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謝田文集
·中国为何全民捞钱却捞不着
·謝田新書《赤龍的錢囊》序與跋
·重访台湾:士林的夜市与早市
·重访台湾:福兮祸所伏的服贸
·中国高级白领的优越和忧伤
·如何拆解中国地方债的烂帐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韩国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狮城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印尼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万隆泗水
·中国大妈:身绑炸弹怀揣金条
·红朝一甲子前后的三次土改
·买枪、玩枪、拥枪和AK-47
·中国银行困境是全球危机吗?
·J‧埃德加‧胡佛的管理特色
·向谋士挥刀的朝廷焉得不亡
·乌克兰的黑洞和中国的黑洞
·中国货轮能不能经停夏威夷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从宝岛回来后,朋友们问对台湾有什么印象。我回答说印象最深刻的是吃的东西又多又好,还比较便宜;还有,就是非常热,热得让人一出门到街上,就想买一杯冰镇的珍珠奶茶,怪不得那些饮料摊位那么多。有意思的是,在高雄的时候,一位好心的朋友看我那么难受,就安慰我说,这里(高雄)比较热,明天到台北去就会好一些了。岂不知,对习惯了生活在美国东部冰天雪地里的人来说,亚热带的气候早已把我给热糊涂了,根本就分辨不出台湾南北的细微差别。

   台北美妙的时候,是入夜以后,尤其是九、十点以后,室外凉爽舒适,人们也都纷纷出来活动。友人带我去西门汀一带,那里的夜市好象是在琼瑶的小说里读到过了。到了那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知从哪里涌出来那么多人,到处都是人,冷饮、小吃店生意好极了。问为什么那么多中小学生晚上也不回家,搭帮结伙的在街上走,但好像都背着书包?回答说是因为要上各种各样的补习班。想想我们女儿周末要学中文、芭蕾、游泳、小提琴、和钢琴,可怜的孩子们,真是哪里都有。但八、九岁的孩子,补习课后结伴在“新光三月”的底楼大吃宵夜,而没有大人陪同,也算是台湾一景。

   话说回来,怕热倒不是一个特别了不得的事情,在商店、旅馆、出租车(计程车)里、甚至屏东农家的客房里,都装有空调。在台湾的时候,倒是听到朋友们说起另外一个怕的问题,就是所谓的“恐共症”,亦即民主的台湾害怕中共打过来。在台中的一个集会上我跟来自台湾各地的乡亲们说,“恐共症”是没有什么理由的,“共恐症”倒越来越是一个现实。在目前退党的浪潮中,真正应该害怕的,不是自由的台湾,而是面临随时瓦解的中共。

   为什么呢,从经济和商业角度看一看,我们就不难理解这件事。中共之所以能够维持其统治,就是因为外商、包括众多的台商的外来投资在给其输血。共产党对六四屠杀及其之后的历史应该是印象深刻,甚至刻骨铭心的。因为当时枪声一响、坦克入场,外国投资就几乎全部撤离,自由国家同时开始对中共实施经济制裁,这是1989年的事。在中国经济对国际社会依存度更高的今天,国际社会是不能容忍中共对自由的人民公然进行武力侵犯而坐视不管的。

   据说,日本人研究宋朝之后,对宋王朝向北方金国进贡、用金钱换取和平的“国策”颇为赞赏,认为不失为一个上策。在看着台湾商人一窝蜂的投资大陆,并且被坑的头破血流也在所不辞的时候,不由得让人想着他们是不是在以血汗钱帮助一个用枪口对准自己的暴力政权。宋人所进贡的,很多是丝绸、绢帛、马匹,而台商带进大陆的外币,则是直接换成了俄国的飞弹呀。这是我台湾之行至今没能弄明白的一件事情。

   当然,台湾也大有勇气十足的人们,很多人是不怕的。离开台湾前朋友们告诉我说,他们准备去金门岛,就在共产党的眼皮底下声援500万人退出中共。并且准备放气球,把退党的音讯带到大陆去。日前见到报导,他们果真去了。这就象内经中所说的那样,“正气内存,邪不可干”。只要大家多修正法、心法,没有了怕的因素,怕就不会存在,活在台湾就会更自在了。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一百一十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