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民运谍影之布鲁塞尔大会(十二)]
小平头夜话
·ZT新编评书:仲维光掌掴费良勇
·费良勇、邹海霞性丑闻的深度分析(多图)
·ZT共特海運領袖費良勇喜添貴子
·“全球纪念六四 25 周年网络大会”会议纪要(盛雪批斗会纪实)
·盛雪在海外的支持者都是些什么人?
·ZT:民主中国阵线过渡工作委员会第7号公告
·解码弹劾盛雪的第七号公告(上)
张贱无敌
·张健别来此咋咋呼呼装逼了。
·张健的“布袋门”
·ZT: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王龙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张健骗术还原
·王龙蒙:起底巴黎狂人神骗张健
·张健泼皮牛二的嘴脸
·张健的谎言兼论盛雪之婊子牌坊(多图)
·盛雪的棋局乱象横生——恶狗张健的《血统论》
·陈毅然:张健真有豁免权吗?(图)
·陈卫珍:最无耻的假基督教牧师-----张健(邮组通信三则)
·刘刚:一篇关于自称的“纠察队总指挥”张健的旧文
江湖神棍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 "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二回 江湖神棍之装神弄鬼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三回 意淫大师之梅毒出处
·小平头:第四回 柏林大会之丑态毕露(题图)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五回 投桃报李之组阁闹剧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
·陳殃潮丑行录 第六回 图穷匕现之“民运之父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七回 小骂大帮忙之为台独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天垂冕旒的异象照片
·且看费良勇等“精英”如何为江湖神棍陈泱潮站台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头戴光冕的出处 -
·神棍是怎样炼成的――费记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记
·天下熙熙,皆为权来
· 陈泱潮道歉记 ——兼谈公众人物是否有舆论监督的豁免权(配图)
·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草根 三评陈泱潮之一 陈泱潮是政治难民吗?
· 兰剑: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 ZT:鲁 凡 特权论"是对暴政中共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效忠书
· 神马都是浮云!神汉又出来兜售旧货啦。(题图)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 兼谈神棍陈的“日久见人心”
钱文荟萃
·钱文军: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
·钱文军:把思维从“姓资、姓社”的俗套中解脱出来
·钱文军:谁都别妄言“拯救中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钱文军:从曼德拉葬礼说开去
·钱文军:新权威主义,离法西斯主义还有多远?
·钱文军:普京之得与失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建政三”的故事(图)
杂文政论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图)
·关于辛子陵文章的内部通信
·四川教师刘绍坤被非法抓捕始末
·林彪日记有限范围解密:揭秘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九一三中的小人物--黄勇胜的警卫参谋--铮铮铁骨费四金(ZT)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回应曉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声明
·民运岁末盘点: 魏京生的“革命檄文”PK 花瓶民运的“引领变革”
·内幕惊人 中共国安特务海内外绝密行动大曝光
·谁是“独立评论”删帖、封名的内鬼?
·我的西域,你的
·吴弘达:王丹不知道的事,曹长青不愿说的事
·就曹长青《“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当面求证于张思之(图)
·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ZT: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狗日的“领军人物”盛雪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二)
·刘淇昆“奉旨”力挺盛雪(图)
·真相的力量胜过组织空洞的声明
·杨宪宏再次释放假信息
万恶淫为首
·周晓燕:盛雪比汤灿坏百倍(图文完整版)
·盛雪的经典照—— 我在独评被封名逾期不解封的前因后果(有图有真相)
·一张合影照,引出盛雪6个情人的悬念 (图)
·盛雪“艳照门”——民运版的权力与性 (10图)
·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运谍影之布鲁塞尔大会(十二)


