟国平文章
·钟国平理论早已是陈词滥调
·都是信仰惹的祸
·写给民运朋友
·新教信仰与宪政民主正相关?
·批判极权专制教义根除IS思想根源才是治本
·三个一神教放弃原教旨教义才是根本解决办法
·再谈平反64等问题
·全民起义和平反64
·奴才意识还是公民意识
·乔忠令先生被上海当局关押精神病院,请大家关注帮助
·关于乔忠令先生情况(来信摘录)
·中共精神病院的残酷黑幕
·开放杂志的结论完全错误
·评蒯大富的蒯十点
·台湾统独问题的几种策略选择和比较
·中共对付真民运真异议人士的一个策略
·和平革命和不流血暴力革命的必要条件
·近日再谈一神教问题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的讨论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后半部分)
·驳草庵居士
·坚持本职还是不务正业
·再谈“一中两府两国号”和洪秀柱的“一中同表”
·胡安宁和他同学,究竟谁是中共特线?
·王林之类江湖骗子何以在中国红火
·关于革命问题再辩论(驳冯胜平等)
·司马逸:革命的形势与忽悠——驳冯胜平
·不赞成刘仲敬意见
·继续辩论革命问题
·揭露曾节明造假大陆国民党
·大陆国民党在十年前“成立”过一次
·不要相信特线假组织
·曾节明竟然顽强表现自己缺德、无耻和卑鄙
·关于宗教信仰和亲共势力入侵美国的一个评论
·简单评论北大教授强世功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理论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一)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二)
·孙丰张三一言论革命文章三篇
·也说偶像
·天津爆炸评论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只有极端反动才反对和平演变和革命
·戏揭刘刚撒谎笑料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一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二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三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六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七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八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九
·中国已处于静悄悄的经济危机当中
·对日本一些大学取消人文科系的评论
·今日再与告别革命派论战
·有神无神、信仰迷信、理性科学等问题再讨论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再评江湖骗术“特异功能”和伪科学“人体科学”
·再驳伪精英“反民粹”
·对《再驳伪精英反民粹》的一些补充
·为傅志彬呼吁并推荐阅读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

——海外杂忆(二)


徐水良


2005-7-8——2007-2-11日


一、写在前面


   这篇文章,早在一年七个月以前(2005-7-8日)就开始写了。写了一半,停下了。
   下面是当时写的文章中开头的几段:
   "一年以前[按:即2004年7月1日,到现在已经2年半],我写了《读一篇文章引起的回忆(一)》,和《朴素迷离的海外民运圈》(见附件),原来想继续写下去,但是由于别的原因,出于策略考虑,一直拖了下来。其中的策略考虑,一是如何拿捏的问题。哪些现在可以写,哪些暂时不宜写,需要认真考虑;二是需要从大格局,战略格局来考虑问题,包括中国整体转型问题,敌我态势,敌我布局和清浊分流等大问题。这里的‘敌’指中共,‘我’指政治反对派。其中,主要是出于下面这些考虑:"
   "多年来,中共方面,一直想组建一个‘统一’的由他们领导的民运队伍。我的想法,既然他们继续顽强推行这个想法,并且国内外配合推行,那么,我觉得,让他们这个计划在一定方式下实现,只要正派民运一些指标性的朋友不参与,则非常有助于清浊分流。所以,我们的策略,可以采取适当促成的办法,必要时主动撤除阻力,让出通路,让他们这些浊流力量、假反对派成军。而真异议人士,尤其是一些重要的指标性朋友不要去参加。这样就达到清浊分流的目的。但如果重要朋友去参与,做他们摆设,则达不到清浊分流的目的,并且有大损于参加者。"
   "2002年胡安宁受中共情报机构邀请回国,回来后,又转达了中共的组建统一民运的明确想法,并且已经确定了海外推谁当头,国内推谁当头等具体问题。我曾经设想,利用中共这个想法,乘机把比较守规矩的朋友推出来,在中共努力形成由他们控制的统一民运的企图掩盖下,形成一个正派的有组织的真正的反对派力量。但后来胡安宁到处‘通报’,弄得满世界的人都知道,这样等于把中共的计划打破了,我们的谋略也就没有实现的可能。相反,胡安宁真心全力执行中共三反一温和方针的做法,会给反对派及有牵连的人带来危险,必须果断而明确地划清界线。所以我立即写了几篇文章,表明态度,与胡安宁、三反一温和以及中共的这个计划划清界限。"
   "但中共组建统一民运的思维继迄今持续不变。在王炳章判刑时又形成一个高潮。当时一些人围攻我和刘青,因为我们不参与他们的‘营救委员会’。他们人多势众,声势浩大,正派人士却势单力薄,他们的成军的计划似乎轻而易举。但由于他们自己的形象及性质问题,却不战自败。当时,他们成立起一个庞大的营救王炳章的委员会,不知什么人加跟帖,说是中共特务的大集合,结果这个委员会就烟消云散了。我当时准备应战,在他们努力组建这个庞大委员会企图统一民运时,我对朋友们说明:只要真正的异议人士不参与中共地下势力发起的组织,不为他们去做点缀,他们的活动也许声势浩大,但最后只是暴露他们自己,骗不了人,成不了事,只能完蛋。相反,假的就是假的,当真的反对派发现他们成军了,并且实践表明他们是假的,就有可能受到刺激,努力组建和形成自己的队伍,能从反面促使真正的反对派队伍的形成。但没有料到,他们自己很快发现我指出的这个危险,(也许是我的谈话也被泄漏),他们这个声势浩大的行动很快就赶快刹车,销声匿迹。后来,营救王炳章委员会由另外不太知名,但被许多朋友认为问题明显的少数人另行成立。"
   以上是2005年7月份写的几段。现在,我又等了一年半,看来中共地下势力形成统一民运的工作,遥遥无期。我想,我还是陆续先写自己的这些《海外杂忆》吧!不过,这个杂忆(二),事实上只是一个契子。

