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致神探]
徐水良文集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神探

   
   神探兄:
   
   观察你这段时间网战,一则你刚开始上网发帖,对网路网上应该写什么及怎样写不熟悉,二则你确实不太善于网战,再则独立评论的人员复杂,那里你得不到公道,王雍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违规帖没有事,相反,你要贴,他们千方百计找借口封你。四则你过去上网不多,对网上论坛不熟悉,建议你贴到其他论坛,你发到老海川,发到他们的老窝里去了。所以我觉得你还是集中力量去准备对王永刚的起诉问题,网上的事情,不管它也罢。至于对王的起诉问题:首先是两方面:一是做好法律咨询,美国方面我已经做过了解,在美国起诉他可能不太容易办,他不在美国,无法强制他来应诉及其他。欧洲方面的法律咨询,需要你及欧洲朋友来做。我前几天请你帮助咨询芬兰造谣诽谤等方面的问题,请帮助问问。我们过去曾经准备起诉造谣者,是起诉网站为主的,可惜当时半途而废,否则也不会有后来这样猖獗的网上造谣了。这一次是直接起诉人,一般不连带起诉网站。二是做好材料准备工作。这方面的工作现在是以你为主的。我们这些朋友会全力支持和参与。范似棟昨天也已经表态對王勇剛採取司法行動,他願意協助,即願意出庭作证。
   

   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你是否准备暴露身份的问题。如果你不准备暴露身份,那你就无法作起诉人,这个工作就得另行考虑。所以你必须先把这个问题定下来。
   
   至于网上的事情,上不上论坛无所谓。我们有几个网刊,影响不比网站小。只是文章必须写得正规有意义、便于发表。你过去论坛上的帖子,我曾经想帮你编辑,但都无法编辑到适于发表。
   
   此事准备工作要花很长时间,准备好了还要作评估,如果评估认为没有取得司法胜利的把握,或者我们经济能力不行,事情还要继续拖后。不是短时间的事情。
   
   要在网上完全逼王彻底交待,是不大可能的。大致只能像我做的那样,利用他和他上司的愚蠢,采用声东击西等办法,逼他暴露我们需要的资讯。像你那样老是直通通的问题,恐怕没有效果。其实,逼王交待也非难事,一个是我上面说的做法,但不彻底。另一个是上海朋友过去的做法,几个朋友气冲冲找上门去,拳头一亮,他就交待。至于更强有力的办法,那当然就更有效。
   
   至于过去说的揭要害问题,信后附范似棟表态。范表态中几句话:“王偷竊羊毛衫和出賣其他異議人士,充當警方線人的情節在第二冊,關於王九七年接受警方命令來到香港,又如何到歐洲,在第四冊有徹底揭露。”就是讲王要害的。像小平头揭李震那样,追查事情真相,也是非常有效地揭要害。
   
   
   网路文摘-3245
   
   
          范似棟《老虎》一书关于王雍罡描述及态度
   
   
   《老虎》第四章第六節:
   
   廣磚依然回到生產組踏黃魚車。送貨的三家廠中,有一家是在江陰路
   上的第九羊毛衫廠,離人民廣場很近,步行僅幾分鐘。廣磚和那個廠
   的工人們關係很好,以往廣磚的大字報就在那廠的團支部辦公室寫。
   
    有一天,有一個瘦小,下巴尖尖,眼睛卻顯得很機靈的人主動和
   廣磚打招呼,那人叫王勇剛,是新「頂替」進來的工人。王說:「你
   是廣場上的名人,我們朋友們都很敬仰你,能否和你見見面。」
   
   「你的朋友是誰?」
   
   「是傅申奇,《民主之聲》就是他辦的。」
   
   廣磚想起來了,他曾經在廣場上聽說過這樣一本雜誌。於是他同意一
   起去見傅申奇。
   
    這是南市區福佑路上一幢很破舊的樓房。倆人一步一步摸上很窄
   很陡的樓梯,黑暗中廣磚擔心自己隨時會撞破頭,最後終算到了。王
   勇剛敲了傅家的門,沒人在家。廣磚很失望,王卻像變戯法似的從暗
   處拿出一把鈅匙,自己打開門。進門後王給廣磚讓座泡茶,顯得很殷
   勤,不停地說話,王解釋說,傅把家的鈅匙放在一個角落,只有他最
   要好的朋友才知道。等了一會,還不見主人回家,王又打開櫉門,拿
   出兩個粽子,一人一個剥了吃。
   
    廣磚對王勇剛的一舉一動都感到吃驚,以前他從來沒有看到過有
   人在別人家裡這麼隨便。同時,他也對傅申奇有了好印象。傅對朋友
   這麼相信,允許朋友自由進入家裡,他一定是個豪爽的人,廣磚這樣
   想。
   
   以上是《老虎》第一冊有關王勇剛的段落。王偷竊羊毛衫和出賣其他
   異議人士,充當警方線人的情節在第二冊,關於王九七年接受警方命
   令來到香港,又如何到歐洲,在第四冊有徹底揭露。
   
   任何人如引用本書內容,對像王勇剛那樣的人採取司法行動,如要求
   該國政府取消他的政治難民資格,本作者願意協助,即願意出庭作
   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