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今年北京两会舆论冲击波 —— 人大代表三吁“阳光法案”
·牟传珩头顶"红色记忆"、脚踏"中国特色"-- 谁让"太子集团"享受特权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全球化大震荡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 牟传珩 :今年两会军费高增焦点——中国军事崛起背后的民生之忧
·牟传珩:点击中共“解放思想”背后的禁区——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反思
·牟传珩:中国政府创新蓝皮书出笼-- 俞可平大胆颠覆"保稳定"观念
·牟传珩:网络“民主墙”时代的到来——信息革命对中国民主化的影响
·牟传珩:杜世成政绩下的阴影——青岛“PX”维权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应履行《奥林匹克休战决议》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 —— 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掀开政府捂着的钱袋——曝光中国财政制度黑洞
·牟传珩:北京“大国崛起”欲望的副产品——民族“新对抗主义”浪潮兴起
·牟传珩:通货膨胀真相还能掩盖多久-- 今后的中国是谁的中国?
·牟传珩: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
·牟传珩:中国“青年节”放假意在何为?--“五四精神”被误导、阉割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奥运倒计一百天——北京在微笑吗?
·牟传珩: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牟传珩:北京脸谱“新气象”——官媒借国外舆论歌功颂德
·牟传珩: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
·牟传珩:汶川大地震凸现“类化”意识——党性价值走向末路
·牟传珩灾后中国能有多大改变-- 北京会“告别过去”吗?
·牟传珩:“文化太监”余秋雨——中国御用文人的一面镜子
·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5、12"汶川地震撞击政府责任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政府职能——聚焦安监局"经营性"盖章
· 牟传珩: 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牟传珩:荡漾在胶州湾的绿色幽灵——奥运青岛海藻爆发
·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牟传珩:“谁来保护警察安全”——央视在灌输什么主题?
·牟传珩:"周老虎真相曝光"掩盖权力黑幕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牟传珩:邓小平第三次复出韬略轨迹——否定“两个凡是”与坚持“四项原则”
·牟传珩: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 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言塞湖”在哪里——“汪洋激流”能否冲开言禁?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北京奥运:人民担不起的政治工程——大众支持率在迅速下降
·牟传珩:必须给"大警察权"套上笼头
·牟传珩:解读北京奥运“西红柿炒蛋”——让世界目光接受红色文化洗礼
·牟传珩:谁在制造北京奥运神话 —— 中国人会变成“世界公民”吗?
·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牟传珩:北京奥运官员的阿Q心态-- 指责少数人到中国"挑毛病"
·牟传珩:中南海的“北京主义”奥运梦 ——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标准”
·牟传珩:走近中共“左王”柯庆施
·牟传珩:奥运走了梦难圆——中华百年追求在宪政
·牟传珩:杨佳案锁定俞正声政绩污点——上海司法黑幕千夫所指
·牟传珩:“言者无罪”剑指哪里?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牟传珩:京奥绚丽焰花背后的焦虑——“谁逼死了中小企业”?
·牟传珩:“三鹿”事件引爆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牟传珩:“周老虎”又回来了”——“祝咏兰”的“谎”撤大了
·牟传珩:腐败屁股的“高度”解读——“红颜祸水”来自“红色记忆”
·牟传珩:宪政视角中的公民社会——寻求权利与权力的对治
·牟传珩:中国“警民冲突”局势观察
·牟传珩: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牟传珩:解读“郝劲松黑伞”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牟传珩: 中南海突围 “改革”困局信号——“三中全会”幕后解读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牟传珩:中国官办工会的“性”无能
·牟传珩:兵团岁月的知青记忆——“樱桃园驻军四连”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牟传珩:周永康要律师“三个至上”——中国唱响“党的利益高于天”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异议人士”的时代脚色——从胡佳获奖谈起
·牟传珩:新华网炒作“政治算命”忽悠谁——中国未来十年“很稳定”吗
·牟传珩:党报重燃“意识形态斗争”狼烟
·牟传珩:中国拉响“管治危机”警报——2008年警民冲突频发盘点
·牟传珩:"解放思想"遭遇寒流袭击
·牟传珩:中国模式“辉煌”的沉重代价——写在“改革开放”30周年
·牟传珩:从“正龙拍虎”到“法庭审虎”
·牟传珩:花瓶人权大使“不辱使命” —— 黄孟复“唱支山歌给党听”
·牟传珩: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牟传珩:“红色记忆”的世纪传承——杨师群被谁构陷“反革命”?
·牟传珩 :“世界人权日”的北京回响—— 中华民族“百年梦想”再喋血
·牟传珩:“王蒙现象”的聪明与世故——“国人批判得够狠了”吗?
