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新文明论坛
· 牟传珩:脱下中国“科学发展10年”的裤子——暴雨把“北京模式”打回原形
·牟传珩:“党的领导”为薄谷开来授予“免死牌”—— 一场“特色”对“特权”
·牟传珩:极左势力投弹轰炸“十八大”——党内反改革新《万言书》炮制出笼
·牟传珩:胡锦涛“7、23”讲话为“十八大”揭秘——中南海继续坚持“中共特
·牟传珩:沉积成苔藓故事的囚徒视角
·牟传珩:中共十八大来临险象环生—— 中南海摆脱不掉的死亡阴影
· 缅甸新闻审查破禁冲击中国——“最无耻太监媒体” 遭万口唾骂
·牟傳珩:中共「十八大」代表圈點出籠──「中共特權社會主義」的最新背書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的军方“鹰派”
·牟传珩:走向宪政:体制内外变革力量合流——吴敬琏为《零八宪章》背书
· 牟传珩:“北京软势力”战在全球挫败——中国民众发起反“国教”洗脑
·牟传珩:世界聚焦中国民族主义乱局 ——“礼仪之邦”何以沦为“地沟油老汤”
·牟传珩:大陆“文革”在反日浪潮中借尸还魂——从“孔三骂”到“韩两掌”的
·牟传珩:一封公开信遭遇到的政治迫害——惠真法师被失踪10多年的记忆
·牟传珩:钓鱼岛危机政府难辞其咎——中国打砸抢浪潮令世界侧目
·牟传珩:每个党官都是薄熙来——别再自我标榜“先进性”
·牟传珩:中国浸泡“地沟油老汤”的新对抗主义——比日本极右势力更值得警惕
·牟传珩:中国民众呼唤正义社会 ——习近平时代能否给出一个新的答案
·牟传珩:习近平没有勇气否定毛泽东——中共“十八大”将继续“奉天承运”
·牟传珩:胡锦涛“十八大”报告味同嚼蜡——北京在开什么会?
·牟传珩:“保卫十八大” 口号在北京响起——解密维稳“台帐”与24小时监控
· 牟传珩:习近平就职演说只字未提“政改”
·牟传珩:为温总理下野的政治前途设想——担纲组建“社会民主党”
·牟传珩:“红朝遗老”倾巢而出——十八大报告让腐败势力“谢主龙恩”
·牟传珩:中南海走向第五代保守——预期习近平“政改”纯系幻想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邪路——胡锦涛“三自信”令世界贻笑大方
·牟传珩:习近平偷换“中国梦”
·牟傳珩胡錦濤判定普世民主是「邪路」──十八大報告「和諧世界」圖窮匕見
·牟传珩:习近平“党治新政”与“维稳模式”——世界人权日中共侵犯人权依旧
·牟传珩:歌功颂德误国,批判反思兴邦——习近平君临天下尽显媚态浮夸之象
·牟传珩:习近平沿用“以党治国”老套路——“神化党”的努力是死棋
·牟传珩:在博客中国网证伪“新政、新气象”
·牟传珩:习近平“必须警醒起来”——神化党只能加速腐败
·牟传珩:习近平“必须警醒起来”——神化党只能加速腐败
·牟传珩:在博客中国证伪“新政、新气象”
·牟传珩:“习新政”打响控网第一枪 ——哪里有“法外之地”,哪里就有党的领
·牟传珩:中共“戈贝尔”野蛮阉割“中国梦”——民众网上力挺《南方周末》
·牟传珩:揭秘中共申奥后迫害“异见人士”第一案——政法委、宣传部联手操控
·牟傳珩:中國「伴娘黨」淪為「妾室」──習近平牽手八大政治舞伴
·牟传珩:习近平拒绝否定“毛左30年”——太子党魁吹响红色接班进军号
·牟传珩:揭秘中共申奥后迫害“异见人士”第一案——政法委、宣传部联手操控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牟传珩:“习近平新政”动向追踪—— 刘云山凸现意识形态沙皇地位
·牟传珩:习近平的红色帝国复兴梦
·牟传珩:海口群体上街事件借助“钟馗”——“习新政”禁言抓人衙内有“鬼”
·牟传珩:民众反军人干政声浪波涛涌动——全国“两会”军事强国梦狼烟高起
·牟传珩真假习近平:毛的里子、邓的面子—— 官方媒体印证“新南巡讲话要点
·牟传珩:中国“两会”的“两不会”——一堂中共“十八大”用过的残渣剩宴
·牟传珩:两会发出政治信号:习近平为政改划终止符
