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謝田文集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管理顾问的梦魇和当武器的美元
·汉口妇人的对阵与中国制造的玄机
·逆向行车的老人和替党倜傥的苦衷
·皮埃尔的枪声和机灵的掌声
·吃寿司的自由和中南海的早课
·信用管理者的信用和信誉
·曼哈顿的哥特教堂和世界的忏悔回潮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中国航空何以不敌美国航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商管类的学术刊物,如市场、金融、会计,或管理学的,人们一般是不读的,因为它们大都在用复杂的模式验证抽象的理论框架,枯燥无味。但也有少数例外,以前有个研究乞丐和无家可归者消费行为的文章,读来就蛮有趣的。

   记得那是一个商学院博士的毕业论文,研究题目是无家可归者的消费,也涉及乞丐的“工作”方式。为了这个课题,作者花了好几年的时间跟无家可归者吃、住、生活在一起,所以报告中的细节描述非常生动,许多结论超出人们的相象。

   比方很多人会猜测,这些人吃什么,晚上住哪儿,“家”里有什么,在那里洗澡,冬天晚上怎么办,有没有积蓄,等等。令人惊奇的是,这些他们都有,有时食不果腹,有时也会挑选食物,他们也会找到地方洗澡,积蓄虽然不在银行,但有另外的内容和方式。人确实是有惊人的适应能力的。

   最近香港来了许多大陆乞丐,他们由组织严密的“丐帮”控制,帮主还实行“集体领导”,四个当家的共同主持。丐帮总舵每天分派道具给众人四出乞讨,当家的暗中监视。他们的生意成功的拓展到香港,时机选的很好,利用节日期间人们的善心;市场选取也很老到,香港人潮最多的地方,比如九龙西洋菜街的步行区,就是其重点。

   与此同时,纽约一个叫卡尔·坎普(Karl Kemp)的古董商目前正起诉四个无家可归者,让他们远离坎普在麦迪逊大道上的商店,并索赔一百万。坎普说这四人疏远了他的顾客、挡住了橱窗的展品。还说他们常在店外人行道上睡觉、喝酒,甚至吐痰和便溺,坎普想让他们呆在100英尺以外、或去庇护所。

   无家可归者权力的捍卫者们说,这个案子是“硬心肠”的。一个叫“声援无家可归者联合会”(Coalition for the Homeless)组织的执行主任雪丽·诺茨(Shelly Nortz)女士说,“直到每一个无家可归者都有居住的地方之前,我们的现状就是这样。”“这些人虽然可能不时的占据了古琪(Gucci)和香奈儿(Chanel )名牌的领地,但他们并没犯法。”

   显然,坎普这个案子胜诉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即使胜诉了,也属于那种拿着法官裁决也收不到钱的,因为乞丐们身无长物,两袖空空。

   比较九龙的中国丐帮和美国社会的“帮丐”,两件跨太平洋的案例,我们发现在社会控制严密、没有结社自由的中国,居然有如此管理完善的丐帮,相比之下,在自由社会的乞丐反到没能组织起来,捍卫自己的权力还要别人代劳。这很有趣,值得那些研究和从事中国民主运动的人士探讨。

   自由社会的人们有结社自由,当然行乞之人也有这个自由。不过乞丐们组织起来的合力,是能加强乞讨的效率,还是会造成内部分成的矛盾,还有待观察。更重要的是,集权统治控制所有的东西,包括人们的新闻、言论、迁徙、和信仰自由,但为什么好象控制不了乞丐的秘密结社呢?

   也许,这些人身无分文,家无定所,赤条条无牵挂,可能是他们得以在高压下生存的原因。因为没有了物质的执着,当局用金钱和物质利益所驱使的打压,就自然难以奏效。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五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一百八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