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人神之间(2002)]
徐沛文集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神之间(2002)

    在西天这十多年,变来变去,都不如意,于是觉得可以变只海龟回东土养老。选中了侨乡江门,那里有所不闻名的大学,但有小鸟天堂等一系列吸引我的名胜古迹。
    我作好一切准备,于2001年12月初回国。我一再告诫自己应该睁只眼闭只眼,但结果还是一如既往地眼尖嘴快,本性难移。
    大哥来接我,我嫌他不该西装革履。着西装有很多考究,国人大多不懂,有位穿着法国名牌出国考察的老总正好撞上我,成了我的笑料。在国内的环境里既没条件,也没必要自找打领带的麻烦。一路上,好歹是个官的大哥替我当车夫不说,还得洗耳恭听我的说教。车到父母家后,久候的弟弟高兴地迎上来,我劈头就说:“你怎么不做健身运动,变得如此肥头大耳,象猪八戒了?”我的尖酸刻薄不一而足,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好在没人跟我计较,在银行管过信贷的二哥被我板着脸教训一番后打着哈哈说:“没结婚的女人都这样。”我声色俱厉地告诉他别以偏概全,也别颠倒因果。着重强调我不结婚是因为我没找到嫁人的理由,而不是因为没人找我。二哥迅速告饶求和。
   


