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今年北京两会舆论冲击波 —— 人大代表三吁“阳光法案”
·牟传珩头顶"红色记忆"、脚踏"中国特色"-- 谁让"太子集团"享受特权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全球化大震荡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 牟传珩 :今年两会军费高增焦点——中国军事崛起背后的民生之忧
·牟传珩:点击中共“解放思想”背后的禁区——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反思
·牟传珩:中国政府创新蓝皮书出笼-- 俞可平大胆颠覆"保稳定"观念
·牟传珩:网络“民主墙”时代的到来——信息革命对中国民主化的影响
·牟传珩:杜世成政绩下的阴影——青岛“PX”维权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应履行《奥林匹克休战决议》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 —— 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掀开政府捂着的钱袋——曝光中国财政制度黑洞
·牟传珩:北京“大国崛起”欲望的副产品——民族“新对抗主义”浪潮兴起
·牟传珩:通货膨胀真相还能掩盖多久-- 今后的中国是谁的中国?
·牟传珩: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
·牟传珩:中国“青年节”放假意在何为?--“五四精神”被误导、阉割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奥运倒计一百天——北京在微笑吗?
·牟传珩: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牟传珩:北京脸谱“新气象”——官媒借国外舆论歌功颂德
·牟传珩: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
·牟传珩:汶川大地震凸现“类化”意识——党性价值走向末路
·牟传珩灾后中国能有多大改变-- 北京会“告别过去”吗?
·牟传珩:“文化太监”余秋雨——中国御用文人的一面镜子
·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5、12"汶川地震撞击政府责任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政府职能——聚焦安监局"经营性"盖章
· 牟传珩: 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牟传珩:荡漾在胶州湾的绿色幽灵——奥运青岛海藻爆发
·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牟传珩:“谁来保护警察安全”——央视在灌输什么主题?
·牟传珩:"周老虎真相曝光"掩盖权力黑幕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牟传珩:邓小平第三次复出韬略轨迹——否定“两个凡是”与坚持“四项原则”
·牟传珩: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 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言塞湖”在哪里——“汪洋激流”能否冲开言禁?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北京奥运:人民担不起的政治工程——大众支持率在迅速下降
·牟传珩:必须给"大警察权"套上笼头
·牟传珩:解读北京奥运“西红柿炒蛋”——让世界目光接受红色文化洗礼
·牟传珩:谁在制造北京奥运神话 —— 中国人会变成“世界公民”吗?
·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牟传珩:北京奥运官员的阿Q心态-- 指责少数人到中国"挑毛病"
·牟传珩:中南海的“北京主义”奥运梦 ——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标准”
·牟传珩:走近中共“左王”柯庆施
·牟传珩:奥运走了梦难圆——中华百年追求在宪政
·牟传珩:杨佳案锁定俞正声政绩污点——上海司法黑幕千夫所指
·牟传珩:“言者无罪”剑指哪里?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牟传珩:京奥绚丽焰花背后的焦虑——“谁逼死了中小企业”?
·牟传珩:“三鹿”事件引爆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牟传珩:“周老虎”又回来了”——“祝咏兰”的“谎”撤大了
·牟传珩:腐败屁股的“高度”解读——“红颜祸水”来自“红色记忆”
·牟传珩:宪政视角中的公民社会——寻求权利与权力的对治
·牟传珩:中国“警民冲突”局势观察
·牟传珩: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牟传珩:解读“郝劲松黑伞”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牟传珩: 中南海突围 “改革”困局信号——“三中全会”幕后解读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牟传珩:中国官办工会的“性”无能
·牟传珩:兵团岁月的知青记忆——“樱桃园驻军四连”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牟传珩:周永康要律师“三个至上”——中国唱响“党的利益高于天”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异议人士”的时代脚色——从胡佳获奖谈起
·牟传珩:新华网炒作“政治算命”忽悠谁——中国未来十年“很稳定”吗
·牟传珩:党报重燃“意识形态斗争”狼烟
·牟传珩:中国拉响“管治危机”警报——2008年警民冲突频发盘点
·牟传珩:"解放思想"遭遇寒流袭击
·牟传珩:中国模式“辉煌”的沉重代价——写在“改革开放”30周年
·牟传珩:从“正龙拍虎”到“法庭审虎”
·牟传珩:花瓶人权大使“不辱使命” —— 黄孟复“唱支山歌给党听”
·牟传珩: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牟传珩:“红色记忆”的世纪传承——杨师群被谁构陷“反革命”?
·牟传珩 :“世界人权日”的北京回响—— 中华民族“百年梦想”再喋血
·牟传珩:“王蒙现象”的聪明与世故——“国人批判得够狠了”吗?
·牟传珩:《零八宪章》一石激起千重浪——大陆毛式“左派”也疯狂
·牟传珩:谁吹响了“市场经济”的号角——铭记“民运”长老汤戈旦兼纪念“民主墙运动”30周年文章
·牟传珩:「杨佳袭警」与「道亮杀官」
·牟传珩:罢教浪潮席卷中国——国务院紧急下达“怀柔”意见
·牟传珩:群体性事件浪击中国——媒体、学者痛批政府“寻找敌人”
·牟传珩:“爱国”愤青们的尴尬
·牟传珩:《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牟传珩:中南海的真正“敌人”在哪里?——《零八宪章》遭打压启示
·牟传珩:政府政策的屁股坐向哪里?——中国“改革开放”30年新动向
·牟传珩:中国GDP“保八争九”之忧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据联合国开发署报告,中国每年因空气污染导致 1500万人患支气管病, 2.3万人患呼吸道疾病,1.3 万人死于心脏病。在全球污染最严重的20 个城市中,中国占了16 个。世界银行中国污染报告称,中国每年约有75 万人由于空气污染而早亡。 眼下,北京奥运临近,国际社会由于担心中国环境恶化和北京空气质量影响健康,一些国家甚至建议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不要提前到京;另有一些国家和组织要求部分奥运项目异地举行。记得曾在德国举行的八国集团与发展中国家领导人对话会议上,有关气候与温室气体减排的话题,正从国际政治、经济的双重角度,对中国经济的发展模式提出了全新的质疑。而恰恰如此同时,中国无锡太湖又爆发了由“蓝藻”事件引发的水源危机与人心恐慌,更令国际社会议论纷纷。
   
