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中国加工了多少“政治敌人──“对抗意识形态”与“和谐社会”有多远
·牟传珩:政治改革应“城市包围农村”——创立“政治特区”之我见
·牟传珩:对抗时代的黑色文明
·牟传珩:问题与对抗
·牟传珩:“世界是个圆的整体”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原理
·牟传珩:新文明社会变革的策源地
·牟传珩:怎样从哲学本体論意义上理解圆和新学说—— 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雅克采访的续答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引语)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2006年11月13日 至24日,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曾隆重推出12集大型电视纪录片《大国崛起》,赞许西方式民主崛起之路,紧接着总理温家宝签署《国务院令》,巧借奥运东风推动放宽对外国记者采访限制,继而又向社会公告:正在拟议中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将扩大公民知情权。如此相关的媒体信息接踵而来,一度引发人们不少的期待。
    然而,在今年1月11日全国图书定货会上,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以宣读方式公布了一份“2006出版违规书选”,“违规”出版社被点名,章诒和《伶人往事》等作品被禁止发行。由此引发中外媒体一片讨伐之声,甚至大陆左派学者孔庆东都表态支持章诒和维护言论自由。也是在不久前,中国国情咨询网因发起是否对中共执政有信心、是否支持中共总书记差额选举产生等诸多焦点问题的民意调查,而被当局再次关闭。对此,人们又不无担忧:中国新闻舆论控制会不会收紧?
    就在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封书禁令下达不久,被称之为保守的官方《北京日报》,却于1月23日刊载了另一本禁书(《风云侧记:我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作者袁鹰在该书中的一篇文章。而另一份官方报纸《解放日报》,也于较早时刊登了一篇阅后感文章。这被舆论认为是一种无声的抗议。就在如此敏感之时,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图书司负责人首次回应了对“封书事件”的舆论讨伐。他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不存在查禁的问题,这次我们一本书都没有查禁。”这充分表现出国家新闻出版总署,面对社会公愤表现出前所未有过的胆怯与掩饰。由此可见,今日中国大陆,强制所有媒体“保持一致”的局面一去不复返了;即使在官方媒体,任何人也别想一手遮天;甚至在军界,都有刘亚洲类的儒将,时不时在网上发出离经叛道的言论。2006年12月7日,《南方周末》曾发表了刘军宁的《中国,你需要一场文艺复兴!——写在即将到来的新人文运动前夜》一文,呼唤“中国文艺复兴”,倡导价值观念分化与多元化趋势。而眼下中国,媒体舆论上可谓异见突起,多元化发声已形成气候。
    去年底,中共中央党校在“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调查结论中,得出多数官员漠视政改结论,随即一篇题为“民主是个好东西”的耀眼文章,堂而皇之地在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首发,接着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全文刊发,之后各个网络媒体争相转载,大有叫阵民主,冲击敌视政改官场阻力之势,并由此招唤出今年元旦伊始,官方主流网络媒体——《人民网〈强国论坛〉》首页“热议排行榜”,登出2004年10月24日发表在《南风窗》上,但后被封杀的任仲夷谈“政治改革需要勇气”的文章助阵。就在海内外舆论一片哗然,纷纷猜度“民主是个好东西的”一文是否代表高层意见之时,最近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又“顶风作案”,再次发表了俞可平一篇关于“公民参与民主政治的意义”这针对性的文章,被《人民网》等主流媒体争相转载。俞文写到:“当代西方民主理论和实践最新发展的‘协商民主’,也特别强调公民参与对民主政治的重要性,认为公民与政府之间的对话、协商、讨论,对于政治民主具有实质性意义。这里涉及到了不同民主制度下的一个共同话题:公民参与。”由此可见,俞文是将“公民参与”视为冲击官员漠视政改,突破政治改革瓶颈的关键。他在此文里将政治改革期待的目光,又从上层转向下面,从官方转向民间,也就是将公民大胆、积极的“政治参与”,作为推动民主化进程的出发点。俞文认为,“在所有的公众参与中,政治参与尤其重要,最具有实质性的意义。”这是俞可平“民主观”的一次飞跃。此前,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也多次在公开场合大谈“协商民主”,而刚刚出版的《炎黄春秋》2007年第2期又有亮点,刊出也曾被屏蔽过言论的李锐先生访谈录:“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民主”。这篇文章同样招致不少网络媒体纷纷转载,民主化呼声再度高涨。还有,中共老党员谢韬则在《炎黄春秋》杂志上发表了更为大胆的文章,指出中共假如不立即推行民主宪政,铲除执政党腐败,中共就会像1949年前的国民党政权一样,走向注定灭亡的官僚资本主义道路。此据香港《东方日报》报导说,一直敢于发表多元化观点的博客中国网,召集了50多名自由派学者,在北京举办题为“大国崛起和文艺复兴”讨论会,影响颇大。又据《南方都市报》报道,重庆市彭水县教委借调干部秦中飞,去年9月因一则针砭时弊的短信诗词涉嫌诽谤被刑拘,继而被捕。重庆市有关部门组成调查组调查后认定,此为一起政法部门不依法办案、党政领导非法干预司法的案件。为此,重庆市委组织部已经免去蓝庆华彭水自治县县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其他相关人员正在处理中。这又是一个颇具典型意义的案例报道。

    当今时代,正是新旧文明大更替、大冲突、大震荡的时代。由于“空间自主”的网络普及无所不包,囊括一切,已建立起一种崭新的、旋转的、多彩的、完全开放的“我的鼠标我做主”的网络开放存在空间,并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与自我封闭,强权控制的另一种空间发生着潜移默化的较量。社会价值观多元化事实,已经在本质上分裂了一定要与中央“保持一致”的政治基础。无可置疑,多元化的舆论发声,就是民主的潜台词。这已然是个不少的历史性进步!今日中国不与官方“保持一致”,已经成为了一种风尚。这不仅仅验证了中共传统意识形态控制力无可力挽地走向了衰退,也在某种意义上检验着这个社会在舆论宽容上会走多远?
