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非正常死亡”蔓延中国
·牟传珩:司法部为薄熙来背书——李庄案舆论交锋再起
·牟传珩:阉割科学本质的“科学发展观”——胡锦涛逆“五四精神”而行
·牟传珩:刺向公权力的剔骨刀 ——辽宁拆迁血案再启示
·牟传珩:温家宝三哭胡耀邦
·牟传珩:杨佳血案诠释温家宝“尊严论”
·牟传珩:反普世价值声浪又起——红墙大内精神再分裂
·牟传珩:太子党、共青派与《零八宪章》——中共“十八大”前价值观对决
·牟傳珩:中南海已陷入「維穩怪圈」─世博會一片風聲鶴唳
·牟传珩:上海灯火辉煌下的污垢
· 牟传珩:红色文化桎梏下的官场生态——习近平用党八股批党八股
·牟传珩:红色文化桎梏下的官场生态——习近平用党八股批党八股
·牟传珩:世博上访到校园血案
·牟传珩:司法刑讯逼供黑幕——“后李庄时代”律师大阉割
·牟传珩:烽火环围紫禁城——“收入分配改革”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模式”走到了尽头——中国工潮蔓延催生独立工会
·牟传珩:中南海“维稳”在破局——恶性事件天天都有新纪录
·牟传珩:在逆境中升华的燕鹏——用信赖与支持为你喝彩
·牟传珩:“七、一”到来风云突变——紫禁城里烽烟再起
·牟传珩:又一个“中国特色”的牺牲品——刘贤斌被捕案件再启示
·牟传珩:苏州群体事件向政府要说法——“乘凉式散步”维权新模式
·牟传珩:中国的现代化转型困境——北京发展模式错在哪里?
·牟传珩:北京政治中心大纹裂——多元化发声常态化
·牟传珩:北京政治中心大纹裂——多元化发声常态化
· 牟传珩:政治改革不能继续延误—— 政府尊重人权一刻不能懈怠
·牟传珩:城市“局外人”的尴尬境地——谁剥夺了农民工的文化权利
·牟传珩:谢韬老撒手人寰——留下“民主社会主义”冲击波
· 牟傳珩:温家宝「南巡」背後玄機
·牟传珩:破译共产文化分裂人性,控制精神魔咒——“党性”、“阶级性”、“被代表”与“被解放”批判
·牟传珩:李长春呼应薄熙来——重庆“唱红”文革主旋律
·牟传珩:胡锦涛温家宝对比阅读——两个“重要讲话”分歧在那里?
·牟传珩:镣铐哗啦中秋难——中国异见人士没有“团圆节”
·牟传珩:温家宝“政改”呐喊舆论冲击波
·牟傳珩:民怨擊鼓中南海——重慶刑訊逼供震驚中國
·牟传珩:中共给刘晓波获诺奖投了关键一票
·牟传珩:世界为中国异议人士喝彩——呼吁团结在诺贝尔和平奖的旗帜下
·牟传珩:刘晓波获诺奖令中国当局失措
·牟传珩:亮出旗帜:时不我待勇者胜——致温家宝总理的民间谏言书
·牟传珩:谁策划了拒绝政改“宣言书”?——党喉舌蓄意反击温家宝
·牟传珩:谁在抢夺舆论发球权——《人民日报》异声突起为哪般?
·牟传珩:薄熙來挑戰國家立法權威——重慶欲設「袭警罪
· 牟传珩:反“政改”声浪为何戛然而止
·牟传珩:阉割“自由思想”的杀手在哪里?——反思中国文化专制的苦难历程
· 牟传珩:寻找宪政共识的“刘晓波代价” ——诺奖为《零八宪章》群体塑雕揭幕
·牟传珩:中国制度内维权死路——公权力遭遇公民剔骨刀
·牟传珩:意识形态烟雾掩护下的权力世袭 —— “红二代”重庆聚首唱红中国
·牟传珩:诺奖折射北京立场的龌龊表达——人权日国内大规模侵犯人权
·牟传珩:应对中国特色的“合法性危机”——“普世民主”姓“宪政”
·牟傳珩:中南海「政改」泡沫破滅──「胡温新政」概念股無人再炒
·牟传珩:沉积成苔藓的囚徒故事——写在狱中的散文诗
·牟传珩:谁锁上了总理发声频道?——温家宝“两会”能否最后一搏
·牟传珩:失去正义阳光的国家——“全民弱势时代”呼唤公民社会
·牟传珩:中国特色一大怪:越反腐败越腐败——“美丽屁股”打败“绝对领导”
·牟传珩:《让子弹飞》冲击“主旋律”——恶搞“红色记忆”为谁献礼
·牟传珩:温家宝接见访民掌掴谁?——这样的“作秀”多多益善
·牟传珩:中南海舆论管控新动向——北京进入权力密室交易期
·牟传珩:世界“让茉莉花飞”——中国“央视”谎言还能维系多久
·牟传珩:我的《 “让茉莉花飞”》文章被封杀了!
