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儒昨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儒昨天文集]->[告别孙中山 / 一、告别孙中山先生的理由]
小儒昨天文集
·*** 孙中山与民族主义 /- 序言
·/ 一、民族主义救中国
·/ 二、民族主义产生于对中华文明的信心
·/ 三、民族主义与世界主义
·/ 四、民族主义的丧失
·/ 五、如何恢复民族主义 /1、恢复中国传统文化
·/ 五、如何恢复民族主义 /2、充分利用原来的社会组织组织社会
·/ 六、从民族主义到世界主义
·/ 七、结束语
·***孙中山与民权主义/一、序论/1,为什么孙中山不讲“民主”而讲“民权”
·/ 一、序论/2,孙中山的民权主义具有中西两个基点
·/ 二、民权学说批判/ 1,自由论
·/ 二、民权学说批判/ 2,平等论
·/ 三,民权政治/ 1,对在中国实施“联邦制”的批判
·/ 三,民权政治/ 2,给人民最多的权利
·/ 三,民权政治/ 3,给政府最多的权利
·*** 告别孙中山 / 一、告别孙中山先生的理由
·/ 二、不要“民主”要“大同”
【太极拳】
·***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一、理论的困乏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二、意守丹田与入静放松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三、内劲与懂劲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四、气沉丹田与太极刚劲
【中华大同书】(1996年版)
《宇宙篇》--重建中国哲学
·龙之歌
·《宇宙篇》引言
·天地论 -- 兼论宇宙对於人的基本结构
·虚实论--中国的存在学说原理/ 一、虚实并存
·虚实论--中国的存在学说原理/ 二、分虚实
·虚实论--中国的存在学说原理/ 三、虚化
·气论 -- 中国的本体论
·气论/一、“气”的特性 /1、“气”不具有时空性
·气论/一、“气”的特性 /2、气的一元性
·气论/ 二、精气与元气
·气论/ 三、“气”的阴阳二性
·气论/ 四、五行学说
·气论/ 五、天地初开
·中和论--对宇宙能量与秩序的探索
·中和论/ 一、“中正规律”/“中心”与“中正”
·中和论/二、“中和规律”/1、人类的居住环境是“中和规律”的体现
·中和论/二、“中和规律”/2、生命自身是“中和规律”的体现
·中和论/二、“中和规律”/3、“中和规律”给人类的启示
·象数论 - 天地造化人的理论/一、人是从猿进化而来的吗?
·象数论 /二、天地通过“象数”造化人
·象数论 /三、象数论与西方神学和自然科学的同异
·感应论-“仁义”的宇宙论特性/一、感应原理
·感应论/一、感应原理/1、“天人感应”
·感应论/一、感应原理/2、人人感应
·感应论/二、“仁”与“义”/1、“仁”--人的善性感应机制
·感应论/二、“仁”与“义”/2、“义”--人的善性识别机制
·性命论-中国独特的人类进步论/一、性论/1、“性”从哪里来?
·性命论/一、性论/2、人性
·性命论/一、性论/3、“人性”与“物性”
·性命论/二、“命”论 /1、“命数” - “生”的问题
·性命论/二、“命”论 /2、“天命不息” - “死”的问题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1、宇宙万物不存在进步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2、“进步”是人特有的性质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3、人为什么能进步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4、“修身”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5、性命学说是中国独特的人类进步论
·“心论”--中国的认识论
·“心”论/二、“心”是怎样对人的认识起作用的
·“心”论/三、用心有法
·“心”论/ 四、“心性学”
【中华大同书】(1996年版)
《天下篇》--重建中国历史
·天下篇/引言
·“三皇五帝”的意义/1、早期文明的特征
·“三皇五帝”的意义/2、文明产生的动因
·“中国”的诞生/1、上古社会的政治是对社会集团的组织
·“中国”的诞生/2、“中国”产生於大规模的水土整治工程
·德政论 /一、“受命於天”与“天子”
·德政论 /二、“天子建德”--姓氏论
·国家论 / 一、 “诸侯建国”
·国家论 / 二、“大夫建家”
·国家论 / 三、“庶民”与“井田”
·国家论 / 四、 里--社
·宗族论/ 一、祖宗制度/1、祖宗与大宗、小宗
·宗族论/ 一、祖宗制度/2、宗子
·宗族论/ 二、周代贵族社会的生活特征
·宗族论/ 三、礼治
·周代贵族制度之小结/1、从周代封建制与欧洲中世纪封建制的简要对比中看周代政治的价值
·周代贵族制度之小结/2、儒学对周代制度的价值的总结与改造
·中国贵族制度的崩溃及皇帝制度的建立/1、社会价值观的改变
·中国贵族制度的崩溃及皇帝制度的建立/2、商鞅变法
·中国的皇帝制度 /一、中央政权:皇帝与中央政府
·中国的皇帝制度 /二、地方政权:郡县制
·皇帝制度的基础-“家庭经济体”/1、家庭经济体是政治的产物
·皇帝制度的基础-“家庭经济体”/2、“以农为本”是现实的选择
·皇帝制度的基础-“家庭经济体”/3、“男耕女织”
·儒家学说对皇帝制度的改造/一、秦代的教训
·儒家学说对皇帝制度的改造/二、“一家天下”思想与“法家”
·儒家学说对皇帝制度的改造/三、汉儒与“教化”
·儒家学说对皇帝制度的改造/四、士人政治 /1、选举
·儒家学说对皇帝制度的改造/四、士人政治 /2、考试
·“雇佣劳动”与“恒产思想”/一、“奴隶”与“雇佣劳动”
·“雇佣劳动”与“恒产思想”/二、自由经济与贫富分化
·“雇佣劳动”与“恒产思想”/三、土地问题与恒产思想
·均富社会的建设/一、“轻徭薄赋”与“扶持中产阶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告别孙中山 / 一、告别孙中山先生的理由

