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请《红色记忆》永远下课——写在中国“国庆节”前夕
·牟传珩:朝鲜停战谈判中主导权的争夺—— 提议与反提议
·牟传珩:朝鲜停战谈判中主导权的争夺—— 提议与反提议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上访制度悖论
·牟传珩:山东“不结社之友”祭悼林牧先生
·牟传珩:“红色记忆”追随的是什么道路?——读斯大林女儿给出的回答
·山东“不结社之友”祭悼林牧先生/牟传珩等
·林牧 牟传珩:新文明理论讨论通信
·牟传珩:缅怀“一个充满激情的人”——读林牧老惠书洒泪送行
·牟传珩:透视“林牧现象”
·牟传珩: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资深民运人士牟传珩谈《半生为人》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牟传珩:从萨特的“匮乏理论”谈起——“满足需求 而不满足贪婪”
·牟传珩:认识逻辑的发展
·牟传珩:东方圆和新哲学创立宣言(上)
·牟传珩:东方圆和新哲学创立宣言(下)
·牟传珩:中共六中全会开错了药方
·牟传珩:世界“国圆际和”论
·牟传珩:从军事对抗到和平谈判——再现一场美苏首脑中程导弹秘密谈判
·牟传珩:中国民间护法维权的“双赢”战略
·牟传珩:“全球北约”刺激中共敏感神经
·牟传珩:当今中国劳工权益现状透视——从“领导阶级”到“五比四化”
·牟传珩:中国矿难频发的黑色警示
·馬銘:北約全球化的對比閱讀-兼談有關中國發展的對立觀點
·牟传珩 :苦菜花——写在铁窗下
·牟传珩:“思想自由”是自由文化的灵魂 ——对中国文化历程的灾难性反思
·牟传珩:人脑圆通与思维圆和
·牟传珩:中华主流文化走向堕落——时代呼唤新文明批判
·牟传珩:不枯的种子
·牟传珩:“网络实名制”的法理追问
·牟传珩:审判高智晟的政治背景——解读中共政治新动向的现实文本
·牟传珩: 圣诞的礼物——贺燕鹏就读神学院
·牟传珩:走出剧本的足印
·牟传珩:中国前沿政治解读——奥运前将强势打压群体维权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牟传珩: 中国官方媒体新动向——“民主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政改更需勇气还是更需时间
·牟传珩:聆听公民社会到来的脚步——中国“民间组织”在生长
·牟传珩:胡锦涛突围毛、邓路线——中共三种“社会公正”观的冲突
·牟传珩:“胡温版政改”走向探索
·牟传珩:深秋视角(外一首)
·牟传珩:2003前的几篇文章
·牟传珩: 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 牟传珩: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牟传珩: 新自由主义在大众化
·牟传珩:“逼上梁山”一声吼——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
·牟传珩 :大海的早晨(外一首)
·牟传珩:解读中共三代党权政制演变历程
·牟传珩:“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和良知”在哪里?—由公务员考试引起的思考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还在孩提时代,我就被一桩今天看来难以启齿的往事,深深扭曲了人性,以至于刻骨铭心至今。
    上个世纪60年代后期,中国正处于一个焚烧人性与文化的“红色记忆”时代,到处燃烧着“阶级斗争”的激情火焰。那时我小学未毕业,便从“停课闹革命”到“复课闹革命”了。但当时意识形态到处都在制造“阶级敌人”,电影、报刊,甚至老师的教案里都潜伏着“美蒋特务”。学校的所谓复课,连英语都学“打倒帝、修、反”类的口号,而语文课干脆就赤裸裸地教学生当“儿童团”,拿红缨枪,说“不许动!”。那种“红色记忆”的强制灌输,对每一个中国少年心灵的毒害可谓是终生的。我想胡锦涛和温家宝也是这样的学校培养出的。
