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突破“三八线”的朝韩高峰会晤──力主和解是后对抗时代政治领袖的首要使命
·牟传珩:多佛港移民惨案的警悟
·牟传珩:关于当前我们最需要做是什么的八点建议
·牟传珩:美式民主比中式「民主」更虚伪吗——写在美国第四十五届总统大选难产之时
·牟传珩:只有放弃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也为中共建党八十周年“献礼”——
· 牟传珩:等待春天
·牟传珩:中国新闻监督纸上谈兵
·牟传珩:今年两会“大部制”议题前瞻——中国行政机构
·牟传珩:点击北京奥运前的农民工命运
·牟传珩:胡耀邦未及平反的政治冤案——透视毛泽东早期残酷肃清异己
·牟传珩:中国太子党猖獗的地方缩影 ——谁导演了这桩离奇的诬告陷害案
·牟传珩:点击中南海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
·牟传珩:政绩工程造假何时休?——也为《中国法治建设》白皮书“喝彩”
·牟传珩:“三手代表”形象与“橡皮图章”命运——聚焦中国人大制度五大弊端
·牟传珩:给今年中国两会代表、委员出议题
·牟传珩:今年北京两会舆论冲击波 —— 人大代表三吁“阳光法案”
·牟传珩头顶"红色记忆"、脚踏"中国特色"-- 谁让"太子集团"享受特权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全球化大震荡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 牟传珩 :今年两会军费高增焦点——中国军事崛起背后的民生之忧
·牟传珩:点击中共“解放思想”背后的禁区——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反思
·牟传珩:中国政府创新蓝皮书出笼-- 俞可平大胆颠覆"保稳定"观念
·牟传珩:网络“民主墙”时代的到来——信息革命对中国民主化的影响
·牟传珩:杜世成政绩下的阴影——青岛“PX”维权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应履行《奥林匹克休战决议》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 —— 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掀开政府捂着的钱袋——曝光中国财政制度黑洞
·牟传珩:北京“大国崛起”欲望的副产品——民族“新对抗主义”浪潮兴起
·牟传珩:通货膨胀真相还能掩盖多久-- 今后的中国是谁的中国?
·牟传珩: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
·牟传珩:中国“青年节”放假意在何为?--“五四精神”被误导、阉割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奥运倒计一百天——北京在微笑吗?
·牟传珩: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牟传珩:北京脸谱“新气象”——官媒借国外舆论歌功颂德
·牟传珩: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
·牟传珩:汶川大地震凸现“类化”意识——党性价值走向末路
·牟传珩灾后中国能有多大改变-- 北京会“告别过去”吗?
·牟传珩:“文化太监”余秋雨——中国御用文人的一面镜子
·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5、12"汶川地震撞击政府责任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政府职能——聚焦安监局"经营性"盖章
· 牟传珩: 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牟传珩:荡漾在胶州湾的绿色幽灵——奥运青岛海藻爆发
·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牟传珩:“谁来保护警察安全”——央视在灌输什么主题?
·牟传珩:"周老虎真相曝光"掩盖权力黑幕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牟传珩:邓小平第三次复出韬略轨迹——否定“两个凡是”与坚持“四项原则”
·牟传珩: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 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言塞湖”在哪里——“汪洋激流”能否冲开言禁?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北京奥运:人民担不起的政治工程——大众支持率在迅速下降
·牟传珩:必须给"大警察权"套上笼头
·牟传珩:解读北京奥运“西红柿炒蛋”——让世界目光接受红色文化洗礼
·牟传珩:谁在制造北京奥运神话 —— 中国人会变成“世界公民”吗?
·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牟传珩:北京奥运官员的阿Q心态-- 指责少数人到中国"挑毛病"
·牟传珩:中南海的“北京主义”奥运梦 ——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标准”
·牟传珩:走近中共“左王”柯庆施
·牟传珩:奥运走了梦难圆——中华百年追求在宪政
·牟传珩:杨佳案锁定俞正声政绩污点——上海司法黑幕千夫所指
·牟传珩:“言者无罪”剑指哪里?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牟传珩:京奥绚丽焰花背后的焦虑——“谁逼死了中小企业”?
