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徐水良文集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斥特线头子赵岩
·王梦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
·对陈卫珍女士解释一下
·再斥叶宁张健
·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给朋友们的信)


   各位:
   正如我事前预见的,小平头的文章《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份量不小,是捅马蜂窝。这一点,可能平头及朋友们当时并不清楚。同时,文章策略上有些冲。有的朋友,如彭小明先生,是很不错的学者,不宜过分批评。所以文章到我这里后,我觉得事关重大,很想认真修改,然后请小平头过目,之后再发表。但那段时间,我的学业很重,八门功课忙得一点空也没有。所以拖了很长时间。平头等不住,照原样在网上发表了。延误很久,这是我的过,我当然只能按我原先承诺发表的义务,紧接着马上发表。所以很多人及中共地下势力搞不清先后,认为是我最先发表。
   发表后,不久果然引来了强大的攻击。王雍罡(华夏复国,第一共和)[注]和几个化名马甲首先发起攻击,攻击的重点,当然是他们最恨的我、国亭和平头。当时我就告知大家,这是中共地下势力一次有组织的攻击,攻击刚刚开始。我们得准备他们随之而来的大攻击,准备他们可能组织的大规模的攻击、甚至预备他们铺天盖地的攻击。
   为什么会是捅马蜂窝呢?这是因为牵涉到中共地下势力的一个大战略。
   自七九民运以来,中共情报机构和地下势力采用“筑巢引鸟,做窝养鱼”,以及“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领导民运,控制民运”等等方针,在国内外主动组建民运队伍,使其地下势力非常有效地分化和瓦解了狭义民运,最后非常有效地领导和控制了狭义民运圈。共产党控制反对派的这些创造性策略和技术,在人类历史上是最新最高级的。而中共还比其他共产党国家更胜一筹、更高一筹。
   在国内时,我曾经许多次警告中共当局:你们不允许有组织的反对派存在,对民运赶尽杀绝。这样做,堵死了一切有序变革,有序转型的可能。一旦发生巨变,你们的政权崩溃,又没有一个有组织的反对派力量能够控制局势,必然产生巨大的无序暴乱,最后受害的当然是整个民族,但首先受害的,是你们共产党自己。到时候,你们要找反对派打交道,都找不到,都不知道该找谁。你们必须允许一个有组织的统一的反对派队伍的形成,这样不仅对整个民族有利,也对你们共产党有利。1991年5月我出狱后,每次中共有关方面对我进行监管、传讯、“谈话”和“征求意见”时,我往往都谈到这个问题。
   从我在监狱服刑时,司法部来人找我谈话,希望我能继续从事理论研究。到出狱后,南京公安及有关人士找我商量,要我今后写的文章都给他们一份,他们保证送到中央最高领导手上。他们都说他们没有看到过有理论水平比我更高的人,不搞理论研究太可惜了。我希望他们能够在内部刊物上发表我的文章,即使以批判名义发表也可以,他们说暂时不可能。不过,我想,也许我的意见能对他们起某种作用。
   无论如何,中共显然也意识到这种危险。于是他们开始主动策划组建统一的民运和反对派队伍。但他们的指导思想,与我们说的指导思想完全不同,我是希望他们允许一个真正的有组织的统一反对派的存在,但他们却不允许存在真正的统一的反对派队伍,不是要组建一个真的反对派队伍,而是组建一个由他们控制领导的假的反对派队伍。后来正义党建立,并且准备瓦解其他海外民运组织,以正义党来统一海外民运,就是其中极其重要的一步。
   不过,我刚到海外时,还不知道中共这种意图。对中共地下势力渗透之深之广,根本没有概念。以为他们的线人特务,只是少数人。所以当后来正义党要员坚决要瓦解其他所有海外民运组织,当王炳章傅申奇向我透露这个总部设在海外的正义党,决策、决定权却在大陆,以及许多证据证明正义党是个特务党,包括吴方城等不少先生揭露并告诉我的许多情况时,我仍然极度震惊。
   一开始,我刚到海外,正义党几个负责人鼓吹民运新思维时,我一直搞不清这新思维是什么。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
   后来正义党以漫天造谣对我进行铺天盖的攻击时,我也同样非常震惊:人怎么能坏到这个地步?共产党是一个邪恶的党,他们在海外的特务,更是等而下之,他们的邪恶,是善良的人们几乎无法想像的。只有当你受到他们的造谣攻击时,你才能真正体会到这些人的邪恶。其中一些专业的、因为找职业而成为中共情治人员的人,也就是职业特务,往往保留一些人性,略好一些。而那些出卖灵魂的小特务,则大部分非常邪恶。从那以后,我是尽量离这些特务远一点。像这次的小特务王雍罡,我们几个朋友都算是领教了。他的每句话,几乎都不能信,张口就是谎话,翻嘴就是谣言。今天这样说,明天那样说,全是谎话。像吴方城等先生形容某个“海外孙中山”“创始人”时说的那样:“一辈子讲假话,不小心讲几句真话”。出国十来年,我与王从未见过面,除了他给我打过几次电话以外,没有什么联系。几年前还在六四邮件组大战一场,朋友们为此公布了他长期当线人的事实。以后,我更是不理他。即使这样,他还能造出那么多谣言,而且造的主要还是邮件组大战以后的谣言。他不仅写文章发谣言,而且天天给人打电话,几乎他能想到的人,都造谣说我说了他们坏话。甚至张口就造谣我拿了迄今都没有金钱来往倪育贤、薛伟、吕易等等朋友的钱。有头脑的朋友当然知道,经过六四邮件组这样一场大战,而且仅仅是他给我打几次电话,我怎么可能给他讲那些东西?但愚蠢上当的人有的是。更何况众多与他一样的小特务,也一起奉命造谣,为他作证呢!