    中国官方媒体曾一度在世界上推广以 “北京共识 ”,取代“华盛顿顿共识”的中国发展经验,并将其放大为“北京发展模式”,说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的发展经验对世界上其他国家都具有适用性。甚至更有人把北京发展经验描绘成中国崛起的“软力量”。所谓“北京发展模式”,简单地说就是“发展就是硬道理”意识推动的经济高增长,即以资源高耗、环境污染为代价,日益呈现出复合型、压缩型、结构型且又恶性循环为特征的中国“ GDP主义”发展道路。这条发展道路,已导致了中国无法挽回的环境死局。
   
    “北京发展模式”所导致的环境死局最主要表现在空气、土壤与水源这三大污染上。首先是严重的空气污染。目前,中国二氧化硫排放量世界第一,年排放量近 2000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世界第二。有关部门监测的 343个城市中有 3/4的居民呼吸不到新鲜空气。其二是土壤污染。中国接近 1/10的耕地遭到污染;是世界三大酸雨区之一, 1/3的国土被酸雨侵害;沙化及强沙化趋势土地面积达 45.3亿亩,占国土面积的近三分之一,每年还要增加 1万多平方公里。如今,全国 18个省的近4 亿人口的耕地和家园因此受到威胁。其三是水源污染。中国年度污水排放量为400 多亿吨,排名世界第一,超过环境容量82%.全国 70%的江河水系受到污染,七大水系中劣五类水质占 41%,基本丧失了使用功能。城市河道 90%以上遭到严重污染。有报道称:水污染甚至造成了“天上七彩虹,地上五彩河”的奇观。如今,全国 75%的湖泊出现不同程度的富营养化,有 3.6亿农村人口喝不上符合卫生标准的饮用水。五大淡水湖除无锡太湖引发的水源危机外,其它四湖鄱阳湖、洞庭湖、洪泽湖、巢湖的污染也都已经非常严重,山东的微山湖基本已经废了,云南的滇池也都臭了 ……而在海河流域,更无原始意义上的水质,如今那里流动的全是污垢。谁也无法统计,中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到底有多少已经变成死河的河流。河流是大地母亲流淌的生命乳汁,而一条条臭河和死河,充分力证了中国“ GDP主义”发展道路付出的沉重代价。今天,北京、天津等大城市都靠水库蓄水,济南泉水几经干竭,青岛人喝的却是黄河水,河北的广大中小城市和农村靠的则是深层地下水,而这种地下水的补充非常困难,目前已经严重超采,人们喝的已是子孙的水了。另有中国水土流失面积高达 356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三分之一还多。与陆地相比,人们对人类活动给海洋造成的影响更为可怕。在北部湾沿海,当年曾战天斗地围海砍树,将长满郁郁葱葱红树林的滩涂修成农田,而从上个世纪 90年代中期起,这些收成较低的咸酸田又被推挖成一口口虾塘鱼池。专家认为,当地大量红树林的毁灭,使海洋环境发生了难以逆转的变化。作者所在的青岛,其西海岸经济发展导致环境污染也很突出,火力发电厂造成严重空气污染,前湾港煤炭、矿石码头的粉尘污染尤为突出,胶州湾周边工厂对海水的污染等已十分堪忧,而市府仍在大力引进石油化工大项目,这将给当地百姓带来更大损失,导致民众忧心忡忡,不可终日。

