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謝田文集
·钱荒能否逼出中国政经改革
·比特币的崛起和黄金的未来走向
·中国各级政府其实破产最好
·中国总理如何才能透过气来
·鬼城和錢荒之間有什麼關係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食在巴黎
·盘点世界银行给中国的建议
·影子银行地方债哪个更致命
·中国能不能再来个劫富济贫
·人民币上海试水能够成功吗?
·以房养老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美聯儲主席之爭應波瀾不驚
·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债违约吗?
·美国前财长鲍尔森挂一漏万
·TPP何以让中南海心惊胆颤?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九个问答
·中国为什么照猫却画不成虎
·中国为何全民捞钱却捞不着
·謝田新書《赤龍的錢囊》序與跋
·重访台湾:士林的夜市与早市
·重访台湾:福兮祸所伏的服贸
·中国高级白领的优越和忧伤
·如何拆解中国地方债的烂帐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韩国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狮城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印尼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万隆泗水
·中国大妈:身绑炸弹怀揣金条
·红朝一甲子前后的三次土改
·买枪、玩枪、拥枪和AK-47
·中国银行困境是全球危机吗?
·J‧埃德加‧胡佛的管理特色
·向谋士挥刀的朝廷焉得不亡
·乌克兰的黑洞和中国的黑洞
·中国货轮能不能经停夏威夷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一次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大纪元的读者打来的,说他从编辑部得到我的电话,要跟我学做匹萨饼。我登时就给弄糊涂了,说我们可以教学生如何经营匹萨店,但不教如何做匹萨饼,那可需要去烹饪学校去学习。说了半天,这位老兄还是不甘心,说你既然做过,又写出来了,就一定记得,就教教我们吧。

   这时我才闹明白,原来这位先生是看了我的那篇“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有了一些印象,他想开一家意大利匹萨店,就找来了。要说中国人的创业头脑,就是不一般,中餐馆不说了,连意大利餐馆也想开。末了,他还是坚持说要学做匹萨,我只好说,按咨询费来教你的话,一小时两、三百块太贵了,对你也不公平,因为做匹萨不是我的专长。干脆这样吧,我们也算有缘分,下次去你所在的城市,你请我吃个午餐,我把我记得的、打工时学的做匹萨技术全都告诉你,保证倾囊相授。

   教人做匹萨当然不是我们的主课,但市场咨询、管理咨询倒是经常有的。一次遇到了一个中国公司的老板。这位先生,姑且称之为H先生吧,在美国有一个公司,想扩大发展,跟中国做一笔大生意,开辟一条中美之间的交通运输线。我们一起谈了几次后,觉得这个企划相当可行。计划充分利用了美国的基础设施和世界华人的市场,启动资金也不是问题,是从中国来的。让人吃惊的是,居然有这样的外汇在小金库里,还可以拿到海外来。

   企划的确是相当的好,可行性极高,H先生也非常精明能干。但有时候好像就是这样,精明反被精明误,最后难以成事。有时我遇到一些人,好像傻傻的,也不是商业出身,生意做的那个大呢,钱都数不过来,把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放到工资名单上,钱还是嫌多,整天想着捐些出去,以对得起天理良心。

   H先生的问题呢,出在公司的架构上。因为有外来的资金,就有股份分配、所有权和管理权的问题,必须借鉴西方优秀的管理经验。但H先生的打算是,既拥有全部控制权,又要别人投入资金和专长。他简直就想兼任党委书记、董事长、总执行长、并独自拥有全部股份。后来,几个合作夥伴看出来了,H先生对西方企业制度不甚清楚,思路上全是中共的那一套,特别贪恋权力,欲望还大得不行。拖了几个月,大家不欢而散,最后一无所成。再后来看到消息,一家纽约公司捷足先登,把市场抢走了。

   不管做不做生意,大家都不喜欢只想控制、占便宜,而不愿意放权,不愿意把饼做大、利益共享的人。女儿在幼儿园的时候,就知道与其他小朋友分享(Share)玩具、饼干、水果;不想跟别人“Share”的人,没有人喜欢。其实,H先生的故事所反映的,也算是一种党文化的余孽,是中共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中的“抢”和“控”的生动反映。

   说到这,想起中共最近推出的公司法。根据去年10月新修订的《公司法》,其总则第十九条规定“在公司中,根据《中国共产党章程》的规定,设立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开展党的活动。公司应当为党组织的活动提供必要条件。”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也不知是什么人在什么思维状态下会设计出来这样的东西。真是朝中无人了。你说做生意要是遇到这样个党,你该怎么办呢?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一百二十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