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 —— 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掀开政府捂着的钱袋——曝光中国财政制度黑洞
·牟传珩:北京“大国崛起”欲望的副产品——民族“新对抗主义”浪潮兴起
·牟传珩:通货膨胀真相还能掩盖多久-- 今后的中国是谁的中国?
·牟传珩: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
·牟传珩:中国“青年节”放假意在何为?--“五四精神”被误导、阉割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奥运倒计一百天——北京在微笑吗?
·牟传珩: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牟传珩:北京脸谱“新气象”——官媒借国外舆论歌功颂德
·牟传珩: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
·牟传珩:汶川大地震凸现“类化”意识——党性价值走向末路
·牟传珩灾后中国能有多大改变-- 北京会“告别过去”吗?
·牟传珩:“文化太监”余秋雨——中国御用文人的一面镜子
·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5、12"汶川地震撞击政府责任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政府职能——聚焦安监局"经营性"盖章
· 牟传珩: 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牟传珩:荡漾在胶州湾的绿色幽灵——奥运青岛海藻爆发
·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牟传珩:“谁来保护警察安全”——央视在灌输什么主题?
·牟传珩:"周老虎真相曝光"掩盖权力黑幕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牟传珩:邓小平第三次复出韬略轨迹——否定“两个凡是”与坚持“四项原则”
·牟传珩: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 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言塞湖”在哪里——“汪洋激流”能否冲开言禁?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北京奥运:人民担不起的政治工程——大众支持率在迅速下降
·牟传珩:必须给"大警察权"套上笼头
·牟传珩:解读北京奥运“西红柿炒蛋”——让世界目光接受红色文化洗礼
·牟传珩:谁在制造北京奥运神话 —— 中国人会变成“世界公民”吗?
·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牟传珩:北京奥运官员的阿Q心态-- 指责少数人到中国"挑毛病"
·牟传珩:中南海的“北京主义”奥运梦 ——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标准”
·牟传珩:走近中共“左王”柯庆施
·牟传珩:奥运走了梦难圆——中华百年追求在宪政
·牟传珩:杨佳案锁定俞正声政绩污点——上海司法黑幕千夫所指
·牟传珩:“言者无罪”剑指哪里?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牟传珩:京奥绚丽焰花背后的焦虑——“谁逼死了中小企业”?
·牟传珩:“三鹿”事件引爆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牟传珩:“周老虎”又回来了”——“祝咏兰”的“谎”撤大了
·牟传珩:腐败屁股的“高度”解读——“红颜祸水”来自“红色记忆”
·牟传珩:宪政视角中的公民社会——寻求权利与权力的对治
·牟传珩:中国“警民冲突”局势观察
·牟传珩: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牟传珩:解读“郝劲松黑伞”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牟传珩: 中南海突围 “改革”困局信号——“三中全会”幕后解读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牟传珩:中国官办工会的“性”无能
·牟传珩:兵团岁月的知青记忆——“樱桃园驻军四连”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牟传珩:周永康要律师“三个至上”——中国唱响“党的利益高于天”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异议人士”的时代脚色——从胡佳获奖谈起
·牟传珩:新华网炒作“政治算命”忽悠谁——中国未来十年“很稳定”吗
·牟传珩:党报重燃“意识形态斗争”狼烟
·牟传珩:中国拉响“管治危机”警报——2008年警民冲突频发盘点
·牟传珩:"解放思想"遭遇寒流袭击
·牟传珩:中国模式“辉煌”的沉重代价——写在“改革开放”30周年
·牟传珩:从“正龙拍虎”到“法庭审虎”
·牟传珩:花瓶人权大使“不辱使命” —— 黄孟复“唱支山歌给党听”
·牟传珩: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牟传珩:“红色记忆”的世纪传承——杨师群被谁构陷“反革命”?
·牟传珩 :“世界人权日”的北京回响—— 中华民族“百年梦想”再喋血
·牟传珩:“王蒙现象”的聪明与世故——“国人批判得够狠了”吗?
