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謝田文集
·富同情心的资本主义在哪儿
·汽车屁股朝向和尊重的价钱
·开发商的夜壶论和卖乖实践
·捕头密档对中美的差异价值
·重庆刀光和台湾商贾的梦魇
·重庆模式怎么拯救经济中国
·中国乱不乱与稳不稳的思辩
·中国当前局势的毕马龙效应
·三叉口的中国政经向何处去
·经济出现危机时是什么景象
·白种人优势与共产党员优势
·好莱坞给中南海的最新忠告
·花四分之一国库是什么概念
·【谢田】:美国在经济上应该学习德国
·重慶注資:中共政治生命完結
·纽约印象:世界商都的众生相
·东西方投资者的叫屈与叫苦
·《致翻墙中国大学生的公開信》
·崛起为何得不到内外的欢呼
·傅高义邓传与辜布塔的传奇
·巨商辜布塔留下的深刻教训
·中国转型:宏观拐点微观缘由
·外企设党支部的司马昭之心
·欧洲负利率或燃起货币战火
·美国农业部的半个万亿美元
·中共国的崛起何以无始而终
·克鲁格曼险些爱沙尼亚翻船
·越南,从中国后尘变成先导
·罗姆尼奥巴马经济政策对比
·经济崩溃做为一种解脱方案
·中国何以缺乏衰退中的选项
·美国商业史上最大的劫持案
·彭博商周的中国观误在何处
·拉法耶特啖盒饭其实很自然
·美国大选的中国牌该怎么打
·梅赛德斯-奔驰在美国和中国
·奧巴馬和羅姆尼的歷史機會
·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美国的财政悬崖也许是好事
·李克强博士:披露真实的数据
·中国才面临真正的政经悬崖
·混水摸鱼与中国公司的除名
·中国和美国的城市化之对比
·中共官员退赃特赦能否施行
·罗纳德.寇斯及其《人类与经济》
·美国情报机构预言未来二十年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内讧之兆
·法國大革命的經濟危機今譯
·卖官鬻爵的价格与动态定价
·中国走向世界有哪几支军队
·银行家和政治家的激烈鏖战
·经济手段回应机构黑客之误
·华尔街七宗罪责的救赎方法
·香港政府断奶让自由港蒙羞
·中国GDP为何一半不知去向
·美国大学生们怎么筹款游学
·金砖五国的钱袋和动物图腾
·五大国际机构支招管不管用
·中国GDP六成归跨国资本?
·美国总统图书馆和中国地产
·哈佛经济教授的欧元区处方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上)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下)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英伦印象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将相帝王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伦敦的富
·中共会发行大面额的钞票吗?
·《致命中国》vs.“索命中共”
·从总裁被囚看中国社会失控
·钱荒能否逼出中国政经改革
·比特币的崛起和黄金的未来走向
·中国各级政府其实破产最好
·中国总理如何才能透过气来
·鬼城和錢荒之間有什麼關係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食在巴黎
·盘点世界银行给中国的建议
·影子银行地方债哪个更致命
·中国能不能再来个劫富济贫
·人民币上海试水能够成功吗?
·以房养老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美聯儲主席之爭應波瀾不驚
·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债违约吗?
·美国前财长鲍尔森挂一漏万
·TPP何以让中南海心惊胆颤?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九个问答
·中国为什么照猫却画不成虎
·中国为何全民捞钱却捞不着
·謝田新書《赤龍的錢囊》序與跋
·重访台湾:士林的夜市与早市
·重访台湾:福兮祸所伏的服贸
·中国高级白领的优越和忧伤
·如何拆解中国地方债的烂帐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韩国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狮城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印尼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万隆泗水
·中国大妈:身绑炸弹怀揣金条
·红朝一甲子前后的三次土改
·买枪、玩枪、拥枪和AK-47
·中国银行困境是全球危机吗?
·J‧埃德加‧胡佛的管理特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中年以上的国人,对诺罗敦·西哈努克(Norodom Sihanouk)(又译“施亚努”)应不陌生。这位笑口常开、颈带花环、在“阶级斗争”的年代给国人带去双手合十之礼的柬埔寨人,提醒着我们东方文化中礼佛敬天的传统。那时西哈努克和宾努几乎是国际友人的全部,人们也常纳闷儿他们为啥整天往中国跑。信息封锁的国度里,物质又匮乏,於是传言纷起,遂有一个西哈努克和螃蟹的逸闻。