·牟传珩:“三鹿”事件引爆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牟传珩:“周老虎”又回来了”——“祝咏兰”的“谎”撤大了
·牟传珩:腐败屁股的“高度”解读——“红颜祸水”来自“红色记忆”
·牟传珩:宪政视角中的公民社会——寻求权利与权力的对治
·牟传珩:中国“警民冲突”局势观察
·牟传珩: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牟传珩:解读“郝劲松黑伞”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牟传珩: 中南海突围 “改革”困局信号——“三中全会”幕后解读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牟传珩:中国官办工会的“性”无能
·牟传珩:兵团岁月的知青记忆——“樱桃园驻军四连”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牟传珩:周永康要律师“三个至上”——中国唱响“党的利益高于天”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异议人士”的时代脚色——从胡佳获奖谈起
·牟传珩:新华网炒作“政治算命”忽悠谁——中国未来十年“很稳定”吗
·牟传珩:党报重燃“意识形态斗争”狼烟
·牟传珩:中国拉响“管治危机”警报——2008年警民冲突频发盘点
·牟传珩:"解放思想"遭遇寒流袭击
·牟传珩:中国模式“辉煌”的沉重代价——写在“改革开放”30周年
·牟传珩:从“正龙拍虎”到“法庭审虎”
·牟传珩:花瓶人权大使“不辱使命” —— 黄孟复“唱支山歌给党听”
·牟传珩: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政府是否全面承担公共卫生及全民基本医疗?”在日前“羊城青年学堂”的主题辩论中,正反方代表对此进行了激烈地辩论。其实这是一场涉及全国百姓切身利益,并为社会普遍关切的民生问题。此问题早就在网上引发了中国如何进行“医疗改革”的争论——是政府没有钱,还是背离“执政为民”承诺的根本问题?这为中共“十七大”的召开,聚焦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民生议题。据悉,现在许多地方正在开展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难有出路。因为它只是非常低标准的、互助型的合作医疗,政府补助很少,国民患了重大病,依然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即使已经开展多年的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尤其退休职工患了大病,个人收入远不能支付自费部分的医疗费用。如今,很多人只有养老保险的户头(企业交纳了很少时间,职工就失业了),没有继续交纳养老保险。即使已享受基本医疗保险的城镇职工,其保险额度也少的可怜,由于国企职工收入普遍不高,特别是退休职工中的绝大部分人员的退休金都在400多元,按着4%的规定计算,每人每月可用于买药的零用钱也就是10多元,而且去医院门诊看病,还须全部由个人先掏腰包。因为国企退休人员的工资普遍很低,规定的可用于个人买药的比例又很小,一旦需要去医院门诊看病的时候,医疗保险卡里又因平时买药所剩无几,甚至根本没钱,所以连门诊看病的挂号费用都必须由自己掏腰包,就更无法应付名目繁多的检查和打针用药费用了。仅就国家卫生部统计公认的数字证明:现今中国大陆,有近50%的人应就诊而无钱就诊;30%的人应住院而住不起院;数以千万计的民众因病而返贫;数以百万计的民众因治不起病而丧生!现在老百姓自费花的钱多了,能得到有效治疗的病人却少了,看不起病或治不起病的人多了,因无钱治病而病死的人也多了。2000年6月,世界卫生组织曾在对全球191个成员国国家卫生系统的业绩做出量化评估后,对这些国家的卫生绩效进行了排名,该组织得出的一个令中国政府耻辱不堪的结论是:中国在“财务负担公平性”方面,位居尼泊尔、越南之后,排名188位,倒数第四,与巴西、缅甸和塞拉利昂等国一起排在最后,被列为卫生系统“财务负担”最不公平的国家。这是对“社会主义中国”多么巨大的一种嘲讽。中国有13亿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22%,而卫生总费用仅占世界卫生总费用的2%。有资料显示,欧洲发达国家政府负担卫生总费用的80%~90%,美国政府负担45.6%,连泰国政府还负担56.3%。而我国政府仅负担了卫生总费用的16.4%。这些年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税收大幅度提高,不能说政府手里没有钱。但各级政府除了把钱用于大建好大喜功的“面子工程”,“政治工程”,甚至贪污腐败,挥霍浪费,以至于忽视百姓“生老病死”的现实疾苦。