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中共花瓶]
徐沛文集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花瓶

   
   
   1
   
   今年三月我在美国时,中文媒体报道说原中共驻澳大使傅莹有望出任中共外交部副部长。时逢希望之声电台的一个节目邀我去做嘉宾,在现场直播室里,当女主持人问我怎么评价傅莹时,我把她和张戎相比并脱口而出,她们俩在我眼里一个是女英雄,一个是女狗熊。说完我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语法错误,这也算是邯郸学步的一个表现吧,毕竟我从十七岁起主要使用外文,而非中文。

   
   有位美籍华人听了上述脱口秀后对我表示,“女狗熊”也好,“母狗熊”也罢,都是侮辱性的词汇,在美国不能使用……我不以为然,只有站在中共的立场才会觉得我侮辱了傅莹,而我之所以成了流亡作家,就是因为我不会隐瞒自己的看法,我打心眼里瞧不起谎言连篇的中共及其党员。不过经她一说,我倒觉得我侮辱了狗熊,因为没有狗熊会象中共党员一样睁着眼睛说瞎话。既然如此,那就干脆称傅莹为中共女奴好了,以示她和张戎等中国女人的区别,再加上她起着粉饰暴政的作用,说她是中共花瓶也不错。
   
   等我四月重回德国后,获知,傅莹被任命为中共驻英大使,就是说这下她完全可能在伦敦碰上张戎,至少她不得不面对张戎—这位名扬全球的中国女人的影响力。
   
   张戎有意在中共驻英大使馆的附近举办其专著《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的首发式,并对前来捧场的英国各界要人表示她这么做是因为她已摆脱了刚到伦敦时对中共大使馆的恐惧……张戎对我认清中共帮助不小,我真希望她也能促使傅莹翻然悔悟。
   
   无论如何,我很乐意把我对她们俩的看法写出来,以促使读者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摆脱中共党文化的束缚,尤其希望女读者们做中国女人,不做中共女奴或中共花瓶。
   
   2
   
   我第一次听说傅莹是因为原中共驻澳的外交官陈用林于零五年起义时,曾反击过傅莹对他的恶毒攻击。
   时任中共驻澳大使的傅莹指责陈用林贪婪,并以威胁的口吻说:如果他在澳大利亚寻求庇护得到批准,将打开出逃澳大利亚的洪水大门。对此陈用林驳斥到,如果他贪婪的话,他就根本不用出走,中共现在有这么多的腐败官员,他呆在这个培养腐败官员的温床体制内,正好可以赚取更多的利益。他正因为看不惯这个专制、腐败的权利机构的运作,选择了跟这个专政体制诀别。否则,他怎会支持民运和同情法轮功,又怎会冒着生命危险而出走。傅莹扣在他头上的大帽子,最适合她自己戴。
   
   陈用林认为傅莹一来是在公然向澳洲政府施压,二来也表明傅莹对中共政权已没有信心,否则,她怎么会担心会有更多的人脱离中共暴政。
   
   在我获知这个为了阻挠陈用林获得政治庇护而颠倒是非的中共女大使后,特意查阅了傅莹的来历,发现她和张戎有好些相似点。
   
   傅莹的父亲曾任内蒙古军区宣传部副部长,张戎的父亲曾任四川省宣传部副部长,她们俩都是文革时遭受迫害的中共高干之女。“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傅莹被迫中断学业,同时因父亲蒙冤被打为“黑帮”而受到歧视。当时只有十三岁的她便开始协助母亲操持家务、带着两个年幼的弟弟生活在困苦中。她十七岁时就不得不到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对这段经历她曾公开表示:“我觉得那三年真的很艰苦,而且当时年龄也比较小。这三年当中体验了什么是饥饿,什么是劳累,什么是身体的极限。”
   
   七三年,傅莹和张戎作为工农兵学员,分别进入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和四川大学英语系。
   
   邓小平上台后,傅莹象张戎一样被中共选派赴英国留学。张戎获博士学位后便拒绝回国为中共效劳,并于九十年代发表英文自传《鸿:三代中国女人的故事》(The Wild Swans ),叙述她、她妈妈和外婆三代中国女性所经历的社会变迁,尤其是在共产中国所遭受的人间极苦。该书畅销全球,销售突破一千万本,在今日西方没有任何一本中国人写的书有如此大的影响。
   
   零五年,张戎又与英国夫婿Jon Halliday合作《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Mao: The Unknown Story),将十多年的研究成果呈现书中,让世人了解以毛为首的中共如何害人夺权,谋求私利。张戎保守估计,在共产中国惨死的中国人至少有七千万,远超过苏联或纳粹德国屠杀的人数,可惜,许多中国人却接受了中共的愚民教育,还被蒙在鼓里。
   
   该书一周之内便跃居英国非小说类排名榜之首。随后又获得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非小说类排名状元。
   
   而傅莹在英国获得硕士学位后继续为中共效劳并深得器重,九九年,当傅莹被任命为菲律宾大使时,曾在采访中表示“家务我基本不管,对丈夫对孩子我欠的较多。”这是优秀共产党员的特色,为了党务,可以牺牲家务。傅莹也得以于零四年升任中共驻澳大利亚大使。
   
   傅莹刚上任不久,原贵州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袁红冰就借出访澳大利亚之机在悉尼申请政治庇护,以便发表秘密创作的四部巨作,其中《自由在落日中》则描述了蒙古民族的苦难。而傅莹是蒙古族人,和袁红冰一样,在五十年代初生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
   
   袁红冰就陈用林起义发表致傅莹的公开信,表示“据传傅莹女士履任以来,或勤勤恳恳,奔行于社区;或孜孜不倦,进出于官场。所行所为,尽是替中共粉饰,为暴政涂脂。陈先生用林乃你之部下,部下尚能智举,大使何不聪不慧至此?”
   
   袁红冰在信中质问傅莹“死于中共暴政的蒙古青年男女,在我的书中获得永生。那些自由、美丽、高贵的灵魂,将从我的书中,向你讲述蒙古民族的荣耀。只是不知,傅莹女士以蒙古女儿之身,殷殷侍奉中共暴政于左右,你的心底可还有热恋蒙古命运的激情,你的血中可还有属于蒙古民族的殷红?”
   
   当零五年六四之夜,袁红冰于悉尼中共领事馆外,哀悼十六年前死于屠城暴行的英烈时,“只见领事馆铁门紧闭,铁门之后,鬼影憧憧,黑暗如磐,死寂似百年之墓地。当时当地,悲悯之情,萌发于心。”于是,他向使领馆官员进言到:“中共独裁行将就木,脱离专制,以保性命,此其时也。若迁延日久,待暴政崩溃之时,你等皆难逃为中共殉葬之命运。正所谓,茫茫苦海,回头是岸;告别中共,可得新生。陈先生用林已有前例,千百官员应当效法智者于后。”
   
   陈用林在驳斥傅莹时希望她急流勇退,晓明大义、遵循道义和良知,放弃仕途和奢侈生活的迷恋,加入背叛中共的队伍,不再为虎作伥。
   
   在此我也希望傅莹还能迷途知返,毕竟唾弃中共的三退人数正在逐日增长,很快就会抵达三千万了!
   
   
   二零零零七年六月 于莱茵河畔
   
   《新天地》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