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謝田文集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八十年代中期在国内读书时,一次去湖北考察。那时还兴什么单位介绍信之类的东西,去当地的市政府出示了北大的介绍信,要求去下面一个县城去考察。结果市长大人对考察的项目也有兴趣,我就搭他们的车一起去了县城。

   到县城招待所,已是晚餐时分,食堂里端上七、八个大盘菜肴,加上茅台和香烟,满满的一桌让我一个穷研究生瞠目结舌,其丰富的程度,在当年海淀的友谊宾馆也没有见过。但市长先生显然习以为常,招呼着我一起就餐。要知道那时北大的食堂可是臭名远扬的,这样打牙祭的机会可难找。诚惶诚恐的我只好坐下,跟着一起被腐化,美美的享受起了湖北大餐,这是二十年前的事情。

   几天前,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一个采访,记者安培女士要我们两位来宾谈谈陕西安康双龙镇一家餐馆的白条问题。该餐馆老板自2001年开业以来,四、五年间,镇政府的官员们共签白条欠了20万人民币,使餐馆资金周转不灵,面临倒闭。官员换届后,还了两万,剩下的说要每年还五千,算下来要三十多年才能还清。这当然是一条十足的黑色幽默,但我也不是第一次听说,让我吃惊的事倒还在后面。

   安培女士神通广大,约我上线的同时,还找了一位人在中国大陆的时政评论家钱先生。拜现代工具的便利,我们仨一个在中国、一个在华盛顿DC,一个在费城,一起在电台上评论了一番。

   从根本上说来,双龙镇的白条是一个商业信用的问题。吃饭签帐哪儿都有,只不过在别的国家签帐的多是常客、大户,给予信用额度是商家自愿的,月底汇总还账是顾客必需的。当然在双龙,这个信用是被强迫的,一方愿打,一方不愿挨,但无可奈何。说到底,这是倚仗权势、巧取豪夺的例子。中美两国的评论员对此一致表示谴责。

   安培问解决的办法,中国评论家热切希望英明的党中央能够对此尽速处理,其殷切之情,溢于言表。中国人民真是最好的老百姓,连平常挑剔的时政评论家都如此敦厚、宽容。我回答说,党中央是处理不了这类事情的,六四已经给他们机会了,当年学生要求的也不过是反腐败,但得到了枪子儿和坦克的回应。镇级官员连九品芝麻官都算不上,尚且如此,省、市、地一级呢?6000万党干白吃白喝,就象蛀虫一样,吸附在中国人民的身上,这是一个完整的系统。

   我正说着,电话的那端传来沉重的呼吸声,我和安培在大洋彼岸都能清楚的听见。安培说,喘息声太重,我听不见谢教授的话了。我就又重复了一遍。有点让人纳闷的是,钱先生好象是刚刚百米冲刺之后,突然坐下来参加我们的谈话似的。

   既然如此,安培说,那么未来中国是否有希望呢?希望在哪儿呢?钱先生那面好象恢复了正常,开始谈到他的设想。我说,中国当然还是有希望的,现在九评发表后,230多万人退党。等全部都退完了,白吃白喝、欠白条的不就没有了嘛。这时,大洋彼岸又传来了沉重的呼吸,而且更加沉重了。这时,我突然明白了喘息的原因,安培女士也适时的结束了我们的访谈。

   白吃白喝、欠下巨额白条的人可以坦然自若,刨析其社会原因和寻求解决方案的时政评论家反倒会顾虑重重,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挂掉电话后,我更担心了,当然喽,不是为双龙镇老板那笔大概收不回来的20万元人民币。。。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一百零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