·牟传珩:两会发出政治信号:习近平为政改划终止符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维稳模式”走向绝路——依法治国从释放异见人士起步
·牟传珩:习近平防变向左转,刘云山拜祖推红潮
·牟传珩:习近平垄断“3+1”权力——中共政法委新布局强化维稳功能
·牟傳珩:習近平訪俄飲鴆止渴──莫斯科朝聖尋紅色帝國夢
·牟傳珩:中國特色「三自信」的矮子心態──人民不給中南海「甜檸檬」背書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牟传衍:安倍右倾与习近平左转──中南海「七不讲」引发舆论公愤
·“六四”前牟传珩:北京意识形态狼烟高起——习近平左转引发政治乱局
·牟传珩:中国百年斗争史就是宪政与反宪政的历史——政治转型的时代性挑战
·牟传珩:中南海异常划“政权安全”高压线
·牟传珩:习近平“奉天承运”最新政治信号——西柏坡再拜神宣示“两不变”/牟
·牟传珩:聚焦中南海派系冲突与意识形态斗争
·牟传珩:政治寒流来自中南海——北京反人权闸门大幅开启
·牟传珩:中南海“政权安全大局”与薄熙来案定性
·牟傳珩:薄熙來根連中南海──習近平煮豆燃豆萁
·牟传珩: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治僵局——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
·牟传珩:中国法制进入最荒唐的时代——“两高”释法令世界错愕、侧目
·牟传珩:谁伪造了“习近平改革者”形象
·牟传珩:党性与人性:自由与服从的冲突——当代中国注定要政治动荡的根源
·牟传珩:习近平的红色帝国复兴工程 ——三中全会政改泡沫破灭
·牟传珩:我与习近平打赌
·牟传珩:十八届三中全会绽放空心花炮——“2.0时代” 改革泡沫能吹多大?
·牟传珩:民众踏着“炸弹”做“中国梦” ——青岛输油管大爆炸震惊国人
·牟传珩:中南海进入神经衰弱时代──习近平设「国安委」谁紧张?
·牟传珩:当今中国真“政改”分野——“集权在党”还是“还权于民”?
·牟传珩:预警社会思变时代的到来——北京恐惧“政权安全、社会动荡”
·牟传珩:从“人权对话”到“人权对抗”
·牟传珩:习近平带头民间吃包子不如带头公开财产
·牟传珩:2014年中国“刀把子”开门亮刃——十八届三中会后镇压寒流骤起
·牟传珩:习近平高举分裂国民的旗帜
·牟传珩:2014年开局“刀把子”亮刃——评许志永案开庭
·牟传珩:全国“两会”风口浪尖上的焦点——揭开“深改小组”与“国安委”迷
·牟传珩:用五条准据判定习近平的真面目
·牟传珩:习近平“打右灯,向左转”——政治妥协的精髓不容阉割
·牟传珩:中国太子党集权世袭——习仲勋寿辰打开政治观察窗口
·牟传珩:全国“两会”前人权环境持续恶化——致死异见人士父亲迷案被推向风
·牟传珩:“一个分裂的国家,两个对等的政权”——由“王张会”引发的政治议
·牟传珩:中国“两会” 代表、委员同台演戏——谁把中共“权力关进笼子里”
· 牟传珩:聚焦微信封号与网特培训——中南海恐惧网络舆论颠覆
·牟传珩:习近平垄断国安委大权新动向——北京不再受理越级上访
·牟传珩:习近平反腐会指向江泽民吗?——全军统一悬挂五代党魁题词启示
·牟传珩:辨识一个真实的中国——北京警方大演练剑指群体事件
·牟傳珩:假象穩定」背後的「爆炸聲」
·牟傳珩:假象穩定」背後的「爆炸聲」
·牟傳珩:假象穩定」背後的「爆炸聲」
·牟传珩:习近平刘云山谁绑架谁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一把手工程”——中南海正在加紧向网络自由亮剑
·牟传珩:新“国安委”陷于“六四”纪念恐惧——北京向自由派知识分子下狠手
