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中共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首先表现在敢于说真话。说真话要面对公权报复,这是当今中国社会的一大特点。已过世的巴金先生曾在《随想录》中写道,“我自己也把心藏起来藏得很深,只想怎样保全自己……我相信过假话,我传播过假话,我不曾跟假话作过斗争”。说真话也是要有代价的,就是“得罪人”,甚至“拿自己的仕途作抵押” 。这是中国官场上一个人所共知的潜规则。
    然而,黄石市西塞山区公安分局警察吴幼明偏偏不信邪。他因不服从官场潜规则,在网上以真实姓名发表《交警为什么都爱罚款——民警手记》的文章,揭露代表国家共权力的公安交警执法“罚款敛财”黑幕,最近被毫不客气地端了“铁饭碗”。此事在中国大陆立刻引起网民热议,聚焦了众多媒体的视线。其实身在体制内的警察吴幼明,面对公权报复,敢说真话,揭内幕,早在一年前就开始了,直到今年人大、政协两会的政治敏感时期,吴幼明连续在网络上发表了《罚款任务猛如虎》、《死人不销户,活人难上户》、《基层民警向两会进一言:政府行为中应该禁止截访行为》等文章,吸引了大批网民的眼球与热捧。从揭露交警罚款黑幕,到描述他奉命参与拦截上访内情,事事都直刺官方敏感神经。我曾在内心早已作出判断,拼命护短的政府机关,其能容得他句句射穿黑幕的真话,不网络罪名拔了这插在心窝子里的钉子才怪呢。去年6月10日《南都周刊》曾有过关于他《从怀疑到不合作,一个民警的反省》报道,吴幼明说真话的结局就已在其中了。据《新京报》2007年4月4日最新报道:石市警察吴幼明终于丢掉了“铁饭碗”,被单位辞退了。《辞退通知书》只有简短的百来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二条第十、第十二项和《公安机关人民警察辞退办法》第五条第五、第十四项的规定,经研究,你自即日起被辞退,可凭本通知书领取辞退费和到劳动就业部门登记申请就业。” 又据《人民网》4月5日载,这位面对如此公权报复的警察,却有一种了不起的心态:丢掉“铁饭碗”,“是解决我和体制之间摩擦的最好办法,我不会要求行政复议,我也不想再回黄石市公安局了。”而《中国青年报》2007年4月5日在《黄石一民警被辞退事件调查》一文中引用黄石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张立新的话说:“如果我是局长,他发第一个贴子时就马上开除他!”。对此,吴幼明不无调侃地说:“我应该庆幸,我没有逼得领导们使用更极端的手段来对付我。”这是何等的讽刺?!
    吴幼明真言揭内幕,句句在理,有事实根据。当2006年罚款金额高达1.5亿元的武汉市交管局对外宣布,不再将违法纠正量作为考核标准时,一度还曾有过幻想的吴幼明以为,他的真话得到了上级的重视。谁知如此同时,“嫉恶如仇”的领导们,正在紧锣密鼓,搜集口实,谋划打击报复吴幼明。律师精英高智晟、盲人陈光诚都曾因说真话身陷囹圄,全世界都看到了,体制内的吴幼明又怎么可能是例外呢?当局不过是以真言所能穿透黑幕窟窿的大小影响,“论功授赏”而已。据报道,这位了不起的警察在辞退前曾被告知有两个另外的选择:一是到当地一家报社工作;二是到黄石市公安局政治部去专门写材料,前提是吴幼明必须“合作”。但比南京最牛的“钉子户”还“牛”的吴幼明,却毫不犹豫地加以都拒绝。他说:“我很平静,一点都不吃惊。这是我早已预料到的结局。在目前的体制下,敢于讲真话的人就要准备好付出代价。从2006年1月5日晚开始在网络上发表《交警为什么都热爱罚款》、《罚款任务猛如虎》、《死人不销户,活人难上户》、《基层民警向两会进一言:政府行为中应该禁止截访行为》等文章以来,我就想到了今天的结果。”
    吴幼明是在1994年夏,黄石市公安局组建巡警支队,在市建委下属各单位中内招穿上警服的。他说“那时我心中充满了正义感。”但后来他发现,警察的重要任务就是罚款。吴幼明揭露说,他和同事们每月有1500元的罚款任务,和每月每人150元的巡逻补助挂勾。罚款的对象主要是违规占道经营者。但年满20岁的他已不复当年的那种正义感了,他总能按时超额完成任务。
