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格勃”——写在“6、4”前
·牟传珩: 社会的两种秩序公式
·牟传珩:社会的私约与公约
·牟传珩:不公的起跑线——“弱势补充原理”
·牟传珩:张望
·牟传珩:回顾中美关系:对手还是伙伴——“胡布会谈”前瞻
·牟传珩 :老伙伴、新发展——中国“俄罗斯年”的弦外之音
·牟传珩:中国与欧盟——隔着篱笆的“牵手”
·牟传珩:宿怨难了的远亲近邻—后对抗时代中、日关系走势
·传珩:中印关系:地区利益的竞争对手
·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牟传珩:双胜都赢圆和原理
·牟传珩:多边形棋盘,两张餐桌——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
·牟传珩:散文诗:我是荒石(外一首)——为重获自由而作
·牟传珩:是否“新的弗里曼”——积极妥协赢得利益
·牟传珩:美国何以鹤立鸡群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的现实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从杜勒斯到基辛格
·牟传珩 :后对抗时代俄罗斯重病缠身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德国处境
·牟传珩:跨时代的足音——新文明视野
·牟传珩:我的童年与文革
·牟传珩:推翻认识屏障
·牟传珩为市场经济改革打开的牢笼——反击新左派的“社会主义”紧箍咒
·牟传珩:散文诗三首
·牟传珩:走向电脑加谈判的时代
·牟传珩:创造大于问题——有关未来学研究
·牟传珩:历史这样诉说——“6、4”目前的花束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需要崭新的哲学
·牟传珩:枫叶——写在“6、4”纪念日
·牟传珩:亚洲的“柏林墙”何时能被摧毁?
·牟传珩:劳改制度之弊——山东省第一监狱里的“采风”
·牟传珩: “白脸盆提来的”往事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语话——“双胜都赢圆和说”的由来
·牟传珩: 一掬幽思飘飘
·牟传珩:快餐小炒
·牟传珩:“三角一圈”宪政改革初探
·牟传珩:中国古代文化遗产的精髓——《太极图》与太极思维
·muchuanheng1:通往圆和时代的“未来之路”
·牟传珩:通往圆和时代的“未来之路”
·牟传珩: 古希腊神话的启示
·牟传珩:市场失灵还是社会腐败——中国“医改”失败
·牟传珩:走向理性大反思的后对抗时代
·牟传珩:心圆体和——有关人性的哲学思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社会环境的最基本价值就是人道主义。人道主义的社会环境就是人道环境。人道主义思想自古有之,其基本意思就是:每一个人都是人,人人都应平等相待、互相尊重。这个概念最早出现于西方文艺复兴时期,中文译为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欧洲17、18世纪的启蒙学者对人道主义加以理论化。人本主义无疑就是一个人道主义。人道环境就是人本主义的,而非共产党主张的“以人民为本”。因为人与人民不能等同,人泛指所有的人,而共产党意识形态里的人民,是大多数人,不包括外国人、政治敌人和法律罪犯,因而它就会不平等地对待少数人。人道主义,在本质上是以人的利益和价值为中心的价值理念。它所蕴涵着的不仅限于在对待人与人的态度和行为上,同时也表现在政府对待公民的态度和关系上。人类理性是人类文明的动力,所以人道主义的主要任务是去肯定人类自我尊重的理性力量。人类告别旧文明走向新文明的标志,就是人类“类意识”的觉醒,即以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为轴心,“人都是人”的相互肯定与尊重的意识提升。在这样的文明形态中,必然要以人权至上、社会民主的人本主义价值观念为灵魂。
    然而,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一个依赖强化权力本位维护社会秩序的文化社会。中华民族在自己漫长的文化历史进程中,逐渐形成一套庞大而严密的封建大一统道德文化体系。在这个道德规范和文化体系中,中华文化有自己的道德理念、价值原则、人伦秩序、行为规范和文化语境。中华民族所故有的道德文化和伦理精神,一向起着支撑传统社会秩序的合法性,维系着它的经济结构、政治制度和精神世界历久不变的同质性和稳定性。自从中共建制后,“共产主义理想”全面、深入、无所不在地控制了中国大陆的社会精神,蔑视人道的“阶级斗争价值观”, 解构了中华传统的道德理念、价值原则、人伦秩序、行为规范和文化语境,垄断了社会文化的所有语话权,成为全民族的行为准则、社会规范和国家原则。自此以后,饮黄河水长大的中国人,从小就读阶级斗争、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课本,接受“红色记忆”灌输,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最终狂热地走向了“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不断革命”的深渊——“十年浩劫”。