二、"筑巢引鸟、做窝养鱼"


   共产党国家主动组建反对派队伍,尤其是中共"筑巢引鸟,做窝养鱼", "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领导民运,控制民运"等等方针,代表了共产党国家和整个当代世界对付反对派情报工作的高水平。美国政府如果要歼灭恐怖分子,他们就应该好好学习中共的这些办法。由情报机构主动组建假的声势浩大的恐怖主义队伍,把真的恐怖主义势力打下去。
   当然,美国政府也曾经使用过类似策略,向美国共产党派遣特工数量超过美共党员人数,从而控制了美国共产党,并且使美共完全小丑化,排除了其他国家那样的严重的共产党威胁。但美国的这方面的能力,与共产党国家尤其是与中共相比,还是没法比。
   小说《1984》的作者,也许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的书,会成为共产党国家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参考书。共产党国家会学习书中组建和控制反对派组织的哪一套方法,来对付自己国内的反对派人士和异议人士。
   中共很早就使用这些策略。我这篇《海外杂忆》下面的(三)中,将要写浙江文革历史的一段公案:保江华问题。其中在谈及这个公案时,将介绍中共在浙南组建反攻救国军浙南纵队的事情,就是中共使用这个策略的一个例子。1979年以前,异议人士和从事民运的主要是些个人,中共除了派人监视和派人接近异议人士以外,一时还不必采取这种策略。但1979年,民主运动作为群众运动,一开始产生,中共立刻用这类策略来对付民运人士。当时上海的一个重要异议组织,七个负责人员,三个是中共特工。各地民运的会议,很多,也可能是大部分,是在中共帮助建立的"窝"或者"巢"中进行,所以民运人士自以为很秘密的会议,结果会议却有录音录像,并且在中共公安手里。上海,南京等地的中共线人特务,甚至组建打游击队伍,参与策划组建打游击的人,最后都被中共一网打尽。民运人士到各地旅行,搞不好也往往由本地人介绍,住到这些"窝"和"巢"里。我到上海就住王雍罡处一个月左右。据陈尔晋文章,被捕前他到上海,也住到了特务家里。傅申奇到南京,带来一个名叫金陆旗的人,说这个人很可靠,要我今后写信,就写到他那里,由他转。结果不久,上海朋友通知,这个人恰恰是公安特工。我写的一封长信,论述中国走改良道路的可能性很小,很可能要走革命道路等等,就被翻拍成照片,与王希哲,徐文立,傅申奇的证词一起,成为法庭上对我指控的罪证。
   中共用这些策略对付1979国内民运,非常成功。随后,他们把这些策略推到海外,结果,更获得了空前的成功。
   附录:

