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国是论衡
[主页]->[析世鉴]->[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国是论衡]->[馬五先生: 政學系與現代中國政局]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国是论衡
·[美]孔飛力: 閻錫山與政治的現代化
◆ 曾琦先生國是建言選 ◆
·曾 琦: 論吳佩孚失敗之原因及政治學上不易之公例
沉思中國近五十年來的政治動亂,
益之以現在親身感受到的種種刺激,
我才得到一個確定的答案:
在中國的現在,
政治民主重於經濟平等。
沒有政治民主,一切都無從談起。
失去了政治自由的人,
自身先淪爲農奴、工奴、商奴、文奴,
先失去了人底身分,
一動也不能動,
說話不合分寸有生命的危險,
那裡還能爭取什麼經濟平等?
顯然得很,
在中國的現在而談社會主義
將構成民主之致命的威脅。
其結果一定走向新奴胫贫取�
從此,
我拋棄了將二者並重的不切實際的想法,
而向政治民主之路走去。
在中國,
必須先求實現政治民主,
打開數千年的死結。
有了民主,
改善生活才能著手。
否則只有作奴搿�
……
殷海光: 我爲什麼反共?
◆ 殷海光先生國是建言選 ◆
·殷海光: 我爲什麼反共?
·殷海光: 中國底前途
·殷海光: 我們走那條路?
·殷海光: 我對國共的看法
·殷海光: 民族戰爭呢?還是社會戰爭?
·殷海光: 「內戰」問題底分析
◆ 蔣中正先生國是建言選 ◆
·蔣中正: 大陸軍事失敗的關鍵和教訓
◆ 戡亂失利面面觀·社會經濟 ◆
·張維亞: 大陸時期戡亂失敗之經濟因素
◆ 两京中府時期政治派系與時局 ◆
·馬五先生: 政學系與現代中國政局
◆ 抗日戰爭· 華北時局 ◆
·劉鳳翰: 抗戰期間冀察兩省國共日偽兵力的消長
……
現在,大家面臨的重大問題,
是反共抗俄底問題。
這個問題,
關係於整個民族底存亡榮辱,
各個人底幸福苦樂,
和歷史文化底絕續盛衰。
……
我們承認了這是民族戰爭,
教育廣大人民
了解這是民族戰爭,
才能掀起民族意識,
而發揮出與抗日戰爭相同的敵愾心理。
在這民族戰爭底前題之下,
我們在觀念上
根本不把共黨看作是中國人,
而把他們認爲蘇俄人底一部分。
這樣一來,
我們才可能在精神上與共黨完全絕緣。
我們能夠在精神上與共黨完全絕緣,
那末
才不致爲共黨異族底宣傳所煽惑。
既然
我們不爲共黨異族底宣傳所煽惑,
那末
對於共黨異族
所發動的感應能力底感應也就没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馬五先生: 政學系與現代中國政局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等(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囿於時間與精力,【析世鑒】所收數位文本之校對未能一一盡善,鲁鱼亥豕諒不能免,故我們忠告任何企圖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鑒】文本内容的讀者,應核對有關文章之原載體並以原載體文本内容爲準,以免向隅。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彰往可以考來·後顧亦能前瞻】 ◆

政學系與現代中國政局

馬五先生

    中國近五十多年來的政壇上,派系小組織林立,迨一九二六年國民革命軍興,次歲北洋政府垮台後,由於政局變遷、時易世異之故,舊有的小派系相繼淪落,在政治上多不發生作用,如梁啟超的研究系,梁士詒的交通系,王揖唐的安福系等等,皆偃旗息鼓,不復有所活動。唯有政學系始終存在着,且對中國現代的實際政治,影响不小,給人們的印象很深,而其中人才亦較出色。可設是政治系中的佼佼者。凡是研究中國近代政治史的人,不可不知政學系,因而述其經過事蹟,藉資治史者參考焉。

政學系的來源

    政學系的原名是「政學會」,发源於美國,創於民國二年反抗袁世凱的二次革命失敗後,初時皆流亡日本東京,總理孫中山先生在東京改組爲「中華革命黨」,鑑於過去組織鬆懈,紀律廢弛之失,規定黨員重新加入本黨時,須加蓋指模,宜誓絕對服從總理命令,有若軍事部勒。克强先生不贊成加蓋指模這件事,暫不參加,但他不願公然

   與孫總理立異,予世人以國民黨內部分裂的觀感,乃避往美國費城,仍從事反袁運動。黄氏赴美後,原在日本過着流亡生活的若干民黨知名人士——特別是軍人如鈕永建、李烈鈞、李書城、陳烱明、柏文蔚、方聲濤等,皆先後離日赴美,其他的民黨文人——國會議員佔大多數——亦紛紛前往新大陸,隱然唯克强先生的馬首是瞻。當時民黨健者先烈陳英士(其美),曾自東京以長函致克强先生規勸,希望他莫與孫總理分道揚鑣,黃氏則以本無立異的心思,個人暫居美洲不作分裂行動,固無所謂也。

