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徐沛文集
·转发:“请推倒中国的柏林墙!”
·推荐: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推荐:台湾与大陆的区别
·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谁看神韵?
·韩连潮致造谣者
无耻的洋人
·无耻的洋人 (自序)
·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无耻的洋人史沫特莱、左尔格等
·见证鲁迅的洋徒弟顾彬
·共产喉舌与德国之声
·共党的老朋友施密特及其他五毛
·《天安门》的红色烙印
·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
·无耻的洋人 — 萨马兰奇
·王安娜和“七君子”的报应
·毛泽东的洋鼓手斯诺及其他
·毛妾江青的洋知己维特克
· 与狼共舞的施罗德
·身在夏天心系梅花
·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列侬(John Lennon)是什么星?
·关于魏茨泽克的真相
·点评“坑爹”的德文翻译
推特言论
· 红墙内外的啁啾(Twitter)
· 上推特的又一结果
·28天中最受欢迎的推文
· 推特言论集锦
·把互联网当民主墙
·我在推特干嘛?
· 告别羊年
白梅邮件
·第一朵白梅
·第二朵白梅的第一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二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三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四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五瓣
· 中国难民潮 -从远志明谈起
·审视六四女性 (柴玲-盛雪)
·民运指南-复兴中华
民运不黑共特黑
·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人生如戏 —致盛雪
·民运名人(张林—刘青)
·谁属民运阵营? — 批评不是不可!
·到柏林为民运大会跑龙套
·寻找阳光男孩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上)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下)
·请柏林作证
·就海外民运回敬袁红冰
·朱瑞和盛雪中了离间计?
·在三妹与盛雪之间  
·就唐柏桥募捐的回应
·就民阵纷争-谈真伪民运 
·就裸照作答
·与后生笔谈
·借推助民反共
·与推墙者共勉 -就张健作答
·坦克人与代言人
·两封值得公布的邮件
还未归类
·网海拾遗
·为自由而歌-邓丽君与彭丽媛的区别
·让亲友自豪 -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区别
·宁眼盲勿心盲
· 童心可鉴
· 借阿伦特扫描波伏娃
· 萨特与周恩来殊途同归
·宋美齡給鄧穎超的回信
·上推特6周年-围观郭文贵
· 就郭文贵对韦石的指控- 与博讯网友书
·乐当中国大妈
·徐沛推荐:4.25引导我重回神的怀抱
·辅仁大学与马克思夫人 -民国政府退守台湾后王光美等的遭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收读余樟法(东海一枭)邀人联署提名严正学获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的“一枭急件”后,我又无法安心用德文继续撰写抵制奥运沦为中共的政治工具的系列文章。好在高智晟致美国参众议院的公开信已经被德国的法轮功学员从英文翻成德文见诸媒体,我就干脆再花点时间把对中国自由文化奖的想法诉诸笔端,毕竟这之前还有人要求我“你最好再写一篇文章回答我的这个主要问题:你把有人提名刘晓波的事情作为辞去评委的理由之一,合乎道理吗?”更何况她还说我断定胡适是浑蛋属于打棍子的“党文化作风”。
   
   面对类似的批评,我只能慨谈人生之无奈。每次我打完批评文章的草稿,都会发给文友尤其是涉及到的相关人士过目,以免出错,可惜很少有人给我提出具体建议,倒是一再有人给我扣上各种大帽子。而我每次收到文友发来的文稿,如果我有意见,我都会具体指出,大到“封建专制”之类的中共术语小至各种错别字,从未给谁扣过大帽子。
   

   我上网后从各个角度撰写了数篇文章表达对五四知识分子的看法。鉴于钱钟书曾把自己的作品比做蛋,我便因此断定鲁迅是坏蛋、胡适是浑蛋和李大钊是笨蛋。虽然我被中共害得没有受到中国文化的熏陶,但我却推崇中国文化,古人作文讲究有典故,我写文章也有我的考究。谁因我蔑视让中华儿女失去了传统的五四知识分子,而指责我有“党文化作风”,我只能悉听尊便。
   
