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徐沛文集
·孩子的自由 自由的孩子
·为自己辩护 — 与文人对话
·天生我材必有用
·中国古董
说长道短
·中国“功夫”与中共“英雄”
·想当天使的女人— 与看中国的安琪笔谈
·郑家栋的“妻”
·刘亚洲的“气”
·不为杜导斌
·“南霸天”-为石三村村民而作
·走马观花(茉莉-莫言)
·走马观花(章诒和-冰心)
·走马观花(安魂曲-王丹)
·走马观花(余樟法-何新)
·走马观花(曹思源-何清涟)
·走马观花(高行健-张艺谋)
·走马观花(曹长青-王蒙)
·走马观花(龙应台-杨银波)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1966年3月22日早晨8点左右,我妈在康定一家医院里生下了我。我妈像“五四”以来的新女性一样不知珍惜腹中的生命,打掉了我之前的一个胎儿。是这位兄(或姐)的惨死救了我的小命!因为违背天意打胎比阵痛还让我妈难以忍受,所以,怀上我时,她怕巨痛,不敢再打。而我爸虽得了三子却还望有一女,于是我生下后没有成为不受欢迎的累赘。尽管如此,我还是被送往成都寄养。
   
    据说,我的生日暗藏玄机,总有人发出我与众不同的慨叹,包括我大哥。在我的追问下,我大哥说我很小就手不释卷。我问我看什么书?他则说是《金光大道》。我苦笑后觉得遗憾,如果那时我有机会读《三字经》、《论语》等中华经典该有多好啊!可惜70年代我能找到的书全是共产垃圾,好在我对此几无记忆。
   
    “天性强、记性好、忘性大”算我与众不同的一点。我接受不了中共强行灌输学生的那套歪理邪说,只好在考试前死记硬背,考完试便忘得一干二净,否则我肯定无法在中国考上大学。也因此我学外语很容易,还不用专门背单词。然而,2002年我海归不成重回德国后,先忙于调查法轮功真相,后忙于读写中文,无暇再像过去一样使用外文。前不久,我想起我最喜欢的外文书《小王子》(法语),岂知拿到手上,却发现我已无法像过去一样一口气往下读了!

   
    因为忘性大,我过去经常忘记我的生日,但今年却不同,一来我满40,二来我早报名在这一天参加德国的接力绝食以支持高智晟律师发起的绝食抗暴运动。当我谢绝一位德国人要为我烤生日蛋糕以示庆贺的好意时,我再一次听到说我与众不同。是啊,哪个德国人会用饥饿来庆祝自己的40岁生日?
   
    对我来说,绝食不陌生,在我8岁被父母接到身边后,因想念保姆,曾一再拒绝进食,还曾想过自杀。就是说,我和许多共干的儿女有相同的经历,都因为父母要干“革命工作”无暇顾及孩子而被寄养在别人家里。杨沫的儿子老鬼对此有深刻的披露,他的经历也比我凄惨得多,因为杨沫夫妇比我父母更具党性,而老鬼则比我听党的话,作为文革一代,他深受中共的毒害和伤害。他的《血色黄昏》像别的知青小说一样让我不忍卒读。与老鬼相比,我几乎未受中共的毒害和伤害。把我带到8岁的保姆是位丈夫被中共枪杀了的传统女性,我在她的教养下既信神又疑鬼;父母把我接回身边后,也无暇关心我,等他们有空用中共那套影响我时,我已考上外语学院,成为80年代的大学生。在80年代,这个“党天下”最宽松的年代我当然不会选择入党。当六四屠杀发生时,我已留学德国,并因六四的洗礼一跃而为反共的德语诗人。
   
    六四屠杀首次在全世界面前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在促使“苏东波”的共产党走向灭亡的同时,也掀起了海外中国民运的高潮。我也投身其中,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即是六四学生的《绝食书》。我觉得发起绝食的柴玲们很了不起。90年代中我去纽约时,有一天发现电视上正在播放柴玲在某个礼堂的英文讲演,我高兴地呼朋唤友来与我一起欣赏柴玲的风姿。我在德国的电视上只看过一个配有柴玲揭露六四屠杀录音的记录片,没想到事隔几年她已能用英文讲演。
   
    上网后,我才获知柴玲遭人攻击的“5.28”讲话,而我读后却更觉得柴玲了不起。这篇在血雨腥风来临前的肺腑之言真实地透露了这位八九一代佼佼者的思想和人品:“我参加运动始终是一种良心。因为我跟同学讲了,我们现在在这儿争取民主实际是在给每一个中国人在争取一种权利,自己的权利和利益。我特别想告诉每一位同学,每一个工人,每一个市民,每一个知识分子,甚至每一个便衣,每一个士兵,就是说我们同学拼着性命在争取这个权利也有你们的一份。我想如果是在大家舍生忘死争取这个权利的斗争中,我坐一边,不去冲锋陷阵,不去冒这个风险,一旦这个权利到来的时候,我说,给我拿来吧,不要少了我的一份。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很惭愧,我做不出这种事情来,我想命中注定我就是这样一种角色,因为只要你有良心,你就会站出来,你就会走到这一步。”正是因为柴玲听从良心的呼唤,她才能脱颖而出,一举成就英名。
   
    柴玲也像敢于泼污毛像的喻东岳们一样蔑视毛泽东并对中共有深刻的认识,以致于她明确示:“我想最终的就是推翻这个没有人性的、不再代表人民利益的反动的政府,……而让中华人民真地站起来,让一个人民的共和国真正地诞生。”其时,柴玲不过23岁,而她的批评者似乎至今还一厢情愿地想等中共狼改变吃人的本性!
   
    柴玲为了唤醒愚民如我差点付出生命后,在大陆逃亡了10个月后流亡海外。我不知道六四屠杀唤醒了多少人,但我知道是六四屠杀唤醒了我,所以,我一直对柴玲心怀感激。我为她在美国获得两个硕士学位后,嫁为人妇当上人母而高兴!“过一种很安详的生活”是她在“5.28”讲话中就表达的愿望。我衷心祝愿她不再自责,因为她尽心竭力地扮演了一个光彩照人的角色,衬托出了邓小平一伙的无能和无耻。这帮“老革命”为什么不敢和大学生对话?因为他们比我们清楚自己的底细。是暴力和谎言让他们篡夺了政权,也只有靠暴力和谎言他们才能维持其权威!
   
    四十年的人生不长,我自我感觉也还年轻,但确实经历不少、感想更多,可惜难以成文。
   
    把生日浮想化成此文的动力不仅仅是为了迎接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的诞生!
   
    二零零六年四月草十月定于莱茵河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