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謝田文集
·举国体制踢足球到底行不行
·中国资本积累该不该受苛责
·美国金融改革缺失重要一环
·外晒汉字和内秀白脸的赏析
·倘若吉米‧霍法生在当代中国
·中国房地产成了社会的毒品
·学位门触动人们心中哪根弦
·中国经济的数据需要保密吗
·新黄海海战的经济民意背景
·年輕美麗的空姐與社會進步
·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海归不归和人类扎堆的缘由
·国家首脑保证你发财的背后
·企业民主管理的概念性谬误
·面向国民宣誓和对政党发誓
·稀罕的土壤與罕有的國策
·全球貨幣混戰中共難辭其咎
·虚拟世界偷菜的现世心态
·人民幣外升內貶的內外解讀
·通货膨胀失控后中国的选项
·通货膨胀失控后中国的选项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从何谈起
·美国量化宽松中国缘何吃紧
·中国收购美国企业拗在哪里
·哈利.波特呼唤内心什么渴望?
·美國小區和中國社區的管理
·卡拉卡斯和中南海的董事會
·中国经济六大矛盾追根溯源
·中国奢侈品消费蕴育的悲剧
·人民币升贬的哈姆雷特问题
·陝西高傑村的管理個案分析
·隐形战机热中相生相克的理
·國宴的政治密碼和觀念轉變
·种瓜得豆和种豆得瓜的年代
·中国经济十大荒谬现象解析
·衰退中的营生和难放下的心
·机器战胜人类究竟是喜是忧
·七轮发财机会和十二五规划
·盛世的帮腔剧和川剧的帮腔
·危难之际意识到诚实的价值
·飞利比亚的战斧是中国买单
·“中国教授”张狂 美国民间励志
·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与定价权
·金砖五国的清梦与盗梦空间
·美国人为何对高铁兴致缺缺
·中国的市场换技术忽悠了谁
·川普和纪思道看中国的角度
·压垮骆驼还会需要几根稻草
·密西西比洪水与五毛之祸水
·融入美国主流社会知难行易
·以党喻商:血滴子式的宝典
·美国会赖帐拒不偿还国债吗?
·富人外逃给中国带来的影响
·基辛格转向亦或西方的萌醒
·中国为什么有被做空的可能
· 再谈如何融入西方主流社会
·坎昆玛雅古金字塔前的省思
·两百年马桶创新和中国崛起
·国家外储是不是百姓血汗钱
·一个国家的债务和一个世界的忧愁
·孟买市的难题和美国的拆迁
·彼得寇伊救国九策可圈可点
·经济学的能解释和不能预见
·金融武器和航空母舰的短长
·佛蒙特州旅行感受飓风艾琳
·中国的民间信贷和美国次贷
·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中国躲过了世界经济危机吗
·美国对华贸易何以得不偿失
·贾伯斯的道家风骨及其佛缘
·一个国家的汇率和一个世界的利益
·三万亿美元瓜分的上中下策
·华尔街占领运动的前世今生
·中国铁公鸡与希腊败家子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国房产降价多少才算合理
·公务员升值状元贬值的门道
·微光的城市与微光下的中华
·欧元危机与中国危机的异同
·世界经济乱象殃及自由贸易
·罗马俱乐部预言与金砖终结
·西方世界的屠龙和抱熊猫者
·中国新富和杰克丹尼威士忌
·白宫差矣 美中分歧不在经济
·富同情心的资本主义在哪儿
·汽车屁股朝向和尊重的价钱
·开发商的夜壶论和卖乖实践
·捕头密档对中美的差异价值
·重庆刀光和台湾商贾的梦魇
·重庆模式怎么拯救经济中国
·中国乱不乱与稳不稳的思辩
·中国当前局势的毕马龙效应
·三叉口的中国政经向何处去
·经济出现危机时是什么景象
·白种人优势与共产党员优势
·好莱坞给中南海的最新忠告
·花四分之一国库是什么概念
·【谢田】:美国在经济上应该学习德国
·重慶注資:中共政治生命完結
·纽约印象:世界商都的众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新“八旗子弟”,亦即中共高干子弟,或称太子党的,他们的财富及其在商业领域的权势的讨论,又引起了人们的兴趣。日前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节目主持人也谈到了在中国的太子党、他们手中的财富、所控制的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等领域,以及这件事背后的社会意义。

   

   这些新八旗子弟掌控的,为什么是这五个领域,而不是农业、能源、社会保障、教育、和卫生,那些中国更亟需的领域呢。这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因为这些领域是赚钱最容易、最迅速、变现最便捷、并且转移、挪用赚来的钱最方便的领域。就象一百年前美国著名银行抢劫犯威利·萨坦(Willie Sutton)说过的,人们问他为什么抢银行,这个茫然但不乏坦率的江洋大盗回答说,“因为那是钱的所在”(Because that's where the money is)。萨坦甚至写了本书,书名就叫“钱的所在”( "Where the Money Was")

