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 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八)]
小平头夜话
·陈卫珍:最无耻的假基督教牧师-----张健(邮组通信三则)
·刘刚:一篇关于自称的“纠察队总指挥”张健的旧文
江湖神棍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 "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二回 江湖神棍之装神弄鬼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三回 意淫大师之梅毒出处
·小平头:第四回 柏林大会之丑态毕露(题图)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五回 投桃报李之组阁闹剧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
·陳殃潮丑行录 第六回 图穷匕现之“民运之父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七回 小骂大帮忙之为台独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天垂冕旒的异象照片
·且看费良勇等“精英”如何为江湖神棍陈泱潮站台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头戴光冕的出处 -
·神棍是怎样炼成的――费记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记
·天下熙熙,皆为权来
· 陈泱潮道歉记 ——兼谈公众人物是否有舆论监督的豁免权(配图)
·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草根 三评陈泱潮之一 陈泱潮是政治难民吗?
· 兰剑: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 ZT:鲁 凡 特权论"是对暴政中共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效忠书
· 神马都是浮云!神汉又出来兜售旧货啦。(题图)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 兼谈神棍陈的“日久见人心”
钱文荟萃
·钱文军: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
·钱文军:把思维从“姓资、姓社”的俗套中解脱出来
·钱文军:谁都别妄言“拯救中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钱文军:从曼德拉葬礼说开去
·钱文军:新权威主义,离法西斯主义还有多远?
·钱文军:普京之得与失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建政三”的故事(图)
杂文政论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图)
·关于辛子陵文章的内部通信
·四川教师刘绍坤被非法抓捕始末
·林彪日记有限范围解密:揭秘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九一三中的小人物--黄勇胜的警卫参谋--铮铮铁骨费四金(ZT)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回应曉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声明
·民运岁末盘点: 魏京生的“革命檄文”PK 花瓶民运的“引领变革”
·内幕惊人 中共国安特务海内外绝密行动大曝光
·谁是“独立评论”删帖、封名的内鬼?
·我的西域,你的
·吴弘达:王丹不知道的事,曹长青不愿说的事
·就曹长青《“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当面求证于张思之(图)
·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ZT: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狗日的“领军人物”盛雪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二)
·刘淇昆“奉旨”力挺盛雪(图)
·真相的力量胜过组织空洞的声明
·杨宪宏再次释放假信息
万恶淫为首
·周晓燕:盛雪比汤灿坏百倍(图文完整版)
·盛雪的经典照—— 我在独评被封名逾期不解封的前因后果(有图有真相)
·一张合影照,引出盛雪6个情人的悬念 (图)
·盛雪“艳照门”——民运版的权力与性 (10图)
·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面首出马 乞求诺奖——盛雪与男宠合演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盛雪、张晓刚“双人转”——香港支联会澄清声明
·盛雪帮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庇”穿帮记(图)
·盛雪的铁杆面首阿海其人其事 (图)
·盛雪面首阿海被中共家法惩治绑架回国(多图)
·ZT:阿海写给盛雪的情书——我是你的马仔(多图)
·见证:董昕容忍盛雪与众多男人同床之秘因
·彭小明:盛雪母親的丑聞再分析(图)
· 朱学渊“冲冠一怒为红颜"(图)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
·从盛雪“干爹”朱学渊不服老说起(图)
·盛雪淫威下两个八旬老叟的迥异表现(图)
·朱学渊色迷心窍为盛雪站台背书(图)
·唐元雋:情人政治要不得
·一睹为快!揭露盛雪之《民运黑洞》电子书横空出世
·看图识人系列:盛雪团伙画传(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八)

陈殃潮代表民阵“精英”死保“共特”


   那边厢,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也跳将出来,循着九评的思路开始围剿平头,连【民运梅毒、阳痿】的招数都使出了。看来民阵“精英”总动员,下“杀无赦”的追杀令,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嗬嗬,这阵仗平头在柏林大会已领教了一次。当然,这不是第一次,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八)

   在其"天药"网陈殃潮简介自称"深信本人(如2001年上网月余才发现此照片莫名其妙显现之弥勒佛背影,又如2003年在德国法兰克福中国前景研讨会上发言时头上出现佛光)

   
    陈避重就轻,避过平头直指“虚君共和之中华合众国”闹剧的锋芒所向,却另僻溪径,在他的“三评”中倒是承认李震、陈焰是特务,但却别有用心地来一个“大变活人”——将“5。19”民运人士S缴获的相机还给李震的民阵副掌门盛雪,栽赃徐文立。
   且看:
    “为着核实到底是不是如小平头所说"当场将缴获的相机从民运人士的手中还给李震,扮演了'救火员'的角色……这个'贵人',不是别人,就是……盛雪",我给盛雪专门去了一封信。下面是我就此事和盛雪的通信:
    陈殃潮致盛雪
   
