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人神之间(2002)]
徐沛文集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中国人民站起来吧!-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三次集会上的发言
·请跟我来!-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四次集会上的发言
·郑重声明
·郑重声明(2)
·郑重声明(3)
·郑重声明(4)
·郑重声明(5)
·郑重声明(6)
·郑重声明(7)
·郑重声明(8)
·郑重声明(9)
·郑重声明(10)
·郑重声明(11)
·三退声明(12)
·郑重声明(13)
·郑重声明(14)
·郑重声明(15)
·郑重声明(16)
·郑重声明(17)
·郑重声明(1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神之间(2002)

    在西天这十多年,变来变去,都不如意,于是觉得可以变只海龟回东土养老。选中了侨乡江门,那里有所不闻名的大学,但有小鸟天堂等一系列吸引我的名胜古迹。
    我作好一切准备,于2001年12月初回国。我一再告诫自己应该睁只眼闭只眼,但结果还是一如既往地眼尖嘴快,本性难移。
    大哥来接我,我嫌他不该西装革履。着西装有很多考究,国人大多不懂,有位穿着法国名牌出国考察的老总正好撞上我,成了我的笑料。在国内的环境里既没条件,也没必要自找打领带的麻烦。一路上,好歹是个官的大哥替我当车夫不说,还得洗耳恭听我的说教。车到父母家后,久候的弟弟高兴地迎上来,我劈头就说:“你怎么不做健身运动,变得如此肥头大耳,象猪八戒了?”我的尖酸刻薄不一而足,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好在没人跟我计较,在银行管过信贷的二哥被我板着脸教训一番后打着哈哈说:“没结婚的女人都这样。”我声色俱厉地告诉他别以偏概全,也别颠倒因果。着重强调我不结婚是因为我没找到嫁人的理由,而不是因为没人找我。二哥迅速告饶求和。
   