    陸續到達美國的本黨同志日多,必須有個隨時集合,以交換意見的中心機構,時第一次歐洲大戰方酣,黃氏乃創設「歐事研究會」,作爲同志們的俱樂部。既而歐戰宣告終結——民國四年——會的名稱不合時宜了,即改名「政學會」。越民國五年六月,袁世凱暴卒,旅居美國的黨人相繼歸國,黃氏本人不久亦回到了上海,政學會即無形解散了。

    黎元洪繼任總統後,首先明令恢復舊國會,一般國會議員爲着爭取現實的政治利益,分別組織小政團如「益友社」、「民友社」、「丙辰俱樂部」之類,紛紛成立,互相角逐。原在美國参加過「政學會」的議員,即提出政學會這塊舊招牌,以與諸政團抗衡。加入政學會的議員,都是舊國民黨黨員,而以廣東楊永泰、湖南鐘才宏、直隸谷鐘秀、江西湯漪、雲南張耀曾、四川李爲綸、湖北韩玉宸等爲主幹,活動得有聲有色,但與黄克强先生毫無關係。國會以外的政界人士如李根源、章士釗等,曾是海外的政學會會員,又與楊永泰私交甚篤,且於護國討袁之役,同在廣東肇慶軍務院共事的舊誼,亦居於政學系领導階層,而浙人黄郛素與楊永泰締深交,無形中成了政學會的高等顧問。此時的政學會,已經完全變了質,而在北洋政府之下,聲勢甚張,頗有左右政局的潜力,如民國九年北洋軍第三師師長吳佩孚自衡陽撤防北上,因而導致直皖戰爭之役,便係政留會幹部鍾才宏從中奔走游說而然的。

政學系的發展路綫

    在袁世凱未死以前,一般舊國會議員中的國民黨人,凡未亡命海外的,皆離開北京,各奔前程,一些敢在上海、天津租界和西南各省區的,暗中尚能跟地方人士或擁有實力的軍人,從事聯絡。如岑春煊之由南洋潜至日本貸欵日金百萬元,討取兩師人的砲械,然後到廣東肇慶組織軍務院,宣言護國討袁,就是楊永泰、李根源、章士釗等與梁啟超密謀策劃的,目的在利用岑春煊以拉攏陸榮廷和龍济光這兩廣實力派,作爲政治資本。楊永泰先在廣東担任粵督莫榮新的財政廳長,繼升任省長,而其才氣縱橫,綽有幹畧。他受任省長後,即實行拆除廣州城墙,爲吾國拆城以利交通的創始者,雖引起省內外粵人羣聲反對,亦所不顧。

    政學系既已變質而成爲政客官僚集園,專講現實的政治利益,乃與北洋軍閥政府狼狽相依,而對係中山先生領導的革命運動,格格不入,採取敵視態度。民國七年,孫公在廣州號召兩院國會議員南下護法,成立大元帥府後,政學系即串同國會中的楮輔成、白逾桓等活躍分子,主張撤消大元帥府,推舉孫公爲肇慶軍務院七總裁之一。國會非常會議通過此案後,孫公拒不同意而離粵赴滬,外交部長伍廷芳亦憤而離職潛赴香港,繼往上海。他臨行時,即將其保管的「關餘」稅欵——即由粤海關稅收項下,除支付外債定額預算外,餘數以一半交北洋政府,一半交廣州護法政府——數十萬元,交給當時駐粵的護國滇軍總司令李烈鈞作軍費,而軍務院主席總裁岑春煊竟派代表章士釗赴上海,控告伍廷芳捲逃公欵於滬租界會審公堂,騰笑中外。同時又由粤督莫榮新以兵力援助李根源,奪取驻粤護國滇軍統帥職位,迫使李烈鈞率部退出粵省,寄食於湖南。這些都是政學系人士於民國六年至八年之間,勾結老官僚岑春煊和新軍閥陸榮廷所表演的傑作,完全跟自己曾經利用爲晉身政壇之階的國民黨領袖過不去。所以,民國十五年筆者在張家口馮玉祥軍中于役時,某日向李協和将軍提到政學系問題,李即怫然謂:「我是政學會的元老,但與現時的政學系立於敵對地位」,然後將上述黄克强先生在美國創立政學會的經過詳情見告的。

