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儒昨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儒昨天文集]->[《宇宙篇》引言]
小儒昨天文集
·/ 引论二/封建社会说在中国不能成立
·/ 引论三/超稳定结构不能揭示中华文明
·/ 中华文明之探索一/必要的前提
·/ 中华文明之探索二/商品经济是中华文明的条件
·/ 中华文明之探索三/天下为家
·/ 中华文明之探索三/天下为家/家庭经济体的人口特征
·/ 中华文明之探索三/天下为家/家庭所有制属性
·/ 中华文明之探索三/天下为家/发家致富是家庭经济体的经营目标
·/ 中华文明之探索四/中华文明不产生阶级和阶级斗争
·/ 中华文明之探索五/国家与家庭同构
·/ 中华文明之探索六/家庭经济体的文明化
·/ 中华文明之探索七/家庭经济体的社会组织
·/ 中华文明之探索八/出家
·/ 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简要对比一/对西方工业文明的简要描述
·/ 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简要对比二/西方工业文明所受到的批判
·/ 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简要对比三/中国不会自发地产生资本主义
·/ 今天的中国一,一个被分为两极的社会
·*** “五四”纵横
·/ 序:“五四运动”来了
·/ 一、“救国”
·/ 二、“救国”的失落
·/ 三、中国的堕落
【回到孙中山】
·*** 孙中山与民族主义 /- 序言
·/ 一、民族主义救中国
·/ 二、民族主义产生于对中华文明的信心
·/ 三、民族主义与世界主义
·/ 四、民族主义的丧失
·/ 五、如何恢复民族主义 /1、恢复中国传统文化
·/ 五、如何恢复民族主义 /2、充分利用原来的社会组织组织社会
·/ 六、从民族主义到世界主义
·/ 七、结束语
·***孙中山与民权主义/一、序论/1,为什么孙中山不讲“民主”而讲“民权”
·/ 一、序论/2,孙中山的民权主义具有中西两个基点
·/ 二、民权学说批判/ 1,自由论
·/ 二、民权学说批判/ 2,平等论
·/ 三,民权政治/ 1,对在中国实施“联邦制”的批判
·/ 三,民权政治/ 2,给人民最多的权利
·/ 三,民权政治/ 3,给政府最多的权利
·*** 告别孙中山 / 一、告别孙中山先生的理由
·/ 二、不要“民主”要“大同”
【太极拳】
·***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一、理论的困乏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二、意守丹田与入静放松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三、内劲与懂劲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四、气沉丹田与太极刚劲
【中华大同书】(1996年版)
《宇宙篇》--重建中国哲学
·龙之歌
·《宇宙篇》引言
·天地论 -- 兼论宇宙对於人的基本结构
·虚实论--中国的存在学说原理/ 一、虚实并存
·虚实论--中国的存在学说原理/ 二、分虚实
·虚实论--中国的存在学说原理/ 三、虚化
·气论 -- 中国的本体论
·气论/一、“气”的特性 /1、“气”不具有时空性
·气论/一、“气”的特性 /2、气的一元性
·气论/ 二、精气与元气
·气论/ 三、“气”的阴阳二性
·气论/ 四、五行学说
·气论/ 五、天地初开
·中和论--对宇宙能量与秩序的探索
·中和论/ 一、“中正规律”/“中心”与“中正”
·中和论/二、“中和规律”/1、人类的居住环境是“中和规律”的体现
·中和论/二、“中和规律”/2、生命自身是“中和规律”的体现
·中和论/二、“中和规律”/3、“中和规律”给人类的启示
·象数论 - 天地造化人的理论/一、人是从猿进化而来的吗?
·象数论 /二、天地通过“象数”造化人
·象数论 /三、象数论与西方神学和自然科学的同异
·感应论-“仁义”的宇宙论特性/一、感应原理
·感应论/一、感应原理/1、“天人感应”
·感应论/一、感应原理/2、人人感应
·感应论/二、“仁”与“义”/1、“仁”--人的善性感应机制
·感应论/二、“仁”与“义”/2、“义”--人的善性识别机制
·性命论-中国独特的人类进步论/一、性论/1、“性”从哪里来?
·性命论/一、性论/2、人性
·性命论/一、性论/3、“人性”与“物性”
·性命论/二、“命”论 /1、“命数” - “生”的问题
·性命论/二、“命”论 /2、“天命不息” - “死”的问题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1、宇宙万物不存在进步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2、“进步”是人特有的性质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3、人为什么能进步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4、“修身”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5、性命学说是中国独特的人类进步论
·“心论”--中国的认识论
·“心”论/二、“心”是怎样对人的认识起作用的
·“心”论/三、用心有法
·“心”论/ 四、“心性学”
【中华大同书】(1996年版)
《天下篇》--重建中国历史
·天下篇/引言
·“三皇五帝”的意义/1、早期文明的特征
·“三皇五帝”的意义/2、文明产生的动因
·“中国”的诞生/1、上古社会的政治是对社会集团的组织
·“中国”的诞生/2、“中国”产生於大规模的水土整治工程
·德政论 /一、“受命於天”与“天子”
·德政论 /二、“天子建德”--姓氏论
·国家论 / 一、 “诸侯建国”
·国家论 / 二、“大夫建家”
·国家论 / 三、“庶民”与“井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宇宙篇》引言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至今为止,谈论“宇宙”是科学家们的专利。“天地”从哪里来?万物从哪里来?人从哪里来,它们有些什么样的性质?这些故事都由科学家们讲给我们听。作者并不是科学家,但也想给读者们讲一讲宇宙与人的故事。

