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謝田文集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早就听说,在西方军校的必修课中,除了克劳施维奇的【战争论】,还有中国的【孙子兵法】。查查美国海军学院的课程,还真是这么回事。本来在准备给MBA(工商管理硕士)学生上课时,还想着把中国传统的东西,如孙子兵法、三十六计等介绍给他们,把这些战略战术用在企业管理和市场营销上。后来发现,果然是“兵者,诈也”,里面骗术太多,就只好作罢。

   但最近,发现一家法国公司居然把三十六计中的第十六计- 欲擒故纵,用到了跟中国人做生意上,把老祖宗的特产出口转内销,蒙起咱中国人来了。这家公司就是总部位于巴黎的欧洲通讯卫星公司(欧卫)。

   欧卫本来一直在播发北美华人电视台-新唐人的节目至中国大陆,但今年在续签合同时节外生枝,突然不干了。这件事很令人费解,因为在国际卫星通讯领域,现在基本上是买方市场,很多公司都有剩余的卫星频道。有谁会把一家挺好的客户推走呢?4月13日的华尔街日报有篇文章,揭开了这个谜底。

   原来欧卫玩了一个“欲擒故纵”的把戏。据文章披露,欧卫利用与新唐人签约为引子,希望赢得来自中国的订单。果不其然,去年春天欧卫刚刚向中国传输新唐人电视几个星期后,就立刻收到来自中共的抗议,而欧卫随即表示愿意中断新唐人的信号。此后,欧卫与中国陆续签署了大笔的交易。而今天,欧卫终於原形毕露,想要以商业理由拒绝与新唐人续约。

   说起来,欧卫运用中国人的智慧还是不到家,愣把咱们老祖宗的计谋用偏了。“欲擒故纵”的高手当是三国时的诸葛孔明,他在七擒孟获时随心所欲的用过。用这一计谋的前提是擒拿的双方尽管有冲突,但无第三方的顾虑。把这一计谋用在商业运作中,就不得不考虑过程中牺牲了的一方是谁,是否还有其它原则、利益可能给不小心的牵扯了进去。

   在欧卫-新唐人的商业冲突中,前者把后者给卖了,这几乎是慕尼黑协定的翻版,等於把英相张伯伦出卖捷克的伎俩搬到了美国。但在巨大的商业利益面前,短视的欧卫忽略了很多事情,甚至忽略了更大的商业利益,这正应了那句螳螂扑蝉,黄雀在后。在取悦中国时,欧卫生意的40% - 与美国军方的巨额合同,美国的民意,和自由世界对新闻自由的捍卫,都成了他们达成目标的绊脚石。

   显然,欧卫一开始就有把新唐人当过河卒子的企图,随时准备把新唐人的权利给牺牲掉。如果证据确凿,新唐人完全可以以商业欺诈为理由,起诉欧卫别有所图、蓄意欺骗,并且很有可能赢得这一官司。看来,商场之中用战场之谋略,还是小心翼翼为妙。至少,欧卫的“欲擒故纵”恐怕要属于下下之策。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九十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