    我从小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爸爸用黄荆条管教我,我跟他对打,死不悔改,颇似大闹天宫的孙悟空,就是说,只要我认定是对的,就会不顾一切地去做,不在乎后果,不考虑别人。在四川外国语学院上学时,辅导员找我谈话,说红花还要绿叶扶,让我跟同学打成一片,我则觉得我不是红花,不要绿叶,既跟同学无话可说,就应该各走各的路。大四时,被派去长江三峡随游轮实习,我却擅自在武汉带着对一见如故的德国散客离船而去。我领着两个新知东游西转,数天后才自个游回重庆。系里大事化小,让我写份检讨,我还顽抗,结果是位老于世故的朋友怕我被开除,替我写了份检讨了事。在德国发表博士论文时,有个前言,以写对导师等的感谢之词,大都千篇一律。我反感套话,于是随心所欲,写了篇没有突出感谢的短文。导师看后找碴,我不服,他声称,如我不按他的改,他就不签名,我则宁可不发表也不修改。后来是满腹基督情怀的老教授向我低了头。当我坐在波鸿(BOCHUM)的一个博物馆的讲坛上发现他白发苍苍的头颅向他致意表示问候时,全场响起了掌声,听众们肯定把我当成了尊师的模范。
    我的为人处事有悖常理,举手投足总要出格,但我生得逢时,今生之路一目了然,读书,读书,再读书,虽然我不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我的兴趣也从不在读学校的课本上。爱看的是杂书,小时候是《上下五千年》,《十万个为什么》……在家称王称霸,但为了听故事或者借书看,我会在外帮人干活。为了读《子夜》,我甘心情愿去给书主洗军用帆布挂包。那会儿多大,我忘了,只记得我当时还不知子夜是几点,当然更没读懂子夜了。只要有书读,我可以废寝忘食。但我的读书欲是到了德国后才得到空前的满足。从《金瓶梅》到《道德经》,从马恩原著到柏拉图,读了近八年,满了三十岁出了校园还不罢休。我读书也读出了本事,我能从书中读出黄金屋,颜如玉来, 虽然我这本事不能为常人所想象!
    这次在国内,亲朋好友对我悠然自得的生活方式也难理解,但见我自由自在,乐天知命,也只好把我当不食人间烟火的怪人对待,供我寻仙问道。如果不是气候恶劣和环境污染让我身心不适的话,我的中国之行实在是愉快之至。
    令我没想到的是我居然在访亲探友时,第一次接触法轮功。这位长辈是位病退的海军军官,他曾每年要花部队近万块钱的医疗费,自从照《转法轮》的要求去修心炼功后,便无病一身轻。在他的点化下,我看穿了国内媒体对法轮功的污蔑,比如天安门的自焚等。面对迫害,他和妻子也没放弃法轮大法,而是天天都在家闭门苦炼。我住在他们家,目睹了他们祖孙三代与佣人们的和睦。
    于是我改变初衷,不再去侨乡。反正粱启超的故乡已今不如昔,小鸟天堂已名存实亡,有的只是刺耳的摩托车声。
    我在香港专门找了一套《转法轮》和《法轮佛法大圆满法》后就第三次逃离国门。
    在读《转法轮》前,我一直觉得冥冥之中有神存在。即使是毛泽东这位混世魔王,也曾找人算命,虽然他把宗教说成是毒害人民的鸦片。替他算命的老道面对刚坐上共产王朝宝座的新皇帝,只在纸上写了8341四个数字便飘然离去。毛把这个数给他的警卫部队作了代号。他果然在83岁,作了41年党主席后,在地震的陪伴下离开了人间。天意是也!
    99年我的一位文友发表了《中国的悲哀》-他的《转法轮》读后感,我曾对他的无神论大加攻击。那一回合我因把一个号称天功大师的什么妖当成神仙来求,所以以沛尔寻仙失败告终。这个败局虽未影响我的有神论,但导致了我对法轮功的漠然。在一位四川老乡的长篇大论《从法轮功现象谈起》里,看到的法轮功成员多是处在社会弱势中的大妈大婶,大叔大伯,更错误地以为法轮功跟我这样孤傲的女人边都沾不着。
    所以一直到今年二月才拿起《转法轮》。读后我才知道,我读了一辈子书的目的就是为了读懂这本天书,我感觉到的冥冥中的神现在以李洪志的形象显现在人们面前。我就差点没引吭高歌,东方红,太阳生,世间出了个李洪志……我打听到科隆法轮功的炼功点。认识了四个德国人,三个中国人,在那儿看到一张李洪志刚开始以气功形式传法轮佛法时的照片,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是一张值得供起来的佛像。
    一个多月来,我拜会了不少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在日内瓦我见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李洪志的信徒。何谓佛度众生?展现在我面前的就是一幅众生相。他们中有精神抖擞的老瓮老妪,也有在娘肚子里就打着双盘的孩子,有不修边幅的大学生,有亭亭玉立的少男少女……他们自己掏钱赶到日内瓦抗议邪恶势力对法轮大法的迫害,白天绝食,夜里几十个人睡防空洞的大通铺。在外表上他们与常人没什么两样,但他们的言谈举止,确实超常。我听他们的心得交流,就象听神话故事。有位叫章翠英的传统国画画家,她曾是位生不如死,几乎瘫在床上的病人。因相信李洪志,照着他说的去作了,很快恢复了健康。2000年她回国讲理,被关押,为了伸张正义,她居然从三楼跳下后,又从看门警卫的眼皮下逃出。就是说面前这位胖乎乎一团和气的女画家有轻功和隐匿术,她让我充满敬意,她的画展则令我赏心阅目,如回故园。这样的神人轶事不胜枚举。
    我开始见人就谈法轮大法,对德国人推荐《转法轮》时我说,造物主现在以李洪志的形象来拯救世人了,他比圣经中讲诉的耶稣还要高明。
    对我的中国读者,我则想说,找本《转法轮》来看吧!无论看得懂还是看不懂,要知道李洪志这个50年代出生在吉林,只有高中文凭的中国人,只用了十年时间,就征服了世界各地亿万人的心,他们中不乏功成名就的佼佼者,虽然在中国他们为此受到残酷迫害,甚至失去生命。而这一切正好应验了我所知道的东西方先知留下的各种警世预言。
    佛法难得,我真庆幸我终于得到了它。我甘拜李洪志为师,下决心痛改前非,修炼真善忍。
    鉴于佛主以中国男人之形来到世间普度众生,我发誓从此宽大为怀,不再挑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男人的毛病了。重读《从法轮功现象谈起》,我只能说它的作者有正人君子之心但难测佛主度人之腹,要是过去,我会拿起笔杆跟他较量一番,现在我则一笑了之。我想修炼,入法门,要过的第一关就是不生气不发火不训人,难啊!
   

此文于2014年01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