如今城市到处都是高楼大厦,楼堂馆所林立,各地政府机关大楼修得比欧美等发达国家还要豪华气派。各级官员不仅暗地权力寻租,而且工资一调再调。他们穿名牌、戴名表,吃喝玩乐、公费疗养,公费旅游,出国观光、各地考察,即使调息、养病都由国家统包,大把、大把花钱,从不受纳税人的制约。此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份《调查报告》数据称:中国政府投入少之又少的医疗费用中,80%竟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另据监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国党政部门有200万名各级干部长期请病假,其中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了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疗养院,每年开支约为500亿元(这些人中很多都自称自己是老革命。)这笔挤占百姓医疗资源,每年供“红色贵族”们养生、享受消耗掉的巨额资金,足可挽救那些因无钱就医而死去的无数贫困者的生命。在如此社会现实面前,中国大众才会前所未有的强烈地呼吁社会公平与正义,要求政府为公共卫生和全面基本医疗买单。

   此据卫生部的专家测算,政府要为公共卫生和全面基本医疗买单,大概需要2000亿元。官方认为中国目前尚未能完成全民医保,原因是经济实力不足。其实这不过是个说词而已。2000亿元对我国来说,仅相当于GDP的1.5%,国家财政收入的7%。2005年卫生总支出8659.91 亿元,按年增10%,则2007年卫生总支出10479 亿元,2000亿仅为卫生总支出的1/5这在经济上是完全不成问题的。众所周知,中国公款吃喝仅此一项,每年至少花掉2000亿元以上,另据世界银行估计,“七五”到“九五”期间,中国投资决策中资金浪费损失就大约在4000亿到5000亿元。有多少全民医保还在话下?卫生部部长高强在《人民日报》发表的《努力保证人民公平享有基本卫生保健》一文中指出,“从1980年到2004年,我国卫生总费用由143亿元增加到7590亿元。其中,居民个人负担的比重,由21%增加到53.6%,群众感到看病越来越贵。”这就意味着,24年来我国居民个人负担卫生费用支出增长了135倍,而同期收入增长也只有十倍左右。如果7600亿元全部由国家财政支出,财政每年也只需增加付出居民个人负担的53.6%部分,亦即4000亿元左右。而我国2006年一年财政收入就增加7000多亿元,如果安排公平合理,全民医疗费用国家实现“全包”应该不成问题。何况已有数以亿计的城镇职工及其单位在缴纳医疗保险费用。问题在于当权者究竟是不是“执政为民”。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副院长刘福垣在其《社会保障主义宣言》一书中指出:中国应当利用特色在社会保障上一步到位。这个特色是:由于我国拥有30年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积累的百万亿元以上的全民资产,这些全民资产是计划经济时代的劳动者靠义务劳动和半义务劳动积累的,既然在改革之初全民资产没有量化到个人,那么理所当然地是全国人民的安身立命的社会保障资金。当今世界,无论哪种模式,只要是医保比较成功的国家,无一例外都是由政府承担主要责任的国家。从这个角度来看,全民医保的医改方案能否真正取得效果,能否令公众满意,最终还要取决于政府所能承担的责任。如果医疗投入不足,任何模式都无法真正付诸实施。中国社会两极分化如此严重,弱势者生活毫无保障。然而,中国政府在基本民生方面的投入占GDP的比例却在全世界排名倒数第一。中国比欧美发达国家低也就罢了,如今竟然比非洲那些很贫穷的国家还低。据介绍,美国早在1935年、英国早在1945年就相继建立了初级的社会保障体系,维护穷人利益。而中国目前的公共财力已远远超过当时的美国和英国,完全有能力建设起初级社会保障体系的。对比之下,谁真正把国民利益放在首位就一目了然了。此据专家指出:“政府只需要投入3000亿元就够了(建立初级的社会保障体系)。而我国财政收入已经达到3万亿,是完全有能力做到的。”中国只要少一点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面子工程”,少一点荒淫无度,挥霍浪费,少一点大搞马列主义研究工程和“红色记忆”宣传,少一点不惜代价封锁网络和对付异见人士,还可以少一点不合时宜的连年两位数军费增长,社会保障体系的建立根本不成问题。问题在于执政者的执政意识到底把谁的利益放在首位。由此可见,全民医保根本不是钱的问题。 就在中共十七大召开之时,本文所提出的民生问题是:在中国要不要实现“全民医保”的目标,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制度的本质问题——“执政为谁”的问题。

   (议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