   如果我不是有意离他远些,保护自己,尽可能不理他,不对他讲什么东西,他不知道还要造多少谣言呢!而且他有了造谣材料,造起谣来,不会像现在这样不着边际,而是会把谣言造得像真的样子,那样,人们就更加难分真假了。
   自正义党以来,中共地下势力特务线人一直采用的就是这种漫天造谣、非常下流的流氓战法。
   所以,我建议朋友们,为了保护自己,尽量不要与这些小特务来往。过去在国内时,我是马大哈,什么人都愿意来往。但是,到海外以后,这些人难以想象的邪恶,实实在在的令人非常震惊的教训,教育我尽可能不要与这些人来往。人坏到这种程度,这是我在国内时,无论如何想象不到的。
   当然,像王雍罡这样的小特务,我们可以干脆不来往,但对有的人,我们却不得不忍辱负重。我们不仅必须忍受这些小特务有组织的围攻攻击,而且有时明知有人是特务,也必须装作不知道,甚至必须长期保持来往。但来往时,朋友们务必保持小心,努力保护自己。
   当代中国的民主事业,是一场空前惨烈的事业。不仅许多人为此付出生命,付出鲜血,付出空前的苦难,长期的牢狱,失去谋生机会,更失去一切发财致富的机会,异常的清贫和困苦,伴随着我们。但是这一切,勇敢的人们能够忍受。相反,这些邪恶程度难以想象的特务们的漫无限制,没有任何底线的造谣攻击,却使很多能够忍受上述苦难的人无法忍受。当然,中共地下势力的这种邪恶,最后只能在真正的反对派内心栽下真正的仇恨种子,并且逼使反对派对他们和中共采取激烈对抗的态度,努力打击他们和中共一切企图,使之彻底破产的态度。不仅使他们目前的企图无法成功,而且努力准备将来有一天,让这些小特务和他们的上级,来收获仇恨的果实。
   正义党不顾我“你们几个人合起来肯定不是我的对手,你们一个党,也不见得能打赢我一个人”的警告,对我采用铺天盖地的流氓造谣抹黑战术,他们自以为得计,实际上却是让我从非常震惊的切身感受中,进一步认识正义党的邪恶,并逼迫我不得不狠下决心,发动和组织力量,彻底打垮正义党。目前王雍罡的邪恶,当然也迫使我们狠下决心,采取必须采取又可能采取的必要行动。
   我们本来应该通过各种途径进行有力的反击,但是,我们目前力量太小。即使要把这些小特务送上法庭,我们的诉讼费用、路费和其他费用也非常困难。
   在揭发正义党的过程中。我们基本搞清楚了中共在海外民运中的布局:这就是温和、激进两翼夹攻,全面渗透、领导和控制民运。
   有的老朋友以为在这个问题上,我把胡安宁当重点。其实,胡安宁不过是这个领域的一个孤魂野鬼,没有什么力量。中共情报机构不过是企图利用他这个小卒子,废物利用,为投共人士搭个投共桥梁而已。可是中共不知道,胡这个人甚至还远远不如战国时的赵括,他不会成事,只会坏事。
   对中共的这个布局,我在2001年初写过一个《情报分析》,其中讲到:
   “中共安插在民运中的地下势力,前些年形成两翼,一翼直接以比较亲共或比较温和面目出现。鼓吹与中共合作、和解、反对革命,鼓吹和平、公开、合法、退让、妥协,解除民运的思想武装。他们极力影响民运中持类似思想的有的学者。有时,这一翼公开和私下讲共产党的好话,咒骂民运人士。”
   “他们在民运中的另一翼,则以激进面目出现。有的鼓吹挖祖坟、炸桥梁等恐怖主义及打游击等冒险主义,一方面借以掩护自己的面目,一方面诱捕冒险分子。有的,则鼓吹三民主义,这样,既可以表现反共,又对中共没有多大伤害。这也是前一段时间这一翼,在他们上司指挥下,突然普遍高调唱三民主义的原因之一。”
   当时领导温和一翼的,是中共在海外的文化特务机构某某新闻网。领导正义党等激进一翼的,是被其长辈亲人,台湾李登辉,以及台湾有关方面发文件通知,称作中共公安特派员的人等。
   自正义党失败以后,中共一直继续努力组建他们的统一民运。我倒是很希望他们能够成军的。前几年我曾经想写点回忆,但最后只写了一篇,《读一篇文章引起的回忆(一)》,在这之前写的《扑朔迷离的海外民运圈》一文也附带提到一点,就决定暂时不写了。目的就是为了让开道路,让他们成军。因为我的回忆可能严重打击他们的成军企图。假的就是假的,当真的反对派发现他们成军了,并且是假的,就有可能努力组建和形成自己的队伍。
   小平头妨碍了中共地下势力的战略步骤,招致攻击在所难免。我说的我与平头观点不是很一致,这也是一个方面。尤其不主张扩大化。
   本来,中共如果真正愿意中国顺利进行和平转型,愿意让真正的反对派统一组织存在,那对民族和民主事业,都是大好事。如果中共开诚布公,中国的异议人士反对派人士大约也会作必要的让步予以配合互动。而中共有政权和情治机构在手,很容易渗透进入反对派组织,能够很清楚地知道反对派的情况,即使要取缔,也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反对派一般情况也总是很弱小。但有这个弱小的反对派,万一局势大变,却可以立即出来控制局势,不会产生大的无序状况。可惜中共却没有这个自信和雅量。其中的核心问题,就是领导和控制权问题。他们绝不愿意让真反对派真民运来领导、控制和掌握这个队伍。所以未来中国,只能以某种一定时期内的无序方式转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