    共产理想与人道主义是无法共融于社会观念中的——因为共产理想并不施以人道的标准,它似乎是要以牺牲自我的人权为前提以追求大同的目标,以牺牲现实的人道为前提争取将来的“全人类解放”。因而,它“革命”的出发点并不以人道的观念来对待生命,甚至往往以放弃对自身的人道尊重为代价来祭祀理想主义的光圈。世界共产主义实践,已经充分印证了这种以理想为旗号要求人们放弃个人权利、压抑个人欲望的道路行不通。
    东西冷战结束后,由于全球性意识形态淡化浪潮袭击,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后,共产语话霸权的文化控制功能一下子松弛下来。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长城内外,人民喝“人头马”,跳“迪斯科”,穿“牛仔裤”,吃“麦当劳”;伴随着麦当娜的歌声传遍中国,共产主义理想大厦已是土崩瓦解。资本扩张全球化时代的中国,已经导致了文化馆变成了歌舞厅、酒巴和练歌房,表现出国家价值紊乱,民族情感焦虑,人们心灵空虚、行为放纵的精神危机,从而也导致了放任自流的非道德主义泛滥,以及共产主义与传统道德评价的社会文化控制机制共同沦陷。当下,官方一方面仍旧灌输人民早已厌烦了的“红色记忆”;一方面却在向人民示范“一切向钱看”的非人道主义和政策性诱导社会急功近利,让人们在一个贪污腐败,无贿禁行的现实世界中“八耻八荣”。于是社会上贩毒赌博、欺骗拐卖、毒米假药、 疯狂圈地、野蛮拆迁,违法滥权、贪污腐败,上访不断,社会不公,乃至发生“民工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 。此据南方网讯消息:董军锁等32名外地民工被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公安分局长乐中路派出所可以被无故带走,并被强迫长达20多个小时蹲在寒冷的院外活受罪,“一个个冻得直打哆嗦”,但民工们始终没有被告知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依据法律规定,公安部门无论是“传讯”,还是“留置盘查”,都需要有法律手续与法律理由,否则剥夺公民自由即构成非法拘禁罪。然而,令人愤怒的是,该新闻曝光后,当地公安分局局长焦向发竟如此轻描淡写地说:之所以发生这样的“错误”,首先是民警对老百姓没有感情,再是没有政治敏锐性,不懂得民工问题有关稳定大局云云。别据《海峡都市报》报道:福建晋江一名外来工“小不点”去恒发服装厂找老乡黄某。老板施竟让手下将他压倒在地,关进狗笼。直到凌晨零时多,“小不点”所在厂的安某闻讯赶到现场,才被放出来。我们虽不知道这位身材瘦弱的少年蹲在狗笼里,除了低头流泪心理是什么感受,又是如何挺过这难熬的时刻,但谁都不难猜想到他的内心深处一定充满了恐惧、惊慌、羞辱和无助。如此“关人入狗笼”事件,又一次象征性的力证了中国非人道环境的现状。还有,诸如企业强令女工脱光衣服搜身检查者;老板逼迫员工请假先下跪行礼才能考虑;企业实施监狱式管理、非法拘禁毒打外来工人者;而拖欠、抵赖民工工资的更是屡见不鲜,因此也就导致了媒体报道的男工以“妻子乳房讨工钱的”和女工“用脱衣服讨工钱的”的非人道主义悲剧的发生。而最近广为媒体报道,并引发国内外一直公愤的山西黑砖窑虐待童工事件,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非法用工、限制人身自由、肆意盘剥和摧残“苦工”的非人道丑恶现实暴露无遗。此事件如果不是那四百位父亲联合起来在网上泣血求助,如果不是21世纪这个网络媒介推动的资讯传播,那么那几百名儿童,几千名“奴隶工”将被永远埋葬在暗无天日的岁月中。凡此种种,无一不透视着当今中国人道环境的恶劣。如果社会丧失了人道主义这个最基本底线,社会就连最基本的人道环境都无法保障,也就谈不上公平、公正、正义、自由、平等、博爱、民主、法治、人权等现代文明的基本价值体系,更不可能有现代市场经济和现代文明,这样的社会只能陷入野蛮、丑恶、残酷与黑暗。如果胡温当局真的还有“忧患意识”,又该对此有何感想?
    21世纪的中国,在“一切向钱看”驱动下的“经济崛起 ”,竟是整个社会人道底线的沦丧,今日中国的“红色记忆”,不只是矿难不断的工人遍体血肉模糊的硬伤,更沉重的是整个文化环境彻底颓废的民族精神内伤。在如此严峻的现实面前,百姓最需要的就是人权的保障与人道环境的创建!

   
    (首发《议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