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謝田文集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管理顾问的梦魇和当武器的美元
·汉口妇人的对阵与中国制造的玄机
·逆向行车的老人和替党倜傥的苦衷
·皮埃尔的枪声和机灵的掌声
·吃寿司的自由和中南海的早课
·信用管理者的信用和信誉
·曼哈顿的哥特教堂和世界的忏悔回潮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中国航空何以不敌美国航空
·集中力量的本能与办大事的本事
·甜酸肉、红烧肉、和菲力牛肉
·大陆的官博士和台湾的博士官
·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跋扈的物业公司和中南海的影壁
·国际冲锋枪指数和中国猪肉的成本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上)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中)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下)
·日本印象之一:黑川晋的谦逊与日下公人的骄傲
·日本印象之二:东京的胶囊旅馆和人际的空间
·日本印象之三:日铁新干线和日本人对时间的尊崇
·日本印象之四:细节中的魔鬼和日本人的礼节
·日本印象之五:神社前的独行者与邻里相处之道
·新奥尔良的温馨、美食、和苦涩
·福建移民的帝王热和东北养户的蚁神梦
·美商界未来精英看当代中国
·一千六百万分之一差错的达巴瓦拉
·国人的思维是怎样被搞乱的?
·萨尔兹堡的盐巴与波希米亚的水晶
·量身定做的宝马和客串的士的奔驰
·布拉格咏叹调:世纪的幽默与淳朴的狡猾
·布拉格印象:经理作家和扔人到窗外的传统
·韩国经理之夜遁与中国商人的抱团
·河南南街村、沙俄波特金村、和地球中国村
·奥运赞助商的嘀咕、两难、和心动
·铁龙生翡翠的心酸与主权基金的荒谬
·美国梦里的房子和房子外的噩梦
·对米饭的蔑视和大米的愤怒
·危机的管理与管理者的危机
·种番茄、绿番茄、和金番茄的故事
·威尔第的厄尔南尼和唐人街的生意经
·飞机当巴士运作的西南航空公司
·中共垮了,经济会怎样?
·穿小鞋儿的困惑和落入尘埃的赤龙
·黄浦区的股民与法拉盛的暴民
·中国智囊的误判和我们世界的阴谋
·经济学家的水平和他们的板凳
·救市的社论、政策和定错位的制度
·中央党校博士遗漏的课题和虚假命题
·市场的缝隙和夹在缝隙中的生存
·中国的钱如何扶持美国的房市
·巴西圣保罗印象:酒池肉林中的悠闲
·谈中国经济挨骂兼覆李恩明先生
·金镶玉的京奥与刘伯温的柑橘
·六十年的刀斧与北戴河的大计
·美国总统选举中的政治帐和生意经
·不许涨价的奶粉和不许降价的房子
·古老的智慧解决当世的危难
·Ancient Wisdom for Modern Predicaments
·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和董奉的杏子生意
·风暴卷过看雷曼:真诚和善良有冲突吗?
·世界警察被诱惑下水 谁来救美国?
·羞答答而又赤裸裸的土地流转
·全球金融危机 中国离“最大赢家”有多远
·透过拉曼光谱看体育的世界
·危机中的清道夫与转机咨询
·威叟船长的美味德拉华螃蟹
·中国经济的大幕正在拉开
·谦虚使人进步的真伪与对错
·集装箱、檀木箱和箱子内外的智慧
·波士顿茶会和中国过渡政府纳税
·乱世之中我们信什么和相信谁
·越高级的骗子越成功的背后
·零八的赚钱诉求和零九的平安理念
·骑虎难下虎的在朝与在野
·中共6.8%增长率遭质疑 专家:“裸泳者”尴尬现身
·穷人借钱给富人带给世界的麻烦
·天堂后花园里神仙的呼唤
·世界经济危机的终极根源何在
·美国抄底和还富于民的难为
·经济学博士和他卖拉面的父亲
·现在世界上究竟谁对不起谁
·算钱赚钱和决定命运的数学公式
·集体减薪大锅饭的好处和坏处
·钱的价钱的涨落和美联储的弹药
·谋求美元的终结和囤积美元
·美国人要饭和中国人高兴的时刻
·红色贵族谢幕和与狼共舞的成本
·中国的统计数字怎样才完美
·信用卡在中国和美国的妙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从宝岛回来后,朋友们问对台湾有什么印象。我回答说印象最深刻的是吃的东西又多又好,还比较便宜;还有,就是非常热,热得让人一出门到街上,就想买一杯冰镇的珍珠奶茶,怪不得那些饮料摊位那么多。有意思的是,在高雄的时候,一位好心的朋友看我那么难受,就安慰我说,这里(高雄)比较热,明天到台北去就会好一些了。岂不知,对习惯了生活在美国东部冰天雪地里的人来说,亚热带的气候早已把我给热糊涂了,根本就分辨不出台湾南北的细微差别。