   故事说,爱美食的亲王到了杭州,指名要美味佳肴。上的菜中有一道是一只螃蟹,亲王拿筷子去戳的时候才发现,那螃蟹居然是被完全去了壳的,所有的硬壳都被仔细的去除,里面的蟹肉被精心复原,所以盘子里看起来是一只完整的螃蟹。这螃蟹餐的代价可是够高的了,讲故事的人眉飞色舞,听的人也直咽口水,恨不得也坐在席前。可怜的螃蟹经过那么多手工的摆弄,不知味道如何、亲王还有胃口没有。

   西哈努克是柬埔寨前国王,曾继位、弃位、任国家元首、又重登王位再最后退位。有件事一直没搞懂,就是不知为什么他在中国被称作“亲王”,在西方他可是被称为“国王”(King)的。按说,亲王是王爵的第一等,专封皇子和皇帝的兄弟。不知沿用“亲王”的称呼是否与当时“反封资修”的政治环境有关。

   柬埔寨千里之外,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欧盟有个反欺诈办公室,其中一分析师叫杰根·马克(Jurgen Marke)。马克的工作很有趣,他负责跟踪全球十万亿美元的贸易流动。大部分的流动是有序的,如香草豆一般来自法国,金属镍通常源自澳大利亚,蜂蜜往往从阿根廷来。流动一旦变得无序,马克就要盯上了。数年前,他瞄上了柬埔寨西哈努克港(Sihanoukville)的大蒜。

   港口以亲王的名字命名,在柬埔寨南部,是其最大的外贸咽喉、旅游胜地,也是全国唯一的深水港,近些年毒品交易也非常猖獗。

   马克注意到过去三年,柬埔寨出口意大利和英国的大蒜突然增加。派人调查,发现当地大蒜产量没变,那它肯定是从别的地方来的。后来发现,台湾某公司在2003-2004年间从青岛发运了120集装箱、3000多吨大蒜到西哈努克港。大蒜在港口呆了几天,没下船,然后去了意大利的纳不勒斯和英国的费利克斯托(Felixstowe)。这是一个叫“转运”(Trans-shipment)的国际贸易把戏。

   欧洲人当然不高兴,大蒜逃避了关税和配额,让他们损失了500万美元,还导致盟内工作机会的削减。虽然食品是中国出口的一小部分,但这东西在国际上很敏感,如果涉及有毒的食品,问题就更大。对食品检验官来说,不知道进口货真正是从哪里来的,风险会很大。

   中国大蒜从95年起产量翻了三番,年产1300万吨,人均10千克肯定吃不完。欧盟的中国大蒜配额只有四万吨,配额用完就得付200%的关税。看来国内蒜农、大蒜出口商也不容易,剩余的大蒜想做成糖水梨之类的“大蒜罐头”也不太可能。

   在一般的社会,这该怎么办呢?如果有蒜农的独立行会,可以集体呼吁,要求政府改变政策,就象日本、韩国的肉牛、大米农民一样。但如果没有独立的声音,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要拓宽中欧、中美贸易其实也不难,只要政府不再对进口设限、非要买某类特定的东西,而开放老百姓喜欢的产品,顺差就会缓解。这样,布鲁塞尔、华盛顿的的抱怨也就无从谈起。唯如此这般,聚积外汇储备就不易,贪官从中渔利的机会也就少了。

   总之,如果阁下没有西哈努克那样的王室特权,规规矩矩的做贸易还是最好的选择,暗地转运毕竟不是从商的正道。大蒜出口和运输商虽尚未惩处,进口商已被起诉。马克说,他们已经从大蒜转向鞋子,这回,是经由马来西亚。。。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二十三

   http://mag.epochtimes.com/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一百九九

   http://www.epochtimes.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