   有一插曲不可不表:半个月前,正当拙文《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十一)》逐渐涉及敏感内容,统战部,“一号小组”真相大白之际,鄙人的电脑遭到网特铺天盖地的病毒邮件的攻击,使平头的电脑瘫痪(无独有偶,民阵日本分部的林飞的电脑,也是在涉及敏感内容的关键时刻,亦遭同一命运)。平头我灰头土脸,七荤八素,干脆三十六计走为上——随中国社民党访欧代表团去荷兰、法国访问,暂避锋芒。至今始能上网露头喘口气。其中的一惊一乍,掠过不表。
   花开两朵,单表一枝。

(一) 草木皆兵,风声鹤唳


   话说布鲁塞尔大会五月十四日至十六日悄然召开,与去年柏林大会的大张旗鼓相比,今年的布鲁塞尔大会低调诡秘,有如当年地下党在白区召开的秘密会议。
   插曲一:秘而不宣,手机关机。
   某党两位与会代表,万里迢迢从北美飞至,机场没人接,开会地址不详,打民阵费、潘、彭三人手机,一律关机。结果两人在雨中流连了六个小时之久,幸遇一热心比利时男士,才避免成落汤鸡。事后民阵费总舵主解释,椐线报,魏某某要率人冲击会场,故大会地址不对外公布,他们的手机一律关机。
   插曲二:座驾被砸,电脑遭窃
   这也难怪,费主席良勇的座驾刚到布鲁塞尔就遭下马威,在停车场车窗被砸,车上的一台手提电脑被盗。加上大会前,民阵分部理事监事在网上发声明,抵制这次大会。“二张”张英、张军到会场,欲散发打印好的声明,最后被房勇劝止下来。各种不利的消息八方传来,民阵“精英”焉有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道理?
   为了确保第一天在欧盟总部的会议顺利进行,民阵总部的“米饭班主”台湾方面指示,全力确保第一天会议如期举办,不得出半点差错。因为第一天的会议象征意义重过实际意义。它标志台湾终于能进入欧盟总部——尽管是通过民阵的名义——是台湾的一次重大外交突破。此次会议结束后,台湾驻德代表谢志伟荣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长,就是最好的例子。
   

(二)“民运契卡没来,特务倒来了”


   就在民阵总部,抬高此次大会门坎,连许多民阵分部主席都不邀请的前提下,民阵“精英”却力排众议,高调安排统战部特务李震再次莅临采访此次大会,民阵“精英”摆足了一副“我保共特我怕谁”的架势!
   此举真可谓“无知者无畏”。
   (图1)统战部特务李震在布鲁塞尔大会
   六月六日中国驻悉尼领事馆前外交官陈用林在渥太华国会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揭示中共利用使领馆在海外控制华人社区和中文媒体渗透主流社会和影响华人社区,威胁利诱西方政界以来达到迫害法轮功及其他异议人士的具体操作。
   陈用林特别指出,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各国的华人团体联合会(华联会),或是华人团体总会,和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以及专业人士协会,这些都是中共在背后操纵成立的团体。
   由于平头的深入调查、揭露,匈牙利和统会会长、特务李震声名远播,与会代表都象躲爱滋病人一样躲着他。使之在会场内外行影相吊,好不孤单。
   “共特”李震在布鲁塞尔大会的出现,让众多与会代表大跌眼镜。民运重量级大佬薛伟愤愤不平地调侃道:“抓特务的‘民运契卡’小平头没来,特务李震倒来了”。
   布鲁塞尔大会后,薛伟到丹麦,当面还提到李震,说:那家伙八成是个特务!三年前(2004年)第四届国际支持西藏大会在捷克布拉格召开,李震就和那个女的(李震情妇陈焰)一块去“采访”此次大会,并很热心地与我和茉莉套近后乎,拉着我们去找中餐馆,而且在会场猛拍照,会外总是打电话,行迹很可疑。。。。。。
   这次李震没敢再带着自称“虔诚基督徒”的情妇陈焰来布鲁塞尔幽居于密室,大被同眠,大刺刺收集民运情报与淫乱两不误!毕竟李震被平头揭穿是“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有妇之夫真身,毕竟与党魁“胡和谐” 所倡导的“八荣八耻”所不符,统战部“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法宝,“共特”李震玩“双规”(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搜集民运情报),“三陪”(陪吃、陪住、陪玩),这次只好忍痛割爱。