   台北美妙的时候,是入夜以后,尤其是九、十点以后,室外凉爽舒适,人们也都纷纷出来活动。友人带我去西门汀一带,那里的夜市好象是在琼瑶的小说里读到过了。到了那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知从哪里涌出来那么多人,到处都是人,冷饮、小吃店生意好极了。问为什么那么多中小学生晚上也不回家,搭帮结伙的在街上走,但好像都背着书包?回答说是因为要上各种各样的补习班。想想我们女儿周末要学中文、芭蕾、游泳、小提琴、和钢琴,可怜的孩子们,真是哪里都有。但八、九岁的孩子,补习课后结伴在“新光三月”的底楼大吃宵夜,而没有大人陪同,也算是台湾一景。

   话说回来,怕热倒不是一个特别了不得的事情,在商店、旅馆、出租车(计程车)里、甚至屏东农家的客房里,都装有空调。在台湾的时候,倒是听到朋友们说起另外一个怕的问题,就是所谓的“恐共症”,亦即民主的台湾害怕中共打过来。在台中的一个集会上我跟来自台湾各地的乡亲们说,“恐共症”是没有什么理由的,“共恐症”倒越来越是一个现实。在目前退党的浪潮中,真正应该害怕的,不是自由的台湾,而是面临随时瓦解的中共。

   为什么呢,从经济和商业角度看一看,我们就不难理解这件事。中共之所以能够维持其统治,就是因为外商、包括众多的台商的外来投资在给其输血。共产党对六四屠杀及其之后的历史应该是印象深刻,甚至刻骨铭心的。因为当时枪声一响、坦克入场,外国投资就几乎全部撤离,自由国家同时开始对中共实施经济制裁,这是1989年的事。在中国经济对国际社会依存度更高的今天,国际社会是不能容忍中共对自由的人民公然进行武力侵犯而坐视不管的。

   据说,日本人研究宋朝之后,对宋王朝向北方金国进贡、用金钱换取和平的“国策”颇为赞赏,认为不失为一个上策。在看着台湾商人一窝蜂的投资大陆,并且被坑的头破血流也在所不辞的时候,不由得让人想着他们是不是在以血汗钱帮助一个用枪口对准自己的暴力政权。宋人所进贡的,很多是丝绸、绢帛、马匹,而台商带进大陆的外币,则是直接换成了俄国的飞弹呀。这是我台湾之行至今没能弄明白的一件事情。

   当然,台湾也大有勇气十足的人们,很多人是不怕的。离开台湾前朋友们告诉我说,他们准备去金门岛,就在共产党的眼皮底下声援500万人退出中共。并且准备放气球,把退党的音讯带到大陆去。日前见到报导,他们果真去了。这就象内经中所说的那样,“正气内存,邪不可干”。只要大家多修正法、心法,没有了怕的因素,怕就不会存在,活在台湾就会更自在了。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一百一十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