    我从小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爸爸用黄荆条管教我,我跟他对打,死不悔改,颇似大闹天宫的孙悟空,就是说,只要我认定是对的,就会不顾一切地去做,不在乎后果,不考虑别人。在四川外国语学院上学时,辅导员找我谈话,说红花还要绿叶扶,让我跟同学打成一片,我则觉得我不是红花,不要绿叶,既跟同学无话可说,就应该各走各的路。大四时,被派去长江三峡随游轮实习,我却擅自在武汉带着对一见如故的德国散客离船而去。我领着两个新知东游西转,数天后才自个游回重庆。系里大事化小,让我写份检讨,我还顽抗,结果是位老于世故的朋友怕我被开除,替我写了份检讨了事。在德国发表博士论文时,有个前言,以写对导师等的感谢之词,大都千篇一律。我反感套话,于是随心所欲,写了篇没有突出感谢的短文。导师看后找碴,我不服,他声称,如我不按他的改,他就不签名,我则宁可不发表也不修改。后来是满腹基督情怀的老教授向我低了头。当我坐在波鸿(BOCHUM)的一个博物馆的讲坛上发现他白发苍苍的头颅向他致意表示问候时,全场响起了掌声,听众们肯定把我当成了尊师的模范。
    我的为人处事有悖常理,举手投足总要出格,但我生得逢时,今生之路一目了然,读书,读书,再读书,虽然我不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我的兴趣也从不在读学校的课本上。爱看的是杂书,小时候是《上下五千年》,《十万个为什么》……在家称王称霸,但为了听故事或者借书看,我会在外帮人干活。为了读《子夜》,我甘心情愿去给书主洗军用帆布挂包。那会儿多大,我忘了,只记得我当时还不知子夜是几点,当然更没读懂子夜了。只要有书读,我可以废寝忘食。但我的读书欲是到了德国后才得到空前的满足。从《金瓶梅》到《道德经》,从马恩原著到柏拉图,读了近八年,满了三十岁出了校园还不罢休。我读书也读出了本事,我能从书中读出黄金屋,颜如玉来, 虽然我这本事不能为常人所想象!
    这次在国内,亲朋好友对我悠然自得的生活方式也难理解,但见我自由自在,乐天知命,也只好把我当不食人间烟火的怪人对待,供我寻仙问道。如果不是气候恶劣和环境污染让我身心不适的话,我的中国之行实在是愉快之至。
    令我没想到的是我居然在访亲探友时,第一次接触法轮功。这位长辈是位病退的海军军官,他曾每年要花部队近万块钱的医疗费,自从照《转法轮》的要求去修心炼功后,便无病一身轻。在他的点化下,我看穿了国内媒体对法轮功的污蔑,比如天安门的自焚等。面对迫害,他和妻子也没放弃法轮大法,而是天天都在家闭门苦炼。我住在他们家,目睹了他们祖孙三代与佣人们的和睦。
    于是我改变初衷,不再去侨乡。反正粱启超的故乡已今不如昔,小鸟天堂已名存实亡,有的只是刺耳的摩托车声。
    我在香港专门找了一套《转法轮》和《法轮佛法大圆满法》后就第三次逃离国门。
    在读《转法轮》前,我一直觉得冥冥之中有神存在。即使是毛泽东这位混世魔王,也曾找人算命,虽然他把宗教说成是毒害人民的鸦片。替他算命的老道面对刚坐上共产王朝宝座的新皇帝,只在纸上写了8341四个数字便飘然离去。毛把这个数给他的警卫部队作了代号。他果然在83岁,作了41年党主席后,在地震的陪伴下离开了人间。天意是也!
    99年我的一位文友发表了《中国的悲哀》-他的《转法轮》读后感,我曾对他的无神论大加攻击。那一回合我因把一个号称天功大师的什么妖当成神仙来求,所以以沛尔寻仙失败告终。这个败局虽未影响我的有神论,但导致了我对法轮功的漠然。在一位四川老乡的长篇大论《从法轮功现象谈起》里,看到的法轮功成员多是处在社会弱势中的大妈大婶,大叔大伯,更错误地以为法轮功跟我这样孤傲的女人边都沾不着。
    所以一直到今年二月才拿起《转法轮》。读后我才知道,我读了一辈子书的目的就是为了读懂这本天书,我感觉到的冥冥中的神现在以李洪志的形象显现在人们面前。我就差点没引吭高歌,东方红,太阳生,世间出了个李洪志……我打听到科隆法轮功的炼功点。认识了四个德国人,三个中国人,在那儿看到一张李洪志刚开始以气功形式传法轮佛法时的照片,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是一张值得供起来的佛像。
    一个多月来,我拜会了不少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在日内瓦我见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李洪志的信徒。何谓佛度众生?展现在我面前的就是一幅众生相。他们中有精神抖擞的老瓮老妪,也有在娘肚子里就打着双盘的孩子,有不修边幅的大学生,有亭亭玉立的少男少女……他们自己掏钱赶到日内瓦抗议邪恶势力对法轮大法的迫害,白天绝食,夜里几十个人睡防空洞的大通铺。在外表上他们与常人没什么两样,但他们的言谈举止,确实超常。我听他们的心得交流,就象听神话故事。有位叫章翠英的传统国画画家,她曾是位生不如死,几乎瘫在床上的病人。因相信李洪志,照着他说的去作了,很快恢复了健康。2000年她回国讲理,被关押,为了伸张正义,她居然从三楼跳下后,又从看门警卫的眼皮下逃出。就是说面前这位胖乎乎一团和气的女画家有轻功和隐匿术,她让我充满敬意,她的画展则令我赏心阅目,如回故园。这样的神人轶事不胜枚举。
    我开始见人就谈法轮大法,对德国人推荐《转法轮》时我说,造物主现在以李洪志的形象来拯救世人了,他比圣经中讲诉的耶稣还要高明。
    对我的中国读者,我则想说,找本《转法轮》来看吧!无论看得懂还是看不懂,要知道李洪志这个50年代出生在吉林,只有高中文凭的中国人,只用了十年时间,就征服了世界各地亿万人的心,他们中不乏功成名就的佼佼者,虽然在中国他们为此受到残酷迫害,甚至失去生命。而这一切正好应验了我所知道的东西方先知留下的各种警世预言。
    佛法难得,我真庆幸我终于得到了它。我甘拜李洪志为师,下决心痛改前非,修炼真善忍。
    鉴于佛主以中国男人之形来到世间普度众生,我发誓从此宽大为怀,不再挑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男人的毛病了。重读《从法轮功现象谈起》,我只能说它的作者有正人君子之心但难测佛主度人之腹,要是过去,我会拿起笔杆跟他较量一番,现在我则一笑了之。我想修炼,入法门,要过的第一关就是不生气不发火不训人,难啊!
   

此文于2014年01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