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謝田文集
·保罗·克鲁格曼怎么不懂中国
·中国人的话语权和金质小号
·七年之痒与十年之昧
·味素味精和世人保鲜的努力
·金砖四国的成色和内应力
·金砖四国的成色和内应力
·奥巴马应该学学法轮功
·引导大象和领导经济的人们
·中国智库的救命和致命之处
·阿凡提的谶语和种的金子
·力拓案的认知误区和后遗症
·3500元的吉它和350万双眼睛
·国有企业竞购国有土地的荒唐
·政府败家赔了钱应该怪罪谁
·再劝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
·中国模式的最不坏与最不好
·睡着了的暴政和忙碌的道学
·美国预测家在中国的新发现
·发展的硬道理和经济的没道理
·法国酒庄易手和下蛋母鸡截喙
·身在道中勤勉扶轮的人们
·整齐划一之美与中国制造之累
·美国的分田地和财富的流转
·中国看美国时的雾里看花
·海归博士自弑迷在什么地方
·索罗斯的中国观和颜色革命
·陪床保姆和娼妓的经济学研究
·传九退三对中国有什么好处
·国进民退现象的本质与后果
·钱学森之问与人人答非所问
·世界末日来临前准备些什么
·哥本哈根睨墙与人类的小我
·中国政府为什么如此的害怕
·山姆大叔居然更关心中国人
·浮躁的国民如何赶超别人
·华尔街灭火和中国经济崩盘
·起临进退维谷 坐拥四面楚歌
·中美经商语录和卖灵魂行善
·德意志的智慧何在?
·中国房产三证和美国的无证
·中国为什么不抛售美国公债
·美国和中国的真假帝国主义
·人们喜欢做、能做、和该做的事
·舍得与舍不得让百姓富起来
·谷歌中国事件的回声和后效
·富豪和悍马并购的战略失策
·雅卡山空洞和鄂尔多斯空城
·高球名人赛中普通人的故事
·中国的变富和人民币的价格
·封侯者的册封令和保护伞
·上海世博对中国的最大益处
·蜗居内的挣扎和权力的挥洒
·希腊和中国的真假共产主义
·为什么非要市场经济的地位
·滑稽而荒谬的中国房地产税
·郭台铭的商道与中共的王道
·举国体制踢足球到底行不行
·中国资本积累该不该受苛责
·美国金融改革缺失重要一环
·外晒汉字和内秀白脸的赏析
·倘若吉米‧霍法生在当代中国
·中国房地产成了社会的毒品
·学位门触动人们心中哪根弦
·中国经济的数据需要保密吗
·新黄海海战的经济民意背景
·年輕美麗的空姐與社會進步
·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海归不归和人类扎堆的缘由
·国家首脑保证你发财的背后
·企业民主管理的概念性谬误
·面向国民宣誓和对政党发誓
·稀罕的土壤與罕有的國策
·全球貨幣混戰中共難辭其咎
·虚拟世界偷菜的现世心态
·人民幣外升內貶的內外解讀
·通货膨胀失控后中国的选项
·通货膨胀失控后中国的选项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从何谈起
·美国量化宽松中国缘何吃紧
·中国收购美国企业拗在哪里
·哈利.波特呼唤内心什么渴望?
·美國小區和中國社區的管理
·卡拉卡斯和中南海的董事會
·中国经济六大矛盾追根溯源
·中国奢侈品消费蕴育的悲剧
·人民币升贬的哈姆雷特问题
·陝西高傑村的管理個案分析
·隐形战机热中相生相克的理
·國宴的政治密碼和觀念轉變
·种瓜得豆和种豆得瓜的年代
·中国经济十大荒谬现象解析
·衰退中的营生和难放下的心
·机器战胜人类究竟是喜是忧
·七轮发财机会和十二五规划
·盛世的帮腔剧和川剧的帮腔
·危难之际意识到诚实的价值
·飞利比亚的战斧是中国买单
·“中国教授”张狂 美国民间励志
·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与定价权
·金砖五国的清梦与盗梦空间
·美国人为何对高铁兴致缺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告诉美国朋友我的英文名字叫弗兰克(Frank),有的人欣然接受,就用了起来。有的呢,尤其是去过中国、对中国有所了解的,会满面狐疑的追问,这是你的真实名字吗?不得已,只好坦白,说从法律上讲,还没来得及改,但就这么约定俗成的叫上了,图个方便。还有更学究气的,问为什么叫弗兰克,有没有什么原因。