·牟传珩:薄熙来“唱红”给谁听
· 牟传珩:在黑暗中寻找正义的阳光——迫害陈光诚召唤“茉莉花革命”
· 牟传珩: 正当性抗争伦理——“茉莉花革命”见证公民力量
· 牟传珩: “人大”代表缺席冲击波——中国特色“代议制”从内部纹裂
· 牟传珩:“茉莉花”香开中国两会 ——党报向代表委员传递政治暗喻
·牟传珩:温家宝答记者“最大危险在腐败”——“新四个坚持”叫板“五个不搞”
·牟传珩:北京拿什么确保“核安全”——中国核电 “大跃进”之忧
·牟传珩:“中南海声音”被世界边缘化——北京踩国际联军脚后跟
·牟传珩:有道伐无道,善莫大焉——“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改善民生”面对军方压力——透视国防预算攀升背后
·“加强创新社会管理”的玄机
· 牟传珩:中国红色文化的绝唱——重庆卫视舆论叫春遭唾弃
·牟传珩:“枪杆子政权”兔死狐悲——“票箱民主”席卷全球
· 世界绽放“艾未未微笑”——“中国特色”不容“特立独行”
·李庄PK薄熙来——中国律师遭遇政治天敌/牟传珩
·牟传珩:在“法律不是挡箭牌”的中国——“我爸是李刚”让法律“飞”
· 牟传珩: 我被“以言治罪”,两次重复起诉——公检法合伙制造政治冤狱
·牟传珩:中国人权恶化令世界诟病 ——白宫点击中南海敏感神经
·牟传珩:重庆“唱红打黑”全面崩盘——中南海力挺薄熙来遭阻击
·牟传珩:国内食品安全失控——中南海执政能力见底
· 牟传珩: 中国人权恶化令世界诟病——白宫点击中南海敏感神经
·牟传珩: 中国特色的“自杀式袭击” ——“政权机器和炸弹赛跑”
·牟传珩:中央政法委政治亮剑——“公民社会陷阱论”炮制出台
·牟传珩: “唱红”背景下“公诉团”飞蛾扑火 ——中南海立场纹裂烽烟再起
·牟传珩:中共政治纪律出现大问题 ——“谣言”迭起的危险信号
·牟传珩 :薄熙来把红地毯铺向北京——中国“红”灾违逆世界潮流
·牟传珩:内蒙民众正当性抗议遭镇压 ——“六四”维稳模式是一盘死棋
·牟传珩:“唱红中国”的民间伴奏 ——“爆炸声音”与群体事件遍地开花
·牟传珩:“唱红中国”的民间伴奏 ——“爆炸声音”与群体事件遍地开花
·牟传珩:北京为什么朋友越来越少——也为中共建党90周年献礼
·牟传珩:中央纪委发文背后的玄机——中南海的三个发声频道
·牟传珩:“拉开记忆的纱窗”——向每个失眠的夜晚宣战
·牟传珩:“拉开记忆的纱窗”——向每个失眠的夜晚宣战
·牟传珩:中共建党90周年上访潮冲击波——“光辉旗帜”为何冤民云集
· 军方反“三化”新动向——北京“政治斗争”升级 军方反“三化”新动向——北京“政治斗争”升级 牟传珩:军方反“三化”新动向——北京“政治斗争”升级
·牟传珩:辛亥革命百年反思——只有宪政才能给政治斗争有序空间/牟传珩
·国内异见人士“被”窒息——中国人权成为“沉没的声音”
·国内异见人士“被”窒息——中国人权成为“沉没的声音”
·牟傳珩:如此造假的「輝煌工程」──「七一」重黨輕民的膠州灣獻禮
·牟传珩:汪洋和薄熙来大扳腕——聚焦中共“十八大”前沿战
·牟传珩:汪洋和薄熙来大扳腕——聚焦中共“十八大”前沿战
·牟传珩:“康梁维新”功不可没
·牟传珩:“康梁维新”功不可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最近转载了路透社本月11日发自北京的震惊消息,说“目前身兼中国国家主席和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锦涛受到了把其中一项职务让给其他人的压力。”该报道称,在计划于今年秋天举行的中共17大上,胡锦涛可能会把国家主席一职让给现国家副主席曾庆红。援引路透社报道的《南华早报》,还提出了所谓“分权论”的理由。即,可能会改变目前胡锦涛一人占据国家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这三项最高职务的结构,恢复20世纪50、60年代时的结构。当时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分别掌握党、政、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最高职务。此说一度在海外盛行,并引起不少反响。其实这是由于海外一些舆论并不了解中共党的总书记任国家主席的制度设计意图,即中共有意在逐步推行“强主席、弱总理”的最高权力格局。要充分说明这一问题,还要从“邓版政治体制改革”说起。  
   
