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徐沛文集
·推荐:台湾与大陆的区别
·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谁看神韵?
·韩连潮致造谣者
无耻的洋人
·无耻的洋人 (自序)
·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无耻的洋人史沫特莱、左尔格等
·见证鲁迅的洋徒弟顾彬
·共产喉舌与德国之声
·共党的老朋友施密特及其他五毛
·《天安门》的红色烙印
·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
·无耻的洋人 — 萨马兰奇
·王安娜和“七君子”的报应
·毛泽东的洋鼓手斯诺及其他
·毛妾江青的洋知己维特克
· 与狼共舞的施罗德
·身在夏天心系梅花
·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列侬(John Lennon)是什么星?
·关于魏茨泽克的真相
·点评“坑爹”的德文翻译
推特言论
· 红墙内外的啁啾(Twitter)
· 上推特的又一结果
·28天中最受欢迎的推文
· 推特言论集锦
·把互联网当民主墙
·我在推特干嘛?
· 告别羊年
白梅邮件
·第一朵白梅
·第二朵白梅的第一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二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三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四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五瓣
· 中国难民潮 -从远志明谈起
·审视六四女性 (柴玲-盛雪)
·民运指南-复兴中华
民运不黑共特黑
·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人生如戏 —致盛雪
·民运名人(张林—刘青)
·谁属民运阵营? — 批评不是不可!
·到柏林为民运大会跑龙套
·寻找阳光男孩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上)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下)
·请柏林作证
·就海外民运回敬袁红冰
·朱瑞和盛雪中了离间计?
·在三妹与盛雪之间  
·就唐柏桥募捐的回应
·就民阵纷争-谈真伪民运 
·就裸照作答
·与后生笔谈
·借推助民反共
·与推墙者共勉 -就张健作答
·坦克人与代言人
·两封值得公布的邮件
还未归类
·网海拾遗
·为自由而歌-邓丽君与彭丽媛的区别
·让亲友自豪 -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区别
·宁眼盲勿心盲
· 童心可鉴
· 借阿伦特扫描波伏娃
· 萨特与周恩来殊途同归
·宋美齡給鄧穎超的回信
·上推特6周年-围观郭文贵
· 就郭文贵对韦石的指控- 与博讯网友书
·乐当中国大妈
·徐沛推荐:4.25引导我重回神的怀抱
·辅仁大学与马克思夫人 -民国政府退守台湾后王光美等的遭遇
·谁能回避法轮功?-为余志坚惋惜
·冲击波中不迷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随着人权圣火即将在希腊与奥运圣火一起点燃,我越来越觉得中共不择手段争来北京奥运,确实是在引火烧身。
   
   最先让我意识到奥运对中国民主化的意义的是高寒,这位以实干著称的抗暴反共志士。去年十月高寒起草了致现任奥委会主席罗格的签名信,希望罗格象过去关注南非的人权一样关注中共的侵权,目的是为了营救被中共非法抓捕的敢于为民申冤的陈光诚、高智晟、郭飞雄等维权英雄。可惜因共特的骚扰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连我也因另一份文字相似精神相左的签名信而莫名其妙。不过从此我开始关注与北京奥运相关的信息。
   

   今年在准备题为《北京奥运的意义与流亡中国人的作用》的德文报告时,我更是查阅了与奥运相关的大量资料。最令我感叹的是彪炳德国文学史的曼家族的亨里希曼为捍卫奥运精神在三六年发表的一篇讲演。这位不愧为作家之名的德国知识分子说,“一个奴役人民的独裁政权,一个正在备战,并只能靠谎言宣传存在的独裁政权,怎么可能尊重和平的体育和自由的运动员?请相信我,那些去柏林参赛的各国运动员,到那儿只会成为一个现在已经自视为世界之主的独裁者的剑客,俘虏和丑角。”
   
   可惜亨里希曼的警告没有引起广泛的重视。当奥运在德国公开举行的同时,纳粹一边暗中建设集中营,一边派兵去西班牙参战,接下来的二战史就不用我在此赘述。我也不想论证中共正在准备第三次世界大战,因为我相信奥运是天赐我们解体中共的良机,毕竟在大纪元上声明唾弃中共的人数已超过二千四百万。
   