    之所以有这个灵感,那是中国文化所赋予的。我感谢我们的祖先。我们的讲法显然与科学家们所讲的有很大的不一样,所以希望能得到科学家们的反驳和严厉的批评,就像我批评科学家那样,一点不留情。

    如果真有科学家能站出来,对我一点不留情了,我会真心地谢谢他。因为这样一来,我们下次再讲时,就会讲得更好。

    作者写这本小书,就是想引起争论,引起对今天“科学”所为我们树起的“真理”的价值的怀疑。通过争论,通过怀疑,从而使我们能为二十一世纪人类的科学技术的发展,找到一条出路,一条有人性的道路。

    二十世纪大概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值得总结的世纪。在这个世纪里,科学技术和大机器生产方式给人类带来了从未有过的物质财富,也带来了从未有过的灾难与痛苦。它把人的身体送上了太空,也把人的精神送进了地狱;它给人类的未来带来了无限的希望,又使人类对未来万分惶恐。这一切如何解释呢?

    如果我们不从社会制度上找原因,而在人身上找原因的话,那么在今天这个世界上扮演“教父”角色的科学家们对这一切负有直接的责任。而如果我们不从人身上找原因,而从人的思想上找原因,那么科学家们为我们树起的“科学宇宙观”就是一个根本的问题。(这东西究竟有没有是另一个问题,这里我们姑且与大多数人一样,相信的它是存在的。)

    人是需要一个“宇宙观”的,因为它能引导着人们去看待宇宙、看待世界、看待人生、看待社会。而这个“科学宇宙观”却把宇宙解释成了莫名其妙的“大爆炸”,把人解释成了“高等动物”,把动物性解释成了人性,把人类的发展解释成了“生存竞争”,成了高级要取代低级的进化程式。而这些道理,假如我们不是从迷信的角度去接受,那么我们从内心深处就会感到它们是不真实的。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写“宇宙论”的理由之一。

    面对着今天的世界,一方面是高科技神奇般的创造,另一方面是地球上堆满了能把人类上百次毁灭的大炸弹,再加上人类社会自身内部日益深化的各种危机,以及外部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老实说,今天的人类已经被引到了一条生死道上。

    今天到了必须对未来做出最後选择的时候了。就人类的本性来说,对未来应该选择生,不应该选择死。选择死不合逻辑。所以,我们有责任尽我们所能,从生的方向努力。生的方向就是善的方向,善里包含着无限的美景。