·牟传珩:《零八宪章》一石激起千重浪——大陆毛式“左派”也疯狂
·牟传珩:谁吹响了“市场经济”的号角——铭记“民运”长老汤戈旦兼纪念“民主墙运动”30周年文章
·牟传珩:「杨佳袭警」与「道亮杀官」
·牟传珩:罢教浪潮席卷中国——国务院紧急下达“怀柔”意见
·牟传珩:群体性事件浪击中国——媒体、学者痛批政府“寻找敌人”
·牟传珩:“爱国”愤青们的尴尬
·牟传珩:《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牟传珩:中南海的真正“敌人”在哪里?——《零八宪章》遭打压启示
·牟传珩:政府政策的屁股坐向哪里?——中国“改革开放”30年新动向
·牟传珩:中国GDP“保八争九”之忧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库恩受命中南海出书玄机——大陆爆炒洗红脑袋的洋作家
·牟传珩:曝光2009“两会”大截访
·牟传珩:中共“两会”前网络大清洗隐情
·牟传珩:中国工会的“克格勃”嘴脸——全总防范“敌对势力”
·牟传珩:透视中国看守所体制之弊——“躲猫猫”事件启示
·牟传珩: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牟传珩:揭开中国2009年“红色盖头”——牛年不“牛”新春无“春”
·牟传珩:贾庆林工作报告“六上”经 ——中国“政协”性质最新揭秘
·牟传珩:中共陷入新媒体恐惧症
·牟传珩:吴邦国回应《零八宪章》--全国人大大步向左
·牟传珩:2009年“两会”前沿战硝烟透视
·牟传珩:大陆“说不”情感再发作——“中国有能力领导世界”
·牟传珩:中南海意识形态转向——北京政治形势全面倒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所谓普世主义,就是人类社会结束相互分裂、相互对抗,走向经济全球化、政治世界化、文化共融时代,反映全人类“类”化意识全面觉醒所形成的全球观念;它是新自由主义在汇合不同文化过程中,将民主的价值观提升为普世模式或人类主义的新文明价值观。普世主义包含以下五层意思:

    其一,普世主义是超越传统国家与民族立场的人类“类”化意识的觉醒。所谓“类”化意识,也就是人类作为社会共同体在彻底结束自我分裂与相互对抗的旧文明历史过程中,从人性异化回归人性认同——人类性的主体理性。人类性就意味着人性中内涵了“种”(物种)的规定,又超越了种的界限,因而人人会在自觉性活动中与他人和世界建立起共同的存在关系,形成共同的价值体系。因此普世主义是人类社会文明发展的必然归宿。
    其二,普世主义是以新文明自由主义为价值核心的人本主义世界传播。所以它强调的是普遍观念和博爱主义的向善立场。它认为人类的道德都有向善与自由的统一性,认同所有社会制度的本质都应当是捍卫人的自由,守护向善的道德准则。
    其三,普世主义以经济全球化为主要土壤,认为全球化是由“经济人”特性规定的自由市场的必然归宿,是自由市场制度的自发产物。全球化首先是资本扩张的全球化。它主张贸易自由化、金融自由化,以全球共同市场为基础,强调世界相互依存,共同发展。
    其四,普世主义以政治世界化为主要目标,推行人类民主制度与自由价值观的普世落实。民主制度如同资本扩张一样,会得到世界性的认同。普世主义认为,捍卫自由的民主制度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取得了巨大的进展,正成为资本扩张全球化的又一翼——民主政治在世界化。
    其五、普世主义是一种区别于传统国家本位与民族主义的世界整体论和人类统一论的文化共融主义。它超越国界疆域,突破了意识藩篱,汇合起各国文化,正在形成一种新文明的全球化思潮,堪为世界文化发展的主流。普世主义从经济上的自由化到政治上的民主化和文化上的共融化,已经构成了一个后对抗时代全球认同的人类主义价值体系。
    今天,随着资本的世界扩张,世界两极对抗的结束,民主文化如同资本扩张一样已得到了世界性的认同。目前,以电脑、卫星为标志的科技体系全球圆通,已经使那种相互封闭、各自为政、权力专断、分配不公的对抗社会政治制度无法容纳。它在伴随世界市场的形成和“人类主义”的传播,全球化已经是个发生了的社会事实。全球化是现代化的必然结果,它表现为经济的发展、融合与财富的转移、文化的冲突与融汇、民族国家的斗争与总体消解等等。全球化已经导
    致了人类社会凸现出世界性视角:“以天下观天下,吾奚以知天下之然哉?”