    邓小平的政治哲学,其实是一种“两手哲学”,我在《中共四代政治哲学探索》一文中称其为“合二为一”哲学,用他的话说:就是一手抓改革开放,一手抓打击经济犯罪;一手抓物质文明建设,一手抓精神文明建设。两手都要管用,两手都要硬。于是他把“两个基本点”合在一起,应用在“邓版政治体制改革”上。其具体表现在“权力下放”和“党政分开”的两手改革措施上。我不赞成那种基于主观好恶,根本就不承认有“邓版政治体制改革”的观点,就好比你可以批判共产党的立场,但你不能否定共产党有自己的立场这个事实一样。邓小平在改革开放过程中认为:权力下放是有利于调动基层积极性的一手;而党政分开又是加强并改善中共社会控制力的一手。他的目的是更好地实现共产党的领导。
      中共传统的制度设计,是由一党来集国家全部权利,也就是党权政权一体模式。当时在邓小平们看来,如果在党政不分的前提下,单方面权力下放,便意味着党政权力一起放下去,那么中共中央的最高权力便会被双重削弱,无法保障其统治集团驾驭局面的能力。而党政分开,党从政府权力中退出,当政府权力下放时,党的权威则会不受根本影响。这就是邓版改革老谋深算的心机所在。
      于是邓小平们设计,在党从政府退出之后,将党的主要精力专注于选择执政首脑,并通过控制首脑来控制政府,而且还要在议会通过控制大多数代表,来保障自己的意志能转变为法律与政策得以推行。党本身不再直接指挥政府,从而使党务行为与行政行为在形式上实现分离。在这样的改革设计方案中,党中央要通过行使政府首脑提名权和议会提案权与表决权,来实现党的宏观领导。中共建制后,中国一直实行的既不是议会制民主政体,也不是总统制民主政体,而是所谓形式上的“议行合一”,但本质上却是“党政合一”的集权政治体制。

   
     客观的说,邓小平改革之初,是主张“党政分家,权力下放的”。但“6、4”之后,他发现仅仅是这种改革的迹象,就已经导致了中央权威的下降,并影响了他所需要的政治稳定。邓小平正是基于既要保障党政分开,又要保障共产党的执政权利,所以便提出党的各级最高领导人在政府里出任最高首长,在中央政府出任国家元首,从而在制度设计上从内阁制向总统制政府靠拢。按照中国1982年的宪法规定,政府体制类似于议会式的内阁制。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总理有组阁权并对全国人大负责;国家主席是国家元首,但仅是礼仪上的荣誉职衔,根本没有实权,学术界曾把它称之为“虚位元首”。1992年10月中共召开“十四大”,这是由邓小平最后一次直接主导执政权力总体布局的党代表大会。邓在这次会议的所谓“政治安排”,就是决定了党的总书记任国家主席职务。从此国家主席职务不再是荣誉职衔,更不再安排退下来的老人担任。这种制度的改变与政治安排,被中共视为是由邓小平主导的最重要的一次体制变革,已为中共领导集体所接受。对此中共御用理论家们认为:邓小平主导的权力下放和党政分开的“政治安排”,从逻辑上必然通向中央总统制和地方分权制。据悉法律界已有人探讨要在《宪法》中增加国家主席的“国务权力”,以进一步使中国现行宪法体制中的虚位国家元首制度,向实权国家元首制度转变。因此,依据上述分析,在这样的背景下要胡锦涛让出国家主席的说法,显然是站不住脚的;而曾庆红也对邓小平的“政治安排”与统治集团内部所达成的共识心知肚明,他又怎么会如此明知不能为而为之呢?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现行宪法明文规定:主席作为国家元首只有名义上的权力,没有治国行政权力。然而,现行国家权力体系的相互关系并不明确,根本无法套用正常法治国家的政府体制模式。如今,中国国家主席地位日趋突出,越来越与宪法所规定的权力结构发生冲突。这种冲突直接表现在国家宪法与中共党章关于党魁地位规定之间的冲突。这种由总书记任国家主席及其现实表现,实质上已导致了国家主席成为现行国家权力的制高点。然而,国家主席所享有的这种实质上的威权,并无法理支撑,明显地违背了中国现行宪法虚位国家元首制度的规定。这在作者看来,其本质上就是党权违宪的问题。但目前这样的讨论尚未在媒体上展开。这也就是一些体制内专家学者主张要通过修宪来解决宪法与党章冲突的原因。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邓版政治体制改革在6、4后已经难产,权力下放大打折扣,党政分开很难突破。胡温时代政改虽有亮点,但举步维艰,已陷于焦灼状态。在此情况下,仅仅强化国家主席权力,只能使中国走向威权,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主。更何况以修宪方式简单地强化国家主席职能,并不等于中国就完成了国家元首总统制的改革。真正的总统制,一定是建立在“一人一票”基础上的宪政民主。试图通过修宪加强国家主席的权力,虽然可以解决党宪冲突,使国家元首的权力有了宪法依据,但并不能解决国家元首权力的法理来源。国家主席只能来自于选票箱,而不能来自于“红色记忆”。
    因此,只有一个走向民选决定国家元首的时代,才能诠释总统制的真正意义。
   
    转之《中国观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