   象纳粹一样中共想举办奥运制造和谐的假象,来掩盖其凶残的真面目。然而七十一年后的今天,世界已进入网络时代,中共即使借助“金盾”也难以抵挡渴望真理、追求自由的民心。再说吃一堑长一智,纳粹德国已给世人提供了一个参照。当初张艺谋的《英雄》一出台我就联想到被我译为烂泥的纳粹导演Leni Riefenstahl,我从零四年起就宣称张艺谋是烂泥的后继者。事实证明,张艺谋的所作所为比烂泥还低下。
   
   被中共任命为北京奥运开闭幕式总导演的张艺谋,不久前接受专访时,表示“这不仅仅是一场奥运会的开幕式,当然那也很重要。这是向全世界展现今日中国以及在这片土地上正发生的一切的一种途径。”就是说,张艺谋深知他担负着为中共涂脂抹粉的重大责任,只不过,他把中共说成了“中国人民”,因为在采访中他还说,“我必须成功,不然就是死路一条。我感到一份沉重的责任感,一定要把它做好。因为,对中国人民而言,这将是一件很重大的事”。
   
   饱尝中共苦头的张艺谋一旦被中共统战成为大红人后,便忘了老本,高高在上,不知道中国人民已发出了“不要奥运要人权”的呼声!而把这一呼声传出来的下岗工人杨春林也因此被中共投入大牢,然而,杨春林的名字和他冒着生命危险征集来的浸透着失地农民血泪的七千多个真实签名已广为人知,并将随着在希腊与奥运圣火同时点燃的人权圣火传遍全球!
   
   与杨春林们相比张艺谋可悲到了极点,因为身为导演的张艺谋失去了艺术空间却不敢象工人和农民一样奋起反抗,在采访中他坦诚:“我只有很小一部分的空间能够表达自己,因为有很多人的太多意见我要采纳。”这样的导演名气再大,也算不上真正的艺术家,只能算中共的大奴才!
   
   如果说张艺谋甘当中共的傀儡是出于缺德,那么象他一样名扬中外的钢琴奇才郎郎则似乎是出于无知。郎朗生于八二年,是中共用坦克屠杀老百姓后才成长起来的人称“自我族”的八十年代生人。他们这一代是被中共腐蚀和利诱的一代,失去了与中国历史和中华文化的联系,以致于郎朗会津津乐道正在与中共在海外的代理凤凰电视台一起拍摄《郎朗的歌献给2008》。靠统战起家和维持政权的中共知道郎朗靠琴艺风靡全球,而忙于在世界各地表演的郎朗难以知道中共的历史和大陆的现实,他被中共当成统战对象加以利用而不知,还以为自己是在为国家和民族做好事!而郎朗的粉丝则可能因为对音乐的热爱,对郎朗的支持而认可中共举办奥运!但愿有谁能告知郎朗中共不是中国,需要奥运做强心剂的是中共,而不是中国人民,凡是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在抵制中共亵渎奥运精神。
   
   我相信如果郎朗能够读到中国自由民主党于2007年5月30日在网上发表的《北京奥运:民族精神掩盖下的罪恶——告全国同胞书》http://www.qian-ming.org/gb/default.aspx?dir=scp&cid=122的话,他一定会意识到自己作为有幸跻身于世界舞台的中国人所应该承担的义务,一定会象我们一样为了故国人民也获得天赋人权而签上自己的名字!
   
   而一个真正的音乐家必定会为人权圣火的主题歌而感动:
   
   《人权圣火之歌》
   
   奥运圣火燃自奥林匹亚山
   奥运之旗橄榄枝花环
   它是协作与友爱
   它是光荣与奉献
   它是和平与公正
   它是自由与人权
   天空大地海洋山川
   生命在腾飞心灵在呼唤
   祈愿神圣的奥运之旗
   永远高高飘扬在蓝天
   
   
   北京奥运
   二零零八年
   血腥的气息在空中飘散
   八千万白骨铺平了繁荣的道路
   亿万人血泪铸成了华丽的宫殿
   停止迫害
   还我人权
   怎能让手铐取代奥运花环
   人权圣火
   世界点燃
   怎能让圣洁奥运被血沾染
   把血腥和污浊清出世界大家园
   祈愿这自由和平与公正的“人权圣火”永远照耀在人间
   
   二零零零七年夏 于莱茵河畔
   
   自由圣火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