    两年后,吴幼明被调往肖铺乡派出所任民警。他的主要任务仍然是罚款,执法对象则变成了赌徒、嫖客。这时的他好像已大开“杀戒”,开据罚单毫不手软,很快成了所里的“创收骨干”,并获得一台汉字传呼机和一辆摩托的奖励。这让他“心中充满了成就感。”后来在领导的动员下,他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并两次参加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他坦言承认自己 “也打过人,执法时。”他说,有一次抓获一个嫖客,嫖客刚说了一句“你说我嫖娼我就嫖娼了啊?”他飞起一脚就将那人踹倒在地。

    吴幼明今天反思警察暴力执法时说,“在90年代,这种滥用职权的情况很常见,再温和的新警察也容易传染上这种‘职业病’。而社会环境并不反对‘警察打坏人’,不仅我们自己,就连被打的嫌疑人和普通群众,也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由此可见,中国的执法队伍,就是滥用暴力的大染缸。
    吴幼明作为当时公安单位的创收骨干,其深刻的反省来自于他的向善本性与知识积累。吴幼明有个爱好就是喜欢读书。萨特关于人自由存在价值的哲学、卡夫卡笔下“现代人的困惑”、贝克特荒诞又洞察现实的戏剧……等等大量外来知识的潜移默化,唤醒了他的向善本性和对现实社会的正义性思考,由此启动了他开始梳理是非,反观过去的理性认识,有了一种负罪感。这时的他,便开始为自己成了一名暴力滥用者而羞愧不已。于是,他在警察职业中长期以执法者自居的道德优势瓦解了。用他的话说,“暴力像是职业病一样,挥之不去。打完人后,被打的还要说‘警官再见’。”
    据吴幼明回忆:1995年冬的一天,他和同事在街上执勤,怀疑一对男女有不正当关系,欲传唤两人到公安局接受讯问,结果遭到男青年的拒绝。吴幼明觉得警察的威严被冒犯了,愤怒中掏出手铐准备强制传唤。审问后吴幼明才发现,原来他们是夫妻。事后,这对夫妻反倒忍着伤痛,带着礼物向吴幼明道歉。吴幼明为此而至今深怀忏悔。这便是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是中国180万警察中难得的良心。此据有关资料披露:2001年,吴幼明纠正违章1328起,完成罚款50100元。从2003年开始,吴幼明对罚款任务产生了抵触情绪,不愿意随便开出手中的罚单。由于不认同罚款任务这种做法,当年的第一个月,吴幼明就没有完成任务。当时大队里要扣他的钱,由于吴幼明的争取,钱还是没被扣成。据吴幼明介绍,那时交警支队考核各交警大队,交警大队再考核各个中队。他当时所在的黄石港交警大队交警人数最多,管的区域也最大,但罚的款却最少。大队领导为此常挨上级批评指责。结果,从2005年6月~10月期间,吴幼明被扣考勤奖金803元,理由是他“未按月完成大队规定的罚款任务”。他要求黄石港交警大队提供扣款收据,但被领导拒绝。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吴幼明因曾受命拦截上访,便怀着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同情之心,再次在网上发出了《基层民警向两会进一言:政府行为中应该禁止截访行为》的帖子,由此引起网民好评如潮。吴幼明在该帖子中详细描述他参与的截访行为,并认为截访存在着无法让政府听到最真实的声音,损害了警民关系。吴幼明时后解释说: “如果当时体制内能给我一个发出声音、解决困惑的渠道,我是绝不会跑到网上去发帖的。体制上存在的弊端,非个人操守能改变。” 吴幼明正是基于这种心态经常上网发帖子,而且他的每篇帖子,都遭遇热捧和广泛解读。他在网上连载的《警察回忆录》,就详细讲叙了自己的人生经历,也向公众展示了一个警察从警以来不断反思自己的特殊心路历程,有媒体人将其称之为“90年代中国基层警察职业经历中最生动翔实的记录”。此回忆录实质涉及了一个十分严肃的“警察伦理”问题。即警察到底是要用“自己的良心”说话、做事?还是用警察职业所要求的方式说话、做事?抑或是两者兼而有之?