    "盛雪:您好!
    谢谢寄来圣诞节贺卡!
    鉴于在筹备明年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之际,小平头又连续发表了诋毁柏林大会的文章,似乎主办柏林大会的都是和"共特"沆瀣一气者,是共特的"保驾护航"队… …我觉得有必要对他的不实之词,作出驳斥.他在其文章中说,是您"当场将缴获的相机从民运人士的手中还给李震,扮演了'救火员'的角色……这个'贵人',不是别人,就是……盛雪!"——我当时坐在李震附近,记得不是您"当场将缴获的相机从民运人士的手中还给李震,……"为慎重起见,特此向您本人核实一下, 以正视听.望尽快回信.谢谢!
    祝
    万事如意!
    您的朋友
    陈殃潮
    2006-12-25 "
   
  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八)

   盛雪(左)
   
    盛雪复陈殃潮信
    殃潮兄:
    我没有从什么人手中拿过相机还给李震。小平头这样写一定有他的目的所在。只是我自参加民运就决定,不回应任何人对我的诋毁和攻击,因为民运这个圈子太复杂也太脆弱。
    祝好。
    盛雪
    06-12-25"
   
    可是,小平头在2007年1月4日于新海川矛盾江湖栏目,又发表《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蹩脚文字,继续大放厥词,继续恶意坚持张冠李戴,"将"5。19"民运人士S缴获的相机还给李震的"徐文立,硬要说成是"民阵副掌门盛雪"!”(陈殃潮:三评【民运梅毒】——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的目的何在?)
   此招既阴毒又愚蠢,你陈殃潮与徐文立有何过节,也不能公然睁着眼睛说瞎话,“白发魔男”为老不尊,怎么可以到了闭着眼睛信口雌黄的程度。好在这是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事实,当时身着一袭鲜艳红装的盛雪,几近失态地从会场外冲入场内飞骑救驾。不错,事后徐文立是把民运人士S叫出去谈话说了一番“客从主便”之类的话。
   “白发魔男”此举企图混淆视听,颠倒黑白,达到一石二鸟之功效,既报复栽赃徐文立袒护“共特”李震,又“奴才护主”保盛雪。
   
  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八)

   2003年民阵法兰克福研讨会上,有人给陈照了张像片,他身后的镜子形成反光。陈如获至宝,把这张照片放到其"天药"网,到处吹嘘自己是头上发光的弥勒佛转世!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争相想出诸种借口为盛雪开脱,一计不成又生二计,二计不成再生三计…使得那些为“共特”李震“保驾护航”遮掩的各种说法显得左支右绌前后矛盾。如在他的“二评”中承认李震、陈焰是特务,“在柏林会议尾声,的确发生了所谓[特务门事件]。要说特务,在场的岂止李震、陈焰二人?”却栽赃徐文立,为盛雪狡辩。到了五评时却将死保“共特” 李震进行到底。 “其中,最为恶劣的手段,就是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的情况下,企图以李震是匈牙利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的身份,来坐实李震就是“共特”,从而使有“共特”参加的柏林大会、柏林大会的主办单位、为柏林大会仗义执言者,通通都成了他小平头刻毒攻击、诽谤和丑化“钉死”在互联网上“现形”的对象!
    真是何其毒也!
    他毒就毒在拼命为中共看家护院,打骡子给马看,不准中共成员同情民运、接近民运、明里暗里参与和支持民运!”
   陈殃潮在肯定李震是特务的同时,有这么一段说词。“把李震这样的人,看作不共戴天不可以转化的敌人,不是民主政治家的风范。民主的内涵和精义, 是要和对方在双方的依法竞争和民众的拣选中共存。我想,平头与费良勇的分歧,主要在于这样的着眼点的差异。我们应当有充分的信心,接纳中共一切愿意来和我们交往的人,欢迎他们弃暗投明, 欢迎他们明里暗里支持民运的工作,欢迎他们积极做转化和分化中共顽固势力的工作,鼓励他们早日从思想上组织上退出中共,早日与中共分道扬镳!早日与专制独裁决裂! ”
   
    再看费良勇的一段说词“真正有志于中国民主事业的人,是不会接受中共招安的。中共派了大量特务打入民运队伍,但我们没有必要到处抓特务。我们只要心中有数就行。我们是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抗争,没有多少秘密。真正替中共专制集团卖命的特务并不多。只要我们自己走得正,始终把矛头对准中共专制,任何特务也左右不了民运大局。当然,一旦获得特务证据,我们要采用措施依法处理。”
   为何“5。19”民运人士获得特务证据,民阵“精英”并未“采取措施依法处理”?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江湖神棍陈殃潮“语不惊人死不休”,通篇尽是文革语言,充斥着无限上纲上线的言辞,于是,在博讯网站点击小平头“文革机密档案揭密系列”文章,会不期然地嘣出陈殃潮的漫骂链接:五评“小平头为中共看家护院、孤立民运的毒招”、六评【小平头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邪恶手段和事实】、七评【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目的的自我暴露】、八评【小平头卑鄙的小人行径,歹毒的蛇蝎心肠】。——这的确是一个黑色幽默!
   、至于盛雪,这个女人不寻常,用江青的一首诗来形容,最贴切不过:江上有奇峰,藏在云雾中。寻常看不见,偶而露峥嵘。
   平时爱惜羽毛、深藏不露,“寻常看不见”,关键时刻“偶而露峥嵘”的盛雪,自以为利用陈殃潮做“托”,就可以洗脱为“共特”李震、陈焰“保驾护航”的嫌疑。这只能是欲盖弥彰,越描越黑!
    从费良勇、彭小明、盛雪到江湖神棍陈殃潮,为什么要将死保“共特” 李震进行到底?为什么他们要公然撒谎?他们跟李震之间有何不可告人的猫腻?为什么中共地下势力和民阵中人沆瀣一汽地在网上围剿平头?这难道是偶然孤立的现象?