   

   舆论界认为,这个现象是邓小平所说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一个充分的定义、或一个明确的角注。这诚然是不错的,但是呢,这未免太低估了窃国者的胃口。它不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是让“一部分人更富起来”。

   

   早在当年林彪事件之后,从随后奉命“落井下石”的官方媒体上,我们已经知道了当时中共特权阶层及其子女在“为人民服务”的幌子下、远远超出一般民众想象、穷奢极欲的生活方式。那些“银质打火机、彩色电视机、中央空调”在他们中间的使用,比中国老百姓第一次听到这些名词早了十几、二十年。

   平心而论,这些太子党人士所掌握的重要权柄,对商业利益的控制,到不全是他们自己的错,因为他们本人是没有选择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的权力的。如果要追究的话,那是制度的问题,是他们的父辈在运用自己的权力和影响,为自己的儿女谋得了超出一般人机会的特权。

   

   但无论如何,这些人已经在中国越来越多、非常重要的企业位置上每天在做重大的决策、日常的决定了。从工商管理的角度,探讨一下这些人从商的优势、劣势,长处和短处,以及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应该是很有意义的。

   

   一个从中国大陆来美的留学生,毕业后在美国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工资待遇都不错。工作一段时间后,他抱怨说,美国没有民主,因为公司里一切都是老板说了算。这位老兄把民主的概念用错了地方,忘记了民主权力是政治上的,是人们的社会权力,而企业管理中是没有民主、也不需要所有的人投票的。企业中必需实行总经理负责的制度,需要责任和权力的平衡。

   

   说起来可能有人觉得难以置信,但在商言商,在今天中共治下的中国,太子党掌控、如此具有裙带关系的任命,其实是有利于企业效率的。因为这些国有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是特权任命的,没有人会置疑他们的权力,也没有人可以挑战他们的权力。如果这些人不是尸位素餐、而是愿意有所作为的话,权力的稳定性有保障,董事长、总经理不必担心明天会丢掉权位,会有助于企业的长远规划、长期发展。在美国和西方,企业管理中的一个弊端就是,因为人们急于得到立时的补偿,股东们要立即的股市表现,这些压力迫使管理层急功近利,追求短期效应,而往往忽略了公司的长期战略发展。

   

   太子党从商的另一个“好处”,是他们之间基於血缘的、紧密的横向联系,这可以使他们的各种公司在资源、市场、资金、人力上互相补充、互相通融。在日本和韩国,他们有各种公司集团,比方三菱集团旗下有重工、汽车、贸易、零售、和银行业务,这使得日本和韩国公司比美国公司有更大的生存能力。太子党交叉控制的中国公司,也可能会产生类似的合力效应,使中国公司在与欧美公司竞争时处於有利地位。

   

   不言而喻的,裙带关系带来的短处和弊端也是无穷的。即使对这些高干子弟管理者本人来说,也不尽然是好事。没有人才的淘汰、优胜劣出,没有竞争的机制,管理层的竞争力、管理能力和艺术就会有问题。在中国内部,这可能没有太大关系,一旦企业走向国际市场,在自由竞争的环境下,这个弊端就会显示出来。近年来,中国企业出击国际市场屡屡失利,也许应该探讨一下是否有高层管理人员胜任能力的问题。

   

   对比中国和西方社会的“太子党”,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有人会问,在西方社会,比如在美国,有没有太子党,那些高干或富豪的子女是如何在商界驰骋的呢?

   

   美国政治人物家属的商业行为,是受到媒体高度监督的。宾夕法尼亚州前众议员科特·威尔顿,代表宾州第七选区,是众院七朝元老、众院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也是宾州资格最老的众议员,他还是美国民选官员中唯一在中国大陆的国防大学两次演讲的人。在国防、军事、和中美关系问题上,威尔顿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威尔顿的女儿,以前经营一家国防咨询公司,从俄国人手里拿了些钱。结果呢,威尔顿涉嫌荫护女儿的公司,在2006年的中期选举中黯然失利。

   

   在股份公司和私人企业里,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由董事会决定,董事会由股东大会选举产生,有足够投票权的人们当然可以选择家族中自己的子女。但一般来说,子承父荫的从商在美国社会普遍不被人们看好,人们更着重任用经过系统培训、有经验的职业管理人员。

   

   美国子承父业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福特公司的创始人福特家族的故事。1919年,亨利·福特把位子交给了儿子艾佐·福特(Edsel Ford)。艾佐掌管公司期间,从1958年到1960年,福特生产了一种新型号的小汽车,就用“艾佐”(Edsel)的名字命名。结果呢,这个短命的汽车牌子现在是美国汽车工业史上最著名的失败的例证。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三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一百七九


此文于2007年09月1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