    如今,吴幼明虽因深刻的职业反省说出真话,穿透了执法黑幕,并由此导致了公权的迫害,但其并不言悔。其实近年来,因说真话被公权报复的又何止一例。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曾播出《举报人李文娟》新闻,报道了李文娟从2002年6月以来的举报经历,以及之后遭遇的种种报复和打击:两次被辞退工作,被劳动教养1年。记者高勤荣曾因率先揭露了运城地区耗资2亿元的作假工程,《南方周末》、《焦点访谈》等媒体跟进,将运城欺上瞒下的形象工程曝光于众,导致高勤荣遭迫害,被运城地方法院构陷判刑,但他在年前刑满释放后,各媒体很快给出了这位曾经大胆说真话的反腐斗士充满了敬意和同情的高调报道。还有,海南省工商干部陈少青实名举报,搬倒了8名工商局长,自己却落得个丢掉工作,四处漂泊的下场;河北郭光允举报位高权重的程维高,其结局是被从“双开”到牢狱之灾。凡此等等,都是随手拈来的现成案例。然而,直到现在,除了社会舆论对这些正义之士高度赞扬和呼吁之外,官方至今未有任何正面评价。近来,全国各地连续发生多起公民因发短信揭露官员渎职、侵权、腐败现象而受到非法打压的恶劣事件,其中尤以发生在重庆彭水县的“彭水诗案”最为令人发指。由此可见,在中国,公民因为检举揭发领导干部滥用公权,徇私枉法,贪污腐败等行为而受到残酷打击报复的事件,随处可见,且越演越烈。至于新闻媒体或以披露事件真相、或以刊发舆论文章等形式实施社会监督,而受到官方追究责任甚至变相打压的事件,更是层出不绝。
    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办公室副司级巡视员骆诗文在药品监管领域共工作了15年,去年退休后撰写了两本调查报告披露高药价内情,是又一个体制内官员站出来说真话,披露制度的沉疴。但却不得不在“退休后”。在教育部2005年第11次新闻发布会上,副部长张保庆一改往日言辞谨慎的风格,大胆怒斥一些地方执行国家助学贷款政策不力。很少有人意识到,这是这位副部长的在“告别演出”。年满61岁的张保庆,已经到了中央规定的官员退休年龄。
    这些只有退休前后才敢说真话的体制内干部,虽不及吴幼明有勇气,但总比退下来以后也不说真话得好。美国经济学家曾写了一本书,叫做《私下吐真言,公开说假话》,这本书透视的道理就在于:人们往往出于社会压力,特别是官员,常常在公开场合伪装自己的偏好,说一些与自己的真实想法完全不同的假话。对此,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日前在《经济观察报》上撰文倡导,全社会应该轰轰烈烈地来一场“真话运动”。本文的立意正是要为这样的一场“真话运动”推波助澜。
    吴幼明现象标志着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这种越来越多无惧迫害,说真话力量的体制内努力,是导致社会变革发生的内在动力。近几年,在公安警察队伍中,也不断出现不满政府政策,并公开向共产党当局叫板的“另类”,但无一例外都遭到清理与打压。尽管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承诺保障人权,但就是体制内人士一旦说了为当局所不喜的言论,同样会付出沉重的代价。吴幼明案件再次验证了这样的道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