    --这就是我们写“宇宙论”的理由之二。

    另外,我们中国人并不喜欢趴着做人,也不习惯趴在地下与人去交流文化和思想。我们要与世界各族人民交流自己的感受、互补长短,寻求沟通与互惠,先得自己坐正了才行。

    目前科学界各学科间的沟通汇流、互补长短的现象,在西方一些开放的大学里是很明显的。不过应该承认,今天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一个真正属於全人类的世界文化体系。这个体系正等着人类去创造。现在我们在学校里所学到的这套文化体系是属於西方文化体系,这一点应该是很明确的。目前科学界各学科间的沟通汇流,不过是西方文化体系的自我调整,它的参照系还没有出来。

    世界各民族的文化的交融汇流、互补长短固然是一个良好的愿望,但前提是你得让我站起来。你站着,我趴着,谈得上交融汇流、互补长短吗?

    但是,自己要想站起来,那就是自己的事,别人很难帮得上忙。中国人要想站起来,就得重新整理自己的文化,弄清楚自己究竟有什么长处,掌握着一些什么真理,然後才能去跟别人讨论。

    不过今天中国的知识分子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很容易。主要原因就是大多数知识分子的脑袋被“唯物主义”和“进化论”这两个东西所束缚住了。他们相信这两个东西代表着“科学与进步”。

    我们知道,只要有这两个东西,中国文化就不可能复活,中国人五千年探索出来的道理都免谈。一讲就是“神秘主义”。

    其实,“唯物主义”和“进化论”这两个东西,不要说对中国的危害很大,就是对西方的危害也是不浅的。由於这两个东西,使西方文化内部宗教与科学这两大基本要素处於相互斗争状态,不能相互认同。

    而且,这两个东西与现代科学所积累的技术也没有多大联系。飞机能升到万米高空,宇宙飞船能把人送上月球,并不是唯物主义和进化论提供的保证,可以说跟这两个东西一点关系也没有,而是人类技术进步的结果。

    不过,这两个东西在西方的危害远没有在中国那么大,因为它们在西方不过是众多的相互对立的思想之一,人们还是可以自由选择。而在中国,它们却变成了“绝对的真理”,或者说“绝对的怪物”,是专门为了打压中国文化而存在。不信读者们可以在自己身边做个调查,哪一个迷信上“唯物主义”与“进化论”的,不对中国文化反感?

    正因为此,当我们在讲述“宇宙论”时,不得不时时注意对这对“怪物”的批判。

    因为我们相信,如果从现代科学体系里剔除这两个东西,科学家们的创造力才能真正获得解放,人类技术进步里所包含着的能量也才能向有利於人类发展的方向释放,科学也才能成为人类进步的表现,而不是毁灭人类的力量。科学技术为人类服务,并获得神奇般的发展,应该是下一世纪的事,而不是今天的事。今天的高科技,都主要地用去为战争服务了。这是基本事实。

    反过来说,如果坚持这两个东西,今天的“科学”就堕落为一种“新宗教裁判所”,科学家们就成了这个世界的“教父”。在他们面前,中国文化及作为其生物载体的中国人,也就不可能站得起来。这时,讲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的交融汇流、取长补短,不过是一句空话。

    当然,由於我们讲“宇宙论”时,不得不把许多精力用去对付“唯物主义”和“进化论”这对“怪物”,这使我们的“宇宙论”讲得多少有点不伦不类。这是今天做中国人的痛苦,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由於学识关系,我们的“宇宙论”讲得并不很好,漏洞很多。明知有许多论点还不成熟,而我们还是有勇气拿出来讲,那是想带一个抛砖引玉的头。

    实际上,宇宙人生的问题,是做人的大道理,它并不是科学家的专利,只要是人,或多或少都应该去想一想。因而我们希望一切热爱中华文化的人,在饭饱茶馀之後,都来讨论一下中国文化的道理。通过这样的讨论,或许多少能懂得一些宇宙人生的道理,或许能树起做中国人的信心。

    --这是我们要写“宇宙论”的理由之三。

    我们还可以举出许多理由。

    不过更多的理由,应该由读者们自己去举。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