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牟传珩:两种“软实力”较量——中共反击“价值观外交”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牟传珩:在记忆中连接
·牟传珩:现代中国两种“自由观”的对立-- 毛泽东与殷海光言论对比
·牟传珩:今日世界政治新主题——谴责共产极权与清算秘密警察
·牟传珩:我们已经没有了冬天
·牟传珩:中国官府腐败与“举报困境”
·牟传珩:中共的政党功能变异与资源流失
·牟传珩:经验政府政治黑名单——谁在阻挠台海两岸学术交流?
·牟传珩:人权是国家存在的基石——纪念“12、10”国际人权日而作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牟传珩:政府面对通货膨胀掩耳盗铃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后的外交困境
·牟传珩:全球最昂贵的政府——盘点中共执政成本
· 牟传珩: 普京恋权借助“中国道路”
·牟传珩:“全球公民社会”时代的到来
·牟传珩:“新中国”提前宣告成立幕后——斯大林的指示与中共建国
·牟传珩:全球“非暴力政权更迭”浪潮
·牟传珩:两个全球化:资本经济与人权政治
·牟传珩:中国需要一场揭露性的舆论风暴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外二首)
·牟传珩: 中国变革的内在冲动-- 现代化整合濒临城下
·牟传珩:年关聚焦农民工“堵车讨薪事件”
·牟传珩: 中国的“顶戴文化”与“大盖帽”统治——“打出城管威风”联想
·牟传珩:写给铁窗前的胡佳
·牟传珩:2008年开局让“人民满意”的三件事
·牟传珩:网络时代的中国农民宣言——“我的土地我做主”
·牟传珩:奥运前北京发起人权反批评
·牟传珩:“街头政治”与公民参与——《解放日报》社论联想
·牟传珩: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
·牟传珩:中国别与世界现代化整合主流叫板
·牟传珩:胡锦涛再三忧患为那般?
·牟传珩:透视新“解放思想”谜局 —— 高扬“批判兴国”的风帆
·牟传珩:现代化盘整进程与中国知识分子成长
·牟传珩:我的儿提时代
·牟传珩:党的宣传部长泄愤网络媒体
·牟传珩:难搏被捕事件再启示──兼评中共“三个代表”论
·牟传珩:突破“三八线”的朝韩高峰会晤──力主和解是后对抗时代政治领袖的首要使命
·牟传珩:多佛港移民惨案的警悟
·牟传珩:关于当前我们最需要做是什么的八点建议
·牟传珩:美式民主比中式「民主」更虚伪吗——写在美国第四十五届总统大选难产之时
·牟传珩:只有放弃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也为中共建党八十周年“献礼”——
· 牟传珩:等待春天
·牟传珩:中国新闻监督纸上谈兵
·牟传珩:今年两会“大部制”议题前瞻——中国行政机构
·牟传珩:点击北京奥运前的农民工命运
·牟传珩:胡耀邦未及平反的政治冤案——透视毛泽东早期残酷肃清异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胡锦涛的“6.25”党校讲话,在当下中国又一次被官方舆论热炒,党内党外,全国上下,都封为圣旨,顶礼膜拜。为此,中新网6月29日电报道:今天出版的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强调,在前进的道路上,无论遇到什么复杂局面,无论遇到什么风险考验,都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此话来源于胡锦涛的“6.25”党校讲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旗帜,是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旗帜。”他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之所以正确、之所以能够引领中国发展进步,关键在于我们既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又根据我国实际赋予其鲜明的中国特色。”看来在胡锦涛那里,这真是个“好东西”。胡锦涛的6.25党校讲话是在用社会主义加中国特色界定民主的内容,旨在统一中共“十七大”思想。该讲话通篇贯穿了一个“走什么样改革之路”的主题——要坚定不移地继续举改革开放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旗帜。
   
