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徐沛文集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1966年3月22日早晨8点左右,我妈在康定一家医院里生下了我。我妈像“五四”以来的新女性一样不知珍惜腹中的生命,打掉了我之前的一个胎儿。是这位兄(或姐)的惨死救了我的小命!因为违背天意打胎比阵痛还让我妈难以忍受,所以,怀上我时,她怕巨痛,不敢再打。而我爸虽得了三子却还望有一女,于是我生下后没有成为不受欢迎的累赘。尽管如此,我还是被送往成都寄养。
   
    据说,我的生日暗藏玄机,总有人发出我与众不同的慨叹,包括我大哥。在我的追问下,我大哥说我很小就手不释卷。我问我看什么书?他则说是《金光大道》。我苦笑后觉得遗憾,如果那时我有机会读《三字经》、《论语》等中华经典该有多好啊!可惜70年代我能找到的书全是共产垃圾,好在我对此几无记忆。
   
    “天性强、记性好、忘性大”算我与众不同的一点。我接受不了中共强行灌输学生的那套歪理邪说,只好在考试前死记硬背,考完试便忘得一干二净,否则我肯定无法在中国考上大学。也因此我学外语很容易,还不用专门背单词。然而,2002年我海归不成重回德国后,先忙于调查法轮功真相,后忙于读写中文,无暇再像过去一样使用外文。前不久,我想起我最喜欢的外文书《小王子》(法语),岂知拿到手上,却发现我已无法像过去一样一口气往下读了!

   
    因为忘性大,我过去经常忘记我的生日,但今年却不同,一来我满40,二来我早报名在这一天参加德国的接力绝食以支持高智晟律师发起的绝食抗暴运动。当我谢绝一位德国人要为我烤生日蛋糕以示庆贺的好意时,我再一次听到说我与众不同。是啊,哪个德国人会用饥饿来庆祝自己的40岁生日?
   
    对我来说,绝食不陌生,在我8岁被父母接到身边后,因想念保姆,曾一再拒绝进食,还曾想过自杀。就是说,我和许多共干的儿女有相同的经历,都因为父母要干“革命工作”无暇顾及孩子而被寄养在别人家里。杨沫的儿子老鬼对此有深刻的披露,他的经历也比我凄惨得多,因为杨沫夫妇比我父母更具党性,而老鬼则比我听党的话,作为文革一代,他深受中共的毒害和伤害。他的《血色黄昏》像别的知青小说一样让我不忍卒读。与老鬼相比,我几乎未受中共的毒害和伤害。把我带到8岁的保姆是位丈夫被中共枪杀了的传统女性,我在她的教养下既信神又疑鬼;父母把我接回身边后,也无暇关心我,等他们有空用中共那套影响我时,我已考上外语学院,成为80年代的大学生。在80年代,这个“党天下”最宽松的年代我当然不会选择入党。当六四屠杀发生时,我已留学德国,并因六四的洗礼一跃而为反共的德语诗人。
   
    六四屠杀首次在全世界面前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在促使“苏东波”的共产党走向灭亡的同时,也掀起了海外中国民运的高潮。我也投身其中,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即是六四学生的《绝食书》。我觉得发起绝食的柴玲们很了不起。90年代中我去纽约时,有一天发现电视上正在播放柴玲在某个礼堂的英文讲演,我高兴地呼朋唤友来与我一起欣赏柴玲的风姿。我在德国的电视上只看过一个配有柴玲揭露六四屠杀录音的记录片,没想到事隔几年她已能用英文讲演。
   
    上网后,我才获知柴玲遭人攻击的“5.28”讲话,而我读后却更觉得柴玲了不起。这篇在血雨腥风来临前的肺腑之言真实地透露了这位八九一代佼佼者的思想和人品:“我参加运动始终是一种良心。因为我跟同学讲了,我们现在在这儿争取民主实际是在给每一个中国人在争取一种权利,自己的权利和利益。我特别想告诉每一位同学,每一个工人,每一个市民,每一个知识分子,甚至每一个便衣,每一个士兵,就是说我们同学拼着性命在争取这个权利也有你们的一份。我想如果是在大家舍生忘死争取这个权利的斗争中,我坐一边,不去冲锋陷阵,不去冒这个风险,一旦这个权利到来的时候,我说,给我拿来吧,不要少了我的一份。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很惭愧,我做不出这种事情来,我想命中注定我就是这样一种角色,因为只要你有良心,你就会站出来,你就会走到这一步。”正是因为柴玲听从良心的呼唤,她才能脱颖而出,一举成就英名。
   
    柴玲也像敢于泼污毛像的喻东岳们一样蔑视毛泽东并对中共有深刻的认识,以致于她明确示:“我想最终的就是推翻这个没有人性的、不再代表人民利益的反动的政府,……而让中华人民真地站起来,让一个人民的共和国真正地诞生。”其时,柴玲不过23岁,而她的批评者似乎至今还一厢情愿地想等中共狼改变吃人的本性!
   
    柴玲为了唤醒愚民如我差点付出生命后,在大陆逃亡了10个月后流亡海外。我不知道六四屠杀唤醒了多少人,但我知道是六四屠杀唤醒了我,所以,我一直对柴玲心怀感激。我为她在美国获得两个硕士学位后,嫁为人妇当上人母而高兴!“过一种很安详的生活”是她在“5.28”讲话中就表达的愿望。我衷心祝愿她不再自责,因为她尽心竭力地扮演了一个光彩照人的角色,衬托出了邓小平一伙的无能和无耻。这帮“老革命”为什么不敢和大学生对话?因为他们比我们清楚自己的底细。是暴力和谎言让他们篡夺了政权,也只有靠暴力和谎言他们才能维持其权威!
   
    四十年的人生不长,我自我感觉也还年轻,但确实经历不少、感想更多,可惜难以成文。
   
    把生日浮想化成此文的动力不仅仅是为了迎接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的诞生!
   
    二零零六年四月草十月定于莱茵河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