·牟传珩:国安会开创“反恐”、“打异”震慑维稳新模式——中国走向暴力治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中国在科举制度以前,选官采用举荐制。早在夏朝,统治者就有所谓“夙夜惟寅,直哉惟清”的廉政用人思想。西周在选择官吏时,吸取夏商亡国的教训,特别重视道德品行,以“六德”(即知、仁、圣、义、中、和)与“六行”(即孝、友、睦、姻、任、恤)作为取舍官吏之标准。由于司法官是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所以西周在挑选司法官时,更是要求既要道德高尚,又要知刑懂法,也就是遵循“有德惟刑”的标准。后来科举替代了举荐制,官吏腐败随之而来。中国历史上的科举考试制度加荣归故里,光宗耀祖的社会价值取向,足以树立起中国人的“崇官人生观”——“生当做官杰”,家有官品,鸡犬升天,财源滚滚,官本位意识已经渗透到社会的各个领域。共产党当政时代废除了“万恶的科举制”,“新中国诞生”,要“万象更新”,人们期盼一定会有一个公正、公平、平等,比科举好许多倍的选官制度。 在毛泽东时代,中共用官的标准是“根正描红”,“穷则革命”的才能做接班人。因而,那时的选官原则是:党性、阶级性和革命觉悟。当时的人民都要高看“革命干部”一头。 因为“革命干部”无所不能。但“革命干部”有大小,官品表现为行政级别,有什么级别就享有什么待遇。那时的“革命群众”谁敢对“革命干部”说“不!”。因此没有约束的权力就必然导致腐败,毛泽东在世的时候,官僚走后门,搞特殊化就已经漫延中国大街小巷了。毛死后,邓小平修改了毛泽东的经济路线,但权力依然不受监督,官场腐败更甚,出现了“权力寻租”新名词,官员贪污腐化、挥霍浪费、欺压百姓、冷漠刁难比历史上的任何时代都毫不逊色。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中共就提出“四化”标准,后来又出了“选拔干部条例”等等,但都不过是给人看看而已。这些标准很软化,没有过硬的尺度,这样说也行,那样说也可,有的标准还可以移植和假冒,人为制造。于是就有了“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的民间顺口溜。

    当下管官的曾庆红大人在中共“十七大”期间大发感慨:“铁打的兵营流水的官”,这话其实是“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名句的改用。那么当今时代要用什么的人做官呢?李鸿章曾经说过,世上最容易干的事就是做官了,要是一个人连官都做不了,那就十足地无用了。 其实,这话说的太轻松了。做官,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行,做官可是有很多“学问”的,特别是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实中。比如要学会察言观色,看风使舵,曲意迎合,伶牙利齿,奴颜婢膝,阿谀奉承。还要有善拍、会拍、能拍的“三拍功夫”。如今大大小小的官吏,哪个不是这方面的高手?没有这样的功夫你会进班子,入常委。说白了,做官就要精通马屁经、厚黑学,能巴结,厚着脸皮去跑、去送、去要。当今价值观扭曲的时代,卑躬屈膝,低眉下眼,不仅不会让人瞧不起,反而“进步”还很快。要在官场上混,甚至还想越混越好,位子越混越高,房子越混越大,票子越混越多……就真要善于时刻揣摩上方意图、心理,精心领会领导精神。做官要首先做到要官级不要人格,要地位不要品味,要效忠不要良心。正是在当今如此官文化现实中,才有了“任人唯贤”新解的“新官场任人秘籍”——接班人“八唯标准”。 如今官场什么人可以入围接班? 首先一唯是“任人唯帮”。今日中国官场,自上而下,帮派林立,局面复杂,已成为海内外舆论的关注的焦点。什么上海帮、北京邦,太子党,共青团,虽不少是望风扑影,但的确也反映了中国官场接班人要“看好主子,站好队”的现实,自上而下,层层如此。台上你好我好,相互吹捧,一团和气,台下你争我夺,下套子、使绊子。不少官员都是因媚错了主子而丢官去职的,就更别想再晋级加爵了。 其二是“任人唯上”。 中国官场 “任人唯上”标准也就是唯上是尊。