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谣言止于智者]
徐沛文集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中国人民站起来吧!-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三次集会上的发言
·请跟我来!-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四次集会上的发言
·郑重声明
·郑重声明(2)
·郑重声明(3)
·郑重声明(4)
·郑重声明(5)
·郑重声明(6)
·郑重声明(7)
·郑重声明(8)
·郑重声明(9)
·郑重声明(10)
·郑重声明(11)
·三退声明(12)
·郑重声明(13)
·郑重声明(14)
·郑重声明(15)
·郑重声明(16)
·郑重声明(17)
·郑重声明(18)
·郑重声明(19)
·您退了吗?
·庆祝百万华人告别中共
·庆祝两千万中华儿女“三退”
·借文献君 请君三退
·反共与反华
·中共花瓶
·罪有应得
·因六四而反共
·以不同的方式抵抗红祸
·英雄何其多?— 林立果不是唯一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和女囚
·人各有命—也谈流亡
·一甲子红牢 四代人抗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谣言止于智者

   
   我上中文网的主要目是揭露中共的谎言,将我八八年出国后上下求索获知的真相:中共才是邪教,爱国必须反共……一一告诉被中共剥夺自由的大陆同胞。
   
   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有海内外文友来信鼓励。信手打开几个还未删去的邮件。其中有甜言蜜语诸如“你是一朵不会衰败的热情之花”,有评价我的文风“流畅、生动、明快”,还有表示我“66年生,朝气锐气,可喜可贺!”。但让我最感欣慰是来自大陆读者的类似反馈:“我闲来无事,拜读了您在网上发表的多篇文章,发现您虽然是哲学博士,可您是有神论者,也是一位虔诚的法轮功修炼者。……这使得我对法轮功有了全新了解”。
   

   年老体弱但却因是王若望的遗孀而被中共禁止回国的羊子曾特意转给我一个题为“法轮功与民运”的匿名造谣帖,她对此的评语是“两位正确,才挨骂!”。不知和我一起挨骂的盛雪面对如是污言秽语作何感想,我则觉得这是对我甘当网上义工的另类肯定。对我来说自愿呆在家里撰写中文文章不是一件易事,毕竟我身在自由世界,每天都要面对各种选择或曰诱惑。而我能坚持到今天就多亏匿名者的谩骂。没有横行中文网的匿名骂人者,我哪有兴趣去批驳他们的祖师爷鲁迅?
   
   我可以“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公开抨击中共,更敬佩身在大陆却敢挑战中共的同胞们,即使他们使用化名比如黑眼睛、唐子等……而那些谩骂反共抗暴的仁人志士的匿名者则让我觉得很可怜。
   
   在我竭力促成了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柏林大会顺利召开后,有与会者来信表示,“这次柏林一见,消除了过去听别人提起你的那种青面獠牙的印象,发现你其实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和性格直爽的才女……看来练法轮功也没有我过去想像中的可怕”。然而柏林大会已过去一年了,却还有匿名者因此在网上骂我,以致一位网友特地来信询问。对此我回答说“我不在乎被人污蔑,人正不怕影子斜,更何况骂我的都是匿名者。”我觉得很好笑,特此声明我是想嫁却嫁不出的“母夜叉”,以免这些匿名者继续浪费时间。真不知骂我者为何要匿名?怕什么?我要对谁不满,就直接对他表达,如果涉及公益,我就公开批评,光明正大是我的做人原则。
   
   所以,我不怕匿名者,也不在乎他是否是共特,我还主动给其中之一发去内含下列内容的邮件:
   
   你虽然摆出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样子,但我至今认为你是个伪小人,所以乐于与你交流,并希望你不要真的堕落成小人。我们应该向黑眼睛靠拢,而不应该向斗来斗去的“民运人士”学习。
   
   我支持袁红冰,不是因为他是什么院长,而是他一直在重击中共:零四年他在澳洲申请政治庇护也好,发表四部作品也罢全让中共吃不了兜着走。零五年他就创建了网站《自由圣火》,零六年则发起了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而今年则特发公告,征集反思六四的文章。
   
   他支持法轮功你可以说他是在利用我们、那他支持高智晟又如何解释?事实上,大法弟子中不支持他的人有的是,他根本不可能利用大法弟子。他不是完人,肯定有值得骂的地方,但他确实对中共打击不小,不是吗?
   
   就是说,我不主张抓共特,而是乐于劝善,也不在乎结果,因为我相信因果报应,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中共不能以理服人,只能靠暴力、谎言和特务维持其独裁专制。无数共特被派进民运阵营或曰反共阵营。政治组织、信仰团体、网上论坛、民运大会……,无论哪里都有他们的身影,然而邪不压正,民运各方仍然在反共抗暴,三退人数还在逐日增加,共特除了造谣还能干嘛?
   
   法轮功是信仰,真善忍是天理,凡是良知未泯的世人都会支持中国人反中共迫害,支持人权圣火对抗中共奥运,支持中国人争取民主自由。
   
   我作为在德国拥有人权的流亡作家则乐于帮助读者明辨是非,识破中共的谎言和共特的谣言。
   
   
   二零零零七年夏 于莱茵河畔
   
   看中国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