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我见我思
[主页]->[百家争鸣]->[我见我思]->[大學服務中心、友聯研究所、明報、林山木]
我见我思
·胡适在纽约的故居
·民主反思
·神秘莫測的矢原愉安
·马家辉: 與胡菊人先生吃晚飯(轉貼)
·马家辉: 南中國的守夜人胡菊人先生 (轉貼)
·胡菊人婚照 (圖片)
·陈冠中: 胡菊人与我(轉貼)
·胡菊人在溫哥華(圖片)
·殷海光遺作整理和出版的波波折折
·黎汉基著《殷海光思想研究》
·誨人不倦的許冠三
·大學服務中心、友聯研究所、明報、林山木
·傅高义忆述大学服务中心(轉貼)
·先知先觉的约翰.布朗
·山姆大叔的狂妄和无知
·李洁明回忆录
·林徽因在宾州大学
·你所不知道的"中共党史杈威"司马璐
·你所不知道的司馬璐( 之二)
·张林冬, 田子渝: 司马璐其人其事[转帖]
·二個女士寫喬冠華
·莫名其妙的周載非
·做人
·做人之道(之二)
·黑白王敬羲
·高斯方程
·福特福特,福而又特
·周恩來妙語解頤
·令人哭笑不得的孫大姐
·《香港時報》總編輯李秋生是中共黨員?
·知遇之恩,懷念菊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學服務中心、友聯研究所、明報、林山木

   十九世紀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在香港搞中共研究的人都知道位於九龍塘阿皆老街155號的大學服務中心(以下簡稱”中心”)和位於附近書院道9號的友聯研究所(以下簡稱”友聯”),這二個地方有綠背撐腰,環境優美,資料豐富,沒有其他機構可以比擬。例如接受美國中央情報局資助的西藏反共游擊隊偷襲中共軍隊而繳獲的機密文件《工作通訊》,內有解放軍吊打群衆的材料,便只有在友聯和中心才能讀到。(至于有沒有絕密的《八一》雜誌,便不清楚了。)此外,還有大量的紅衛兵小報和文革時期被公開清算的黑幫著作,都是當時無法在市面上買到的。

   當時很多傳聞說這二個地方是美國中央情報局資助的,但缺乏實證。根據傅高義(Ezra Vogel)的回憶,中心由多個基金會資助,光明正大。傅高義為人正派,可以信任。他沒有提及友聯,符合"不知者不言"的原則。

   令我感覺興趣的是傅提到前港督衛奕信(David Wilson)在作為漢學家生涯中也曾經是中心的常客,這使我明白為什麽衛督認識林山木。

   六十年代初期,明報和大公報為了中共研製原子彈而打筆仗,林山木當時是明報資料員,被查老板派到中心和友聯翻查大公報和文匯報舊報,搜查材料打擊左派,相信就是在那個時候認識了漢學家衛奕信。林山木為人熱忱、聰頴好學,天天和研究漢語的洋人在一個房間翻閱書報,交上朋友并不困難。

   大公報歷史悠久、作風謹嚴,可是筆仗文章純粹潑婦駡街,而當時金庸和明報資歷短淺,難找痛脚﹔反之,明報有林山木熱心鑽研材料、查老板組織人手冷靜分析,自然把大公報比下去了。

   金庸傳記作者都笑說中共和香港左派是明報的米飯班主,中共和香港左派每次胡搞(大饑荒、文革、香港暴動)都協助了明報提高銷路、替查老板製造財富,的確是事實。查老板懂得左右逢源、利用中心和友聯的左報材料去打擊左派,高招也。結果是﹕吃愛國飯的左派人士焦頭爛額、一窮二白﹔吃武俠飯的查大俠却腰纒萬貫、備受高層禮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