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徐水良文集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2007-1-23日

   意识科学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大科学门类。人区别于其他一切生物的,就在于人类有系统和完整的高级意识,尤其是人有抽象思维,特别是具有以语言、文字为思维工具,为思维技能和技术基础的高级抽象思维,并且用这些意识来指导自己的一切行为。不搞清楚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就缺少必要的基础,以人类意识为基础的社会科学问题,也就很难搞清楚。

   
   但是,由于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的谬误,同时也由于乔姆斯基(美国)等左翼语言学家和心理学家的谬误,以及其他人如佛洛伊德的牵强附会的神秘主义心理学,谬种流传,迄今为止,意识科学不仅没有得到人类的足够重视,而且其间充斥了各种各样的大量谬误。
   
   在中国,这种情况更加严重。中国人不仅受上述谬误的流毒,而且由于毛泽东《实践论》,《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等等大量颠倒黑白的胡说八道,彻底搅乱了人们的意识过程及其相互关系,使中国人意识科学中到处都是谬误,并进而影响中国的普通老百姓。在几十年时间内,几乎所有的中国人。天天说着“思想、理论来源于实践”,“实践先于理论”,“理论由实践决定”,“实践-理论-实践”, “实践-感性认识-理性认识-实践”等等各种各样的胡说八道,并且成为人们老生常谈的“常识”。好多好多年以来,当我努力纠正这些成了全中国人“常识”的谬论,努力说明实践是理论的实行,是理论的结果,理论先于实践,实践首先取决于理论,以及其他一系列大量的理论问题时,我深感要纠正人们的这些错误“常识”,向人们讲述真正的正确的理论常识,是多么多么地费劲!
   
   二十多年来,我逐步纠正马列和毛泽东在哲学,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中的大量谬误,阐述我自己的相关理论体系。但是,如果说,在我阐述新人本主义社会科学(及相关的人本主义历史哲学部分)时,还有林牧老先生、严家其先生、彭小明先生等一些思想、理论水平比较高的人们能够理解和接受,甚至中共当局也不得不接受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人和社会各方面全面均衡、和谐协调发展,在这个基础上,优先发展教育、文化、科技事业,等等一系列新人本主义的观点;那么,到了一般哲学,如对毛泽东和马列《矛盾论》等辩证法著作进行的批判,理解的人就很少了。而到了意识科学方面,我则没有看到或发现什么人表现出能够理解的样子,当然,也许造诣较高的心理学家能够理解,但是我不知道是否有,我希望他们能够理解。
   
   二十多年前,我就已经著文写到过,意识科学、思维科学的研究,对于人工智能的研究,有重要意义。意识科学是人工智能科学和技术的基础。不搞清意识科学,就不可能研制出完全的人工智能。
   
   重视意识科学的研究,是一个世界性的任务。但我希望中国人、中国社会和政府,能够首先加以重视,首先组建相关的研究机构,投入必要的人力和财力,进行必要的研究。

此文于2007年01月2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