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謝田文集
·香港政府断奶让自由港蒙羞
·中国GDP为何一半不知去向
·美国大学生们怎么筹款游学
·金砖五国的钱袋和动物图腾
·五大国际机构支招管不管用
·中国GDP六成归跨国资本?
·美国总统图书馆和中国地产
·哈佛经济教授的欧元区处方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上)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下)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英伦印象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将相帝王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伦敦的富
·中共会发行大面额的钞票吗?
·《致命中国》vs.“索命中共”
·从总裁被囚看中国社会失控
·钱荒能否逼出中国政经改革
·比特币的崛起和黄金的未来走向
·中国各级政府其实破产最好
·中国总理如何才能透过气来
·鬼城和錢荒之間有什麼關係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食在巴黎
·盘点世界银行给中国的建议
·影子银行地方债哪个更致命
·中国能不能再来个劫富济贫
·人民币上海试水能够成功吗?
·以房养老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美聯儲主席之爭應波瀾不驚
·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债违约吗?
·美国前财长鲍尔森挂一漏万
·TPP何以让中南海心惊胆颤?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九个问答
·中国为什么照猫却画不成虎
·中国为何全民捞钱却捞不着
·謝田新書《赤龍的錢囊》序與跋
·重访台湾:士林的夜市与早市
·重访台湾:福兮祸所伏的服贸
·中国高级白领的优越和忧伤
·如何拆解中国地方债的烂帐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韩国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狮城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印尼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万隆泗水
·中国大妈:身绑炸弹怀揣金条
·红朝一甲子前后的三次土改
·买枪、玩枪、拥枪和AK-47
·中国银行困境是全球危机吗?
·J‧埃德加‧胡佛的管理特色
·向谋士挥刀的朝廷焉得不亡
·乌克兰的黑洞和中国的黑洞
·中国货轮能不能经停夏威夷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美国人把喜欢吃糖和甜食的人叫有一颗“甜牙”(Sweet Tooth),自己心爱的人叫“甜心”(Sweet Heart)、“甜饼”(Sweet Pie)、或“甜甜”(Sweetie);中国老人则吓唬喜欢吃糖的孩子,要他们当心“蛀牙”。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我都纳闷儿,这么好吃的糖罐子中,怎么没见有什么虫子,专门钻小孩子的牙齿。中美对“甜”的区别对待,可见一斑。

   我大概是有两颗甜牙,特别喜欢吃甜的东西。吃蛋糕别人觉得很甜,我觉得不够;喝绿豆汤、红豆汤,广式甜水,别人觉得够甜的了,我总要再加两勺糖。在世界各地旅行,我也特别注意各国的甜食、糖果。欧洲的糕点好看,不愧传统悠久;亚洲的糕点精致,如港式糕点,集欧美的精华;南美的糕点粗犷,好象特别适宜用手抓着吃。不管亚、欧、南美的糕点,好象都没有美国的甜。即便以巧克力闻名的瑞士,其糕点也不够甜。

   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是,虽然美国人喜欢吃糖,美国大部分物品的价格都是世界较低的,但美国的糖价是世界市场价格的一倍还多。世界市场上糖的价格是9美分一磅,美国是20美分一磅。原因呢,是因为美国政府在沿用一项70多年前的立法,在补贴糖农,限制外国进口的糖并保证甘蔗和甜菜种植者的价格。如果这个补贴被取消的话,美国民众每年在糖上的花费就可以省下20亿美元。20亿美元不算少,但两亿多美国人,平均每人每年不到10美元,所以大家也懒得去管了。

   太太常苦口婆心的对我说,年龄大了,不要老这么吃糖,要发胖的。还好,发胖倒是没有,但吃糖依旧,积重难返。究其原因,很可能是小时候吃不到糖。小时父母被下放到农村接受再教育,我则“少年不知愁滋味”,在农村跟小朋友玩得还挺好,但就是吃不够糖。邻居一家是当官的,柜子上的瓶子里白色的沙糖让我馋得不得了,眼巴巴的看着。

   虽然老家是南方人,但我生长在东北的辽宁。东北的肥沃黑土虽然不产甘蔗,但可以生长甜菜。而当年不是不产,是不让种;不光是甘蔗,油料作物也不行。更有甚者,当权者为了“以钢为纲”,愣是不让邻省的农副产品进口到辽宁。还不光是糖,油也一样,所以中国有独特的“油瓶子倒了都顾不得扶”的成语。记得当时辽宁每人每月食用油定量是三两,多一点都没戏。当时的共党头子叫陈锡联,老百姓给他一个外号叫“陈三两”,就是从这里来的。

   说起来,今天在下吃糖的执着,弄不好还是共产党给害的。加州一朋友叫草庵居士的,劝大家把家人在国内受到的共党迫害,在海外以经济理由起诉,趁共产党还没倒台,要求赔偿。不知这因小时营养不足而现在嗜糖,够不够格去告一状。。。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九十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