    记得有一天放学后,我和几个同学无聊地闲游,在一条僻静的街巷,发现一个蓬头垢面的中年男人。他手里拿着一盒扁装罐头,走几步便停下来,用石头敲打……我们这些“红色记忆”灌输出的一代少年,头脑里的那根“阶级斗争的弦”,霍然崩紧了。
    有位同学说:“他手里拿的是发报机吧?”这话挑起了大家梦想过把子“儿童团”的瘾。我们几个一路跟踪、尾随他走过了好几条街道。他走进一条无人小巷里,躲在墙角上,开始用耳朵奇怪地敲打听那盒罐头。他的这一举动,似乎证实了那位同学的猜疑。当时,我们互递了个眼神儿,一拥而上,夺下那人的罐头,七手八脚地把他揪回了学校,向老师报“功”。但谁知老师听了我们的回报,看了看那中年男人,紧皱眉头,深深叹了口气后,便放那人走了。

    老师显然有些尴尬,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你们小脑瓜里都塞满了什么?”。这时老师告诉我们,50年代那人正是该校的音乐老师,57年因多说了话被打成“右派”,妻子带着仅有两岁的女儿与他“划清了界线”,他因受到重大刺激,便精神失常了。老师当时虽不敢表示同情,但却很有说服力地证明了他是精神失常者,而不是什么美蒋特务的理由。同学们听后极为沮丧,但在我的内心里却充满了自责,因我的父亲也是那时被打成右派的。
    共产党本受孕于马列主义,天生就具有敌对意识,在历史上就是做为资本经济世界性扩张的反题,而从事阶级斗争、暴力革命,并通过夺取政权来改变经济自然发展规律的政党。 共产党的这种先天性,决定了它一定会借助于各种运动来激化阶级矛盾、制造革命对象。今天中共刻意强调的所谓“红色记忆”,就是不断的要制造出“敌人”,与其长期斗争的记忆,并且要通过“红色记忆”一代一代地“坚持”下去。在中共反右、文革的那个年代,中国的所有家庭都或多或少地受到波及,生活在令人恐惧、痛苦的岁月里,随时都可能陷于个人命运的灾祸和家庭分崩离析的深渊里。文革时我家也被查抄,在市财政局工作的大哥最早被单位“群众专政”,而他的“罪名”竟是爱好养花、字画等“资产阶级生活方式”。那天他被单位红卫兵押走,接着便被戴了大纸帽子,胸前挂着字画,身后拉着一地排车盆栽花,到处游街示众。如此荒唐的“群众专政”,惊坏了我们一家。那是我生平首次感受了“革命”对于人性的威胁,和红色政权给人们带来的恐惧。所以我当时因误抓了一个被迫害成精神病的右派深深自责,不仅来自于社会感受,更来自于家庭背景。幸运的是,我比同龄孩子更早地开始了对“红色记忆”的反思。
    也是在那个年代,当中国十多岁的孩子梦想拿红樱枪,抓特务,当“儿童团”时,美国人比尔•盖茨也十多岁,却编写了计算机软件程序,但仅是为了玩三连棋。当他那时已经意识到计算机“将会改变我们和整个世界”时,而中国的政治领袖们却要勒紧腰带,发动“革命”。在国内,人整人,同室操戈,父子反目;在国际上,反对赫鲁晓夫的“和平共处论”,大谈特谈要“准备打仗”、“晚打不如早打,小打不如大打”,甚至帮人打仗,“输出革命”。
    当时,中共闭门锁国,“教导”百姓说:世界上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需要我们去解放。但当民众发现自己还填不饱肚皮时,西方国家的多数人已进入了中产阶级;当发达国家的孩子们早已把电脑当成手中的宠物,借以遨游于多种语言、文化、价值观的世界,驰骋于全球网络化的“信息高速公路”之上,中国的“八、一式”父辈们,却还在借“红色记忆”教他们的子孙们玩玩具枪,用柔嫩的童声学说“不许动”。中国的政治家、教授、将军、士兵及那些新老左派们,是否也反思过这简单、直观的事实背后所隐喻的深刻哲理?要知道未来的竞争是在全世界所有“八、九点钟的太阳”中进行的。“枪杆子里”诞生不了先进的社会制度;连年军费两位数的高增长,不是决定在当代文明秩序中进行国际竞争的积极性因素。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