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三)]
小平头夜话
·赵岩造谣张口就来却对妹子盛雪忌讳莫深
·鮑貢疊:民運小混混趙岩
费记民阵
·驳斥盛雪声明的谎言
·造谣抹黑可以休矣——回应"所谓的朋友"邹海霞们的栽赃诬陷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致盛雪的公开信
·张小刚,谢谢你大张旗鼓地转贴我的旧作!
·张丹红、秦刚、盛雪、费良勇、潘永忠、统战部、费记民阵和统会(多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上)(3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下)(5图)
·遇罗锦:谁在破坏德国议会听证(费良勇等表演之台前幕后)
·立此存照:放冷箭的"黑函门" 事件——费良勇给澳洲议员的一封信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剥下张小刚的伪装!
·房勇:八九老民阵房勇致张小刚的公开信
·房勇:驳张小刚的无耻谰言
·费记民阵再次安排统战部特务李震为洛杉矶大会站台
·ZT新编评书:仲维光掌掴费良勇
·费良勇、邹海霞性丑闻的深度分析(多图)
·ZT共特海運領袖費良勇喜添貴子
·“全球纪念六四 25 周年网络大会”会议纪要(盛雪批斗会纪实)
·盛雪在海外的支持者都是些什么人?
·ZT:民主中国阵线过渡工作委员会第7号公告
·解码弹劾盛雪的第七号公告(上)
张贱无敌
·张健别来此咋咋呼呼装逼了。
·张健的“布袋门”
·ZT: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王龙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张健骗术还原
·王龙蒙:起底巴黎狂人神骗张健
·张健泼皮牛二的嘴脸
·张健的谎言兼论盛雪之婊子牌坊(多图)
·盛雪的棋局乱象横生——恶狗张健的《血统论》
·陈毅然:张健真有豁免权吗?(图)
·陈卫珍:最无耻的假基督教牧师-----张健(邮组通信三则)
·刘刚:一篇关于自称的“纠察队总指挥”张健的旧文
江湖神棍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 "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二回 江湖神棍之装神弄鬼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三回 意淫大师之梅毒出处
·小平头:第四回 柏林大会之丑态毕露(题图)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五回 投桃报李之组阁闹剧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
·陳殃潮丑行录 第六回 图穷匕现之“民运之父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七回 小骂大帮忙之为台独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天垂冕旒的异象照片
·且看费良勇等“精英”如何为江湖神棍陈泱潮站台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头戴光冕的出处 -
·神棍是怎样炼成的――费记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记
·天下熙熙,皆为权来
· 陈泱潮道歉记 ——兼谈公众人物是否有舆论监督的豁免权(配图)
·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草根 三评陈泱潮之一 陈泱潮是政治难民吗?
· 兰剑: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 ZT:鲁 凡 特权论"是对暴政中共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效忠书
· 神马都是浮云!神汉又出来兜售旧货啦。(题图)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 兼谈神棍陈的“日久见人心”
钱文荟萃
·钱文军: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
·钱文军:把思维从“姓资、姓社”的俗套中解脱出来
·钱文军:谁都别妄言“拯救中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钱文军:从曼德拉葬礼说开去
·钱文军:新权威主义,离法西斯主义还有多远?
·钱文军:普京之得与失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建政三”的故事(图)
杂文政论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图)
·关于辛子陵文章的内部通信
·四川教师刘绍坤被非法抓捕始末
·林彪日记有限范围解密:揭秘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九一三中的小人物--黄勇胜的警卫参谋--铮铮铁骨费四金(ZT)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回应曉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声明
·民运岁末盘点: 魏京生的“革命檄文”PK 花瓶民运的“引领变革”
·内幕惊人 中共国安特务海内外绝密行动大曝光
·谁是“独立评论”删帖、封名的内鬼?
·我的西域,你的
·吴弘达:王丹不知道的事,曹长青不愿说的事
·就曹长青《“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当面求证于张思之(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三)

掩耳盗铃


    花开两朵,单表一枝。
    百密难有一疏。
    是夜,我空房独处,这几天脑中绷紧的“阶级斗争”那根弦,不觉鬆驰下来,一宿无话。
    次日醒来,东方已显鱼肚白。李震还没回来,由于这天(17日)大会要转移会场,另换一家酒店,意味着从此不会再与“共特”同处一室,心里一阵轻松。吃早饭时,竟破天荒没带背包去餐厅。当时还心想“共特”不至于愚蠢到偷我的文稿吧,那岂不是暴露了他自己?!而餐厅人多手杂,在那里丢了包更难找了。
    事实证明,我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低估了“共特”对文革研究“严防死守”的决心。哪有猫闻到鱼腥而不偷吃的道理?
   