(三)布鲁塞尔长镜头


   镜头一:李震遭扁
   大会餐厅,代表们就餐,李震一个人缩在角落,一个哥们进餐厅,李震冲着他傻笑。这哥们一下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礼貌地点一下头。这李震如蒙大赦,好不容易逮住一个机会,马上凑上餐桌前,大谈小平头根本没去匈牙利探他的老巢,是骗子云云。
   (图2)特务李震在布鲁塞尔大会工作照
   哥们才知道眼前这傻大黑粗就是大名鼎鼎的“共特”李震,于是拿他开涮:怎么这次没带你那个“漂亮”女友来?(李震顾左右而言它。。。。。。)你说小平头没去匈牙利,你跟我讲没用,你应该在网上公开写文章反驳他。再说他去没去匈牙利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只要证明他揭露你是匈牙利和统会会长,以及你跟中共驻匈牙利使馆高官在一起的照片是他杜撰 ,你就胜了。
   李震弄巧成拙,哑口无言。
   镜头二:王钧被骂
   大会第二天晚上,在代表下榻的酒店金麒龙楼下的露天酒吧喝酒。李震此时和荷兰的王钧惺惺相惜,臭味相投地泡在一起。几杯啤酒下肚,李震抱怨小平头冤枉了他,王钧在旁力挺道:瞎扯什么抓特务,这里根本没有什么特务。
   (图3)王钧(民阵监事)
   不想这句话惹毛了在一旁来自丹麦的老民阵房勇,房勇指桑骂槐地对王钧说:“你给我闭嘴!什么根本没有特务,你九三年在洛杉矶大会时和我住同一房间,你酒后吐真言,亲口对我说你是总参情报部的。”
   遭此当头一棒,王钧尴尬地对着房勇眨巴着眼,皮笑肉不笑地:是吗,我不记得我说过这句话,酒话你也当真。。。。。。
   镜头三:王钧网络直播做手脚
   口说无凭,且看王钧的行动。
   布鲁塞尔大会第二天,王钧(民阵监事)主持大会现场网络直播,原来预告在skype,poltalk,sina 一uk网络直播的,可王钧不露声色地手指一动,将其转到受国安监视,泄露国内民运人士IP的yahoo一uc。王钧这招可谓毒矣。
   雅虎公司与中共权贵官僚狼狈为奸、利益均沾,出卖异议人士早已是臭名昭著!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王小宁2003年 9 月12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北京法院判处十年徒刑。王小宁寄送邮件与文章的电脑资料就是经由雅虎香港控股有限公司向北京当局证实的。继雅虎出卖王小宁后,又出卖新闻记者师涛。
   师涛是因为2004年“六四“十五周年前夕通过电子邮件向海外发送一份他当时工作的湖南《当代商报》报社编辑工作例会上传达的一份中央文件纪要而被判刑。由于互联网服务供应商雅虎向中国国家安全部提供了师涛的电子邮件使用详情,而追查到师涛工作使用的一台计算机。
   王钧自以为天衣无缝,滴水不漏。但没想到他逃不过密切观注是次大会的业余反特小组成员、网络高手的法眼。
   请看,第二天第三天对于网络直播的部分反映。
   一民运网络高手说:为什么临时改用UC,我也百思不解。会前一星期,王钧自已说,UC不安全,有后门,去年因使用 UC,大陆有关方面通过后门直接攻击他的电脑,使他的一个笔记本彻底毁了。
   开会第二天王钧临时通知用UC时,我纳闷为什么不用Skype(当时很多朋友都正在Skype上等待),他说"很麻烦"。如果有机会提前试播的话,我猜什么麻烦都有可能找到办法解决。
   以前大会时我们用的是 PalTalk 加 Skype。应该说,这套转播方式对于我们是比较成熟的手段了。
    泰国反映之一
   [15:49:24] 乙说:今天在哪里收听会议?他们变化了没有?
   [15:49:51] 甲说: ???
   [15:50:34] 乙说: UC上每人都在問開始轉播了嗎?
   [15:50:42] 甲说: 昨天你在哪里收听会议?
   [15:51:08] 乙 说: 從UC,
   [15:52:23] 乙 说: 又或許臨時通知吧。每人都在等待。
   [15:53:49] 乙说: 我在曼谷旁聽。
   [15:54:08] 甲说: 今天还在等吗?致现在还是听不到吗?
   [15:54:26] 甲说: 找泰国***他们。
   [15:54:30] 乙说: 大家都在等待中。
   [15:54:39] 乙 说: 他们胡闹!
   大陆反映之一:
   [15:50:27] 甲说: 今天收听会议?