    对于一切有志的中国知识分子来说,目前首先应该搞清楚的问题是:在中共政权垮台后,应该用什么东西来填补,才会使中国好,不使中国坏。

    今天的中共政权,你别看它如日中天,不可一世,由于它不代表中国的未来,所以其实不过就是一头待宰的猪。何时宰猪,自有天数管。这里所说的天数,更具体说就是水到渠成和水到渠不成两种情况。水到渠成为吉,水到渠不成为凶。这里所谓水,指的是中国人民对中共政权的怨恨情绪。水一直在涨,早已超过了警戒线,大家都看到了。渠呢?渠开修了吗?

    谁来修渠? 当然就是中国的知识分子。如果中国的知识分子能把中共政权垮台后中国怎样才能好起来,怎样才能不出乱子,这些问题都设计好,都解决好,并得到人民大众的认同,渠就算修好了。渠成水必到。这时就可以杀猪祭天,大吉大利。

    而如果中国的知识分子不去履行自己的责任,任凭水在涨,甚至欢天喜地,火上浇油,其结果必是大水冲倒龙王庙,中国大乱,生灵涂炭,万劫不复。这种由于中共政权垮台而带来的可怕的前景,实际上许多人都已经意识到了,所以认为目前看不见渠在哪里,最好莫乱为。目前中共这头猪无论已长得多肥都还得养着,那是为了避免大灾大难提早到来呀,属明智之举。

    所以我们说,目前中国有志的知识分子的首要任务应该是要思考研究如何在中共政权之后让中国大吉大利,如何在华夏神州大地建立起一个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道理于此。

    那么,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新中国”呢? 许多人最先想到的就是“民主中国”。并且认为,用民主来代替专制, 这是天下大势, 顺理成章。

    但“民主”是什么?“民主”在哪里?这些问题答案实际只有两个答案:

    一、 “民主”在西方。现在西方有许多民主国家,可以就像过去中共拜斯大林为师爷那样,到西方民主国家拜个外国师爷,问个清楚,请他来告诉我们民主是什么,由他来指点民主该怎么做;

    二、 “民主”在中国。一切由中国人自己来做:根据西方的启示,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发展出一套适合自己国情的民主理论来指导实践。

    但要到国外拜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本世纪的西方与十八、十九世纪不一样,很少出大师级的人物。而且他们当中懂中国的也基本没有。我看今天的中国人是没有福气从国外找得到一个真正的师爷了。而我们的前辈却有福分西方请来马克思等一班人。这是运气的不同,不可同日而语。

    要搞自己的“中国式民主”,那道是有一个现成的。那就是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

    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可是个好东西。它是取西方民主政治之所长,又结合中国传统政治之所长,立志要把中国建设成一个世界上最民主、最富强的国家的思想。也就是说,是个有大志的思想。

    在“五四新文化”统治中国以前,中国的思想家大多是有大志的。康有为是如此,孙中山也是如此。自“五四新文化”统治中国以后,中国思想界就再无大志了。

    毛泽东在中国的“五四新青年”中算是最有“大志”的一个,所以他的成功也就最大。不过毛泽东还不能算是中国的真正有大志者。虽然他从一开始就表露出要夺取政权的思想,成功以后又想与苏联争夺世界革命的领导权 (前者在他的著作中有许多论述,后者他还没有说清楚过) ,但他这一套,只是为他自己,充其量只是为他一党之私。也就是说,只有中共成了“用毛泽东思想武装的党”时,毛的那一套才有用。他这一套与中国、中华民族一点关系也没有,所以他不能算中国的有大志者,只能算是“五四新青年”中的有大志者。

    扳着指头数起来,要想从中国现有的政治思想中找中国的振兴之道,只有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才算得上。

    “三民主义”在中国已经有了七、八十年的历史,并且有一个信奉其理念的国民党。那么要用“三民主义”救中国,能不能指望台湾的国民党呢?