    去年来,流传甚广的胡景涛要向朝鲜学习控制意识形态的“内部讲话”,一度引起广泛关注,但不久前胡锦涛借出访越南之际,对越政治改革做出高度评价,却未能引起多少人的注意。最近胡景涛在中央高层理论学习中再次要求加强网络媒体管理,传达出的信息又与其开放性的姿态相互矛盾,诡秘多变的。其实,判断一个政治家的真实面目,不应拘泥于某一时段或某一言行,从胡温当政以来的理念形成和处理问题的手法以及隐藏在假象后面的动作分析,他们既不会是卡斯特洛、金正日,也不会是赵紫阳、胡耀邦,更不会是戈尔巴乔夫或叶利钦。但他们显然是从胡耀邦与赵紫阳下台的悲剧那里,汲取了更多的反面经验。他们只能在无法抗拒的中共权力运作的惯势与根深蒂固的传统意识形态桎梏下,一方面与左派冲突与妥协,一方又与右派冲突与妥协,如关停了《冰点》,又复刊了《冰点》。他们需要毛泽东,又要突破毛泽东;需要邓小平,又要突破邓小平。他们是在世界民主化浪潮与国内民主化呼声的压力下,在改革与稳定的矛盾中谋得平衡,寻求和解,走走停停,磕磕绊绊,渐进式地试探着摆脱习惯势力的框范。这就是扑朔迷离的胡温政局,表象上的模糊与行为上的诡秘之所以然。
    记得2006年10月30日,我与台湾中央广播电台节目主持人杨宪宏先生,“对谈大陆民主化进程”时说过:“现在的问题是,人民已经意识到了,今天的中国社会问题也已经摆在面前了,不能不往前走,倒退就要死亡了,只有往前走才能赢得新生。我觉得中国的现实问题首先应该解除言禁。这个问题已在中国的现实舞台上了,你应该看到这个现实。因为科技革命才是真正的民主推动力。今天的网络时代,今天的计算机革命,已经把言论自由推上了一个无法用权力来扼制的现实条件下。在这样一个基础上,我希望今天的当政者首先要意识到言论自由,言论自由是启动民主化进程的一个关键点。”
    杨宪宏先生谈到:“我在想,最近我常常访问中国的朋友,感觉到有一种气氛好像好像,当然不能完全一样,就是非常像在台湾解除戒严前那几年的气氛,百家争鸣,也就是不管你的系统,系统叫我不要讲,中宣部不要我讲话,谁理你呀?就像冰点事件,这一类的事情,到处冒头。当时的台湾也是,差不多一九八○年到一九八五年,那五年的时间,非常像现在中国大陆的情况。您刚讲的非常正确,就是言论自由。言论自由是摀不住的、挡不住的,根本就是你挡也没用,他就是要说,根本就没办法。你这个系统到最后,如果继续对抗,他会崩溃。”
    在当今“我的鼠标我做主”的网络时代,科技进步正在破解少数政治精英垄断权利的黑箱密码。在中国,无论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的民主力量,都在冲击思想禁锢。网络自由主义者推崇的政治观念,已经成为削弱官方媒体控制力,打破政府信息垄断的天然杀手;而被称为“网络异见人士”们,也正在“电子民主墙”上发挥着消解传统意识形态的主力军作用。世界性的民主化浪潮与网络时代的自主意识,已经迫使中共的胡温领袖们也不得不承认“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他们只不过是暂时性地退守到“需要时间”的托辞中而已。然而,民主化的脚步已经在冲破媒体“保持一致”的多元化发声中向我们走来。虽然,这个过程还会是漫长而曲折的,但我们对此十分乐观,充满信心。那种至今仍旧迷信传统专制权力可以依然故我地拒绝改革,不变地维持其对社会的高压与控制,不仅是对社会发展机理和民众力量的低估,同时也是对民运推动作用的视而不见。
    无论你感知不感知,我们这个时代都无可置疑地处在变革中。
   
    (转之《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