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成功功成(2002)]
徐沛文集
陈独秀李大钊和鲁迅胡适等五四狂人
乃五四“新文化”及中共党文化的奠基石
·女人之见 - 挡道的鲁迅
·再别鲁迅
·不比鲁迅
·杨绛和鲁迅
·鲁迅解药
·鲁迅天敌
·主攻鲁迅
·李登辉和鲁迅
·清水君之冤、虹影之光彩与鲁迅之罪
·谁有鲁迅遗风? — 评比曹长青和高行健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
·不忘清水君等仁人志士
·女性认识—针对胡适
·就辞评委和批胡适的答复
·我看五四
·五四后果:女“性解放”
·同是三八 — 背对丁玲
·我看红色文艺及其源头
·我看五四“新青年”(从胡兰成到萧军)
·我看五四“新女性”(从张爱玲到萧红)
·我看民运
·我看政治 
·闲话左右派 — 浅析党文化 
·朱蒙与陈独秀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成功功成(2002)

   
   
    一夜我已卧床休息,电话却突然大叫起来,换了过去,我要么听而不闻,要么拿起电话不问青红皂白就把对方训斥一顿。但自从今年二月发现我没跳出主佛的手掌心后,只得戴上了“真善忍”的紧箍咒。于是我一跃而起,奔到电话机前,友好地拿起话筒。对方是当年跟我一起拿德国艾伯特(Friedrich Ebert Stiftung)博士奖学金的同胞。这些年失去了联系。他刚在报上读到我发表了《悟空》的消息,想以学生会负责人的名义请我去给福来堡(Freiburg)的留德学人开朗诵会,介绍我的成功经验。他的邀请我虽难以接受,但有空在此作篇短文向关心我的同胞交个老底。
    我是“六.四”后在德国开始公开舞文弄墨的。就是说“六.四”的鲜血激发了我的豪情,给了我解答心中疑问和以文载道的壮志。我虽走马观花,在古今中外的各类丛书中寻寻觅觅,但读得最仔细的是《道德经》,翻来复去地读,读了各种文种和版本。最爱提的是《西游记》的悟空和《东游记》里的八仙,最爱翻的是《红楼梦》。我认定它们是人类文化的精髓,值得我全心全意地领悟。对它们的认同和我的人生之路就是我创作的源泉。
    在一个民主,法制和教会统治的社会里,人们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精神食粮,从而给了我单枪匹马在异国文坛和画界弘扬我对祖国文化的一腔衷情的机遇。给我举办过朗诵会的单位有文化机构、学校、商业集团、私人等五花八门,不一二足。朗诵会是我的一个经济来源,对读者来说,他们有机会提问,听我解读自己的诗文,创作意图动机等等。导报的记者提及的是我在第四届国际诗歌节上的两场朗诵会。面对200名左右的德语听众,我分别以我的诗集《金莲》和《悟空》中的诗歌为基点,讲了我悟到的张果老倒骑毛驴的道理和《西游记》中蕴涵的佛法。最后谈到了我的海龟之行和我从东土取回的真经《转法轮》。我无非是在中国古文化和西方现代人间搭了一个独木桥。

    我不认为中国人需要我这个独木桥,所以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我仅同导报和莱茵通信礼尚往来。因为这一报一刊跟沛尔(儿)一样都是八九民运的产物。它们不定期地告诉我别的旅德华人何所思?何所忆?我有气有空时,写篇感想,作为回报。我想用我的笔锋冲击一下,虽走出了国门,却不走出中共束缚的同胞们的固有观念,以及在文字和思想上的框框。我觉得同胞们到了自由的世界,就应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尽情地生活,自由地思想。我自己理所当然地身体力行。但我心有余而力不足,求知欲大于创作欲,经常开个头,就没了下文,对于我的有头无尾,我美其名曰神龙见头不见尾。
    我先以学生签证,后以作家身份旅居他乡,十多年来,我平均每年最多能用母语写出一篇文章。人各有命,我没有宝玉黛玉的木石前盟,更没有宝玉宝钗的金玉良缘,只有孤家寡人命,带点桃花运,所以只好听天由命,作一天文人,出一点作品,把我的真情实感纸化出来,用文字营造一片自由的天空,供读者仁者见人,智者见智。无论如何,它们可谓我的游子生涯和作家良知的结果。
    我把这些结果当作我的孩子,认为他们有自己的生命,让他们独立地去面对读者,任人评头论足,我自已则充耳不闻,继续在我脚下的路上求索人生的真谛和心灵的归宿。所以我读了《转法轮》后,虽如获至宝,但并不惊奇于别人对它的误解和不解。小小文人如我也,都不能被世人所理解,跟何况高高在上的主佛呢?
    在我发表的屈指可数的中文文章里和我的生活中,我既未对乐于嫁人生孩子的女人有过不恭,也从未提倡过性解放和西化。恰巧相反!我曾给好些中国女人搭过鹊桥,也一有机会就去看生儿育女后的妈妈们,给她们加油打气,甚至自告奋勇,帮她们管教孩子……但并不能防止有人要误会我的为人和如我的诗文。几年前我写了《女人,一个洞?一棵树?》后,有中国女人撰文批驳,王主编给我自卫的机会,我却找不到她们的大作和我的关系。只好对他说,我属轻量级拳手,没法跟重量级拳手对垒,我有限的时间得拿来写《男人,尾巴一条?步枪一把?》。后文没人用笔头攻击,但有中国男人当着我和王主编的面把我这个冷若冰霜的单身女误作嫁了老外后吃饱了没事干的骚鬼婆臭骂一通,骂得我不打自招,赶紧向他表示我非性解放的代表,最多能算作解放性的体现!尽管如此,我还是获益非浅。我从身在福中不知福到四处炫耀我的福份。一有机会我就拉着从未坐过飞豹的熟人出去兜风。现在想起我的朋友们坐在我身边的高兴劲我还有点打富济贫般的快感。我的外文诗和母语文里也到处可见飞豹的身影,它在我的眼里不是一辆四顿重的豪华车,而是一个有历史渊源文化象征审美情趣的生命体。
    总而言之,作好人难,作好文章更难。我为什么一直把悟空当作我的榜样,一心想取得真经,就是因为我不想再转生人间,活受这份洋罪。而度人难,吕洞宾宁可度动物,而不愿度人的原因现在就摆在我的面前。西方盼救世主、弥撒亚,东方望未来佛、弥勒佛,现在他以李洪志的面目出现在人们的面前,却有这么多的人有眼不识泰山,还敢污蔑诽谤他……
    人各有志,佛度有心人,我认准了《转法轮》是佛法大道,所以甘拜李洪志为师,决心悬崖勒马,以“真善忍”为天梯,一步一个脚印地返本归真,重返家园。这才是我追求的成功!
   
   马年九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