    俞可平教授曾撰文说:“民主是个好东西”,却被胡锦涛的6.25党校讲话强加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定语。那么什么是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按中共的说法,也即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其实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特色”这几个字就行销中国了——即对马克思主义做中国化的歪曲。照理说,中共当权者们一再对中国人民暴力灌输说:马克思主义原理“放之四海而皆准”,用今天的话说那是普世真理。然而,在“改革开放”时期;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就变得不准了。邓小平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让共产党成大款,就发明了“中国特色”来修理社会主义,将过去所称的“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提法,不知不觉地偷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并以此来推销其市侩主义哲学的“猫论”,因此也就导致了共产党现实政策的实质性改变。从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便成为中共所谓“第二代领导人”交给“第三代领导人”的一面政治旗帜,现在“第四代领导人”又接过来了。这面政治旗帜曾被认为是中共“第二代领导人”在经济上“打左灯,向右转”的托辞;或者说是在政治上既拒绝走西方自由化道路,又要修正教条社会主义僵化模式的借口。这样看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并非什么理论,而不过是一种实用主义的两面性狡诈:一方面既借坚持所谓“社会主义原则”取悦党内保守势力,又能抵制西方式自由化的要求;一方面既假“中国特色” 封堵党内左派攻击他们背叛马克思主义的嘴,又抵制普世民主价值观的冲击。可谓一举两地,左右逢源。其实,究竟什么是“中国特色”谁也说不清。它混沌、模糊,似是而非。然而,“中国特色”这四个谁也说不清的字里,又藏污纳垢了多少反民主、反人权、反普世文明价值观的荒唐。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一党天下,镇压异己,官权力无人监督。现实社会一面是灯红酒绿、公款挥霍、歌舞升平;一面是贫穷失学、住不起房,看不起病、“无产者”下岗沦为无饭者。 邓大人在动用坦克拒绝政治改革条件下的“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政策,再次建立起“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现实塑雕。中共“改革开放”,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近30年的政治实践,已经使人们逐步认清了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一条确保中共政治地位和权贵利益不受挑战,在政治上抵制民主化,在经济上推行市场化的权力寻租政治路线。这种“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中真可谓无奇不有,最近上海一家网站竟然堂而皇之地推出大令世人咂舌的“悬赏找关系”服务,在网上公开为“找后门、托关系、托路子”牵线搭桥,收取中介费,据称已有不少成功案例。这表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中已经对权力寻租失去了耻辱感,不正当的“找后门、托关系、托路子”已经达到近似疯狂、毫无道德忌惮的地步。在“中国特色”阳光普照下,“找关系网站”竞然撕破了社会良知的最后一道底线,隐性的腐败民俗文化,被党关怀成为一种显性的公共秩序,使毫无约束的权力寻租者在更简便、更直接、更公开的网络“找关系”服务中,心安理得地将“权力”明码标价,导致现实里的寻租活动进入虚拟世界,这可谓是最具特色的“中国特色”了。如今,中国社会已经无官不贪,无贿禁行,社会腐败竟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代名词。由此中国民间便兴盛这样一首民谣:“中国特色一大怪,腐败分子反腐败,越反腐败越腐败。”可见民众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深刻理解。人们正是从这种权利不断被不公平剥夺的近30年中,顿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真实含义。这些中国特色所独有的,正是民主世界大都没有的。可以说凡是与普世文明唱对台的“中国特色”,基本上没什么好东西。有特色的好东西,一定会转化成普世的好东西。所以有人说所谓“中国特色”:半是无奈,半是胡来。由此可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在世界民主化潮流的冲击下,中国一个如此泱泱大国,竟沦落到不敢明确“举什么旗”,“走什么路”,反要借助于“中国特色”的混沌、模糊,似是而非来对民主概念偷梁换柱,掩耳盗铃,实在令人可悲可叹!然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笼头是套不住“普世民主”这匹野马的。借用俞可平语话,“普世民主”才是个好东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