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三)

   统战部李震在柏林查理岗亭
    果然,二十分钟后我返回2703号房,李震已在房间内,见我推门而入,他略显慌张,匆匆说“马上要集合了,我得去退房”。就一溜烟冲出门外。
    我仍没警觉,还傻不愣登地在房内抽了一枝烟,然后才拉开背包的拉链一看,才惊觉那叠厚厚的文稿连同A4规格套装的大信封已不翼而飞!
    我暗暗叫苦不迭:黑,真他妈的黑!南山烧过炭,北山挖过煤——李震那厮皮黑心更黑!
    待我冲出房门到楼道上下找,哪里还有那厮的踪影。(后来证实周围还住有他的同伙,文稿已转移。)
    由此,他也犯了一个低级弱智的错误:悉数将文稿席卷而走,而不动包内的金钱,目标明确,彻底暴露了“共特”立功心切,利令智昏的嘴脸,同时也暴露了其“共特”的身份。
    现在可以用电影蒙太奇的手法推理回放李震窃取文革稿件的过程:
    推门见房内无人,而平头平常不离手的背包就在床边。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天助我也!拉开拉链,见一没封口的A4大信封,抽出文稿一看标题,极其震撼:《广西“反共救国团”冤案始末——文革秘档揭密》。心中一阵狂喜,如获至宝,立功受奖的机会终于来了——这无异于“冷手捡个热煎堆”!
    在时间紧(不知我何时返回),任务急(稿件太厚,40多页,太多,来不及拍照、复印)。拿还是不拿?这的确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也许,我们这位主人公当时脑海中还回荡着某位情报首长的话外音:“绝不可让境外敌对势力掌握文革研究的话语权”!
    想到此,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好比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焉有不通吃的道理?于是,冒险一搏,想都不细想,将文稿和信封连皮带肉席卷而去。
    李震犯了个致命的错误。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他还专吃窝边草,而且还犯了一个“偷吃不会抹嘴”的低级弱智的错误。
    尽管躲过被抓现场逮个正着一劫,但事后他的彻底暴露,连同他的情报小组及其他同伙渗透民运领导层的统战部"一号小组"的曝光,以及渗透海外民运任务的前功尽弃,却是他,包括他的后台老板始料不及的。
    李震此举纯属“丢了西瓜捡芝麻”。

此地无银


    5月17日上午,组委会安排与会代表分乘两辆大巴游览柏林墙,勃兰登堡门等景点。
    下午,大会换一新会场继续开研讨会。
    我将文稿被偷窃之事告知与丹麦同来的廖新军,并决定晚上入住新的酒店时,我们一道去查李震的行李箱。
    老廖劝我说,如果李震偷了你的文稿,肯定是特工无疑,既是特务他肯定会有同伙配合将文稿转移,而不会自己还收藏着罪证,等你去检查。
    此言不谬,但我不得已而为之,坚持试一把,死马当活马医。
    晚上7点多,等李震和其女友陈焰入住酒店,我同老廖将其堵在243号房内。
    我给了个对方下台阶的理由:“今早我一个大信封的资料放在桌上,也许你匆忙中误以为是自己的东西,而收在行李箱内了。”
    李震似乎早有心理准备,不慍不火,完全一副“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气度,胸有成竹地将他的旅行箱、手提电脑袋翻个底朝天,末了,见我们还有疑虑,又很配合地主动将其女友的旅行箱也翻了个底朝天,丝毫不疾讳里面的妇女用品和女士内衣裤,同时将酒店内床垫、床底、柜子、抽屉也找了个遍。陈焰在一旁对李震骂骂咧咧,故做冤屈义愤填膺状,整个过程我和老廖不置一词,冷眼旁观他俩的表演。
    此举就是为了息事宁人,不想让事态扩大,使我们尽早死了那份心而怏怏走人。
    李震的过分从容主动,不仅不能打消我的疑虑,反而落个“此地无银”的嫌疑,证实了其有同伙已将文稿转移。
    当晚,我将文稿被偷窃之事通知了大会相关人员潘永忠。与此同时,陈焰“恶人先告状”——到盛雪(民阵副主席)那里投诉我们检查他们的行李,以示清白。
   