    “六四”以后我开始研究台湾的国民党。很快就看清了,自从李登辉主政国民党以后,这个党在台湾已经脱变成了一个台湾地方党。虽然国民党内还有不少党员具有大中国意识,但在党内已沦为非主流派。国民党性质的这一变化,引起了党内很大的反弹,一些国民党员从党内出走,另组新党就是这一反弹的表现。总之,现实的情况是,要在中国讲“三民主义”,已经不能指望台湾的国民党了。

    八九年底我已经很明确地获得了这个认识。九四年时王希哲从大陆出来,提出要加入国民党。他这个动作我很能理解,实际上他也是看到了在中国讲民主,最好是讲三民主义,所以才会采取这一行动。只是他的动作太急了点,没有先研究清楚台湾国民党目前的本质就去行动,结果弄巧成拙,反被国民党拒绝。

    好在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并不是台湾国民党的专利,而是属于全中国人民的。每一个中国人都有权利继承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不一定非要去入台湾那个国民党。

    这时就需要有大陆的知识分子出来重新解释三民主义,把它改造成完全适应现代情况的新三民主义。任务就是这样提出的,为此,我开始了整理三民主义的工作。准备把这一成果发表在我与其它朋友合办的法国留学生自由刊物《世纪末》上。

    首先从民族主义开始。孙中山先生的民族主义挺不错。它不是一种狭隘的民族主义,而是一种有弹性的、 可以过渡到世界主义的民族主义。把它作为民权主义的基础是很有道理的。这等于说,西方的民主搬到中国后,就应该建立在中国人认同的文化基础上,尽量与中国文化相结合。这是一个很有眼光的思想。

    孙中山先生的民权主义也不错。它既给人民最多的权利,又包含着五权宪法的内容,比西方的三权分立要高明一筹。因为它既具有权力制衡机制,又能解决三权分立后权利间相互扯皮的问题。同时它也承认中国传统政治的价值,不把它与西方民主制对立起来,而把二者尽量揉合起来。这些都是孙中山先生的高明之处,是他以后的任何民主主义者所不能比拟的。

    但是到了民生主义就整理不下去了。说实话,孙中山先生的民生主义里并没有多少有价值的东西,它无非是国有制和私有制的结合,或者说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结合,再加上一些实现工业化的简单设想。这有点像今天中共改革派所提出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不过目前大陆中共改革派所提出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只是一种试图结合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转弯抹角的不自然的说法,本身还不具理论价值。中共改革派是无法达到孙中山先生的境界的。可以这样说,中共改革派的理论家们如果还想往前走的话,只有在孙中山先生的民生主义里才能为自己找到合理的注释。

    当我在整理孙中山先生的民生主义时,总觉得我是在为中共的改革派铺垫理论基础。这种不舒服的感觉让我止步不前。 我很明白,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这些东西对中国来说都不是什么好的东西。而我正在试图从这些东西中糅合出一套所谓“中国式”的东西来。

    在“六四”之前,我已经发现了这个世界上实际存在着两套生产组织方式,即“家庭经济体”和“社会经济体”。它们同样有效,同样能体现代高科技生产力,但却代表不同的文化与不同的习俗。资本主义、社会主义这些东西只是从“社会经济体”这一系统里总结出来的东西,它既不能把中国人所拥有的生产能力的特点发挥出来,与中国文化也结合不起来,因而这些东西对中国来说都是无效的。

    这时,我开始怀疑重树孙中山先生“三民主义”的价值。经过几个月的思考,我得出了结论: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已经无力担负起振兴中华的重任,没有必要再重塑它。

    这一认识是基于以下几点理由:

    其一,今天人类的进步是靠科技的发展和进步创造出的生产力来支持。仅仅把西方民主政治的好处与中国传统政治的好处集中起来,已经不足以让中国富强起来。这已被世界上许多走民主道路,但却不能使自己的国家像西方国家一样富强起来的发展中国家的经验所证实。它还需要一个能够为今后科技的发展指明道路的宇宙观。这一点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里没有。

    其二,孙中山先生虽然强调中国文化的价值,但他没有对中国文化进行深入研究,对中国文化知之不多。因而他的“三民主义”本质上还是一种温和的西化思想。这一本质使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不能与中国文化的传承相接轨,因而不能代表中国人的人文精神,同时也与今天人类需要中华文化重新复活的趋势相抵触,

    其三,“三民主义”所表达的社会进步观念还是属于一种社会进化论观念。这一观念使中国人走入国际社会后不能对世界的和平与稳定起到很大的作用,反会给国际社会造成许多麻烦。

    基于以上几点理由,我认为,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可以放弃了。中国的事情得重新开始。

    我就是这样告别了孙中山先生。这里我得说明,在本世纪的中国人里,给我启发最大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孙中山先生,一个是钱穆先生。虽然两位先生我都没有见过面,但我读他们的书时是能感觉到他们的精神的。他们是我的指路人,也永远是我所尊敬的老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