要眼睛向上看,领会上级的意图,上级让你安排谁就安排谁。在中国当官不由民作主,所以各级官员都只对上负责。今日中国,“党管干部”,也就是上级党领导看好谁,下面就提升谁。堂皇一点的还要上级派员下来考察干部,上级看不好的下面再有想法也是枉然。“任人唯上”选官,不要说无法与先进国家的选票箱产生的官员比,甚至较之封建时代的科举选官都落后。 第三唯是“任人唯钱”。要当官没有钱不行,当下跑官的,都落在卖官上,有决定权的官很少不发这个财的。对此新闻媒体已多有报道。因而破了财当官的一旦上台就一定要加倍捞回来。所以社会哪能不腐败? 当官就有名,当官就有利,当官就有财,历史上造“官”字的那个仓洁,当时就想到了:“官”字的上部是家,下部是摞起来的钱柜,意为做官就有钱,做官才有钱,所以中国人都不顾一切的去卖官、做官。 第四“唯”要算“任人唯媚”。会媚上是当今做官、升官的官场秘籍之一。你只有曲意迎合,伶牙利齿,奴颜婢膝,阿谀奉承,善拍、会拍、能拍才能当得了官,升得了级。中国的太监举世闻名,伺候主子能伺候出花样来。历史上的官们学了不少太监的功夫,也给官场做了示范,传下了不少经验,如今的官员又把它演绎得淋漓尽致。 五是“任人唯吹”。这是当下中国特色的官场最经典的文化现象之一了。不会吹怎么能当官,又怎么能被上级看好?上方好大喜功,需要政绩,你能不配合吗?你敢拖后腿,GDP不吹怎么增长? 你想升官得有面子上的业绩。于是便需要下级吹捧,会吹的下级自然升官的几率就高。 六是“任人唯亲”。官场上流行“上阵还是子弟兵”,“朝内有人好做官”都是说与领导有亲朋关系的做官就容易一些。哪个领导不需要有一定的关系圈为自己的势力范围。除了亲朋好友之外,还有老领导、老部下、老同学甚至诸如老乡、老邻居等老关系。正所谓“亲不亲,关系分”。 七是“任人唯色”。有的领导身边好用美色,美其名曰:重视女性。因而今些年来,好看的妇女干部不少,更不要说那些色权交易的升官发财者了,对此,媒体也有不少报道。 八是“任人唯秘”,即秘书。按辞书上解释,秘书其主要职责是协助领导人综合情况,调查研究,联系接待,办理文书和交办事项。他们是领导的助手、参谋和事务处理者,他们跟着领导,拎着皮包,鞍前马后,唯唯诺诺。他们是领导者的“身边人”“自家人”,属于势力范围,所以容易被提拔做官。正可谓“近官者官”。这也是一种古老的官场病。著名诗句“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为春”,就是曲折地针砭这一流弊的。 九是“任人唯顺”。要想被提拔不能不顺从领导。你这个人再有本事,也不能带刺,有主见。不能动不动就给领导提反对意见。如果你与领导意见相佐,动不动就有自己的想法,甚至认为你的想法比领导的高,你的本事比领导的大,别说升级,第一个下岗的就是你。 有句古话:“得民心者得天下”。然而看看中国自古以来的历史就可以看出,在掌权者看来,实际情况是“得官心者得天下”,每个掌权者都是按照自己的好恶选拔下属,把那些他认为百分之百忠于他的人选拔到重要位置担任领导,给以优厚的待遇,以便他们为己卖命。掌权者们认为,只要维护好了全国官吏们的利益,也就全国一条心了;欲巩固政权,必须先巩固官吏队伍。因此就有了中国新官场任人秘籍的“九唯标准”。由此标准选出的官员正如明末袁宗道概括成的三句话:“对上司要做狗,对同僚要做鬼,对百姓要装神。”其实这样的官不管如何装神弄鬼,但历来都被看成鼠辈。清朝吴趼人《俏皮话》就有如下讽嘲:皇帝因为猫捕老鼠有功,想给它一个官职,以酬谢它的劳苦。猫却极力推辞,不肯接受。皇帝很惊奇,问猫为何不肯做官,猫说:“臣如今不做官,还能做个猫;倘若一旦做了官,便连猫都做不成了。” 皇帝不批准猫的请求,一定要让它上任。猫说:“我已发誓不改变自己的节操,如果要上任做官,就非改变不可。否则,同僚们便无法安身。所以臣不敢受命。”皇帝问什么缘故,猫说:“老鼠向来怕猫,而如今天下做官的,全都是一帮鼠辈,倘若我出来做官,那他们这些同僚将如何安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