叮住"共特"的牛虻


   与此同时,李震那厮在《独立评论》效仿红色经典《永不消逝的电波》的地下党李侠,张贴"永别了,各位贴友"的帖子,在论坛上玩了一招"金蝉脱壳"——高调在网上表演了一出"告别秀"。(见拙文“共特”李震网上逃窜记)
    李震玩的这招"金蝉脱壳"并不高明,哪有"共特"撤退如此"高调"作"告别秀"?李震的真实目的 是想转移社会公众的视线,虚晃一枪,让人们以为他真的逃回北京,从此销声匿迹,以便继续潜伏匈牙利布达佩斯,静观柏林"特务门"事态的变化,再作下一步打算。
    李震此举有如沙漠里的鸵鸟,风沙到来之际把头钻进沙子里,最终还是会被沙子淹没的。
    这种自欺欺人的小把戏骗别人也就算了,跟平头过招还是嫩了点。这点小儿科如何逃得过平头的法眼!实际上网络是把双利刃,它可以供你在虚拟的空间玩虚拟的游戏,它也可以使你无处藏身,原形毕露。正所谓成也网络,败也网络。平头包括读者只需在Googele输入"匈牙利李震",搜索引擎便会自动锁定李震那厮在新浪的个人博客,点击进入,赫然看到一则通知:
    西藏之行摄影个人展将于2006年12月8日起在布达佩斯展出。
    开幕式时间:2006年12月8日15时
    地址:布达佩斯四区Rev u.多瑙河蓝色游船
    联系电话:(0036)30-9216879
   
    嘿嘿!原来是"水中桥"!于是平头扮作李震的"粉丝",按上述电话挂过去。
    平头:喂,是李震吗?
    李震:是啊,有什么事?
    平头:你的西藏之行摄影展是12月8日开幕?
    李震:对,对,对!你是谁呀?
    平头:我们是这里的留学生,摄影爱好者,也是你的"粉丝"。你那么年轻就开摄影个展,好羡慕,好崇拜哟!
    李震:哪里,哪里!这只是我的部分作品。
    平头:看得出你跑遍了国内的名山大川!
    李震:不满你说,我每年都回国摄影旅行,积累了许多摄影素材。
    平头:真羡慕你回国就像逛超市那么容易!
    李震:(大咧咧的)我们干媒体的职业需要吧。欢迎到时来切磋捧场。
    平头:一定赴会切磋捧场!
   
    平头当下嗤之以鼻,没那个金刚钻就别揽这个瓷器活!以免丢人现眼,砸了"统战部"的金字招牌。
    至此,由李震那厮在布达佩斯搅动的"多瑙河之波",在互联网上这条"看不见的战线",自编自导"永不消失的电波",遭网友"奇袭"和"追捕",丹麦神踪在网上虚拟"胜利大逃亡"的把戏,已尘埃落定,真相大白。
   冤有头,债有主,平头像只叮住"共特"的牛虻,咬定特务李震不放松。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当剥去!谁让李震那厮"偷吃不会抹嘴"运气不佳撞到平头这个枪口上呢。平头将“5。19”柏林"特务门"事件背后的故事,向列位看官娓娓道来,把从事特务勾当的李震和陈焰炒成了男女主角,现在还在媒体上公开"参展",任看官评头论足。平头这么一嚷嚷这对"共特""情侣档",包括渗透民运领导层的特务,在贼亮的群众眼皮底下是再也无法潜伏下去了,终究是要大白于天下的。
   
    只要共特采取卑鄙的手法搜集民运情报,就该让他们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
    所以平头应该胆子再大一点,步子再快一点,媒体应该再盯紧一点,社会公众舆论再谴责得猛一点,让那些躲在"见光死"阴暗角落之"共特",在众目睽睽之下现了原形,看他们还敢不敢如此嚣张下去?
   对特务,要设法挑得他们心急,收到敲山震虎之功效。像平头“5。19”柏林会议突然发难,挑得现场特务焦急万分,就一下子暴露他们很多人,包括渗透民运领导层的特务。因此,搞清那个偷文件的特务,倒反而变成次要任务了。
   为了搞清一雌三雄"四人帮"之民阵"精英"跟李震之间有何不可告人的猫腻,俺得打醒精神,认真对待。共产党怕就怕认真二字!平头爱剑走偏锋、出其不意,不按常理出牌。于是,在2006年岁末临近圣诞节之际,俺驾驶那辆脾气暴躁得象坦克的二手volvo,风雪兼程,千里走单骑,经德国、捷克、奥地利抵匈牙利布达佩斯,一探"共特"李震那厮的老巢《欧洲中华时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