   
    当前,中国长期积累的环境问题尚未解决,新的环境问题又不断涌现,一些地区环境污染和生态进一步恶化。主要污染物排放量超过环境承载能力,水、大气、土壤等污染日益严重,固体废物、汽车尾气、持久性有机物等污染都在持续增加。发达国家上百年工业化过程中分阶段出现的环境问题,在中国都已伴随着政府近些年来好大喜功的大干快上和利益集团的疯狂掠夺与贪婪而集中显现出来。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环境已经到了极其严峻的预警时代。虽然,中共胡温高层已提出“科学发展,宏观调控”,然而资料显示,去年和今年上半年,全国 GDP增速仍高达 11%以上,远远超过“十一五”规划纲要设定的经济发展预期性指标,经济增长由偏快转向过热的趋势丝毫没有扭转,以高能耗、高污染行业为主的产业结构更没得到有效调整。
   
    中国“GDP主义” 透支性发展道路已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不仅使以往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而且成为进一步发展负荷不起的沉重包袱。一些地方“癌症村”的出现无法治愈,一些资源性城市资源枯竭转型困难,种种环境污染恶果已不可逆转地陷于死局。 据媒体报道:河北省安平县南辛营等5个村的群众不久前联名反映,流经当地的滹沱河污染严重,影响群众生产生活。南辛营村村民王言平说,河滩里种的红薯煮不烂、种的花生是苦的,河水浇棉花和玉米会把庄稼烧死。安徽省广德县独山村因为村子附近建了一家电池厂,水稻铅超标15倍,村里部分儿童铅中毒,一些农作物和果树死亡。因害怕井里的水有毒,村民饮用水用的全部是桶装水。
   
    有人称,当前中国的发展模式是“烧掉资源,换取GDP ,留下污染。”这一经济发展模式,最终把中国引向了一条“北京发展模式”无法破解的环境死局。无论胡温高层怎样倡导科学发展,宏观调控,面对日益凸现的地方权贵与利益集团无法刹车的贪婪与疯狂都难以奏效。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的调查表明:去年,我国万元GDP 能耗虽然下降了1.33%,但全国和绝大多数地区没有完成 4%的既定目标,主要污染物不降反升,水污染的化学需氧量和二氧化硫排放量分别同比增长了 1%和 1.5%. 50年来,我国的GDP 增长了10 多倍,但矿产资源消耗却增长了40多倍。单位 GDP能耗比发达国家平均高 47%,产生的污染是发达国家的几十倍。
   
    从宏观层面来看,中国由于环境污染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每年高达 2800多亿元,占 GDP的10% 左右,今后中国还将迎来一个环境灾难高发期,其规模、频度、严重性将史无前例。对此,一些头脑清醒的中国问题观察家警告说,环保问题将是中国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国家环保总局环境应急中心副主任陈善容日前告诉媒体说,近年来,中国先后出现了松花江污染、湖南岳阳砷超标、甘肃徽县血铅超标、太湖污染等一系列严重的污染事件。有的地方甚至因污染发生了流血冲突,影响到了社会的稳定。
   
    今日中国,贪污腐败,两极分化,社会矛盾加剧。而“北京发展模式”的政府主导型经济,则完全背离了市场优化整合资源的自然方向,已经演变成典型的双向掠夺经济:一方面是掠夺自然资源,大量圈地、采矿、捕捞;另一方面则是对普通百姓利益的挤压、盘剥、掠夺。在一种“以钱为本”的社会中,当权力不受监督,为私利而谋,其违法腐败的行为就屡见不鲜了,各种杀鸡取蛋的经济行为就会屡禁不止。中国近 30年的所谓“改革开放”的出发点,就是试图借“发展就是硬道理”的经济增长,来维护政治上已无法自圆其说的制度合法性。然而,现在经济增长却和社会腐败、生态破坏、环境污染同步发展,已经彻底打破了所谓“北京发展模式”的神话。实质上北京排斥政治民主的纯“经济发展模式”,就是一条长期靠透资国力,截子孙后路,以输出生态资源的高消耗、高成本,高环境破坏为代价,来维持的粗放型、掠夺性自杀式经济增长的道路。如此一条发展道路根本无法破解中国已经完全恶化了的环境死局,因而最终注定要演化成为需要全民共同参与解决的政治问题。
    --------------------------
    原载《议报》第332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