    肇慶軍務院撤消後,李根源、章士釗等回到北京照常活動,楊永泰於民國九年粵軍陳烱明自福建揮戈回粤,將桂軍驅逐後,纔遄返北京去的。他們一面藉其縱横捭闔的技倆,與北洋政府當局互相利用,牟致政治權益;同時又由本系的幹部人物,各憑人事關係,奔走於地方實力派軍人之門,如湖南的錘才宏在湘省担任財政廳長時,常常代表湘軍主帥趙恒惕,赴洛陽結納吳佩孚,而雲南的張耀曾亦在昆明作唐繼堯的座上客。此外蘇浙皖各省皆有政學系人物的踪迹,他們都是舊國會議員,具有社會地位,聞名於時,當地的實力派軍事首長,對他們不得不敷衍。加以內戰連緜,國內各大軍閥爲着爭奪總統與內閣總理之故,時而聯甲以倒乙,時又擁丙以制甲,政潮迭起,迄無和平統一局面出現,正給政學系人物以表演政治手腕的大好機會,而政學系的人才,亦比其他各個小政團的角色爲優越,乃使該系成爲政壇上的不倒翁,無論是誰在北洋政府當權,總有該系人士居於顯位。民國十二年爲總統黎元洪劃策,罷免國務總理段祺瑞的人,即關係農商總長李根源。到了民國十四年北洋政府總統曹錕垮台,段祺瑞重起執政時,章士釗又由司法、教育總長而超遷執政府秘書長,楊永泰以舊國會眾議員身份,受聘爲「善後會議」的財政委員會委員長。黃郛以教育總長作攝政內閣總理時,曾任李烈鈞爲參謀總長。但李因不慊於政學系系,拒未就職。是時張岳軍(羣)亦在河南督軍胡景翼幕中,担任開封警察廳長,政學系在政治上的潜勢力,始終維持不墜,而爲其他的政治小派系望塵莫及。直到民國十六年國民政府奠都南京,張作霖撤消北京大元帥府出關被日本軍人炸死,北洋政府完全崩溃,各省軍閥亦相繼消滅後,政學系纔走入下坡路,一時踽踽冰凉,促促靡騁,一些政學系分子,大有「抱刺於懷,三年沒字;側身以望,四海無家」之嘆。

   「水窮山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越民國十八年楊永泰得到兩位好友——黄郛、張羣——的引掖,受任爲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參議。黄氏與蔣總司令誼結金蘭,且係辛亥年陳英士在上海起義的軍事幹部。張氏與蔣總司令在日本士官學校同學,回國後曾共患難,是時張氏在革命軍總部担任總參議之職。有此二公爲楊作曹邱生,自然很生效力,而楊氏才氣縱横,對政治軍事問題,颇多建議,每被嘉納,加以李根源、章士釗住居蘇州上海兩地,常爲楊氏制策,相得益彰。政學系落寞不久,又趨於捲土重來的境况了。

    未幾,胡漢民幽居湯山事變發作,民黨一部分中央執監委員,協同兩廣實力派軍人,於民國廿年在廣州成立中央黨部與國民政府,宣言獨立,不奉南京正朔,通電指摘南京當局的缺失,電文中特別提起政學系云:

   「政學會員昔雖曾隸黨籍,自袁氏竊國,即已叛離。楊永泰、章士釗、湯漪之流,或依附軍閥,或假借文字,以反對吾黨及詆毁總理者,無所不用其極。民國七年總理南下護法,楊永泰勾結桂系,竊取政權,排斥總理以去;十年粵軍援桂,楊永泰受北洋軍閥偽命,親赴雷州就安撫使偽職,抗拒義師,爲桂逆張目。民十五年以前,上海時事新報無日不刊載攻擊本黨之言論,凡屬同志,無不憤怒。今則章氏已赧顏爲總司令高等顧問,事必諮之而後行矣;楊氏則時時追隨蔣氏之側,参預密勿矣;其他餘孽夤緣充任要職者比比。蔣氏固愛其捭闔之方,收作鷹犬之用,而不知將噬人,并以及己也。識者謂政學系之陰謀,視共匪尤可畏,近年本黨同志之分裂,實由若輩作祟,非過言也。」

    基於「敵國之仇,鄰國之賢也」的政治作用,這通電不特不發生效用,反而加强了政學系「復興」的機運。民國廿一年夏間,蒋委員長在武漢設立豫鄂皖三省勦總時,攫任楊永泰爲總部秘書長,言聽計從,信任頗專。筆者即於是時行役武漢,在一偶然的應酬塲所,初識楊氏,他跟我談論勦共問题後,相見恨晚,簽請蔣公致電南京內政部(我係內政部首席參事),徵調我到總部服務,不以告假論,就在他左右担任秘書工作。數月後,派任我爲湖北第七區行政省督察專員,歷時三年,與楊往還殊密切,因而深知其才幹非凡,允堪敬佩。在我個人的觀感中,自民國肇建以來的政治人才,楊氏乃係首屆一指的政畧家,難怪政學系在他領導之下,縱横於政壇而不敗呢!

    楊氏對勦共問題,曾以三策建言於蔣公:一爲放鬆軍權,緊握財權。他認爲中國雖係募兵制,然軍人若無國家的財力支持,即不能随便造反;二是勦共事宜應採取三分軍事,七分政冶的策畧。他相信胡林翼所說「吏治不振,則民生無依,雖日殺千賊,毋補大局」的義理,迄今不敝,曾數數對筆者慨乎言之。三爲實行保甲制度,加强民眾組織,使共黨無從潛蹤民間,譸張爲幻,絕其游擊戰的根基。此三策皆蒙採擇施行,卓著績效,終使盤踞江西多年的殘餘共軍,突圍遠竄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