·牟传珩:《零八宪章》一石激起千重浪——大陆毛式“左派”也疯狂
·牟传珩:谁吹响了“市场经济”的号角——铭记“民运”长老汤戈旦兼纪念“民主墙运动”30周年文章
·牟传珩:「杨佳袭警」与「道亮杀官」
·牟传珩:罢教浪潮席卷中国——国务院紧急下达“怀柔”意见
·牟传珩:群体性事件浪击中国——媒体、学者痛批政府“寻找敌人”
·牟传珩:“爱国”愤青们的尴尬
·牟传珩:《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牟传珩:中南海的真正“敌人”在哪里?——《零八宪章》遭打压启示
·牟传珩:政府政策的屁股坐向哪里?——中国“改革开放”30年新动向
·牟传珩:中国GDP“保八争九”之忧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近日来,不少人愤怒声讨制造“纸馅包子”假新闻的电视媒体与记者,特别是官方的反应出奇的快速、强烈。国家记协官员也仓惶出面表态,批评媒体造假。因为摸了和谐社会的黑。在社会“集体斥责”声中,造假的电视台与记者、编辑和主管主任纷纷受到罢免、除名、解雇等处罚,岂不知他们不过是从官方政绩造假学来的皮毛而已。最新一期《半月谈》记者在湖南南部某地采访了一位乡长,发表了《 “我们被变了味的指标考核逼成了骗子”——湖南一乡长自曝政绩造假内幕》一文,立即引起新一轮聚焦比新闻造假性质更恶劣的“政绩造假”。然而官方却对此熟视无睹,毫无反应。
    此篇《 湖南一乡长自曝政绩造假内幕》的文章借这位乡长自述说:我在湘南一个乡镇政府干了11年,当乡长两年了。县委、县政府对乡镇的政绩考核在很多方面背离实际,逼着乡镇干部造假。一些干部甚至认为,干工作就是一级骗一级。造假好的干部反而得到提拔,这就形成了错误导向。他举例说,我们乡1.9万人,农民占95%,人均耕地0.87亩,主要收入靠打工。农民生活水平在全县比较靠后,可上报的农民年人均纯收入数字并不落后,2005年报的是4300多元,2006年增加到4600多元。实际上,农民可用现金少得可怜,平均起来每年也就600到700元吧。农民人均纯收入数字报得如此高,主要是为达到“小康”考评标准,满足上级领导“政治需要”。几年前,“我们乡”曾有一次报得比较实际,当时全乡21个村中有8个排在全市倒数10位,乡领导被县领导批得狗血淋头,以后就只有虚报了。 于是,政治骗子就这样生产出来了。再如,招商引资也靠骗。县委、县政府将投资规模500万以上的招商引资项目列入乡镇考核指标,而且要求至少有一个外资企业。但该乡是农业乡,无法完成,于是“我们就从市里请来一个老板,让他帮忙出具各种证明材料的复印件,再找一个临时性的工地做摆设,把考核组带过来。”在大家都心照不宣、弄虚作假情况下,顺利“通过了考核”。诸如此类各种乱七八糟的考核多得是,一顶顶大帽子压下来要想过关,就一个法子“骗”。 这个乡长承认自己是个骗子,但却认为下面的基层官员都是无奈而痛苦的“骗”,问题出在上边而不是下边。这位乡长向社会公开的就是中国特色“政绩造假”的内幕——制度性要求造假逼出来的“骗”。
    当下中国特色“政绩造假”又有了新发展,最新流行的一个名词叫作“财税空转”。一些干部对此的解释是,由于年初政府确定的财政收入目标过高,年底统计只好弄虚作假,即由财政部门开具入库单,将财政资金拨付到企业,然后由企业直接转回到税务部门,作为上缴税收,通过“倒账”虚增财税收入,完成财税指标。 过去评价经济发展,习惯讲GDP,由于各地上报的GDP水分太大,不易反映真实情况,所以近年来领导重视财税收入成为新的选项,不料地方又弄出个“财税空转”的造假名堂。由此可见, “财税空转”是一种典型的专业性政绩造假,这比“纸馅包子”造假新闻更具欺骗性。安徽省前副省长王怀忠有个很“出名”的政绩观:“只要你能搞出政绩,就算你能,能上,但关键不是让百姓看到政绩,要让领导看到政绩。”当官以“政绩”论优劣,为了政绩,上级就往下级压指标,下级就往上级出数字。如此瞒天过海,上下呼应,皆大欢喜。民间有一幅讽刺官员造假的趣味对联,上联是“上级压下级,层层加码,马到成功”,下联是“下级骗上级,层层掺水,水到渠成”,横批是“数字出官,官出数字”。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杨志福当面向温家宝总理念出了一段顺口溜,“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而如此异曲同工的还有另一民间流传的对联,上联是“下级骗上级,一级骗一级,骗得总书记笑嘻嘻”,其实总书记又何尝不知道“到处莺歌燕舞”“太平盛世”是骗出来的,但自己并不需要像台湾那样的选票,而同样需要的只是“政绩”的光环来支持合法性,因而便有了民间流传的下联“上级瞒下级,一级瞒一级,瞒得老百姓哭唧唧”。我不知这个对联是否也有横批,所以就信笔拈来,用“如此国泰民安”聊充横批了。