亡羊补牢


    5月18日 文革四十周年研讨会。
    我先找大会负责文宣的彭小明摸底,调查李震的来路。彭说以前并不认识李,对李的背景也不清楚。是李震自己主动要求来柏林大会采访,并主动向彭小明(《新中国》杂志主编)表示以后合作,他可以提供经费赞助民阵机关刊物《新中国》。
    这份见面礼不可谓不大,尤其对于经费短缺的民阵来说,有如农夫久旱之望云霓。李震诱之以财,此举达到渗透并掌控民阵机关刊物,进而控制并影响民阵的不可告人的目的——这才是他亲临柏林大会的主要任务!
    当我告知李震偷了我的文革稿件,是如假包换的特务时,彭小明吓了一跳,心有余悸地说以后要格外小心。
    在会场上,彼此都心知肚明,心照不宣,都在关注对方的一举一动。李震、陈焰开始还小心翼翼,一天下来,平安无事,见我没任何动静,若无其事的样子,以为我有把柄在他手中,我就只有夹着尾巴做人、耻与人言的份,胆子越发大起来。
    下午他俩见我,竟然得了便宜还卖乖地问我“找到资料没有?”嚣张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后来更肆无忌惮地利用共进早餐,会议休息喝咖啡等机会与少数民族代表,如西藏的代表凯度顿珠(Khedroob Thondup达赖喇嘛的侄儿),新疆的迪里夏提,内蒙的席海明和著名的民运人士拉关系套近乎。我与其同住2703房时,就看见李向迪里夏提索要迪亲笔手写的地址、电话号码、电邮信箱等和众多其他民运人士的名片。
    下午在会场外,《德国之声》记者采访我有关广西文革大屠杀的真相。这期间李震在不远处偷偷拍照,陈焰则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靠近偷听采访内容。
    这就更坚定了我当众揭穿其中共特务面目的决心。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以免其他民运人士再深受其害。
    李震惦记我的文稿时,我在明处,他在暗处。当他偷窃文稿得手之后,角色转换,他在明处,我在暗处。开始惦记怎样请君入瓮,使其当众曝光。遂决定第二天(19日)柏林大会闭幕之日当众揭露李震中共特务的真面目。
    当场指证,“共特”势必措手不及,乱了阵脚,收到敲山震虎之功效。慌乱中还会暴露其他特务同伙。
    于是祭出“防守反击”的杀手锏,安排专人摄影、摄像,进行“人盯人”跟踪监视拍摄。另外跟其他几家媒体记者摄像先打招呼,到时蜂拥而上,让其曝光。
    几个年过半百的老民运,一听明天要当场指证“共特”,顿时血脉偾张,摩拳擦掌,两眼放光,打醒十二分精神——都是蹲过中共牢狱、苦大仇深的主。
    是夜策划于密室,决策于蚊帐,如此这般,各司其职,安排妥当。
    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几条民运杂牌老枪,明天即将PK中共货真价实的特务。
    嘿嘿,李震那厮别得意太早,高手过招,谁犯的错误少谁就可以笑到最后,笑得最好!
    一番短兵相接、斗智斗勇地与“共特”过招,功效怎样,胜负如何——“出水才看两腿泥”哩!

(二)“5.19” 柏林“特务门”事件


   
    5月19日,是柏林大会的最后一天,我等业余“反特”小组乘第一辆巴士先到会场布控准备。李震、陈焰则乘后面一辆巴士珊珊而来。
    大会即将闭幕,千里搭凉棚,没有不散的筵席。一直平安无事,眼看大功告成,“共特”李震、陈焰自我感觉特好,做着满载而归、胜利凯旋,等着上级首长论功行赏、加官晋级的美梦。他俩一路谈笑风生,满面春风亲昵地手牵手进了会场,径直往前面第三排右侧的死角并肩就座。会场两侧桌子一溜排开,呈铁桶阵形,此举无异于焗头进灶!负责监控他们的几个民运人士,以扇形围堵就座。
    上午,文革四十周年研讨会,主持是仲维光先生。我坐在第一排,先与他打了招呼,给我发言的机会。
    首先演讲的嘉宾是袁红冰,其演讲的题目“文革——仍被封闭在铁铸墓穴中的罪恶”。
    接着依次演讲的是焦国标、蔡崇国、黄元璋。轮到我步上讲台发言时,我紧扣袁红冰的演讲主题,强调在文革四十周年之际,中共现政权再次强制剥夺国人的知情权和发言权,为了将那段最残暴最疯狂的罪恶历史打入禁宫,中宣部发出“严防死守”的指令,全力封杀国内任何关于文革的言论和活动。
    中共官方之所以如此害怕,是因为他们深知东欧共产政权的垮台,正是从历史解密开始的,重新评价历史事件和人物,势必瓦解极权统治的基石。为此,中共吸取教训,把对历史的解释权牢牢地垄断起来,设置重重禁区,制造整个民族的集体失忆症。
    他们还声称,“绝不可让境外敌对势力掌握文革研究的话语权”。
    说到此,我话锋一转,“中共不仅在国内封杀一切文革信息,‘共特’也把黑手伸到海外,伸到我们这个会场”。
    以我为例,扼要介绍我的文革稿件被同居一室的“共特”偷窃的经过。末了,我提高音调,“对这个‘共特’大家说要不要当众给他曝光?”
    全场已是群情激愤,大家异口同声“要”!民运人士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
    二百多人挤满了台下,急切地张嘴瞪眼,翘首盼着我说出“共特”的名字,再爆一个满堂彩。

敲山震虎


    我掏出李震的名片,念其头衔:匈牙利布达佩斯,欧洲中华时报总编,世界华人作家协会理事……“李震”两字还没念出口,李震那厮已在座位上高举右手,示意我讲的是他。他不举手也枉然,早已事先守候一旁的众多媒体记者、民运人士虎视眈眈,跃跃欲试,将李震围成一团,就等我念名片为号,他们动如脱兔!
    顿时,各媒体记者和民运人士的无数镜头对准李震和其女友陈焰一阵狂拍猛摄。正应了“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老话,纸毕竟包不住火,自己干过的勾当不可能不留下痕迹!
    平头在主席台前,也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老掉牙尼康F70相机,不紧不慢地对准李震那厮调焦、定格、闪光、拍摄,气得他吹胡子瞪眼却又不敢当场发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