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徐沛文集
·走马观花(龙应台-杨银波)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中国人民站起来吧!-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三次集会上的发言
·请跟我来!-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四次集会上的发言
·郑重声明
·郑重声明(2)
·郑重声明(3)
·郑重声明(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我辞去评委已有一阵儿了。昨天回答了一个邮件后更觉得有必要公开我辞去评委的原因。
   
   收到邀请时,我就因时间关系表示不能参与评奖工作,可惜这份吃力不讨好的公差没几人愿意承担,所以我决定不妨试一试,因为社会工作总得要有人来做。但当我就提名查阅了部分作品后,就发现我确实难以承担这项义工,即使我因此占用自己的写作和阅读时间。
   

   如我在《我的来路》一文中所言,我出国后走上的是德文文坛,在零三年以前我与中文界几无联系。因为法轮功我走上中文网后,才开始研读中文作品和作者,并发表相关随想和评论。
   
   被推荐的作品和我的品位相距遥远,有的我读不懂,无法评价,而有的我则不愿再读比如对胡适的赞美,要知道我上网这五年半的主要精力都用来研读和批判以鲁迅和胡适为首的五四知识份子,因为在我看来他们是中共党文化的奠基人,中华古文化的诋毁者。
   
   而我乐于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则是因为发起人袁红冰们和我一样都与共产党及其党文化势不两立。我希望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能在解体党文化的同时“复兴中华神传文化”。遗憾的是,自荐者和推荐者对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认识明显与我不同。
   
   否则,刘晓波怎么会一再被人推荐。难道他不是五四反文化的传承者,党文化的传播者吗?刘晓波象五四知识分子一样诋毁以儒释道为主的中华文化,对此我在《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一文中曾具体指出。以异议知识分子著称的刘晓波还一边写出《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等文章来吹捧中共笔杆子和思想力度对中共没有威胁的学者,似乎他不知道中共从来就没说过民主是个坏东西;一边却写出《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等不符合事实的文章在反共抗暴阵营中挑拨离间,对此我则在《问女何所思?》一文加以驳斥。而这只是我看到的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背道而驰的刘晓波言行……
   
   刚才到《自由圣火》打了一头,又看见有人推荐易中天和于丹。我真心希望这位推荐者先把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来龙去脉搞清楚。
   
   我不知道仲维光等别的评委如何面对这些提名。我们也各忙各的,没有时间交流。我邀请仲维光参加由德国法轮功学员组织的明天(九月十六日)在科隆举行的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游行,以便能有机会交谈,无奈他却要采访当天抵达巴黎的人权圣火而脱不了身。
   
   对于以作家身份流亡德国的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让德国人了解中国文化的美好和中共暴政的邪恶。我这会儿得以有空写这篇短文,是因为我找到了一个愿意帮我制做两个标语牌的德国粉丝。否则,我就得自己动手为明天的游行准备一个上面用德文写“中国文化—法轮功VS中共罪行—死难者”,一个写“没有人权就没有奥运”的标语牌。
   
   我每天应付了日常事务和社会义务外,能自由支配的时间有限,而我首先得学法炼功,以保证身心健康和清除自身的毛病,然后才是写作和阅读,还得分中文和德文。
   
   综上所述,我只能辞去评委的重任。
   
   
   二零零零七年九月十五日草于莱茵河畔
   
   
   自由圣火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