我想官方正是基于这一横批,才会对“纸馅造假绝不放过,但却对“政绩造假”熟视无睹。如此鲜明对比,官家的立场、爱憎不已昭然若揭了吗?想想看,今日中国哪里没有“政绩造假”?国民生产总值数字注水,银行坏死呆账数字缩水,重大恶性死亡事故瞒报,计划生育数字恶搞。被斥为“吹、卖(官)、嫖、赌、贪”五毒俱全的“五毒书记”张二江,任丹江口市市长期间,在统计材料中弄虚作假伪造政绩,使该市GDP在数字上一年增长8个亿,增长率近百分之百。丑闻揭穿后,当地官员说:“现在弄虚作假的各地都有,我们丹江口的问题,好比几个人横穿马路,有交警值班,其中有一个人被抓住了。”河北省原国税局局长李真,中专学历,因为会骗,28岁就当上省领导秘书,7年间跃升正厅级,可为地地道道的“政治暴发户”兼“经济暴发户”。此据相关报道揭露,此人最大的能耐是“吹”,除了自命为省长的“钦差大臣”仗势欺人,还拼凑与中央领导的“合影”,充当政治资本。他在任国税局局长期间,伪造帐目,虚构政绩。劣迹曝光之前,他竟然还被评为河北省先进工作者。贵州省六盘水市副市长叶大川,则在向国务院七部委环保专项行动督查组汇报工作时,隐瞒该市存在的煤化工企业污染、饮水安全隐患等事实真相,明确表态“在六盘水境内没有任何煤化工企业”,这便是隐瞒造假。后经督查组调查,发现了六盘水市已有30余家焦化厂等污染严重的化工企业。而“政绩造假”的最典型人物是安徽原副省长王怀忠,他炮制虚假的政绩可为胆大妄为,被人称作“王大胆”。他曾魔术般地将一个村里最穷的农户一夜之间变成“小康之家”,还可以大笔一挥,将当时全县乡镇企业几千万元的产值虚报成几个亿。                   
    凡此总总,多如牛毛,当今中国几乎有多少领域、部门,就有多少政绩造假的恶行,这充分印证了政绩造假的普遍与严重。官员造假为何如此普遍与严重?从动机上来说,是官员要通过造假为自己谋求政绩,往上爬。然而,政绩造假为何能够在各级机构和统计部门畅通无阻?这便是制度问题了。《 湖南一乡长自曝政绩造假内幕》一文揭露的正是处于“造假金字塔”最底层的一些县、乡干部的无奈。他们对这种身不由己的“造假”抱怨说:干部的指标考核不遵循经济规律,上级提出不切实际的高指标,同时将“指标硬化”、层层分解,不完成高指标就要“摘帽”,就要“一票否决”,谁敢不造假? 而政府统计部门,又为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政绩造假提供方便。有位大学教授流着泪吟诗道:蟠桃好吃树难栽,功夫不到花不开,纸上种果真荒诞,求实作风几时来?如此上下政绩造假,就连中共组织部巡视组组长任克礼都不得不承认:当前干部说假话的问题不是个别现象。而安徽省委组织部沈小平则强调:毋庸讳言的是,当前,在干部队伍群体中,说假话的现象十分严重,甚至成为大家心照不宣的“潜规则”。这也算是中共组织部门的官员自揭“政绩造假”内幕了。
    面对如此事关国计民生的重大造假问题,社会舆论并未像愤怒声讨制造“纸馅包子”假新闻那样口诛笔伐;也不见政府的哪个主管官员像对造假的电视台与记者、编辑和主管主任那样罢免、除名、解雇等处罚。今日中国,对这些普遍的、祸国殃民的政绩造假恶行,几乎是政府漠视,媒体止声,社会失语。这才是比政绩造假更令人担忧的事情。眼下,政绩造假的人可分为两类:一类是腐败官员为了升官捞取政治资本,不择手段的弄虚作假,编造政绩,讨好上级往上爬,从而实现自己的政治野心;另一个类是基层干部,他们慑于上级领导的权威,担心透露实情影响领导政绩,受到打击报复,不敢说真话。当前社会上流行的民谚“批评领导,官位难保;批评同级,关系难搞。”形象地反映了人们要说真话的社会环境困扰。有这样的一个案例:某乡镇经贸办统计员不愿继续知法犯法,拒绝镇党委书记虚报统计数字的要求,书记便认为统计员不听话,以乡镇企业改制、人员需要分流为由,将其从镇经贸办“分流”到该镇结晶器厂当了一名勤杂工。《珠江时报》曾有文章揭露: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五马镇党委副书记李宝坤因在镇党政扩大会议研究计划生育专项清理问题时,对尚未核实情况的所谓清理户上报持反对意见,认为是造假行为。该镇党委委员黄某公然对李进行殴打。主持会议的镇党委书记朱某对此采取放纵态度,致李宝坤当场被打成轻伤。面对这样的下场,谁还敢不配合领导造假。 

    坐官当然不能没有政绩,关键是这个政绩要是真实的。只要别骗上瞒下,天地之间自然有杆秤,秤砣就是老百姓。干部的好坏优劣,老百姓看得一清二楚的。对于他们的功过是非,也最有发言权。所以要从根本上解决政绩造假,就必须推行官员民选的“票决制度”。当今中国要打假,首先要打政治造假、制度造假和官员造假。要想百姓不点灯,官家首先别放火!
    (首发《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