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謝田文集
·中国货轮能不能经停夏威夷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财政部和发改委为何不同步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上)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下)
·中共能让七千万人都脱贫吗
·香港纪行:思忖还神几百万人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
·浅议红二代的人心向背之论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上)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中)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下)
·插入共产国心脏的美军基地
·川普经济政策击中中共软肋
·房地产最后的疯狂逼近中国
·人类社会面临颠覆性的巨变
·央行救急突显中共治国无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港九回归十年之际,网民调侃说,要是满清把广东租给英国就好了,那今天珠江三角洲都跟香港一样,也不用搞特区了。评论家陈明辰则说,香港回归是租约期满的正常归还,中共把不平等条约执行到底,99年期满后才接管香港,所以回归不是外交上的胜利或强大的象征,而是一种耻辱和对殖民主义的认同。

   也就是说,如果中国人要扬眉吐气,蛮可以提前收回香港。哪怕提前一天,在6月30日收回,也可说是对贪婪的英国殖民主义的迎头痛击。不过当时为什么签约99年、而不是更短或更长?慈禧太后那时恐怕想不了那么多,99年或199年对她来说没有实质上的差别。那香港(新界)的租期为什么是99年呢?这和英国的商业传统有关。

   按通常的说法,99年是个估计,因为一般人的寿命在百年左右,华人也说人生百年。如果租99年,人就会在一生中履行租约的职责。超过99年或100年,那几乎就跟卖了土地一样。其实,50、80、175年的租约也很常见。长租约的原因,多是因为土地买卖被禁,如有些国家只允许公民拥有土地,那外国人想居留,就只好签长期合约。

   德国图平根(Tuebingen)大学的桑德拉·丽泊特(Sandra Lippert)说,99年的租约古埃及就有,公元前二世纪一埃及牧师把他的办公室租了99年。中世纪甚至有一千年的租约,文艺复兴时减到999年。莎翁的“亨利四世”也提到千年的租约,所以杰拉德·盖因(Gerald Cain)推断,千年租约的做法直到17世纪都存在。

   不过,英国人显然不知中国的彭祖、五帝颛顼的玄孙。据说彭祖善于导引行气,也就是气功修炼,他经历了尧舜夏商,活了八百岁。如果英人熟悉中国的修炼故事,签个八百年的合约,中英可能还要打一架,才能收回香港。

   六月底国际商业时报采访,问对香港经济现状和未来的看法。十年来,香港居民的收入并没太大的改变,最新失业率比九七年高出两倍,低入户十年增加八万,基尼指数去年0.533,为历年最高。人均GDP十年前香港高出英国五千美元,十年后则低了一万多。

   就香港经济,还曾就教于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吴惠林教授,他讲了个包子的故事,非常有趣。一旅美中国知识分子比较两岸三地的诚信,谈到隔夜的包子时说,“台湾人诚实地低价卖,香港人当新鲜的卖,中国人则卖假包子”。

   香港繁荣产生于华人的自由企业精神和英国人的制度。在“积极不干预”的自由经济政策下,香港没有贸易障碍、商业规管简单、资金流动自由、税制低、法治良好、知识产权有保障、劳动市场富有弹性,这才导致香港奇迹的出现。

   十年来,“积极不干预”政策已被侵蚀,干预的黑手已深入香港。亚洲金融风暴时,曾荫权说他“前一晚上坐在床头哭了”,但港府还是首次打破不干预的常规,动用政府储备托市。近年来干预明显增加,潘朵拉的盒子难以关闭。七月的暴力遣返则显示,红朝恶习入港,香港繁荣依赖的法治传统已被黯然践踏。

   美国犹他州一食品公司最近在产品上贴了“无中国生产原料”的标签,以消除消费者的疑虑。对大陆来说,这可能不算什么;但如果香港产品也被如此对待,这对香港经济、包括金融、物流、旅游和工商业支援四大支柱产业,其负面影响将是毁灭性的。

   港府最近在美国报刊大做广告,说香港“有很多需要庆祝的地方”,时代周刊上的广告说过去十年证明“一国两制”是可行的,香港在法治、独立司法方面保留了与原来“相同的”权力和自由。

   冷静想想,庆祝“两制”本身就大大的有问题。两制相较,定有高下之分;高下即分,就应从中选择最佳。所以说,如果“一国两制”行不通,才是值得庆祝的,因为我们可以有比较后的判别。恰恰是因为它行得通,才需要反思为什么还需要两制。如果其中一个更好,为什么不采用更好的?为什么不废除比较劣等的?究竟是谁在阻止人们选择更好的明天?

   这些问题,是我们在不买包子的时候,需要长考、三思的。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二十九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二百零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