    面对这种世界性的变化,沃勒斯坦提出了世界体系理论,他从超越民族国家的全球角度,对资本扩张世界化进行系统研究;从人类历史的角度,在政治、经济和文明三个层面提出“重新建构世界秩序”的主张。美国学者福斯特指出,今天的自由主义将全球化强调为自由市场制度的自发产物,现在人们被告知,除了新自由主义“别无选择”,因而,除了全球化之外,也就“别无选择”了——我们已经生存在一个由世界市场自由化所规定的“竞争性秩序”中,任何国家都抵
    挡不了全球化浪潮的席卷与普世主义文化的吸引。
    普世主义的思想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罗马时期的斯多葛派。他们认为,自然法是源于世界性的、与生俱来的基本原则。宇宙是一个统一的整体,而人不过是宇宙整体的一部分。既然宇宙是一个整体,所以国家就应当是世界国家,每个人也就是宇宙公民。这就是世界主义的主张。为此他们明确表达了贬低单个国家(城邦),推崇世界国家的观点。此外还有古罗马思想对自然法、万民法的认同,中世纪的但丁对“世界帝国”、世界和平的主张。在近代,也有从卢梭“邦联论”到康德的“永久和平论”,都可视为是普世主义观念的思想渊源。
    威尔逊是20世纪普世主义立场的代表者。他在著名的《十四点原则》中亮出了“自由”、“自决”、“民主”的旗帜,勾画了世界和平的蓝图,提出了建立国际政治新秩序的原则与模式。奥雷利奥•佩西在《人类的素质》一书中也不止一次谈及人类共同体与主权国家的关系:“在人类全球帝国时代,通向人类解放道路上的一个主要障碍是国家主权原则。它作为人类政治制度的基础,根深蒂固,已成为文化发展停滞和因此陷于困境的典型病症。”著名哲学家〔美〕E•拉兹洛则指出,简单地坚持国家主权的概念,“就使得社会组织的进程冻结在一个武断规定的层次上,好象就没有高于或低于这个层次的重要组织了。这种看法不仅是20世纪后期的一个时代错误:考虑到目前正处于大转变时期,这种看法便是进步的路障。在历史上的所有时期,社会都倾向于在更高层次的系统中会聚,而在目前这个时期,这种发展趋势已促使社会大大超过了单个民族国家的组织层次。”国际社会宗教界更是从伦理角度做出了普世主义的回应。1893年世界第一次宗教议会大会后一百年,世界宗教人士于1993年在芝加哥召开了第二次世界宗教议会。这次大会发表了《走向全球伦理宣言》,深刻反映了普世主义思潮的影响。宣言概括了人类面临的困境,认为摆脱这种困境需要一种全球秩序,而全球秩序的建立又有赖于普世伦理。“我们所说的普世伦理,指的是对一些有约束性的价值观、一些不可取消的标准和人格态度的一种基本共识”。该宣言主张,人类应“献身于一种共同的全球伦理,更好地相互理解,以及有益于社会的、有助于和平的、对地球友好的生活方式”。为起草《走向全球伦理宣言》做出贡献的英国教授威德勒在谈及宣言的原则时强调,宣言“应该是人类中心的,而且,还必须是人类秩序中心的”。
    除此之外,从更大的背景上来看,后现代主义思潮也对普世主义的传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它对已有知识与权威合法性的反省,对多元主义方法论的青睐,对欧洲中心论的批判,使其在国际关系领域倡导“全球理论”、“ 普世政治”、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的互动,从而与传统国家主义拉开了距离。普世主义的兴起,是一种趋向新文明形态发生的基本事实,其根源在于后对抗时代世界各国的相互依存。这种世界各国的相互依存的内在动力,就是全球圆动工具的发展与资本全球扩张的必然逻辑,同时也在于新自由主义价值观的全球扩张。
    在经济全球化和政治世界化势不可当的同时,新文明自由主义在普世传播过程中,同任何代表社会发展方向的新潮流一样,不可避免地招致了新对抗主义的种种非议与批判。这就如同资本在跨出国界进行世界性扩张的同时,招致了社会主义运动与思潮的抵制与攻击一样。这是由社会发展的内在辩证机理所决定的。不可否认,冷战结束的后对抗时代,在综合了世界性两极分裂的离心倾的同时,也刺激了被全球冷战深埋于政治分野之下的国家立场与民族对立情绪的复发。这就是世界性新对抗主义产生的土壤。