   老实说,我不明白上述批评者怎么会得出我“把有人提名刘晓波的事情作为辞去评委的理由之一”。因为我在辞评委书中明确表示“被推荐的作品和我的品位相距遥远”,仅以刘晓波为例加以说明,因为我既无暇也无心将所有想法和盘托出。既然如此,那我就再以自荐者文思为例,说明我眼中的“党文化作风”。文思自认为有资格得中国自由文化奖政论奖。我不写政论,就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一个政论家所具备的洞察力和敏锐感。
   
   读到文思的自荐时我忍不住哈哈大笑,因为这位先生我不陌生。我们都参加了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第一届年会,事后他写过一篇文章,涉及我的文字,严重失真,在此仅举一例。当时在与会者的强烈要求下,我为了不扫他们的兴,勉强摆了两次接吻的姿势,有第二次就是因为羊子带头强烈抗议第一次不象接吻,而到了他的笔下,则成了“多次接吻,以满足广大与会摄影爱好者的要求。”就这个引述的短句里就含“多次”和“广大”两个不实之词,因为那晚总共四桌人!这是文思在用字造句上的党文化作风—假大空。
   
   我不好在此对他的自荐作品加以评论,但还可以他的近作《没有大学毕业文凭的北京大学教授》为例说明这位先生还在不自觉地传播党文化。他这篇文章主要想表达一个常识,“衡量一个人是不是人才,学历是一个标准,甚至是一个重要的标准,但不是唯一的标准,绝对不是!”可是,北京大学堪称共产歪风在中国的落脚点或曰发迹地,这就是堂堂的高等学府居然允许没有文凭或曰教学资格的人执教的原因之一。而正是因为高等学府及其教授认贼作父才造成中国,借用袁红冰的话来说,“变成了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殖民地和精神殖民地,也变成了马克思主义的文化殖民地。”。中共现在想与国际接轨,当然要认文凭……对前因后果,文思没有反思,相反还照搬毛泽东给鲁迅的封号“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就是说,文思不仅自己不反思,也不注意别的知识分子的反思。我想稍微有点头脑的大陆知识分子也不会在文章中照搬中共的教科书,而文思在海外生活的时间应该不比我短。简言之,文思在思想上也沿袭了“假大空”的党文化。
   
   而我的每篇文章,每个观点无不经过我自己的思考,我历来欢迎文友和读者批评指正,在此也欢迎文思们以牙还牙指出我的“假大空”。在我阅读过的被推荐人和推荐人作品中刘晓波和文思不是例外。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是中国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民族资产阶级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共同奋斗的结果。‘自由、民主、富强、统一的新中国’是全国人民的理想。”
   
   此句出自推荐江婴的党治国专文里,凭这句话和相关资料来看,党治国和江婴都没有超越中共的党文化。否则,这句话就会变成: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是中国共产党欺骗了中国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民族资产阶级的结果。‘自由、民主、富强、统一的新中国’从此成为梦想。我以为党治国和江婴是被中共打成右派,而实为左派的正直之士,他们象王若望一样令人尊重,我希望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能促使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局限。
   
   “友人劝我入基督之教,我告诉他,我是众佛众神在人间的代表,口袋里随便拈个罗汉菩萨出来,级别都不低于你的上帝呢。”则出自被推荐人余樟法笔下。余樟法是我一上中文网就注意到的有识之士,但其狂妄自大,连我这个被人视为“自负”的女人都无法恭维。在我看来这也是党文化的一个变种。因为党文化是伪神圣、伪优雅……,导致余樟法们便对着干,毫无疑问这也是在解体党文化,但我不认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应该奖励伪小人、伪流氓,毕竟不缺君子儒!
   
   接下来,我会赶在十月十五号以前写出我就提名的想法,以具体说明我的品位。
   
   二零零零七年十月 于莱茵河畔
   
   自由圣火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