扑朔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读周永军阶段性调查报告笔记


徐水良


2004-2-18日


   【按】此文原是随手写下的笔记,记下一些难解的疑问。现修改发表,希望得到了解情况的朋友指教。
   ――徐水良2004-2-19日
   海外民运的情况之复杂,扑朔迷离,有时难以言表。我在国内时怎么也想象不到情况会如此复杂。
   我个人出国前后的亲身体验,真是让人惊心动魄。中共地下势力的强大,及其玩弄阴谋诡计,把海外民运玩弄于股掌之上,大力造势,哄抬地下势力想抬的人,把真正的异议人士打压到令人窒息的地步,指鹿为马,所有这些情况,细想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就我出国的经历而言,在国内时,我是力挺魏京生的一个,虽然我听说他的不少缺点,但觉得从大局出发,应该维护他,他毕竟是一个勇士。1979年魏第一次判刑时,各地朋友虽然对他有损大局的做法有意见,仍然为他呼吁。我本人就曾经亲自上街张贴有关呼吁材料。魏先生一再对媒体说没有人为他呼吁,不符事实。他第二次判刑时,因为他的言行得罪了不少人,没有人为他呼吁,我只好动员浙江等地朋友组织呼吁。为此北京下令抓人,抄了我工作地方的办公室和仓库,牵连收留我的同学,他原被安排中共在香港组建电视台任职的事情,也被取消。我连夜逃走,结果中共逼我同学交人,并抓了王东海、陈龙德等人。後来任畹町先生写文章反对魏,我为此还和他激烈争吵。出国前,许良英先生嘱我不要与正义党搞到一起。我对正义党几个负责人有所了解,所以很爽快地同意了。到纽约前,我一直与刘青联系,请他接机,但不巧,我出国那些天,他要去欧洲,其他人我又不熟,只好请正义党的人接机,没有料到後来招来大麻烦。到海外後,与魏京生联系,四个月连一个面也见不到。相反傅申奇天天来动员,为了朋友面子,再加上国内组党,急需支持,所以明知正义党复杂,也在参加民联之后,再勉强同意加入正义党。但很快,我主持正义党一次核心会议,对组建海外民主党问题作出一个决议,大约第二三天,傅申奇邀我到王炳章家吃饭,席上几个人突然围攻,说我要把海外已经死了的民运组织拉起来,说其他民运组织都应该瓦解。我大惊,说王和傅你们当时在场,决议一起作出,为什么会上你们不提?而且有意见你们也可以在内部或者下次会议提出。参加会议的就我们几个人,决定绝对保密。你们会後却找这些没有参加会议的人来围攻,什么道理?你们要我去瓦解海外民运组织,这办不到,第一不道德,第二不可能,我不会做。这种分歧无法调和,于是在波士顿由王希哲、杨建利等安排的一次会议上,我退出正义党。前后仅仅一个月。更让我惊奇的还在后面,王炳章和傅申奇後来两次嘱咐我,说你退出正义党的事情,千万不要让大陆知道,否则我们也保不了你。我真是大大地吃了一惊,原来这个总部设在纽约的正义党,决策权不在纽约却在大陆!我没有照他们的要求做,果然受到特大规模的围攻,海外网站上铺天盖地全是围攻我的东西!攻击的主要内容,就是他们接机留我住宿两天,对我有所帮助,我退出正义党就是忘恩负义。
   後来揭出的事实和从其他方面了解的情况,我才进一步搞清了许多情况。例如胡安宁反戈一击,公开揭发了上海公安再三要求胡帮助,指导和支持傅申奇等情况(当时上海公安把胡当作自己人)。正义党的性质逐步明朗化。
   周永军先生的阶段性报告,与我们过去掌握的不少情况,基本吻合。我祝愿他们弄清真相,营救王炳章出来的愿望尽快实现。但是,我与周永军先生不熟悉,他的名字,我第一次还是从王炳章口中知道,王炳章对他的斩钉截铁的结论,想来周先生是不愿意听到的。对高光俊先生,我有很深的切身经历和体会。一般情况下,我不大可能相信他们的东西。因此他们的做法,对我说来,现在还是一个天大的谜。
   就报告内容及整个事件说来,有很多问题,扑朔迷离。例如:
   1、如果周永军的报告成立,如果确实发生过绑架或者诱捕事件,那么,岳武、张琪就用不了任意编造,闹得矛盾和漏洞百出。他们只要修改一点细节就可以了,至多细节有出入,不可能闹那么大的漏洞。因此,也不能排除绑架诱捕不存在,这是有人导演的一场规模很大的戏这样一种可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