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徐沛文集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我辞去评委已有一阵儿了。昨天回答了一个邮件后更觉得有必要公开我辞去评委的原因。
   
   收到邀请时,我就因时间关系表示不能参与评奖工作,可惜这份吃力不讨好的公差没几人愿意承担,所以我决定不妨试一试,因为社会工作总得要有人来做。但当我就提名查阅了部分作品后,就发现我确实难以承担这项义工,即使我因此占用自己的写作和阅读时间。
   

   如我在《我的来路》一文中所言,我出国后走上的是德文文坛,在零三年以前我与中文界几无联系。因为法轮功我走上中文网后,才开始研读中文作品和作者,并发表相关随想和评论。
   
   被推荐的作品和我的品位相距遥远,有的我读不懂,无法评价,而有的我则不愿再读比如对胡适的赞美,要知道我上网这五年半的主要精力都用来研读和批判以鲁迅和胡适为首的五四知识份子,因为在我看来他们是中共党文化的奠基人,中华古文化的诋毁者。
   
   而我乐于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则是因为发起人袁红冰们和我一样都与共产党及其党文化势不两立。我希望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能在解体党文化的同时“复兴中华神传文化”。遗憾的是,自荐者和推荐者对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认识明显与我不同。
   
   否则,刘晓波怎么会一再被人推荐。难道他不是五四反文化的传承者,党文化的传播者吗?刘晓波象五四知识分子一样诋毁以儒释道为主的中华文化,对此我在《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一文中曾具体指出。以异议知识分子著称的刘晓波还一边写出《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等文章来吹捧中共笔杆子和思想力度对中共没有威胁的学者,似乎他不知道中共从来就没说过民主是个坏东西;一边却写出《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等不符合事实的文章在反共抗暴阵营中挑拨离间,对此我则在《问女何所思?》一文加以驳斥。而这只是我看到的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背道而驰的刘晓波言行……
   
   刚才到《自由圣火》打了一头,又看见有人推荐易中天和于丹。我真心希望这位推荐者先把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来龙去脉搞清楚。
   
   我不知道仲维光等别的评委如何面对这些提名。我们也各忙各的,没有时间交流。我邀请仲维光参加由德国法轮功学员组织的明天(九月十六日)在科隆举行的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游行,以便能有机会交谈,无奈他却要采访当天抵达巴黎的人权圣火而脱不了身。
   
   对于以作家身份流亡德国的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让德国人了解中国文化的美好和中共暴政的邪恶。我这会儿得以有空写这篇短文,是因为我找到了一个愿意帮我制做两个标语牌的德国粉丝。否则,我就得自己动手为明天的游行准备一个上面用德文写“中国文化—法轮功VS中共罪行—死难者”,一个写“没有人权就没有奥运”的标语牌。
   
   我每天应付了日常事务和社会义务外,能自由支配的时间有限,而我首先得学法炼功,以保证身心健康和清除自身的毛病,然后才是写作和阅读,还得分中文和德文。
   
   综上所述,我只能辞去评委的重任。
   
   
   二零零零七年九月十五日草于莱茵河畔
   
   
   自由圣火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