   说起来,用这个英文名字还真有点渊源,它跟我的第一个业余英文老师有关。在北大读研究生时,系里几个哥们儿比较要好,做事情都在一起。一天,一位老兄兴冲冲的告诉我们,他认识了一个美国女孩儿,中文名字叫卢飞丽,是北大的外国留学生,从美国来的,愿意跟我们组成一个学习小组,她教我们英文,我们教她中文。我们几个都高兴坏了,忙不迭的就答应了。

   第一次见面,大家都挺高兴,互相介绍之后,她说要给我们每人起个英文名。看着我时,她几乎没加思索就说,“你就是弗兰克”(You are Frank!)。就这样,这个名字就跟我到了今天。告诉朋友这个典故时,有爱钻研的还说,也许她是觉得你长得象“弗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吧。当时我还傻呼呼的问,弗兰克·辛纳屈是谁呀,有名气吗?后来才知道,辛纳屈是一位著名歌手,还是演员、电台、电视节目主持人、和唱片公司老板。

   话说回来,卢飞丽的英文名字记得是Felicity Lufkin,她取的中文名字音、意都非常好。飞丽的性格也很爽快,我们都非常喜欢她,有时还邀请她去我们乱糟糟的研究生楼活动室跳舞,她也毫不介意,跳得很高兴。来美国后,好象跟她联系过一次,后来就失去了联系。不知她今天是否还在从事与中国有关的工作。如果是的,她也应该是个老资格的“中国通”了。

   最近,今日美国报有一篇大维·林奇(David J. Lynch)的文章,介绍了一本新书,讲的是两个美国人,一个是叫约翰·庞福瑞(John Pomfret)的中国通,另一个作者叫亨利·霍尔特(Henry Holt)。他们新书的题目是“中国的教训:五个同学和新中国的故事。”

   1980年,庞福瑞还是斯坦福大学的学生。刚读完大三,他就作为第一批美国的交换学生去了中国。那时,中美之间直飞的航班都没有,他必须先飞香港,再坐火车到北京。语言训练之后,他去了南京大学,跟七个中国大学生挤一个寝室。他的书写了其中五个人的故事,让庞福瑞的书有价值的,是那些以美国人的视角、近距离观察中国人的描述。

   五人中的一个叫老吴,父母在文革中双双被打死,另一个在他的村子里拷打过别人。就象林奇所说的,美国的中国研究者有两类,卑躬屈膝的“熊猫拥抱者”,和与之相对的“赤龙斩杀者”,作为华盛顿邮报记者的庞福瑞,林奇说他两面都不是。

   很有意思的,是庞福瑞在听说他的同学老吴居然接受了按中共旨意粉饰、撰写文革史的写作工作,他大吃一惊,觉得不可思议,想不通为什么有人会去美化一个杀死了自己双亲的血腥运动。但是,在今天的中国人中,有几个会跟庞福瑞有同样的感觉呢?这可能是我们与“威武不屈、富贵不淫”的境界相去越来越远的一个写照。

   庞福瑞认为,虽然中国人很擅长为美国市场制造廉价商品,但过去几十年的极权统治,却使得中国人变得玩世不恭、道德沦丧、并且全部丧失了正的信仰。壮哉斯言,这的确是一双锐眼,旁观者清啊。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一百五六宾州费城爵硕(Drexel)大学商学院市场营销学助教授谢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