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謝田文集
·中国为何全民捞钱却捞不着
·謝田新書《赤龍的錢囊》序與跋
·重访台湾:士林的夜市与早市
·重访台湾:福兮祸所伏的服贸
·中国高级白领的优越和忧伤
·如何拆解中国地方债的烂帐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韩国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狮城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印尼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万隆泗水
·中国大妈:身绑炸弹怀揣金条
·红朝一甲子前后的三次土改
·买枪、玩枪、拥枪和AK-47
·中国银行困境是全球危机吗?
·J‧埃德加‧胡佛的管理特色
·向谋士挥刀的朝廷焉得不亡
·乌克兰的黑洞和中国的黑洞
·中国货轮能不能经停夏威夷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八十年代中期在国内读书时,一次去湖北考察。那时还兴什么单位介绍信之类的东西,去当地的市政府出示了北大的介绍信,要求去下面一个县城去考察。结果市长大人对考察的项目也有兴趣,我就搭他们的车一起去了县城。

   到县城招待所,已是晚餐时分,食堂里端上七、八个大盘菜肴,加上茅台和香烟,满满的一桌让我一个穷研究生瞠目结舌,其丰富的程度,在当年海淀的友谊宾馆也没有见过。但市长先生显然习以为常,招呼着我一起就餐。要知道那时北大的食堂可是臭名远扬的,这样打牙祭的机会可难找。诚惶诚恐的我只好坐下,跟着一起被腐化,美美的享受起了湖北大餐,这是二十年前的事情。

   几天前,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一个采访,记者安培女士要我们两位来宾谈谈陕西安康双龙镇一家餐馆的白条问题。该餐馆老板自2001年开业以来,四、五年间,镇政府的官员们共签白条欠了20万人民币,使餐馆资金周转不灵,面临倒闭。官员换届后,还了两万,剩下的说要每年还五千,算下来要三十多年才能还清。这当然是一条十足的黑色幽默,但我也不是第一次听说,让我吃惊的事倒还在后面。

   安培女士神通广大,约我上线的同时,还找了一位人在中国大陆的时政评论家钱先生。拜现代工具的便利,我们仨一个在中国、一个在华盛顿DC,一个在费城,一起在电台上评论了一番。

   从根本上说来,双龙镇的白条是一个商业信用的问题。吃饭签帐哪儿都有,只不过在别的国家签帐的多是常客、大户,给予信用额度是商家自愿的,月底汇总还账是顾客必需的。当然在双龙,这个信用是被强迫的,一方愿打,一方不愿挨,但无可奈何。说到底,这是倚仗权势、巧取豪夺的例子。中美两国的评论员对此一致表示谴责。

   安培问解决的办法,中国评论家热切希望英明的党中央能够对此尽速处理,其殷切之情,溢于言表。中国人民真是最好的老百姓,连平常挑剔的时政评论家都如此敦厚、宽容。我回答说,党中央是处理不了这类事情的,六四已经给他们机会了,当年学生要求的也不过是反腐败,但得到了枪子儿和坦克的回应。镇级官员连九品芝麻官都算不上,尚且如此,省、市、地一级呢?6000万党干白吃白喝,就象蛀虫一样,吸附在中国人民的身上,这是一个完整的系统。

   我正说着,电话的那端传来沉重的呼吸声,我和安培在大洋彼岸都能清楚的听见。安培说,喘息声太重,我听不见谢教授的话了。我就又重复了一遍。有点让人纳闷的是,钱先生好象是刚刚百米冲刺之后,突然坐下来参加我们的谈话似的。

   既然如此,安培说,那么未来中国是否有希望呢?希望在哪儿呢?钱先生那面好象恢复了正常,开始谈到他的设想。我说,中国当然还是有希望的,现在九评发表后,230多万人退党。等全部都退完了,白吃白喝、欠白条的不就没有了嘛。这时,大洋彼岸又传来了沉重的呼吸,而且更加沉重了。这时,我突然明白了喘息的原因,安培女士也适时的结束了我们的访谈。

   白吃白喝、欠下巨额白条的人可以坦然自若,刨析其社会原因和寻求解决方案的时政评论家反倒会顾虑重重,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挂掉电话后,我更担心了,当然喽,不是为双龙镇老板那笔大概收不回来的20万元人民币。。。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一百零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