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謝田文集
·中国经济六大矛盾追根溯源
·中国奢侈品消费蕴育的悲剧
·人民币升贬的哈姆雷特问题
·陝西高傑村的管理個案分析
·隐形战机热中相生相克的理
·國宴的政治密碼和觀念轉變
·种瓜得豆和种豆得瓜的年代
·中国经济十大荒谬现象解析
·衰退中的营生和难放下的心
·机器战胜人类究竟是喜是忧
·七轮发财机会和十二五规划
·盛世的帮腔剧和川剧的帮腔
·危难之际意识到诚实的价值
·飞利比亚的战斧是中国买单
·“中国教授”张狂 美国民间励志
·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与定价权
·金砖五国的清梦与盗梦空间
·美国人为何对高铁兴致缺缺
·中国的市场换技术忽悠了谁
·川普和纪思道看中国的角度
·压垮骆驼还会需要几根稻草
·密西西比洪水与五毛之祸水
·融入美国主流社会知难行易
·以党喻商:血滴子式的宝典
·美国会赖帐拒不偿还国债吗?
·富人外逃给中国带来的影响
·基辛格转向亦或西方的萌醒
·中国为什么有被做空的可能
· 再谈如何融入西方主流社会
·坎昆玛雅古金字塔前的省思
·两百年马桶创新和中国崛起
·国家外储是不是百姓血汗钱
·一个国家的债务和一个世界的忧愁
·孟买市的难题和美国的拆迁
·彼得寇伊救国九策可圈可点
·经济学的能解释和不能预见
·金融武器和航空母舰的短长
·佛蒙特州旅行感受飓风艾琳
·中国的民间信贷和美国次贷
·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中国躲过了世界经济危机吗
·美国对华贸易何以得不偿失
·贾伯斯的道家风骨及其佛缘
·一个国家的汇率和一个世界的利益
·三万亿美元瓜分的上中下策
·华尔街占领运动的前世今生
·中国铁公鸡与希腊败家子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国房产降价多少才算合理
·公务员升值状元贬值的门道
·微光的城市与微光下的中华
·欧元危机与中国危机的异同
·世界经济乱象殃及自由贸易
·罗马俱乐部预言与金砖终结
·西方世界的屠龙和抱熊猫者
·中国新富和杰克丹尼威士忌
·白宫差矣 美中分歧不在经济
·富同情心的资本主义在哪儿
·汽车屁股朝向和尊重的价钱
·开发商的夜壶论和卖乖实践
·捕头密档对中美的差异价值
·重庆刀光和台湾商贾的梦魇
·重庆模式怎么拯救经济中国
·中国乱不乱与稳不稳的思辩
·中国当前局势的毕马龙效应
·三叉口的中国政经向何处去
·经济出现危机时是什么景象
·白种人优势与共产党员优势
·好莱坞给中南海的最新忠告
·花四分之一国库是什么概念
·【谢田】:美国在经济上应该学习德国
·重慶注資:中共政治生命完結
·纽约印象:世界商都的众生相
·东西方投资者的叫屈与叫苦
·《致翻墙中国大学生的公開信》
·崛起为何得不到内外的欢呼
·傅高义邓传与辜布塔的传奇
·巨商辜布塔留下的深刻教训
·中国转型:宏观拐点微观缘由
·外企设党支部的司马昭之心
·欧洲负利率或燃起货币战火
·美国农业部的半个万亿美元
·中共国的崛起何以无始而终
·克鲁格曼险些爱沙尼亚翻船
·越南,从中国后尘变成先导
·罗姆尼奥巴马经济政策对比
·经济崩溃做为一种解脱方案
·中国何以缺乏衰退中的选项
·美国商业史上最大的劫持案
·彭博商周的中国观误在何处
·拉法耶特啖盒饭其实很自然
·美国大选的中国牌该怎么打
·梅赛德斯-奔驰在美国和中国
·奧巴馬和羅姆尼的歷史機會
·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美国的财政悬崖也许是好事
·李克强博士:披露真实的数据
·中国才面临真正的政经悬崖
·混水摸鱼与中国公司的除名
·中国和美国的城市化之对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一次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大纪元的读者打来的,说他从编辑部得到我的电话,要跟我学做匹萨饼。我登时就给弄糊涂了,说我们可以教学生如何经营匹萨店,但不教如何做匹萨饼,那可需要去烹饪学校去学习。说了半天,这位老兄还是不甘心,说你既然做过,又写出来了,就一定记得,就教教我们吧。

   这时我才闹明白,原来这位先生是看了我的那篇“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有了一些印象,他想开一家意大利匹萨店,就找来了。要说中国人的创业头脑,就是不一般,中餐馆不说了,连意大利餐馆也想开。末了,他还是坚持说要学做匹萨,我只好说,按咨询费来教你的话,一小时两、三百块太贵了,对你也不公平,因为做匹萨不是我的专长。干脆这样吧,我们也算有缘分,下次去你所在的城市,你请我吃个午餐,我把我记得的、打工时学的做匹萨技术全都告诉你,保证倾囊相授。

   教人做匹萨当然不是我们的主课,但市场咨询、管理咨询倒是经常有的。一次遇到了一个中国公司的老板。这位先生,姑且称之为H先生吧,在美国有一个公司,想扩大发展,跟中国做一笔大生意,开辟一条中美之间的交通运输线。我们一起谈了几次后,觉得这个企划相当可行。计划充分利用了美国的基础设施和世界华人的市场,启动资金也不是问题,是从中国来的。让人吃惊的是,居然有这样的外汇在小金库里,还可以拿到海外来。

   企划的确是相当的好,可行性极高,H先生也非常精明能干。但有时候好像就是这样,精明反被精明误,最后难以成事。有时我遇到一些人,好像傻傻的,也不是商业出身,生意做的那个大呢,钱都数不过来,把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放到工资名单上,钱还是嫌多,整天想着捐些出去,以对得起天理良心。

   H先生的问题呢,出在公司的架构上。因为有外来的资金,就有股份分配、所有权和管理权的问题,必须借鉴西方优秀的管理经验。但H先生的打算是,既拥有全部控制权,又要别人投入资金和专长。他简直就想兼任党委书记、董事长、总执行长、并独自拥有全部股份。后来,几个合作夥伴看出来了,H先生对西方企业制度不甚清楚,思路上全是中共的那一套,特别贪恋权力,欲望还大得不行。拖了几个月,大家不欢而散,最后一无所成。再后来看到消息,一家纽约公司捷足先登,把市场抢走了。

   不管做不做生意,大家都不喜欢只想控制、占便宜,而不愿意放权,不愿意把饼做大、利益共享的人。女儿在幼儿园的时候,就知道与其他小朋友分享(Share)玩具、饼干、水果;不想跟别人“Share”的人,没有人喜欢。其实,H先生的故事所反映的,也算是一种党文化的余孽,是中共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中的“抢”和“控”的生动反映。

   说到这,想起中共最近推出的公司法。根据去年10月新修订的《公司法》,其总则第十九条规定“在公司中,根据《中国共产党章程》的规定,设立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开展党的活动。公司应当为党组织的活动提供必要条件。”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也不知是什么人在什么思维状态下会设计出来这样的东西。真是朝中无人了。你说做生意要是遇到这样个党,你该怎么办呢?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一百二十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