[15:50:43] 说: 今天好像没有直播。


[15:51:06] 说: 您没有打电话问问吗?


[15:51:36] 说: 他们乱变?


[15:51:58] 说: 这次网络直播感觉不成功。


[15:52:20] 说: 还是准备不充分。


[15:56:44] 说: 今天好像是讲北京奥运的事,看看他们有什么好的观点。


   [15:56:47] 甲说: 是的 ,进入了没有?

[15:57:20] 说: 不过,不能听直播有些遗憾。


[15:57:38] 说: 您能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吗?


   [15:57:49] 甲说: 应该有!不是我管转播,我可以问一下。

[15:58:23] 说: 是不是电脑出问题了?


   UC 部分听众反映,拷贝如下:
   [15:55:38] 说: 您請看:要什么时间才开始呢 (15:42:02)
   加入语音成功 (12:55:26)
   C 对D说:开始没有? (15:45:52)
   好伙伴说:开始没有? (15:48:34)
   过云雨说:今天怎么啦,转播吗还? (15:49:26)
   Z对C说:播不播了? (15:52:50)
   无法收听,收看?
   
   怎么转到UC?
   
   临时转向,国内好多人找不到,
   我不可能通知他们,一下子来不及通知呀。
   
   他们现在在uc直播。
   Date: 2007-5-15 下午10:47
   Subject: 无法在电脑前收看直播
   一突破中共网络封锁资深民运高手一语道破地说:
   更多的是失望,遗憾!
   我们面对的大陆殷殷期盼的群众。
   UC 转播是其中几个程序中最危险的,老安(国安)可以迅速查到收听接驳者的IP 。
   为什么偏偏选这?!。。。。。。主办人 (操作者) 随心所欲,听众无所适从,找不到会场,是否达到宣传效果?是否达到目的?达到什么目的? UC是为谁而设?给谁播报?
   镜头四:异常活跃的金秀红
   金秀红,回民,住美西西雅图。在国内原解放军文工团背景。老民联。其招牌手段是在大会上,声泪俱下地控诉“共产党强迫回民吃猪肉”,其表演尺度拿捏十分到位,第一次听绝对感动。可惜使用过频,如是者三,流于“忆苦思甜”之俗套。
   1993年民运华盛顿大会,金袖管暗藏录音机麦克风,被羊子(王若望之妻)发觉,当众置问她为何要暗地录音。此事实平头亲自从当时现场人员得到证实。
   (图4)民阵监事金秀红
   自此之后匿迹长久,近年异常活跃。加入各民运组织内,涉足法轮功,多种场合不请自到,积极穿梭活动。渗透民运内部事务之深,令人难忘。且看:
   2006年5月第一次参加民阵会议柏林,捐几百欧元,被拉入民阵监事。
   2007年3月社民党大会,任中委,宣传部副部长,兼管社民党网站。
   2007年5月中旬,出席民阵布鲁塞尔大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