    新对抗主义不同于以强烈意识形态化为特征的传统对抗主义,而是一种以绝对国家概念与民族文化为本位,倡导绝对主权与大民族主义的“说不”立场为特征的反世界自由化思潮。这种思潮产生的经济原因在于圆动工具全球化变革所带来的非民族中心化浪潮。许多民族主义者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由于历史造成的经济发展不平衡和政治不平等而大有失落感与恋旧情结,因而便在精神上亮起“新对抗主义”的旗帜。
    新对抗主义所持有的绝对国家概念,也是有其深远的理论渊源的。黑格尔可以被看作绝对国家观的代表者。在黑格尔看来,国家本身是目的,个人是为国家而存在的,个人的自由、权利、利益,都要符合实现国家这一最高目的时才有其地位和意义,成为国家成员乃是单个人的最高义务。显然,在黑格尔那里,国家已不仅是中心,而且是个人生命的本质与生存意义之所在。1586年法国思想家让.布丹第一个明确论述了绝对国家主权学说。而17世纪哲学家霍布斯更进一步充实了绝对国家观念的排它性理论。这些都可谓新对抗主义以绝对国家观念或民族主义本位反普世主义的思想根基。
    美国著名左翼思想家、反普世主义的斗士罗姆•乔姆斯基,在批判新自由主义普世化的自然发展时说,在全球市场经济出现和运作过程中,国家始终处于中心地位。他反对“新自由主义宣称全球化是自由市场的自然扩张”的说法,认为事实上恰恰相反,它是由强有力的政府、特别是美国等大资本主义的政府精心策划和全力推动的结果,而不是所标榜的那般“放任自流”。他本末倒置的说: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政府不仅是全球化的主要推动者,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讲,还是全球化方向和速度的规定者。他不懂得是先有了客观发展的要求和时代的召唤,才有了使命的担当者的道理。西方文化批评家杰姆逊负面评价说:全球化是多国资本主义阶段的西方文化在全世界扩张而造就全球文化的一种文化现象。英国学者汤林森也认为全球化是一种导致标准化的、商品化的文化的同质化过程,它威胁到世界文化的丰富多样性,威胁到脆弱而容易受到伤害的边缘的“第三世界”“传统”文化。法兰西学院院士皮埃尔•布尔迪厄更是激烈痛斥,新自由主义的文化帝国主义逻辑中蕴涵着话语霸权。他指出,新自由主义已成为当代世界占绝对支配地位的“强势话语”,是一种从方法论上解构“集体”概念的纲领。
    在20世纪70年代末,起源于法国的欧洲新右派对抗主义,则是以“文化现代化运动”的形式出现的。这场运动产生于欧洲的极右翼。欧洲新右派的领袖们主要是一些知识分子,他们怀有挑战现状的渴望,同时又摆脱了怀旧式的新法西斯主义的束缚。他们对于在欧洲社会内部倡导深刻文化变革,特别是挑战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很起劲。普世传播的新文明自由主义已经成为欧洲新右派在政治与意识形态上的主要敌人。在20世纪80年代的欧洲,极右翼在许多国家的选举中都收获不断,尤其是法国、德国的共和党,比利时的佛拉芒方块党和奥地利的自由党都是如此。这些极右翼政党对内都主张民族认同高于其它一切认同,如阶级、种族和地方独立主义。这些政治力量也持有相似的对外政策立场,即维护国家主权,反对欧洲统一。欧洲新右派强调,为了挑战新自由主义的普世化,需要对极右翼的观点进行调整、更新,以使欧洲新右派能够与各种政治和文化力量辩论其观点、并与左翼建立起反对自由主义的文化联盟。欧洲新右派的核心原则之一就是保持特殊性的权利,以及强调哲学上的多元主义,以保持特殊性权利的原则来对抗普世自由主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